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這是《自拍》第285個真實故事

如果你有故事,請私信告訴我

姬豐華/口述

孔寧婧/撰文

呱呱/編輯

我叫姬豐華(@中亞姬哥),大家都習慣稱呼我爲中亞姬哥,因爲我對中亞幾國異常熟悉。我18歲就離開家鄉,先是去了哈薩克斯坦做外貿生意,現在生活在吉爾吉斯斯坦,娶了一個吉爾吉斯斯坦妻子,經營一家自己的小旅行社。

從很小的時候,我就有“走出去”的想法,想出去闖蕩,看看外面的世界。人生的前47年裏,的確離家的日子更多。這是性格使然,我喜歡自由,不愛拘束,喜歡嘗試,不甘平淡。我覺得世界很美好,多看看走走,豐富見識,纔是人生一大樂事。

1.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我和妻子還有三個女兒,生活在吉爾吉斯斯坦。

我的家鄉在伊犁的霍爾果斯,一個偏遠且不發達的小縣城。那是大西北的邊陲,太陽落山最晚的地方,夏天午夜12點後纔會天黑。看中國的大公雞地圖,它就在公雞的尾巴尖上,距離中蘇邊境只有五公里。霍爾果斯特別遙遠,特別閉塞,經濟也很落後。如果沒有改革開放,大家可能只知道有個叫塞外江南的伊犁,並不知道霍爾果斯口岸。

1975年,我出生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父母在1959年從甘肅到了新疆,所以我屬於“新二代”。父母都是國營農場裏的職工,父親做財務工作,母親在縫紉組,用縫紉機做子彈袋、手榴彈袋、軍用的被子和衣服,做到東西堆積如山,這是國家爲國防做的準備。

兵團是半軍事化的,我們那裏每一個國營農場的職工都是民兵,真是一手拿鋤頭,一手扛着槍。下地幹活時揹着自動步槍,眼睛盯着鋤頭,以防把地裏的苗砍倒,耳朵也要豎起來,隨時聽着邊境線的方向,第一時間察覺異動。

2.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我的週歲紀念照。

1979年,我剛開始記事的時候,有一段時間生活氛圍突然緊張起來,有傳言說蘇聯要打過來了,國家組織大家統一往後撤。大人們做一個扁擔,把家裏值錢的東西都放進去,能帶走的就挑着走,帶不走的都挖坑埋起來。像我父親這樣,能拿起槍的青壯年男性都留在當地,婦女兒童全部轉移,我就是被轉移的對象。

媽媽帶着兩個哥哥和我坐上車,一個勁兒地往內陸走,透過車縫,能看到好多大炮,過一個橋,就有民兵把守,在路邊埋地雷,在橋樑下埋炸藥。一直撤退到距離霍爾果斯660公里的烏魯木齊,我們一家四口人住進了烏魯木齊的大伯家。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城市、樓房,路燈,還有自來水,一擰水龍頭,就有水嘩嘩地往外流,之前從沒見過,覺得很先進。當時就有一個念頭種在心裏:外面的世界確實很精彩。

3.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三週歲時,在當地照相館拍的照片。

戰備緊張了一兩個月就解除了,我又跟着家人回到老家。霍爾果斯的生產環境相對來說比較嚴肅緊張,文化生活也極其乏味枯燥。直到上世紀80年代末期,我們那兒才能看到電視機,因爲離國家的首都、文化最發達的地方最遠,以前影片的帶子或者是信件,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傳送到。

兒時的生活拮据,很多物資需要憑糧票和布票來供應,家裏一共三個孩子,我還有兩個哥哥。雙職工家庭,每月父母兩人工資加起來才100塊出頭,卻要養活三個兒子,平時喫穿用度上是緊張一些。一年只能喫那麼兩三頓肉,過年時各種各樣的菜才能擺滿一桌,平常飯桌上沒有第二個菜。

