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食同源:中醫藥產業化的有效切入口

衆所周知,“藥食同源”是中醫藥界一個重要的概念,通常是指許多食物即藥物,它們之間並無絕對的分界線。食療,作爲我國璀璨的優秀傳統文化之一,歷經數千年,成爲維護健康的必要手段。人們認識到,食物不僅能夠滿足機體正常生理生化能量需求,還能在疾病和亞健康的預防和調理中大有可爲。食療作爲提高人們身體免疫力的重要手段,大有可爲。

但目前食療尚無相應的政策和概念界定,管理體系不健全,導致食療尚無法形成規範化、普及化的發展,公衆對食療知識認知欠缺並且踐行不足。從“藥食同源”切入,加強食療文化傳承和弘揚,建立健全行業法律法規、標準制度和管理體系,指導和規範飲食養生應用和推廣,有助於更有效推動中醫藥產業化發展,推動中醫藥走進千家萬戶。

食療文化作爲傳統中醫藥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很早就爲國人認識和運用。《周禮·天官》記載,周朝設立四醫(食醫、疾醫、殤醫、獸醫),食醫爲首醫,主要掌管周王室的飲膳搭配與調製,從健康維護角度實踐着“未病先防、已病防變、病癒防復”。《黃帝內經》中多處描述了食物與疾病、食物與健康、食物與藥物的關係。如“毒藥攻邪,五穀爲養、五畜爲益、五果爲助、五菜爲充,氣味合則服之,以補精益氣”。此後,唐朝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首次提出“食治”理論,指出在疾病發生期間,醫者“當洞曉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養不愈,然後命藥”,明確了食治當優先於藥物治療;高宗時期,孟詵爲避諱“治”,繼承孫思邈的食治思想與內容,改食治爲食療,完成了我國第一部食療專著——《食療本草》,開創了中醫食療學的先河。元代飲膳太醫忽思慧編著的《飲膳正要》,對常見的食物治病的原理、性味、攻效等,更有精闢的論述,後人推崇爲中醫食療首部完整的專著。明代醫藥大師李時珍在其傑作《本草綱目》裏,對中醫食療法又有所創新和發展,該書收入數百種藥食兼優的動植物食品。清代,中醫食療的步伐邁得更快,食療法已受醫家普遍重視,食療專著更多,如沈李龍的《食療本草會纂》、王士雄的《隨息居飲食譜》等。到了現代,由於醫學和營養學的迅猛發展,有關食療的理論和方法更臻完善,食療著作更如雨後春筍,中醫食療學著作融入現代科學觀點,從而又翻開了嶄新的篇章。

一般來說,食療應遵循因時制宜、因地制宜、因人制宜的準則。因時制宜一般指因季節不同而改變食療方法,例如,夏季的飲食總體應該以清淡、容易消化爲主,少喫油膩以及辛辣上火的食物;因地制宜則因地勢地形的不同,給予不同的飲食,如大西北、北方地區多幹燥寒冷,一般可進食性味甘涼、生津潤燥之品;因人制宜就要求各人體質不同導致食療方式不同,如陰虛質宜進食生津養陰滋潤之品,血瘀質宜活血行氣之品。上述“三因制宜”間既相互區別,又相互聯繫。不同地區的不同體質的人羣在不同季節也有不同的食療方式,例如,溼熱質人羣在北方與西部高原地區,秋冬季宜進食化溼清熱、健脾助運、祛溼化痰之品,在南方則可適當添加健脾利溼之品。陽虛質人羣在北方與西部高原地區,秋冬季可適當添加溫陽益氣之品;南方則可適當添加溫陽祛溼之品。

隨着食療在各種疾病的防治中發揮着積極的作用,且互聯網提供了大衆獲取食療相關知識的途徑,“藥食同源”將擁有更廣泛的市場。因此,建立食療管理體系尤爲重要,主要包括構建食療管理目錄、將食療產品納入醫保、建立食療評價規範、構建食療智能化系統等。

一是構建規範的食療管理目錄。需要從食療產品的來源、組成、功效、適應證、做法、用法、適宜人羣、不宜人羣、臨牀應用等方面建立食療的管理目錄,將食療體系化;尤其與飲食密切相關的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需建立專門的慢性病食療管理目錄,最大限度發揮食療在慢性病的日常調護中的作用。

二是將食療產品納入醫保。在慢性病的調理過程中,已被循證證據證實確實具有療效的且可長期食用的食療產品,可考慮將其納入醫保範疇,一方面可以減輕患者經濟負擔;另一方面,通過食療調理疾病相較於藥物來說,不良反應較少,並能提高患者的生活質量。

三是建立食療評價規範。現有的食療臨牀研究多按照藥物的臨牀研究規範進行,但食療具有食物的屬性,其偏性小、起效慢、週期長的特性亟須建立符合食療特性的評價規範體系,以助於更加規範地評價未來新的食療產品。

四是構建食療智能化系統。將現有的食療相關證據結合人工智能,構建食療智能化系統(智能化平臺、智能化穿戴設備),以指導普通人羣在應用食療時能明確自身的體質特徵、相對適宜的食療產品及相關不宜的食療產品,規範食療的應用,以食療助力全民健康。

總之,將“藥食同源”作爲中醫藥產業化的有效切入口,更大限度地發揮“藥食同源”、食療在維護健康中的作用,建立食療規範管理體系已成爲當務之急。

(作者分別爲江西中醫藥大學循證醫學教研室教授、講師)

作者:□陳曉凡 張安然

來源: 經濟參考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