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1951年冬,一個寒風料峭的日子,高錦明放學后,興高采烈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剛拐進自家門口的街道,她遠遠便看到鄰居街坊,將自家門口圍得水泄不通。

高錦明走近一看,裡面竟然還有敲鑼打鼓的儀仗隊,如此大的陣勢,還真是第一次見。

眼見自己的父母在一聲聲祝賀中,一會兒滿面笑容,一會兒潸然淚下;

1.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當儀仗隊將00001號榮譽證書遞給高錦明的母親時,母親雙手顫抖,再也無法控制情緒,大哭了起來。

高錦明一直十分好奇,母親為何這般激動? 待賓客散去后,高錦明便問起了心中疑問,並拿起這張榮譽證書,想要一探究竟。

眼見紙包不住火,父親高克明便一五一十地將實情告訴了女兒。

直到這時,高錦明才知道,與自己生活在一起十幾年的父親,並不是自己的生父。

與自己有著血緣關係的生身父親,正是這位榮譽證書的獲得者00001號叢德滋。

高錦明這個名字,也只是母親改嫁后,為她新取的名字,她的原名叫做叢丹。

除此之外,叢丹對於生父的資訊便一無所知,她不止一次地追問母親關於生父的事情。

2.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母親提起生父,就頻頻垂淚,不願多言,更怕影響如今的家庭和諧,叢丹只能作罷。

雖沒有接受生父的諄諄教誨,但叢丹一直將自己的生父當做英雄一樣,視為自己的榜樣。

直到1977年,叢丹拿著00001號烈屬證來到了北京,想要追尋出一絲生父的蛛絲馬跡之時,鄧小平得知此事後非常重視,並親自在家中接見了她。

那麼,叢德滋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 他的烈屬證編號為何是00001號,如此備受重視呢?

01

叢德滋,於1910年出生於遼寧鳳城縣。 其家庭背景屬於貧農出身,每日就靠著租種地主家的土地生活。

深受地主階級剝削和壓迫的叢德滋,從小就幻想,什麼時候才能翻身農奴把歌唱,為此他甘願做出任何的奮鬥和犧牲。

父親看叢德滋從小便聰明好強,雖人窮但志不短,實屬不應該像自己一樣,一輩子靠土地營生啊。

3.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於是父親咬緊牙關,在經濟情況捉襟見肘的前提下,向親戚好友借足了錢,一心要供叢德滋讀書,改變命運。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叢德滋在讀書期間,從來不敢懈怠,每日都是起早貪黑,最終如願以償,考上了心儀的東北大學。

本以為畢業后的叢德滋,會成立一家屬於自己的報社,簡簡單單地過上幸福的生活。

然而這一切的美夢,終因戰爭的爆發,而停下了腳步。

02

1931年9月18日夜,南滿鐵路被炸毀,日軍以此為理由,正式發起侵華戰爭。

隨即而來的便是,東北三省集體淪陷,人民苦不堪言,而東北大學也不得不被迫搬遷至北平。

親眼目睹了歷史悲劇的叢德滋,實在難以接受日寇的燒殺侵略,眼看無數同胞慘死在敵人的槍下,叢德滋氣地攥緊了拳頭。

4.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從那時起,叢德滋便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標,那便是為抗日救國,爭取民族獨立而奮鬥。

望遍北平,彼時的叢德滋卻沒有一個可以投靠的親人或者好友,一心的鴻鵠之志無處可施,只能先靠著北平平綏鐵路局的兼職,勤工儉學養活自己。

眼看著鐵路工人轟轟烈烈的革命運動,這讓叢德滋熱血沸騰,心中那一股愛國之情油然而生。

03

1933年,叢德滋正式從東北大學畢業,畢業后的他被分配到了東北軍領導機關政訓處工作,因其傑出的工作能力,被授予國民黨中尉頭銜。

當時的東北軍屬於奉系軍閥分支,而此刻的蔣介石害怕東北奉系軍閥日益壯大,影響自己的地位。

於是便以「攘外必先安內」的藉口,命令東北軍全力圍剿紅軍,企圖以鷲蚌相爭的形式,來坐收漁翁之利。

5.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眼見東北領土被他人佔領,東北人民顛沛流離,多少人妻離子散,生離死別。

而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反動派,對外敵採取不抵抗政策,任由其肆意掠奪,卻對我黨痛下殺手,一再要求發起內戰,這實在是讓人難以苟同。

看清了反動派的廬山真面目后,叢德滋便通過報刊和雜誌,以筆桿子的形式聲討蔣介石的可恥行為。

槍打出頭鳥,叢德滋的逆流而行,很快便引來了國民黨反動派的注意。

就在1935年的6月,叢德滋便被扣上了一個“共黨”的帽子,被逮捕後的他,被囚禁在武漢行營軍法處服刑。

要知道,東北大學正是張學良的父輩們成立的學堂,而叢德滋在校期間一直就是成績優異的佼佼者,進入社會后,更是東北軍的骨幹人物,張學良對他也是青睞有加。

6.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如今見叢德滋鋃鐺入獄,張學良定然會為其奔走營救。 再加上蔣介石一直借東北軍,挫傷紅軍銳氣,實則是坐山觀虎鬥,對此,張學良早已憤憤不平。

眼看張學良親自過來要人,國民黨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只能被迫釋放叢德滋。

04

對於叢德滋來講,張學良就是自己的伯樂,從此叢德滋便成為張學良的隨身秘書。

兩人既是同鄉,又有著共同的救國理念,因此張學良也對他頗為倚重,任何機要檔,都會毫不隱瞞,如實告知叢德滋。

在張學良的授意下,叢德滋更是暗地裡對中共合作的推進,做出了不可磨滅的功績。

叢德滋先是成立了《西北響導》,發表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共同抵禦外敵的文章,此文章一經發表,便轟動整個陝西。