到了上學的年紀,家裏三兄弟都被父母送去了學校。我們那裏的年輕人,出去看世界的途徑就是當兵,或者唸書考學,就這兩個渠道。沒有背景的普通人家孩子,想去當兵,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多孩子就想着能考上新疆以外的大學。

4.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1979年,四歲時我和二哥的合影。

我們那裏的孩子,除了上學還有下地幹活的任務。上世紀80年代,國家的農業機械化程度還很低,暑假一結束,我們到了學校,先不是上課,而是將未成年學生全部編到農工隊伍裏,收莊稼、收農產品、撿棉花,趕在冬天天氣變冷前收完。

1984年,父親承包了鹽鹼地,包產到戶搞家庭經濟。要幫家裏搞家庭經濟,又很貪玩、不懂事,導致我的學習成績非常差,到了中學就很喫力。

我不喜歡死記硬背的課程,體育和物理是我最感興趣的兩門課。小男孩成天蹦蹦跳跳會爬樹,體育成績自然差不了;對物理的興趣是因爲喜歡物理實驗,小燈泡、開關、砝碼、彈簧秤,對這些東西有一種純粹的好奇,這也側面反映了當時的文娛生活多麼匱乏。但當時,四周沒有這樣一個能看到外面世界的窗口,能透進來的陽光就很少。

每次物理書一發下來,我就把上的內容從頭到尾閱讀一遍,很自然地親近,很容易就學會了。初中時,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參加了一個科技製作大賽。當時有一本叫《少年科技》的雜誌,裏面有一篇就是說怎樣用收集的廢舊材料做電子門鈴。我看了圖後,就把它的工作原理喫透了,動手還原了出來,沒想到拿到了比賽的二等獎。

5.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15歲時,我剛開始做鄉村攝影師,我用自己的相機自拍了一張照片。

在老師眼裏,我是個差生,差生突然做出這樣一件事,他們也特別意外,在學校還引起了一段時間的轟動。他們單獨給我一個初中生開放了高中生閱覽室。沒想到,這個閱覽室,爲我打開了另一片新天地。我發現了一本書叫《少年攝影》,感覺攝影這東西真拉風,總不自覺把自己想象成脖子上掛着照相機的攝影師。

在我們小縣城,只有兩架照相機,一架在照相館裏,專門給當地人拍證件照和全家福;另一架就是我們學校一位老師家裏的私人照相機。物以稀爲貴,當時我對這個攝影師這個職業是很敬畏的,這跟在兵團裏務農簡直是天壤之別。我相信我能學會,等到學會了操作,我就要開始賺錢。我成績不好,高中是不打算唸了,早晚要出來做生意的。

看書自學的過程中,遇到的所有問題,哪怕再小,我都會記下來,蹬着自行車,跑去照相館逐條地問。不知道跑過多少趟,照相館的師傅都被我感動了,主動送給我材料看,在他們眼裏,我是個“超級愛好者”。沒有專門的教學,所有知識都靠自己摸索。

只要能借到照相機的地方,我都去借,照相館老闆和學校老師都被我感動了,願意把照相機拿出來給我用。我開始給班上的同學拍照片練手。然後自己買膠捲,摸索着沖洗照片。

晚上,等家裏人都睡覺後,我自己跑到廚房關了燈,讓這個小空間全部黑下來,就是我的暗房。失敗了三五次後,我能熟練地掌握整個沖洗流程了。洗印出來的照片,會被我以一個很優惠合理的價格賣給同學們。一張半寸的黑白照片,照相館裏收兩毛五分錢,我只收一毛錢,但沖洗的成本只有兩分錢,我還是實現了盈利。

6.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初中畢業後,我的兩個初中同學繼續讀高中,他們來找我,看看我生意做得如何(中間是我)。

