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前言

李景賢是一名著名的外交官。2002年5月,李景賢退休返回祖國北京,他退而不休,寫下了許多精彩篇章和回憶錄。其中,有對毛主席、周恩來、陳毅、鄧小平等許多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回憶,還有對蘇聯、俄羅斯、烏茲別克斯坦等國家領導人、風土人情的描述。

1.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圖 | 李景賢

在翻譯處的日子,領略毛主席的智慧

1963年8月23日,李景賢被分配到外交部翻譯處俄文組工作。1965年1月,印度尼西亞宣佈退出聯合國,此舉在國際上引起強烈反響。毛主席提出,我國政府要發表聲明聲援印度尼西亞。

一天凌晨大概三、四點的樣子,外交部辦公廳告訴翻譯處,毛主席的定稿下來了,讓立即去改稿。於是,李景賢與英、法、西、阿四大語種的代表匆匆趕了過去。

到了地點後,值班同志說,聲明稿有重大改動,剛剛已經讓喬冠華同志拿去了。見狀,大家急忙往二樓的“喬辦”趕,還在上樓梯時,李景賢等人遠遠地就聽見喬冠華連聲高喊:“主席真高!主席真高!”

2.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李景賢等人立即趕上前去,看到了聲明稿上那龍飛鳳舞的“毛體”,墨跡似乎還沒有幹。李景賢看到稿紙上加了幾句話:“有人說聯合國老虎屁股摸不得!蘇加諾總統就是摸了這個老虎屁股……”

大家看到毛主席加的話也十分興奮,相互間開始不斷商量:這個‘老虎屁股’怎麼翻譯纔好?要不要把它譯出來?含蓄些還是乾脆讓它直露?

此刻,有人提出:不直露怎麼辦?這可是主席的原話!但也有人擔心:直露了不雅,外國人看了會不滿的。喬冠華聽後,哈哈大笑起來,說:“你們這幫小鬼頭,怎麼就這麼害怕直露!你們要曉得,主席加的話,妙就妙在這個‘形’上!‘形’之不在,‘神’將焉附?”

接下來,李景賢把毛主席加的話抄了下來。在翻譯過程中,彷彿毛主席那濃重的湖南口音一直在他的耳邊迴響。

20世紀60年代初,中共和蘇共公開進行大論戰,雙方的“火力”都很猛。後來,蘇方感到有點招架不住。1964年秋,羅馬尼亞幾位領導人專程來華當說客,勸毛主席與赫魯曉夫停止公開爭論。

3.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對此,毛主席不大高興,冷冷地說:“不行,要和好,他們總要有個表示,先講話,百分之九十的責任在他們。”之後,毛主席又輕描淡寫地說道:“對中蘇這場論戰,大可不必過於緊張。第一條死不了人;第二條天塌不下來;第三條草木照常生長;第四條河裏的魚照樣遊;第五條女人依舊生孩子。”

這5句話講得很短,但極形象。一個接着一個連在一起,畫面感極強。但要準確、一口氣譯出來,難度極大。就這個問題,李景賢請教了當時的羅文高翻。羅文說:在現場只翻了個大概,總的意思貴賓是聽懂了,那就是爭論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當時,部裏的高翻分三等。一等的纔可以上天安門城樓當翻譯,首先條件是“根正苗紅”,與部級領導幹部一樣,入選需中央組織部批。1964年9月底,李景賢如願登上了天安門城樓……

說到“根正苗紅”,我們先來回顧一下李景賢的成長經歷。李景賢11歲那年,正好趕上家鄉解放,他入讀了初中。上初一時,他每月能領到“助學米”30斤。那時,周總理的入黨介紹人張申府,時任北京圖書館館員,月薪爲600斤小米。上初二時,李景賢領到的米增加一倍,他母親見人就說:“兒子纔讀書,從政府領到的助學米,就夠全家喫的了。”

4.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圖 | 張申府

讀高中時,李景賢所在的縣城,滿大街都貼着對蘇聯嚮往的大標語。也是從這時起,他暗下決心自己要從事蘇聯——俄羅斯方向的工作。17歲那年,李景賢考入北京俄語學院(今北京外國語大學),讀本科和研究生班各四年。24歲,他正式進入外交部,從事俄文翻譯工作。

64年9月底的一天,蘇聯作曲家圖裏科夫來華訪問,周總理特意會見了這位“稀客”,還囑咐請他參加國慶15週年觀禮,並在天安門城樓上觀看國慶焰火表演。在城樓上,毛主席與外國來賓一一握手致意時,向這位蘇聯客人說了句:“你好!”圖裏科夫雙手緊緊握着毛主席的手,激動地說:“您好!”

