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南海,是中國神聖的海上疆土。在浩瀚的南海中,分佈着星羅棋佈的200多座大小島嶼,它們分別是東沙羣島、西沙羣島、中沙羣島、南沙羣島,這些島嶼都被統稱爲南海諸島。

自古以來,中國就是海洋大國。從漢代時期起,我們的祖先便開闢了海上絲綢之路,並發現了這些島嶼。清代時,南海諸島均被納入中國的版圖。早在康熙年間,廣東水師副將吳陞就曾親率水師,巡視西沙羣島,用以宣示主權。

1.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然而隨着西方殖民者的到來以及我國海軍的孱弱,導致南海諸島盡喪於外敵之手。即使新中國成立之後,我國對於南海諸島依然難以實現有效控制。沙羣島距海南島在 1000 公里以上,西沙羣島距海南島也有 330 公里,而且那些島子大都橫直不過幾百米(只有西沙永興島最大,也僅 1.8 平方公里),絕大多數島上沒有淡水,條件極其惡劣。

法國殖民越南之後,西沙羣島便落入了法國人手中。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軍一度佔領了西沙羣島。抗戰結束後,民國海軍曾派四艘戰艦巡航西沙諸島,並在永興島豎起“海軍收復西沙羣島紀念碑”,碑的正面刻“南海屏藩”四個大字,並鳴炮升旗,以示接收西沙羣島工作完成。

然而隨着法國殖民者的捲土重來,西沙羣島再次淪入敵手。1955年法國人撤離之後,其扶植的傀儡政權——越南共和國(俗稱南越)又宣稱自己將繼承法國對西沙和南沙的佔領,並派兵佔領了珊瑚島。

對於敵人赤裸裸的侵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人民海軍卻顯得鞭長莫及。在當時我國海軍的三大艦隊之中,南海艦隊實力最弱、噸位最小。到了1959年春,我軍才勉強把部隊派到永興島駐紮,同西面珊瑚島上的南越軍隊遙相對峙。

2.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隨着越南戰爭的爆發,美軍以其強大的海空軍實際控制了南中國海。但隨着美國在越南的失敗,美國海軍對南海的控制也開始變得搖搖欲墜。1973 年 1 月,美國撤出了南越,海軍艦隊也撤到菲律賓的蘇比克基地。此時距離南越滅亡,還有兩年的時間。

當時,南越已經喪失了美國軍事保護,而且還民心盡失。在北越強大的軍事壓力之下,可以說是搖搖欲墜。爲了安撫這個曾經的“小兄弟”,美軍將自己一些淘汰的軍艦轉給了南越。雖然只是一些破舊的戰艦,但是南越海軍實力依然可以排到世界前十,至少可以稱霸南海海域。

爲了轉移國內矛盾,南越“總統”阮文紹決定侵佔南海諸島,通過對外作戰來轉移國內的矛盾。

從當時中國的情況來看,中蘇正處於交惡狀態,雙方在邊境聚集了數百萬軍隊,戰爭一觸即發。而在東南沿海,臺灣當局依然不斷騷擾我東南沿海。因此在阮文紹看來,我軍在南海的軍事力量是相當空虛。

說幹就幹!從1973年8月開始,南越就頻繁派遣軍艦到達西沙海域,撞毀我們的漁船,抓捕我們的漁民。1974年1月,南越海軍又悍然佔領甘泉、金銀等島,挑起軍事衝突。至此,永樂羣島一半的道教全部淪陷。

3.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看到激戰如此順利,阮文紹利令智昏、得寸進尺,他命令前線的南越艦隊指揮官何文鍔,務必將整個西沙羣島納入越南的版圖,中國人只要還擊,立即就予以毀滅性的打擊。

南越的咄咄逼人,激發了新中國極大的憤怒。特別是當阮文紹的電報被我南海艦隊截獲,並擺在中央首長們的案頭上時,戰爭就已經不可避免。

於是,周恩來和葉劍英報請毛澤東同意,決定加強巡邏並採取相應軍事措施。經毛澤東指派,葉劍英、鄧小平、陳錫聯、蘇振華等 6 人組成領導小組,由葉劍英、鄧小平負責,到總參作戰部指揮鬥爭。

當時毛澤東雖然81歲了,眼睛已經花了。但是他遠見卓識、高瞻遠矚的深邃目光,卻絲毫沒有失去光澤。在毛澤東看來,此前我軍之所以難以收復西沙,主要是因爲美帝國主義的阻攔。如今中美關係已經解凍,尼克松總統也已經在 1972 年正式訪華,在中美合作的大背景下,美國已經不可能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爲敵。因此,南越如今已經成爲了棄子,它的覆滅是遲早的事。因此理應趁這個機會,直接收復我國神聖的領土,並在西沙羣島取得堅實的立足點,爲收復其他的南海諸島,奠定基礎。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毛澤東在報告上籤下“同意”兩個字,並語重心長地說: “看來,不打一仗,不足以維護中國的海洋權益!恩來、劍英的意見很對!”