沒過多久,我就跟父母表明態度,學我是不願意再上了,想做攝影師。父母雖然沒有支持,但也覺得說到底這是門技術,就算不能有什麼成就,也沒有什麼害處,所以也沒有阻撓我。

我二哥偷偷支持我,用自己在貨場出苦力、背麻袋掙來的辛苦錢,贊助我買進口膠捲。平日裏拍照,最頭疼的問題就是要不停地找人借相機,我媽疼愛我,把她的縫紉機賣了,給我買相機用。我特地跑到伊犁,花了500塊,買下了屬於自己的第一臺相機,海鷗DF-203B。

反覆拆裝膠捲、操練,熟悉相機構造後,1990年底,我就營業了。最開始我對商業一竅不通,騎着自行車、揹着相機包,在包裏放了一本影集,要是誰不相信我的水平,就把影集翻出來給他看。其實影集裏的照片的不是我拍的,是我從同學那裏借來的。

7.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每週末,我都要乘大巴車去160裏外的伊犁沖印彩色照片。

剛開始,我沒什麼勇氣跑去主街道,就跑到比較偏遠的小村子裏,騎着一輛舊自行車,挨家挨戶地問。很多快油盡燈枯的老人會拍,一些搞對象的少男少女會拍,大年初二嫁到外地的女兒回家了也要拍全家福。這些人就是我最初的客戶。方圓30裏範圍,每天跑一趟下來能賺七八塊錢,最多的時候十幾塊。

1991年,我在霍爾果斯的海關門地標設了一個拍照點,正兒八經支個太陽傘擺攤拍照,每天都有人來遊覽,都有活幹,一天將近有100元進賬。除了買午飯,其他所有錢我都存進銀行卡里,一個月就存了2000多塊,在當時絕對算高收入。

我拿着存摺跟我爸炫耀,我說,你看你一個月工資才五六百塊。家裏人也漸漸開始認可我的選擇,我父親還經常問一問,關心一下我業務的發展情況。

8.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我將擺攤拍照作爲職業,收入不錯,我就換了日本的變焦鏡頭。

1992年,蘇聯解體後,一波商業浪潮襲來。很多邊民都過境來買中國的日用百貨消費品,他們帶來了北方穿的呢子大衣、皮帽子、西裝、靴子,木套娃,還有水晶做的酒杯。這個看似“更廣闊的天地”吸引着我,我決定結束擺攤拍照生涯,轉幹邊貿。現在想來,還真像“猴子掰苞米”,總眼紅着下一個。

一大羣邊民幹邊貿,男女老少都有,競爭很激烈,如果你賣的東西沒什麼特別,可能就無法吸引顧客。我當時就想,什麼東西別人不敢去收購,而且在市面上也不常見呢?就是照相機。

我懂相機,能檢查出一個相機是好的還是壞的,所以敢收敢賣。很多遊客會買這些舶來品,買了後我還能給他們講解怎麼使用,每個按鍵我都介紹得津津有味,說得頭頭是道。我的攤子,在當時的邊貿圈,幾百個小商販裏也是個亮點。

臨近1992年春節,有個60多歲的老頭跑來買相機,他把我所有的相機都問了一遍,如果碰上別的售貨員,可能就不耐煩了,我不僅對相機瞭如指掌,還樂意將這些知識分享給他。他當時就花錢買了一臺,沒還價,我看他這麼爽快,答應教他攝影。

135膠捲能拍36張底片,我用了一個技術處理加片頭的辦法,成功洗出了39張半照片,徹底把這老頭折服了。他說,他是新疆十月拖拉機廠的高級工程師,被公司派來執行外貿出口,邀請我有空的時候就去他住的賓館坐一坐、聊聊天,希望跟我成爲忘年交。

9.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17歲的我開始參加邊貿工作,騎上自行車就到處跑。

他跟我說,過完春節他不會立馬回霍爾果斯,希望我能給他們公司幹,專門負責在這裏接貨,辦理進口物資入庫,向海關報商檢,再辦理出庫。這個崗位叫外事交接員,一個月給我1500塊工資。他領着我去參觀熟悉了外運庫房,觀摩業務操作,三天後,我就正式成爲公司的一員了,不再去街上練攤,而是穿梭於各個口岸部門辦公。