此時,站在毛主席身邊的翻譯官李景賢,雖然只是翻譯了一個漢語詞“你好”和一個俄文詞“您好”,但對於他來說,無疑是一份“最高獎賞”了。

1965年春,蘇聯總理柯西金出訪越南,途中路過北京時,向毛主席提出,希望蘇中兩黨停止公開爭論。毛主席淡淡地說:“論戰無非是打筆墨官司,也死不了人,原則爭論還要繼續下去,但國家關係應當改善。”

柯西金問:“要爭論多久?”

毛主席回答:“一萬年。”

柯西金說:“太長了吧。”

5.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毛主席又淡淡地說:“看在你的面子上,減一千年,從一萬年減到九千年,這是我們最大的讓步了。”當時,這場面給李景賢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說:“主席有種泰山壓頂不彎腰的氣勢。”

李景賢從多位翻譯前輩嘴裏,聽到了許多毛主席對翻譯工作的關懷

1953年春,毛主席與蘇聯第3任駐華大使尤金在一起交談,他們除了商討中蘇兩黨兩國的大事外,還談到過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方方面面。

一次,在閒談中,毛主席突然談起遺傳學來,說有個大學問家叫摩爾根。當時,擔任翻譯的張子凡一聽“摩爾根”三個字就懵了,無奈中只好坦率地說:“主席,遺傳學我一竅不通,實在翻不了。”

毛主席聽後詼諧地說:“是啊,遺傳學並非盡人皆知,看來,我得先給你這位高翻‘掃掃盲!’”

於是,毛主席便真的“掃起盲”來了,說你是學俄語的,知道米丘林、李森科、摩爾根是個美國人,你對他也許不太瞭解,此人一百二三十年前,在遺傳學領域屢有建樹。講了一會兒,毛主席說:“你們這些年輕人,雜七雜八的東西都要看一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派上用場了。”

6.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圖 | 摩爾根

事後,張子凡立即查看了《蘇聯大百科》的相關詞條,知道摩爾根在20世紀上半年曾描繪出染色體圖譜,還出版了《基因論》一書,爲深探人體奧祕作出了傑出貢獻。

聽了張子凡說的這個故事,李景賢隨意問道:“主席的湖南口音很重,他講的話你都能聽得懂嗎?”張子凡說:“聽得懂。主席講得比較慢,對翻譯是很照顧的。”

1964年10月16日,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當天,中國政府發表聲明,並翻譯成多種語言向全世界鄭重宣佈:“中國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會首先使用核武器。”這在全球引起巨大反響。

有幾位在北京工作的外國友人,看到某種譯文後,認爲譯文的質量與事件及聲明的分量不相稱,便寫信給毛主席提建議。對此,毛主席十分重視,專門召集有關人員開會,說:“翻譯的質量問題談過多次,這次是否想個辦法認真抓一抓。”毛主席還明確指出,翻譯的質量應與中國的威望相稱。

7.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圖 | 喬冠華

1971年秋,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得到了恢復,毛主席很高興,他詼諧而深刻地指出:是黑人朋友們把我們抬進聯合國的。

此時,毛主席預料到中國外交很快就會有一個大發展,多次指示:外交部要切實加強外事翻譯幹部的培訓;外事幹部要切實加強外語的學習:60歲以上的自由學,60歲以下的必須學。毛主席還說:“培養外語人才,要從七八歲的娃娃學起。”

在李景賢的印象中,毛主席的語言自成一體,寓意深刻,用典甚多,亦莊亦諧,往往出其不意,不經意中暗藏着奧妙。有些話即使準確譯過去,外賓聽起來也不易理解。“毛式”語言對譯者是個大考驗。後來,李景賢聽幾個翻譯前輩們說:從新中國成立到毛主席去世,能爲主席出色地完成口譯任務的,在我國實在是鳳毛麟角。

李景賢與普京談話:有種獨特的親近

李景賢50歲那年,部領導找他談話,安排他到蘇歐司領導班子,協助副司長劉廣志同志處理對蘇聯事務。一年半後,李景賢接任其職。上任當天,另一位司領導問他:“建國之初,咱們司由哪一位領導掌管對蘇聯事務?”

李景賢回答:“伍修權同志,他當年在著名的遵義會議上,爲毛澤東同志等人與國際共運代表李德當過翻譯。”

8.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圖 | 伍修權

話落,這位司領導說:“景賢同志,你肩上這副擔子好重啊!”

3年之後,李景賢出任俄羅斯使館公使。他到莫斯科當天深夜,時任駐俄大使王藎卿同志拉着他的手,臉上閃着信任與期許,輕聲說:“使館這一大攤子,全拜託給你了。”

接着,王藎卿微帶怒氣說:“我向部裏要你,都快一年了,可你就是不來,想去烏克蘭當什麼大使!基普(使館)那裏才七八條槍,我這裏則管着兩三百號人,你說說,這個天地有多大!”

