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详细内容

艺术,如何叩开市场之门?

1993年 广州首届“中国艺术博览会”招贴画。

 
1993年 广州首届“中国艺术博览会”招贴画。  

编者按:此篇文章为人民日报美术副刊主编邵建武写于1994年,主要针对1993年11月25日在广州举办的中国艺术博览会有感而发,此次艺术博会出师不利,铩羽而归,邵建武针砭时弊,深层发掘其中失利缘由。由此反观当下艺术品市场有异曲同工之处,遂再推此文,对当下亦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原载《开放》1994年第5期)

邵剑武前记:

此稿原系《美术》杂志约稿,因为“比较尖锐”而被退回,后投新华社上海分社主办的《开放》杂志发表。第二届中国艺术博览会没有邀请本记者参加,因为“批评了他们”。新华社记者的“待遇”尚且如此,可见批评性报道之艰难。

在中国,艺术博览会并不是件新鲜事,这几年来,以博览会名义进行的艺术展卖活动有好几起,但是,真正以标准的博览会形式、完整地引入市场机制进行,则是非去年(1993年)11月25日在广州中国出口商品交易会馆举行的中国艺术博览会莫属。

然而,首届中国艺术博览会出师不利:主办单位中国文化艺术总公司亏损几十万。参展国内外美术机构无一赢利。入场艺术家或人疲财损,铩羽而归,或邀人捧场,花钱买了一声吆喝……

难怪生发于中国艺术博览会开幕之前的议论至今依旧沸沸扬扬,贬之,褒之,亦贬亦褒之,甚或冷嘲热讽之……

首届中国艺术博览会从一开始就不到位。

一方面,她被拔高了:

主办者愿望过于良好——“博览会将荟萃中国近代及现代各类艺术之精品”,“目的为引导艺术市场,繁荣艺术创作,沟通国内外艺术交流”;

美术界人士希望值过高——“中国艺术博览会其实是世界艺术博览会的组成部分,东西方艺术正进入质的较量”。

另一方面,她又被说歪了:

俗者:“练摊去!”

雅者:“权当一次展览!”

但是,中国艺术博览会毕竟要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上占有她的一席之地。中国美术有数千年的历史。在如此漫长的时间过程中,中国美术或者是民间的俚俗之作,任其自生自灭;或者是宫庭的掌玩之物,越玩越精致,越玩越干瘪;或者是文人雅士的清供之品,所谓逸笔草草是也。除了偶尔的“爱物”转让,艺术品和“买卖”、和市场曾经没有太多的关系。

清人郑板桥的“润格”虽然价码明确,其实也只是落魄艺术家的一曲调侃。扬州盐商抬起的画价充其量也只是昙花一现。

今天气宇轩昂的荣宝斋,想当年也只是窄窄的门脸,大多由伙计夹着包袱进出于豪门深宅,四处兜售。

没有破落的八旗子弟,没有扒坟盗墓之徒,就不会有当年人声鼎沸的北京厂甸,甚至也没有今天如竹笋般显露于各地的民间旧货市场。

“文化大革命”之前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或者有行无市,或者有市无行。有行无市,是因为那些艺术家多为社会闲散人员,不能让他们占领了“无产阶级的文化阵地”;有市无行,是因为这些艺术家是自己人,是战友,是同志,起码也是一个统战对象,你的就是我的,虽然我的不是你的,勿须谈钱,免俗!像齐白石那样作品有行有市的艺术家,屈指可数。

近十余年来,中国艺术品的买卖火了。可火得有些乱,有如荒郊野火。

——前店后厂,你要谁的,我造谁的,上迄唐宋,下至当今,无所不能,一人不够便多人流水作业,人力不足则以现代照相术、激光照排辅以造旧为之;

——廉价推销,批量生产,论堆沽价,成捆出口,艺术品成了旅游品,甚至成了冬储大白菜。江苏某市曾经年出口中国画十余万件,赢利折合每件作品5美元。如此败家子行径,却被识为创汇有道;

——今天一万,明天三百,甚或买一送一,能卖就行,到手是财;

——回扣招商,逃税获利,走私暴富,盗墓成风;

——产品在国内,包装在海外,孰优孰劣,洋人说了算,外商说了算。

可悲可叹的是,这些程度不一地成了各地“文化街”的寻常之景,成了各地创汇的“业绩”,成了“中外文化交流的成果”,成了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规律”。

正是为了扭转这种损人殃国的“市场行情”,正是为了培育健康的国内艺术品市场,也为了顺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施,文化部艺术局委托下属中国文化艺术总公司承办,中华文化交流与合作促进会、广东省文化厅、中国对外贸易中心(集团)协办首届中国艺术博览会。

2019-02-11     浏览人次:

 
 
 
 

本站关键字::七分阁,名家画网,名家书画网
Copyright @ 2014-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分阁书画信息网 www.qifenge.com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23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