因爲要跟外國人打交道,我學了幾句簡單的俄語,跟海關打交道多,也熟悉起來了,像我這樣的人在邊貿方面很好用。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就跳槽了三四家公司。直到一家國有外貿企業聘請我,說可以給我辦護照,讓我去哈薩克斯坦做業務。我心動了。

離開故鄉、走出國門看看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機會終於來了。而哈薩克斯坦的首都阿拉木圖市中亞五國裏著名的花園城市,國家建設相當不錯。當時的北京的普通家庭可能都還沒有天然氣和管道煤氣,也沒有家家通電話,但當時的阿拉木圖已有24小時熱水,家家都有電話。

那時有一部電視劇叫《北京人在紐約》風靡全國,作爲一個新疆小夥,阿拉木圖帶來的那種心理刺激和喜悅,簡直要比北京人去紐約還要大。

10.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1993年,我和外貿單位同事去中哈邊境遊玩。

我在哈薩克斯坦的主要任務是聯繫當地供貨商,採購鋼材和廢舊的有色金屬。去了之後才知道,他們正在經歷經濟崩潰階段。工廠倒閉、工人失業,市場混亂無序,社會上財閥當道、黑幫橫行。既然已經出了國門,除了適應、生存,也沒有其他辦法。

我是帶着美元去的,好幾萬美金。大家手上的貨幣很多都貶值或者作廢,而美元是硬通貨。這相當於在透明的口袋裏裝金子,走到哪裏都很扎眼。我在阿拉木圖的生活可以說是非常小心,租住在民房裏,不跟陌生人說話,不跟同胞套近乎,聽到有人敲門不能立馬開門,要掛黑色的窗簾,也不能在白天扔垃圾,要趁着深夜沒人的時候出來扔,因爲扔出來的垃圾,能讓人判斷出這家人的生活水平如何。

每天待在住處,像做地下工作一樣,偷偷摸摸跟客戶聯繫。只有要看貨、驗貨,跟和客戶接洽、會談時纔會出門,儘量把自己打扮成當地普通人的樣子來保全自己。這麼一待就是好幾個月的時間。

在當地做生意常常要用俄語,特別關鍵的談話可以請到翻譯,平常就靠指手畫腳、翻字典來交流,我就想自己再學一點俄語。沒有網絡、沒有手機和報刊雜誌,唯一能接觸到的就是當地電視節目,在所有節目裏,只有廣告和動畫片我能看得懂。我開始簡單地重複模仿基礎單詞,自己做發音練習的小冊子,還邀請鄰居家的孩子來玩,允許他們到我家裏來看電視、喫糖果,和他們交流、玩耍,讓我的語言在短時間內提高不少。

11.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1995年,我開始嘗試開公司,我和僱員還有兩個朋友在中哈界橋上的合影。

1995年,20歲的我,對外貿業務逐漸熟悉,也在行業內有了一些人脈積累,有些飄飄然,以爲自己的羽翼已豐滿,想自己單幹。自己成立公司做外貿,自己當老闆。我用手裏幾萬塊零花錢,註冊公司、租辦公場地,還招了一名比我年長五歲的僱員,開了個外貿皮包公司。

事實證明我還不具備單幹的能力,自己做老闆比給別人打工要難得多,找不到投資人落實,發不出給員工的工資,辦公室租金也交不上。一年半的時間,手裏的錢都打了水漂,第一次創業就這麼草草收場。

生活還要繼續過下去,我成了一個跑單幫的單幹戶,在買家和賣家中間充當中介。1997年,從阿拉木圖回到霍爾果斯後,我一度睡在廉租賓館的地下室,喫飯都靠在小飯館賒賬。雖然離家很近,但也沒有回家,一直在外面漂着。沒幹出什麼成績,沒臉面回家。

12.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1996年,我在霍爾果斯當中介時,我和供貨商在海關門口的合影。