王藎卿與李景賢的關係是非常鐵的。李景賢當年初入外交部翻譯處俄文組工作時,王藎卿是他的組長。

時間回到1963年8月24日,兩人見面後,王藎卿便開門見山地說:“我這個人不講虛的,不說大話。”王藎卿告訴李景賢,毛主席、周總理估計,兩三年後我們中國就要進入聯合國,讓外交部儲備大量翻譯,隨時可以派到聯合國去;兩位老人家提出,要提高外事翻譯的地位,可設個“翻譯大師”稱號。

這些“檔次頗高”的話語,給曾經作爲新兵的李景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現在,對於組長的幾句輕微責備和滿滿關心,李景賢心裏感到暖暖的。

9.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時間一晃,李景賢成了中國駐烏茲別克斯坦大使。1999年12月11日,普京作爲俄羅斯總理,因爲棉花貿易問題,飛抵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進行訪問。當日中午12點,烏總統卡里莫夫在國賓館廣場爲普京舉行歡迎儀式,邀請駐烏使節參加。李景賢也是受邀人員之一。

11點30分,李景賢到達現場,只見使節們一圈圈地圍在一起議論紛紛,走近一打聽,才知道大家都在討論俄羅斯這位新總理。12點整,烏總統向排成長龍的使節們,介紹普京。

後來,李景賢回憶說:“普京有一雙湛藍眼睛,深不可測,令人生畏。他逐一與使節們握手,並對每位說聲:‘您好!’”

在這之前,李景賢曾經多次見過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和俄羅斯總統葉利欽,雙方在握手時,李景賢總會被問幾句。比如,“俄語哪裏學的?”“爲何沒到蘇聯留學?”等等。如今,他看着眼前這位普京,腦子裏突然閃過一個“酷”字。

10.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圖 | 葉利欽

晚上7點,烏總統爲普京舉行國宴。普京再次與使節們握手,神情依然那麼酷,嘴裏說的還是“您好”這個簡單的俄文詞。

在國宴上,烏總統先致歡迎詞。之後,時年47歲的普京疾步邁向講臺,邊走邊說:“我也來說兩句!”作爲中國駐烏茲別克斯坦大使,李景賢趕緊從兜裏掏出筆記本,準備將普京的講話記下來。

在講臺面前,普京沒有向宴會主人及賓客說敬語,直接來了個單刀直入:

“烏茲別克朋友們,從伊斯拉姆·阿卜杜加尼耶維奇(烏總統卡里莫夫的名字和父名,尊稱)身上(可以看出),你們擁有一位遠見卓越的、果斷的、強硬的,對,強硬的政治家,而在這個‘強硬’後面,卻埋藏着一種深思熟慮。俄羅斯的政治領導祝願他成功。伊斯拉姆·阿卜杜加尼耶維奇,您可以相信,在北方(指俄羅斯),您有一個可靠的朋友(亦指俄羅斯)!”

這是李景賢當時用俄文記下的講話全文,總共才32個字。宴會一散,使節們就對普京的講話議論起來,真可謂讚不絕口。李景賢也很佩服:短短的3句話,句句中的,勝過泛泛的萬語千言!

在宴會上,普京與少數使節單獨進行了簡短交談。作爲中國駐烏茲別克斯坦大使,普京對李景賢表現出獨特的親近。

李景賢告訴斯大林的孫子,‘謝廖沙’是毛澤東同志的兒子

1996年2月6日,斯大林的孫子葉普根尼·朱加什維利與李景賢一起觀看新拍的故事片《雅科夫——斯大林的兒子》。

11.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觀看結束後,斯大林的孫子說:“祖父向我講過這樣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在希特勒軍隊進攻蘇聯第2天,一名叫‘謝廖沙’的中國年輕學生,給我祖父寫了一封請戰書,堅決要求上前線打法西斯匪軍,信的落款是‘毛澤東的兒子’。”

李景賢聽了後,說:“抗美援朝戰爭一開始,毛澤東同志就把自己的長子,就是這個‘謝廖沙’送上了前線。主席淡淡地說:‘我毛澤東的兒子不上前線,誰上前線?’”

斯大林的孫子聽後,聲音低沉地說:“毛澤東同志這個故事我聽說過,他的兒子也沒有能夠回到他的身邊。”

12. 1999年,曾是毛主席俄文翻譯的李景賢,記錄普京講話:句句中的

繼而說:“這兩位影響過歷史發展進程的偉人,在國家面臨危亡的時刻,其做法卻驚人地相似:戰爭一開始,就毫不動搖地把自己的親生長子送上前線,而且連出發點都一模一樣——我的兒子不上前線,誰上前線!”隨後,他又補充了這麼一句:“兩位偉大的統帥!兩位偉大的戰士!”

李景賢深情地點點頭,表示同意斯大林的孫子的看法。

李景賢先生在蘇聯、俄羅斯聯邦工作長達36年,是中國外交部駐外機構中駐外時間最長的外交官。他的見識可不一般,與很多的領導政要都有過直接接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