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俗話說,孩子是父母的“心頭寶”。自打一個孩子出生之後,他們的一舉一動就牽動着父母的心,是父母目光所凝聚之處。

但是世事難料,偶爾天有不測風雲,有些父母還沒有親眼目睹孩子成長起來的過程就被迫與孩子分開,從此牽腸掛肚,一直悲傷、自責。

1988年,廖女士和丈夫帶着雙胞胎女兒來安徽做生意,結果卻意外弄丟了女兒。此後數十年,廖女士始終責備自己的粗心,一直苦苦尋找女兒的下落。最終,廖女士的堅持不懈感動了上天,在時隔33年後找到了這對差別巨大的雙胞胎姐妹。

那麼廖女士是在怎樣的機緣巧合下找回丟失33年之久的女兒?女兒們是否肯認“素未謀面”的廖女士?如今母女三人的生活和相處模式又是怎麼樣的呢?一起來看看這段母女重逢的佳話。

1.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疏忽大意,丟失嬰孩

1988年,彼時的廖女士纔剛剛29歲。那年的一個早晨,她和丈夫費先生在安徽省蚌埠市區做生意,而他們的一對雙胞胎女兒就靜靜地坐在旁邊的嬰兒車裏。

但是等到夫婦兩人忙活一陣後,回過神再想看看他們的孩子時,卻猛然發現——原地只留下空蕩蕩的嬰兒車,他們的女兒卻不見了!

2.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廖女士原本是四川德陽人,一次偶然的機會遇到了費先生,兩人互生情愫,結爲連理。因爲費先生的老家在安徽,所以婚後廖女士就隨同丈夫搬到安徽居住。

接着兩人在蚌埠市區開了一家包子鋪,生意紅火,有着不菲的收入,因此婚後二人的生活也稱得上是幸福美滿。很快,廖女士和費先生就迎來了他們愛情的結晶,而且是雙喜臨門——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姐妹。

初爲人母,本以爲會是一段飽含酸甜的豐富經歷,只是廖女士沒有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噩耗降臨在她身上,從此她不能再像尋常母親一般陪伴在孩子的身邊,直到33年後才得以重新見到女兒。

那是一個清晨,因爲是工作日,所以來包子鋪的客人比較多。夫婦倆做的是小本生意,沒有招夥計,客人一多自然就需要忙裏忙外。

於是,剛剛滿月的雙胞胎姐妹就被夫婦倆放在身旁的嬰兒車裏。原本,廖女士以爲孩子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肯定萬無一失。可是意外往往發生在放鬆的時候,等到客人們離開後,廖女士才猛然發現,自己的女兒不在了。

我們無法得知“偷走”雙胞胎女兒的人是臨時起意還是蓄謀已久,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在眼皮底下將孩子帶走。但是事實就是,這給廖女士夫婦原本美滿的生活中降下了一道“晴天霹靂”!此後的33年裏,廖女士無時無刻不活在自責與心痛中。

後來,廖女士曾多次和旁人嘆息:“要是當時我謹慎一些,把孩子放在屋裏頭就好了……我多走這幾步路該多好,這樣我的孩子就不會丟了。”

類似的語句廖女士不知重複了多少次,每次說起,她的神情之中,盡顯落寞與自責。

3.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堅持多年,苦苦尋覓

在發現孩子失蹤之後,廖女士心急如焚,也顧不上包子鋪的生意,趕緊叫上丈夫四處尋找。可是,茫茫人海,到哪裏去尋找兩個丟失的孩子呢?

由於廖女士的一時疏忽,她根本無從知曉這對雙胞胎姐妹身在何方。她問過路人,檢查過街坊四鄰,甚至還幻想着是不是自己記錯了:“或許孩子原本就在房間裏?”