這樣過了半年後,我終於做成了一筆中介業務,把一批廢舊金屬賣給廣東採購商。採購商當時提出的要求非常苛刻,不僅要把手續辦完,還要負責提供監督裝卸、發貨等服務。當時的霍爾果斯沒有火車站,要先運到700裏外的奎屯火車站,再從那兒往廣東方向發運。

我找到鐵路部門,辦好相關手續,在寒冬臘月的黑夜,西北風呼呼地吹,漂着雪花,一羣工人準備裝箱,發現車廂沒有停在預定的位置上,要把擋道的四五節裝滿糧食的車廂推走纔行。我跟着20多個工人,在沒有火車頭的情況下,靠自己的肩膀,硬是把這幾輛滿載糧食的車廂推走了,上了年紀的工長當場累得在鐵軌上嘔吐。現在想起來,我的小腿還會抽筋。

這次經歷不僅讓我有了一段常人難以想象的記憶,還讓我背了滿滿一挎包的現金回家,大概十幾萬塊。當時在北京買套房也才三萬塊,家裏人沒見過這麼多錢,神情很驚恐,擔心我是不是幹什麼違法的事了。這些錢足夠我把近一年,七七八八欠下的債還完,剩下的錢存起來,應付以後的日常支出。

我在哈薩克斯坦的供貨商知道後,請我到阿拉木圖工作,專門接待來自中國的採購商。22歲的我又獲得了一份外企對華貿易業務主管的工作,收入也逐漸變得穩定而體面。工作之餘的時間,我騎着自行車,探索之前還沒有深入瞭解過的城市,看演出、看馬戲、去各個地標景點,還經常去使館串門,爲的是讀他們看過的舊報紙,瞭解信息。

13.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1997年,我受聘哈薩克斯坦公司,在阿拉木圖做對華貿易業務專員。

久而久之,使館的工作人員都認識我了,也知道我對當地的喫喝玩樂瞭如指掌,他們的親朋好友來哈薩克斯坦,都找我當嚮導,到哪裏去觀光、到哪裏去買紀念品,我就是一個“活地圖”。結果,慢慢就發展成國內參觀考察隊到哈薩克斯坦的考察團的嚮導,除了有嚮導費,還能賺到不少小費。

尋覓到一個賺錢的好辦法,我將工作以外的重心放在了旅遊業上。除了找我當導遊、當司機,還有人來找我幫忙幹其他事,車壞了要去買零件、到銀行開賬戶、找律師打官司、去醫院動手術……各種各樣的事都找我求援,我成了中國人在哈薩克斯坦的“萬事通”。處理繁雜的事務讓我接觸到了很多人,懂得解決各種麻煩,快速地成長起來。

14.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1999年夏天,我在阿拉木圖梅迪奧高山運動場遊玩。

【如果你也想講述自己的故事,請發“私信”告訴“自拍”】

2000年,一個偶然的機會,外貿公司拓展中亞他國市場,安排我去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分公司。哈薩克斯坦待久了,有個新地方,能獲得新體驗,我樂意。在普通人看來,這兩個國家似乎很相似,人長得差不多、語言差不多、文化背景、生活方式都差不多,但吉爾吉斯斯坦的國家經濟情況更差。

我在吉國繼續幹外貿業務。印象特別深的是,當時有一個向吉爾吉斯斯坦出口物資的任務,臨近春節要去中國接貨。吉國的邊境,吐爾尕特口岸每天開放到中午12點,當我趕到邊境時,已經過了12點,邊防軍正準備下班,加之中國已經春節放假了,兩國之間沒有大巴車來回了,吉爾吉斯斯坦的邊防長官拒絕了我的過境請求。

貨物已運到邊境,如果動作迅速,我可能還可以想辦法趕到中國。我跟吉爾吉斯斯坦邊防長官交涉,是否可以讓邊防軍車開車送我到中國邊境,雖然到了後,離城鎮還有110公里遠,但只要到了邊境,另一側就是我的祖國。可能是被我語言裏的堅定打動了,邊防軍用手指往上戳了戳軍帽,撓頭思考了幾秒,同意了。