4.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雖然中央領導已經下定了決心,但局勢卻依然十分嚴峻,畢竟敵我實力實在太過於懸殊。經過七拼八湊,南海艦隊終於拿出了6艘戰艦,分別是南海艦隊廣州基地掃雷艦十大隊396、389 號掃雷艦和榆林基地獵潛艇七十三大隊 271、274 號艇以及獵潛艇,第七十四大隊 281、282 號艇。這次作戰的指揮員,是榆林基地副司令員的魏鳴森,海上指揮所設在 271 號獵潛艇上。

海軍是技術兵種,戰艦的先進與否覺有決定性的意義。當時,反艦導彈還沒有廣泛裝備艦船。因此評價戰艦威力的指標依然是主炮的口徑以及噸位的大小。

我們雖然有六艘戰艦,但總噸位加起來只有1760噸,所裝備的火炮不過是一些57毫米、25毫米的小口徑火炮,而且總共只有12門。

反觀南越海軍,這次一共來了3艘護衛艦和一艘護航艦,最大的有2800噸,已經超過了我軍的總和,最小的也有650噸,總噸位達到6000噸。其中,南越海軍共裝備127毫米以下火炮50門,各艦主炮至少76毫米。

因此南越海軍無論在噸位上還是火力上,都要遠超我軍。對陣雙方的裝備相差如此懸殊,在世界海軍史上都實屬罕見。換做其他任何一支軍隊,恐怕都將以全軍覆沒而告終。然而人民軍隊自建軍以來,就是一支不斷創造奇蹟的隊伍。而在這場戰鬥中,我軍再次創造了奇蹟。

1974年1月19日清晨,南海艦隊396、389兩艘掃雷艦,獵潛艇73大隊271、274兩艘獵潛艇,到達西沙永樂羣島海域,與巡弋滋事數日的南越艦隊形成對峙之勢。

5.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令人嘆息的是,爲了省油,已經開赴前線的281 、282艦在停靠永興島時,竟然關閉了通訊系統,導致沒能收到上級的作戰命令。導致西沙海戰之中雙方的實力變得更加懸殊。

更加糟糕的是,由於我國當時經濟條件不好,軍費有限,導致我國海軍缺乏實彈訓練。參戰之前,4艘艦船的海軍戰士們甚至連炮都沒摸過。加上戰艦噸位輕,一路上遇到了巨大的風浪,戰士們在顛簸中上吐下瀉。到達現場時,已經精疲力盡了。

7點40分和49分,南越僞軍率先發難,派遣40多人,強行在琛航、廣金兩島登陸。南越人滿以爲,這將是一場兵不血刃的戰爭。誰知在兩座島嶼上,駐紮有我軍三個民兵排。敵軍剛一登島,就遭到我軍輕武器的迎頭痛擊,瞬間斃敵一人擊傷3人。南越人見勢不妙,急忙抱頭鼠竄地逃回了自己的登陸船。

登島戰術失利後,南越海軍決定先嚇走我國海軍,切斷兩座島嶼的海上補給。到時候,缺乏淡水和食物的島上的民兵自然不戰自敗。

於是何文鍔派16號護衛艦——“李常傑”號攔截我389號掃雷艦。16號護衛艦重達2800噸,裝備有一門127毫米單管火炮,馬力大、火力猛。而389號掃雷艦,才590噸。因此南越軍隊駕駛着自己的大船,向389艦撞了過來。面對數倍於己的敵艦,389艦的戰士們毫無懼色,既不減速、也不迴避,直接迎了上去。

16號護衛艦見勢不妙,趕緊開了個“倒車”。但由於船速過快,依然撞上了389艦,導致該艦的指揮台柱、左舷欄杆和掃雷器損毀。

6.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南越海軍見自己吃了虧,於是調轉船頭,準備“撤離”。看起來,這場戰役似乎打不起來。但誰成想,這不過只是敵人的“拖刀計”。他們只是想拉開距離,畢竟在近戰中,大口徑火炮起不到任何作用。