不過,現實是殘酷的,眼前空蕩蕩的嬰兒車提醒着她的想法不切實際。此刻的她,就像一個丟掉了自己最寶貴東西的孩子,驚慌無措。

最後,還是丈夫費先生率先冷靜下來,在他的提醒之下,廖女士才如夢初醒,想起報警尋回孩子。

當地警方在得知案情後,立馬組織警力在包子鋪附近搜查,不少好心民衆也參與進來。可是忙活了將近一天,也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4.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警方推測,孩子極有可能不在安徽了,所以才找不到。此外,隨着時間的一點點流逝,廖女士心知,找到孩子的希望變得越來越渺茫。

正如廖女士所想的那樣,在警方維持了數十天的搜查後,依舊沒有任何結果,她的一對雙胞胎女兒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永遠的離開了她。費先生開導她:“這不是你的錯,這是天殺的人販子的錯,千萬不要想不開。”

警方和鄰居也心疼這個初爲人母卻慘遭喪子之痛的女人,紛紛安慰她。好幾個月後,廖女士才從女兒丟失的陰影中走出,生活纔算是回到了正軌。但是與以前不同的是,廖女士的心中多了一個目標:那就是找到她的女兒。

1998年,十年過去了,費先生已經變爲了費大叔,在被問及孩子一事時,他說:“我和妻子帶着另外兩個孩子到四川綿陽做生意,每年都要回安徽老家,到孩子失蹤的地方打探消息。只可惜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消息。”

母愛是偉大的,儘管廖女士已經有了新的孩子,但這份因母愛而生的執着卻刻在了她的骨子裏。此後的二十年裏,她依舊會詢問警局、張貼尋人啓事,做着這些可能性微乎其微的尋找措施。

也許是上天也被她的努力所感動,在2021年7月份,事情有了巨大的轉機。

5.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科技進步,尋回姐妹

原來,四川綿陽警方在海量的電子、DNA等數據篩查和比對中,發現福建人陶女士與失蹤兒童相似。通過與陶女士聯繫,得知其還有一名雙胞胎姐姐。

2021年8月8日,警方確認陶女士姐妹就是失蹤33年的廖女士女兒!

6.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這次找尋成功,很大的原因是依靠了先進的科學技術。

爲了打擊拐賣兒童行爲,國家藉助互聯網和不斷髮展的基因技術開展了名爲“團圓系統”的行動,目的正是幫助廖女士這樣丟失孩子的父母。廖女士也是偶然從朋友口中得知這個消息,於是她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找到綿陽城北公安分局。

警局得知情況後,迅速備案,並開展基因比對行動。在高科技的加持下,苦尋33年的雙胞胎女兒終於找到了,正是現居福建廈門的陶女士姐妹。

對此,廖女士感激萬分,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她激動地說:“雖然我不懂什麼叫做高科技,但是我很感謝國家和政府,多虧他們我才能和女兒團聚。”

7.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事實上,團圓系統的強大遠遠不止於基因檢測:1小時內覆蓋半徑100公里、2小時內覆蓋半徑200公里、3小時內覆蓋半徑300公里、3小時以上的覆蓋半徑500公里。這樣,半徑數百公里內的行人、快遞員、司機等都可以幫忙尋找孩子。

這就是被稱爲“打拐神器”的團圓系統!

上線之初,“團圓”系統只有全國6000多名打拐民警才能登錄,後來上線的“團圓”小程序僅對團圓志願者開放,現在,“團圓”小程序向公衆端開放。團圓小程序包含了“緊急尋人”“滴血尋親”“如何防走失”等功能。

8.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孩子走失怎麼辦?當家長遇到這樣的問題,不要慌了神,也不要等待24小時,要做的就是立即報警。

在小程序首頁,點擊“報警須知”,可以直接撥打110,向警方告知孩子走失的時間、地點、性別、衣着、體貌等特徵,接到報警後,警方會把走失孩子的信息發佈至團圓系統,發動更多的人一起尋找。

“一鍵報警”功能提升了報警效率,破除兒童失蹤後24小時才能報警的謠言。

藉助團圓系統,在比對完陶女士姐妹兩人的DNA後,警方於8月8日正式確認廖大媽夫婦與陶女士姐妹兩人具有親緣關係,證實兩人就是當年的失蹤兒童(化名“費三三”、“費四四”)。

9.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再度相逢,差別巨大

隨着廖女士找到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另一個問題接踵而至,那就是自己與女兒們已經分別了33年之久,她們如今變成了什麼模樣?是否還會認自己這個母親呢?

