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洪武三年,明太祖朱元璋第一次大封功臣,一口氣封了六位公爵、二十八爲侯爵和兩位伯爵,亦稱“開國三十六功臣”。其中,公爵的地位最爲尊貴,分別是韓國公李善長、魏國公徐達、鄭國公常茂、曹國公李文忠、宋國公馮勝、衛國公鄧愈。

1.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明太祖朱元璋畫像

親疏有別

曹國公李文忠是朱元璋的親外甥兼養子、是朱元璋的二姐朱佛女的兒子。在明王朝開元建國之前,李文忠有很長一段時間是隨母姓、被孃舅朱元璋當作親兒子來養的,雖然二人的年齡只相差了十一歲。直到明王朝開元建國前夕,出於某些政治上考量,朱元璋才讓李文忠從朱姓重新改回了李姓。或者我們也可以換一種說法,如果李文忠不是朱元璋外甥、而跟他表哥朱文正一樣是朱元璋的侄子,那他鐵定是要封王的!所以,朱元璋給他封公爵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異議的。別說李文忠本身就是朱元璋麾下一等一的悍將,就算沒有這些軍功,封個公爵似乎也無可厚非。連他那位身無寸功的爹李貞都被封爲了侯爵,給李文忠一個公爵真心不算高。而且,朱元璋不僅給李文忠封了公爵,還藉着給他封公爵,順帶着將二姐夫李貞也由恩親侯晉封爲了曹國公。不爲別的,就因爲二姐夫和二姐在朱元璋最爲落魄的時候經常接濟他,這份恩情朱元璋記了一輩子!在洪武一朝,曹國公府的顯赫程度遠不是其他公爵府可以相比的,曹國公是唯一一個與朱元璋有血緣關係的公爵!

2.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追贈岐陽武靖王、曹國公李文忠畫像

常茂的鄭國公雖然名義上是首封,但實際上等於還是承襲了他老子開平忠武王常遇春的鄂國公爵位,只不過朱元璋沒有通過承襲的途徑給常茂這個公爵而已。或許是爲了照顧常茂的面子吧,畢竟他也是有軍功在身的,靠承襲當上公爵,面子上多少有些掛不住……更重要的是,常茂還是懿文太子朱標的大舅子,是皇太子正妃常氏的親兄弟、未來的“國舅爺”!這也是朱元璋不得不考慮的一個重要因素。畢竟,彼時的朱元璋不會知道,多年以後自己會白髮人送黑髮人……

3.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追贈開平忠武王、鄂國公常遇春畫像

山頭平衡——公爵的排位潛規則

在洪武三年明太祖朱元璋所封的六位公爵中,我們可以明顯看得出——軍功是重要因素,但山頭平衡的味道更加濃烈。三個淮西人、三個“外來戶”,相當平均。排名第一的侯爵湯和是朱元璋的發小,二人從小一起長大、關係磁鐵!而且,湯和還是朱元璋的“革命引路人”,當年是湯和一手把朱元璋拉進了紅巾軍。如果朱元璋再稍微開大一點點口子,那他完全是可以直接封公爵的,但朱元璋並沒有,主要就是爲了這個山頭平衡。李善長、徐達已經被朱元璋確定爲了文臣和武臣之首,肯定是要封公爵的;李文忠是朱元璋唯一的親外甥兼養子,肯定也是要封公爵的。如此一來,淮西人就已經佔掉三個名額了。如果再繼續往裏面加淮西人、而不給其他勢力公爵名額,勢必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4.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在權衡利弊之後,朱元璋加進了馮勝和鄧愈。當年常遇春、馮勝、鄧愈等人都是帶着隊伍來投奔朱元璋的,是妥妥的“外來戶”、並不屬於跟着朱元璋從郭子興處自立門戶的所謂“淮西二十四騎”。但這些人又代表着一股重要勢力,那就是“早期股東”,他們並不屬於朱元璋最初的“創業團隊”、卻是帶着“資金”入股的“早期股東”,這些人的利益朱元璋是必須要兼顧到的。把常遇春的兒子常茂和馮勝、鄧愈封爲公爵,而不是湯和、周德興等人,其實還是在搞山頭平衡,不讓任何一個山頭做大、但也不讓任何一個山頭感覺到明顯的受排擠,從而維護了團隊總體上的穩定與權力平衡。