隨著輿論的發酵,以及國民黨內部的鬥爭批判,蔣介石的堅持內戰行為逐漸土崩瓦解。

1936年,張學良和楊虎城一起製造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 從此,國共合作,抗戰統一戰線正式形成。

7.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然而偉大的功臣張學良,卻從此被囚禁,叢德滋對於前因後果早已了然於心,他立馬將此事以文章的形式發佈在《解放日報》上,大力讚揚了張學良為和平統一所做出的巨大貢獻。

在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中央軍接管了西安一地,東北軍也相繼被整編拆解,叢德滋失去了張學良的領導后,便猶如浮萍一般,沒有了根。

05

四處漂泊的日子,叢德滋像丟了魂魄一般,天可憐見,正是這段輕鬆愜意的時光,他遇上了自己的妻子王竹青。

兩人志趣相投,都有著崇高的愛國主義情懷,並決定喜結連理后,一起為民族獨立而攜手奮鬥。

婚後的叢德滋,追尋著革命的隊伍來到了蘭州,並在這裏認識了鄧小平同志。

8.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不擅長浴血奮戰的叢德滋,很快便發掘了自己的優勢。 正是早前創辦報社的經驗,讓他對於黨內的宣傳工作,很快便做得心應手。

雖然當時的記者只有於千,但兩人一直奮筆疾書,極力宣傳戰爭期間的傷亡情況以及醫療問題,以積極的形式鼓舞著每一個為國奮鬥的人。

就在此時,作為同是張學良舊部的曾擴情被調到了蘭州政治部。 兩人本就是同事關係,見面后自然關係非同尋常。

雖然當時國共達成了初步合作,但國民黨反動派仍舊會背後策劃一些消極抗日的陰謀,這就需要叢德滋從曾擴情那裡竊取機關情報。

9.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收到上級指示后,叢德滋毫不猶豫,立馬主動向曾擴情示好,並多次在國共合作期間,傳遞有用的價值信息給予我黨支援。

06

1941年春節期間,叢德滋與妻子王竹青正沉浸在兒子出生的喜悅之中。

一家四口,歡聚一堂,本該是個其樂融融的日子,叢德滋卻突然被曾擴情以“鴻門宴”請帖的形式,邀請一同小聚。

其實,曾擴情早就懷疑叢德滋的身份,但苦於一直找不到線索,眼見國民黨內部的反共高潮層出不窮,叢德滋卻一直不肯收手,曾擴情無奈之下,也只能強行逮捕叢德滋。

10.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出門前,叢德滋特意叮囑妻子,如果淩晨還未歸來的話,恐將凶多吉少,妻子一定要帶著孩子先行離去,保命要緊。

眼見過了12點,叢德滋一去后便無消息,妻子王竹青只能謹記丈夫的話,先行安頓好孩子,待後續打聽消息。

為了從叢德滋口中套出有用資訊,特務們便無所不用其極地向其逼供,不論遭受如何的嚴刑酷打,叢德滋始終沒有說一句話。

他們將叢德滋囚禁於矮小的囚室內,腿不能伸,人不能站,實在是憋屈至極。

即使如此,叢德滋每日還要經受皮開肉綻的折磨,舊傷未愈,又添新傷,每日吃的東西,不是嗖的,就是壞的,連喝的水都是洗過東西的。

本就瘦削的叢德滋,在經歷一年的折磨后,被特務用毒害死,至此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11.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然而,他們卻冠冕堂皇地通知叢德滋的妻子王竹青:叢德滋在牢裡因腦膜炎死亡,家屬到黃河橋北的山洞裡收屍

親眼目睹丈夫叢德滋的屍體後,王竹青泣不成聲,她不敢想像這一年裡,丈夫到底是受了多少罪,才會變成如今的模樣。

07

距離丈夫的去世已經數哉有餘,王竹青因一人撫養兩個孩子長大太過艱辛,最終答應了叢德滋的戰友高克明的追求,兩人正式結婚後,併為兩個孩子改名換姓。

直到1951年,00001號烈屬證頒發下來,兩個孩子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並非眼前的養父。

畢竟那是血濃於水的親情,為了維護如今家庭的現狀,兩個孩子非常懂事,並未在父母面前多次提及生父,但對於生父的事蹟,一直耿耿於懷。

1977年,叢丹拿著00001號烈屬證來到了北京,想要追尋出一絲生父的蛛絲馬跡,聽聞此事後,鄧小平格外重視,親自在家中接待了叢丹。

12. 1977年,一女子手持00001號烈屬證來到北京,鄧小平得知親自接見

兩人見面后,鄧小平第一句話便是:“你和你父親長得好像啊。”

聽聞這句話後,叢丹的眼淚像決堤一般,鄧小平見狀連忙安慰起來,並將自己的住址寫了下來,順便告訴叢丹:「如果以後有什麼事,可以隨時來找我。 ”

得知叢丹對父親的事蹟非常好奇,鄧小平的夫人便拉著她聊了很多她想知道的事情,並邀請叢丹留在家裡吃飯。

問道為何烈屬證的編號是00001之時,叢丹所得到的解答便是:中央對烈士家屬進行撫恤之時,第一個印入腦海的,便是你的父親。

如此斬釘截鐵地回答,也等於國家對於叢德滋一生為民族獨立所做出的卓越功績的肯定。

至今為止,還有很多為中華民族奮勇殺敵,犧牲在最前線的英雄烈士們,還沒有名字。

但他們為了新中國的成立,做出的偉大犧牲,永遠不可磨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