起初,陶女士在得知警方通知時頗爲意外。原來,當初她和姐姐被人販子拐走後,到了一個樸實的農村人手中。

養父對他們如同己出,供她們上學,喫穿用度也不苛待於她們。陶女士姐妹倆知道自己並非親生的,但三十多年的養育之恩早已讓她們把養父看成真正的父親。因此,多年來她們沒有刻意去尋找自己的生母,在得知消息後也是十分意外。

陶女士姐妹從警方瞭解了生母三十多年來一直尋找自己後,內心也是頗受感觸。上門聯繫的民警委婉的表示出廖女士的擔憂後,她們回應道:“我們的心又不是鐵打的,這樣的母親我們爲什麼不認?”

很快,在警方的安排下,廖女士與失散多年的女兒們見面了。廖女士激動地抱住自己有着血緣關係但卻幾乎從沒有陪在身邊的一雙女兒,嘴裏不住地喃喃:“長大了……”她的臉上早已刻滿淚痕。

許久,廖女士的心情才平復下來,她拿出早已準備的兩份禮物:兩根金項鍊。只見她小心翼翼地打開盒子,在其他孩子的幫助下,取出項鍊,親手給兩個女兒戴在了脖子上。

10.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33年未見,費三三、費四四這對姐妹的變化還是非常大的。在廖女士的記憶中,她的女兒還停留在白白胖胖的嬰兒上,但如今兩人都已出落爲大姑娘,甚至已經成家立業。廖女士直言:“如果不是基因檢測,我也沒有十足把握確認這是我的女兒。”

到了2022年,廖女士與陶女士姐妹相處地頗爲幸福。

因爲廖女士還有兩個孩子,所以並沒有和失散多年的孩子住在一起。而姐妹倆則一邊贍養自己的養父,一邊抽空看望自己的生母。也許她們對這個生母並沒有太多感情,但生母苦苦尋找33年的執着與這份愛,卻讓她們內心溫暖不已,因此也樂得這樣。

廖女士和雙胞胎女兒的故事只是衆多父母與孩子分開事例中的一個縮影。我國曆史上,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而且更多的是父母和孩子終生無法再見上一面。

不過好在,社會一直在進步,除了警方推出的“團圓系統”,還有許多公益力量加入打擊拐賣的行動。

11.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結語

自古以來,“可憐天下父母心”這類的名言在我國就廣爲人知,在大衆的認知中,擺在父母心中第一位的往往都是孩子。事實也的確如此,父愛如山,母愛如水,孩子與父母之間的關係一直都是展現人性中最熠熠生輝的那顆明星。

而人販子無疑是這種關係中的一顆“毒瘤”。“費三三”、“費四四”丟失的經歷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廖女士夫婦因此承受了長達33年的痛楚,其中有多艱難爲人父母者勢必能感受得到。好在上天開眼,最終母女重逢,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近些年,我國加大了對人販子及拐賣兒童等行爲的打擊力度,相信我國的兒童會在祖國母親的庇佑下茁壯成長,類似的新聞報道只會越來越少。

當然,做爲社會的一份子,我們也要參與到與拐賣兒童行爲的鬥爭中來,避免廖女士的悲劇再發生。

12. 雙胞胎姐妹剛剛滿月丟失,2021年33歲再相逢差別巨大

參考文獻

[1]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佈平臺“團圓”系統上線[J].作文通訊,2020(18):63.

[2]紅星新聞網,雙胞胎姐妹失蹤33年後被找到:生活在同一家庭 終與親生父母團聚[J]2021.8.24

[3]劉新平.公安《團圓》系統用《釘釘》 安全能力國際認證[J].計算機與網絡,2018,44(02):3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