當敵艦和我軍拉開到一定距離時,突然向我軍開炮。然而我軍戰士精神高度集中,在敵人開炮的一剎那,我軍炮手幾乎在同一秒進行還擊。由於我軍火炮射速快,因此我們的炮彈反而率先擊中敵軍。

魏鳴森指揮官認爲,我軍噸位雖小,但是速度極快,只有近戰才能揚我之長,避敵之利。要以弱勝強,必須狹路相逢勇者勝。於是我軍四艘艦艇冒着敵人的槍林彈雨,發動最猛烈的衝擊。

由於敵艦速度較慢,因此我軍艦艇很快就近了敵人的身。389和396艦纏上了第16號艦“陳平重”號,而271、 274艦則逼近了敵人的4號艦“陳慶瑜”號。由於距離太近,我方艦船均在敵艦主炮的死角之下,而我軍的小口徑火炮反而成了優勢。

就這樣,我軍以最兇猛的火力,橫掃敵人的甲板。在我軍的打擊之下,敵軍4號艦的上層建築被打得一片狼藉,主炮、通訊和指揮系統都被打爛,通訊中斷,艦上也冒起了濃煙。敵艦見勢不妙,趕緊脫離了戰鬥。

與4號艦一樣,敵16號艦也在飽嘗着我軍彈雨的洗禮。在我軍的夾擊之下,敵16號艦很快也起了火,狼狽逃出了戰場。

7.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敵人兩艘艦船逃離之後,我軍又將目標集中在敵10號艦——“怒濤”號身上。當時,我軍在圍攻4號、16號艦時,第10號艦就不斷在後方打冷槍。然而在決策上,“怒濤”號指揮官卻出現了重大失誤。在他們看來,我軍戰艦噸位小,只要打中幾發穿甲彈,就能讓我方戰艦沉沒。實際上,389艦確實被敵艦所擊中,也確實出現了一個近130毫米的大洞。然而我軍戰艦卻並沒有因此而失去動能。若敵艦使用爆炸彈,恐怕389艦就必沉無疑了。

389艦中彈後,身負重傷的戰士郭玉東毫不猶豫地脫下了衣服,然後用身體堵住了彈洞。直到戰後,他的遺體依然保持着堵漏的姿勢。正是因爲這些無畏的水兵,我軍才能以弱勝強,大破敵軍。此戰之中,389艦中彈最多,一共有15名水兵壯烈犧牲。

雖然戰艦已經受傷,但是389艦依然堅決地靠近了“怒濤號”,竟然打成了現代海戰中罕見的接舷戰。當時,389艦裝載了大量武器彈藥,這些武器原本是裝備運輸給島上民兵。

而現在,這些武器都派上了用場。大家抄起機槍和衝鋒槍,對準敵人的甲板猛烈掃射,手榴彈像雨點一樣砸向敵軍。甲板上的敵人哪見過這樣的陣仗,被打得血流滿船。後來,有名水兵還拿出反坦克火箭筒,對敵艦猛轟,把指揮台都被炸塌了,而這成爲後來越方向媒體通報的“共軍使用了導彈”的出處。剩餘的越軍水兵趕緊躲進甲板之下,10號艦徹底失去了操控,只能亂衝亂撞,至於艦長則已被我軍所擊斃。

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我軍戰艦的彈藥、燃油大多已經耗盡。敵16號艦認爲時機已到,又掉過頭來準備趁火打劫。此時389艦已經山窮水盡,所剩下的只有一些深水炸彈。於是官兵們一致決定,要像當年北洋水師的致遠號一樣,跟敵軍同歸於盡。於是戰士們駕駛着戰艦,毫無懼色地向敵艦衝去。見此情景,396艦及時前來支援,他們用所剩無幾的炮彈,再次重創了敵軍的16號艦,打得敵人通訊、控制和供電系統全部失靈,船體傾斜20度。若再戰,16號艦的敵軍必然葬身魚腹。無奈之下,敵艦隻好再次逃出外海。

16號艦逃跑後,敵軍的4號、5號艦更是無心戀戰,掉頭向東南方向逃去。兩艘戰艦一邊逃跑,一邊還給附近的美國第七艦隊拍電報,要求他們前來支援。然而美國人卻充耳不聞,甚至連落水的水兵也不肯救。