15.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2004年,在吉爾吉斯斯坦這個主持華人華僑迎新年元旦晚會。

吉爾吉斯斯坦政府由於高層鬥爭,政局一直不穩定。2005年,吉爾吉斯斯坦經歷了第一次政變,總統跑路,軍警部門沒人上班,法庭放假,社會騷亂,大街上到處都是打砸搶劫。中國準備撤僑,可所有的法律和職能部門一夜之間都聯繫不上,使館特別着急,把企業辦事處、留學生和華人華僑代表召集到一起,開了個緊急的安全應對會議。

我比較年輕,職務也低,繞了一圈,其他人都發完言了才輪到我。我提議將已停業的傳呼臺恢復,把幾百部庫存的BB機發給我們,建立起一個獨立的通訊系統,統計中國人的手機號、城市座機、具體居住地址,設計好通訊應急預案;並且將車輛資源、會開車、會俄語的人員力量都進行彙總。另外,憑藉我之前在哈薩克斯坦生活的經驗,建議或許可以通過外交途徑讓哈薩克斯坦邊境單獨對中國人放行。

其實大家誰都沒遇到過這個事,沒有經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聽了我的發言,中國駐吉爾吉斯斯坦大使張延年馬上讓一旁的祕書逐條記下,覺得我說得特別有條理,拿出關鍵的幾條準備去實施。不過,騷亂很快過去,一切恢復正常,這些措施也就煙消雲散了。

2005年,也是我人生中里程碑式的一年,我和現在的妻子結婚了,她是吉爾吉斯斯坦人。我剛來這裏時,在藥店偶遇她,第一眼,她的眉目就吸引了我,讓人看着很舒服。看到她正在看漢語書,我和她交換了姓名,做彼此的語言老師,然後自然而然開始交往。

16.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剛認識妻子時,我們的合影。開着我當時花了80美元買的第一輛二手小汽車,1983年產的。

終於在五年後,我們結束了愛情馬拉松長跑。她的父母在對我進行了觀察和考覈後,同意我們組建家庭;我父母也完全尊重我的選擇,即便這意味着以後我要長期生活在吉國。

我十三四歲就離開家,幾乎沒怎麼在家裏待過,他們也習慣了我完全獨立的狀態。比起安穩的老家,我更喜歡外面新鮮的世界,這種探嘗新鮮的熱情一直沒消減過,成家前,我甚至不停換新住所,在一個地方待不住。

結婚後不久,我就有了兩個可愛的女兒,妻子全職在家照顧老人和孩子。因爲經濟和家庭狀況,我的業務再一次向旅遊業傾斜,相比於外貿,旅遊行業每年能讓我的收入增多幾萬塊,也讓我的工作更自由。不過,來來回回,我一直都在做這兩件事,也是我最擅長的兩件事。

有一次我陪同一位上市公司的老闆,去俄羅斯談收購、給他當翻譯。去到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一看,才發現城市漂亮、文化沉澱厚重,社會精神面貌和文明程度都很好,我當時就覺得,中亞真的太小了,不應該一輩子都在這裏發展,應該來俄羅斯闖蕩,看看有沒有機會。

17.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2007年,我陪上市公司老闆去俄羅斯談收購,和紅場衛兵的合影。

【如果你也想講述自己的故事,請發“私信”告訴“自拍”】

2009年到2013年,我前後在俄羅斯待了四年。在俄羅斯,我找到的新突破口,就是做展會翻譯。但實際上,我不光能做翻譯,還能充當參展商顧問的角色,所以在展會翻譯的圈子裏,我收費也最高。我還擔任了吉爾吉斯斯坦最大的一家民營企業對中國和對莫斯科方面的聯絡官,採購、投資,所有商業方面的活動基本都是我來對接。這個工作我一直幹到現在。