5.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宋國公馮勝畫像

侯爵的排位潛規則——依然是山頭平衡

前面說到了,如果明太祖朱元璋再稍微開大一點點兒口子,湯和是完全可以直接封公爵的。但朱元璋在給湯和封爵時卻特別提到了他“嗜酒、濫殺”,繼而將其排除在了公爵之外,與湯和享受“同等待遇”的還有朱元璋的大舅子郭興。聽到這話,常遇春在地底下恐怕得要再笑死一回了!這兩件事常遇春哪件沒幹過?顯然,這就是朱元璋的藉口而已。

6.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追贈東甌襄武王、信國公、中山侯湯和畫像

說白了,如果把湯和擺進公爵,那周德興呢?他小時候跟朱元璋的關係甚至比湯和還要鐵!《明史·周德興傳》載:“周德興,濠人,與太祖同裏,少相得。”“少相得”這三個字可是連《明史·湯和傳》中都沒有的!足見其分量有多重了。還有朱元璋的大舅子郭興,又要不要封公爵?可把淮西人都擺進了公爵,其他人會怎麼想?尤其是在鄱陽湖大敗陳友諒時立下了不世之功的“巢湖水軍”勢力、也就是廖永忠那幫人又會怎麼想?只有把湯和擺在第一侯爵的位置上,才能讓方方面面都閉嘴!“你們是跟我老朱的關係比湯和鐵、還是功勞比他大?又或者你們我是我老朱的‘革命引路人’?自己對號入座吧!”一句話便可以名正言順地將所有人都給懟回去……此即所謂“一侯鎮百侯”。

7.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再就是歷史上的一些過節了。在朱元璋麾下,“巢湖水軍”勢力的實力不可小覷,是僅次於淮西子弟兵和常遇春那些“早期股東”的第三股重要政治、軍事力量。而且,在“鄱陽湖大戰”中,他們還幫朱元璋滅掉了朱元璋最大的對手陳友諒、爲明王朝的建立立下了不世之功!按理說,給他們中的一些人封公爵也是完全可以的。只可惜,這幫人身上有一個無法迴避的“硬傷”,那就是他們最初投靠的並不是朱元璋、而是郭子興的兒子郭天敘。在郭天敘倒臺之後,這幫人才跟了朱元璋。對他們,朱元璋一直是心存芥蒂的、基本上屬於且用且防性質。所以,寧可讓嫡系的淮西子弟兵屈居侯爵,朱元璋也堅決不增加公爵的數量,讓他們中的成員有成爲公爵的機會!

8.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但這幫人的功勞擺在那裏,不封爵肯定也是不行的,怎麼辦?最終朱元璋擺出來的格局是這樣的——侯爵中先是淮西人打頭,如湯和、陸仲亨、周德興等等,然後把“巢湖”水軍勢力夾在中間,最後則是一些其他的“外來戶”以及從元朝投降過來的降將,把“巢湖水軍”勢力卡得死死的!讓他們既找不出反駁的理由、又不至於覺得自己受到了嚴重的排擠,畢竟連朱元璋的發小湯和、周德興也不過就是個侯爵而已,不是嗎?他們還能說什麼呢?說到底,依然還是山頭平衡,同時又夾雜了一些朱元璋個人的親疏好惡,完全不像朱元璋自己標榜的那樣、是什麼“至公無私”……

9.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追贈慶國公(南明時期)、德慶侯廖永忠畫像

至於伯爵,其實沒什麼可說的,就是用來安撫文臣的。作爲文臣之首的李善長已經被封爲公爵了,再給其他文臣封公爵、侯爵很容易造成文官集團尾大不掉的局面。可只給李善長一人封爵,未免又顯得太過“厚此薄彼”了?於是,朱元璋在公、侯之外又給劉基、汪廣洋二人封了僅有的兩個伯爵爵位,也算是給跟着自己打天下的文官們一個交代吧!畢竟,自兩宋開始,重文輕武已經成爲了常態,文官權勢日重,如果再給他們封爵,風險實在太大。因此,朱元璋大概其也就是想挑幾個具有典型性的文官意思意思算了、壓根兒就沒打算給文官大規模封爵,於是便有了六公二十八侯二伯的“頭重腳輕”格局。在所謂“開國三十六功臣”中,總共只有三位文臣、一公二伯——韓國公李善長、誠意伯劉基和忠勤伯汪廣洋,其他一水兒都是武臣。

10. 親疏有別、山頭平衡——論明朝“開國三十六功臣”的封爵潛規則

誠意伯劉基(伯溫)畫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