8.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一番激戰之後,雖然南越海軍已經被擊潰,當我軍的情況也十分危急。其中389號已然是烈火熊熊,水兵們死傷累累,眼看就要沉了。在附近漁船的幫助下,389號緊急衝灘擱淺,好歹保住了戰船。而其他戰艦也傷痕累累,彈藥要打光了。如果敵軍捲土重來,我軍恐怕就要全軍覆沒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軍281和282號護衛艇突然如同神兵天降一般趕到了戰場。爲了支援友軍,兩艘戰艦已經把航速開到了極限,達到34節。兩艘艦艇的到來,讓敵軍迎來了最後的末日。

281和282兩艦很快就追上了敵人的10號艦,16門火炮一齊發射,整整發射了1766發炮彈,最終引爆了敵艦的彈藥庫,引發殉爆,終於面前將敵艦擊沉。不得不說,我軍的武器實在太過於落後。我軍之所以能夠勝利,一方面是因爲我軍的英勇和無畏。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爲敵軍的怯懦和無能。

激戰過後,由於我軍外海作戰經驗不足,沒有及時打撈俘虜,導致一些南越海兵葬身魚腹。好在一艘丹麥遊輪經過當地,就起了37名在海上漂泊的敵軍。

在4個多小時的西沙海戰中,我軍以犧牲18人、負傷67人的代價,擊沉敵艦一艘,擊傷三艘,打死打傷敵軍400多人。這是中國海軍自清末以來,第一次擊沉外國軍艦,第一次贏得外戰的勝利,具有里程碑的意義。

9.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後方指揮部的葉劍英聽聞此消息後,激動地說:“太好了!太好了!打得太好了!”經過和鄧小平的商量,葉劍英果斷下令,收復西沙3島。隨後南海艦隊對珊瑚、甘泉、金銀三島發動總攻。島上的敵人只好把自己的白內褲綁在竹竿上充當白旗,乖乖地向我軍繳械投降。此戰中,我軍俘虜南越少校範文鴻以下48人以及美國顧問一人

就這樣,我軍成功地收復了西沙羣島,建立了有力的立足點。爲我國後續收復南海諸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此戰之後,南越政府瘋狂叫囂,說是要與我軍再戰一場。但由於我軍已經掌握了當地的制海權和制空權,因此敵人只好作罷。

然而最耐人尋味的,卻是北越的態度。此戰勝利後,北越領導人黎筍居然發表以下言論:

“感謝中國同志幫越南人民從阮文紹僞政權手中收復失地。”

而在此前,北越政府曾在多個場合向我國聲明,西沙羣島和南沙羣島是中國領土。在1974年年越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普通學校九年級《地理》教科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一課中寫道:“從南沙、西沙各島到海南島、臺灣島、澎湖列島、舟山羣島⋯⋯這些島呈弓形狀,構成了,保衛中國大陸的一座長城。”

然而實際從西沙海戰時起,越南就已經顯露出他們對南海諸島的野心。1975年,南越被北越所攻滅,越南實現了統一。他們隨即撕毀了以前的教科書,重畫地圖,在其報刊上連篇累牘地宣傳所謂“西沙和南沙羣島屬於越南”。

10. 我軍浴血奮戰奪回西沙羣島,黎筍卻索要主權,鄧小平:這個沒得談

1975年9月,黎筍在訪問中國時。希望中越兩國就南沙羣島主權問題進行談判。鄧小平當即一口回絕。鄧小平對黎筍說: “這個問題沒談判必要,,中國有足夠的證據來說明西沙、南沙羣島自古就是中國領土。”

1988年,中國與越南再次在南海兵戎相見。而這一次,主角換成了統一的越南。而此時,我國海軍的實力已今昔非比。在短短28分鐘,我

軍擊沉越南海軍 604、605 運輸船,重創越南海軍 505 登陸艦,打死打傷400多人,俘虜 9 人。而我軍的代價呢?則是502 艦副槍炮長楊志亮的胳臂被打傷,我軍戰艦完好無損。

此戰之後,我軍在南海站穩了腳跟。在近年來,我國一直在南沙填海造島,讓這些連個自足之地都沒有的小礁石,變成能夠停靠大型戰艦和戰鬥機的大島,真得感謝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我們之所以能夠在南海重掌主動權,必須得感謝先烈的奮勇作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