妻子很支持我,我不在家的日子,她拉扯兩個孩子長大。實際上我也不是一去不回,莫斯科和比什凱克之間的飛機票非常便宜,每天都有若干趟航班,我也經常坐飛機回家看他們。我在俄羅斯,把這裏所有的博物館都看了個遍,也接觸了很多新的項目,甚至在俄的中國人圈子裏,試着掂量自己的分量,積攢下了寶貴的人脈。

18.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2018年,中國體育代表團參加第三屆世界遊牧民族運動會,在吉爾吉斯斯坦大使館的合影(我在第二排左三)。

在工作之餘,我最大的愛好就是旅遊。我一直是個“積極的遊客”,探索的過程是一個愉快的過程,另外,能把生活在不同地域的經歷和攻略分享給他人,也是一種幸福。

我曾在白晝節之前趕到聖彼得堡,爲看那裏的白夜;在涅瓦大街看過年輕人喝酒狂歡,慶祝成年;去迪拜世博會,37天走遍192個國家主題館;去美國時趕上疫情,爲了減少跟人接觸,專門買了一輛自行車騎行去公園……

我還在網上認識了不少愛旅行的朋友,我們自發組織了自駕遊。用23天時間,跑了一萬兩千三百公里,用一箱小綠瓶的紅星二鍋頭“對付”了俄羅斯的警察,順利通過貝加爾湖;在偏僻的西伯利亞森林腹地裏找住處,和一對伐木工夫婦結下不解之緣……我一直覺得,要想搞好文旅工作、服務好遊客,自己要先做一個合格的遊客。這也符合我從小到大一以貫之的,對外面世界的好奇心。

19.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我在世界各地旅行的照片。

【如果你也想講述自己的故事,請發“私信”告訴“自拍”】

在國外生活多年,當地人都很接納我。我守着自己的本分,不給國人丟臉,同時對別人的歷史文有好奇心和敬仰,聊天提到他們的歷史名人、文學影視作品,就能讓他們有一種自然的親切感。讓中國和中亞之間有更多文化上的交流,相互欣賞、相互參考學習,今後我也願意繼續做這些事。

現在不少年輕人爲了一份固定工作,可能會比較屈服、也比較無奈,而我這個年長的人呢,還三不五時地換老闆、自己做自己的老闆,一直想掌握更多技能、嘗試更多可能,也有更多時間能置身萬千世界。

可能這在很多人看來不太穩定,但我很滿足。和妻子女兒風雨同舟,多儲蓄、少鋪張,一切困難都可以過得去。除了純粹地賺錢,生活得快樂對我來說更重要,豐富的閱歷也更能鼓舞我。有機會,我也想把這些年的經歷見聞,有關於中亞的人和事,說給更多人聽。

20.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2021年元旦,我們一家人在比什凱克的合影。

這兩年,因爲疫情,航班停航,旅遊和展會業務停擺。很多在吉爾吉斯斯坦的人都在跟我聊,疫情後要張羅些什麼業務。有金礦、煤礦主要找中國投資人;有畫家要把作品送去中國展示;有馬術教練和芭蕾舞老師想盡快回去中國任教;有導演想找中國合作人拍片;食品廠主更是強烈想與中國電商對接……

不僅僅是生意,更是一種期待,去交涉、去傳播,看世界的眼睛要重新睜開,“管道”作用也要重新發揮起來。我卯足了勁,就等着疫情一過,大幹一場。

點擊@中亞姬哥關注本文主人公

想看更多故事?

21. 我,好奇心強,18歲去中亞闖蕩,不停換工作,半輩子都在異國他鄉

點擊這裏,閱讀上一篇故事

#自拍我的故事#自拍我的故事【本組圖文在今日頭條獨家發佈,嚴禁轉載】以上是@中亞姬哥分享的真實經歷。這也是自拍講的第285期真實故事。如果你也想講述自己的故事,請發“私信”告訴“自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