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中國和印度同爲亞洲文明古國,兩國自古以來就有着密切的經濟文化交流,關係也不錯。但近數十年來,兩國之間卻因爲邊界問題產生了很多矛盾和分歧,甚至曾經發生過大規模的邊境衝突。

1. 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兩國之間並沒有太深的矛盾和分歧,導致關係不睦的根源是遠在萬里之外的英國,以及他們苦心積慮炮製出來的那條臭名昭著的“麥克馬洪線”。

“麥克馬洪線”是啥?它是國際近現代史上一個經常被提及的“特殊界線”,從上個世紀三十年代開始,英國人和印度人就單方面以這條虛擬線爲邊界,妄圖侵佔中國領土。

在英國殖民者撤離之後,印度人緊接着就繼承了英國人的策略,不斷以麥克馬洪線爲幌子,大肆在中印邊境地區製造事端,不斷進犯我國領土。

對於這條麥克馬洪線,民國政府和新中國政府從未承認過它的合法性,並多次提供確鑿證據向全世界宣告中國領土和主權神聖不可侵犯。

那麼,這條經常被印度和西方拿來挑起事端的麥克馬洪線,到底是怎麼來的?在這條線被丟棄多年之後,居心叵測之徒又是如何讓其重見天日的,英國人是如何篡改歷史的呢?英國人的彌天大謊又是如何被揭穿的呢?

“麥克馬洪線”產生於一個特殊的歷史背景之下,當時中國正值清末民初,國力衰弱,備受欺凌。

2. 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與我們相鄰的印度,那時還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正處在英國殖民者的統治之下,一戰之前,英國依舊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日不落帝國”!

在英國人眼中,中國的西部地區是亞歐大陸的心臟地帶,控制了這裏就能掌控亞歐大陸,成爲世界真正的統治者。

這就是英國學者麥金德提出的“世界島”理論,這個理論獲得了西方政治家們的認可,直到今天他們依舊在覬覦我國的西部領土。

早在清朝末年就有不少英國探險家、傳教士化裝潛入西藏進行偵察、勘探等活動,爲他們將來侵佔西藏奠定基礎。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清朝覆亡,匆忙之間建立起來的民國,不僅羸弱而且分裂,西藏當地又和漢族發生了一些矛盾,英國人認爲機會來了,開始策劃實施自己的陰謀。

英國人竟然直接出兵佔領了青藏高原西部的達旺地區,然後很快與地方政府勾結起來,密謀讓這個地區趁中國內亂之機獨立出來。

我國西部地區鬧獨立,國民政府當然不同意,雙方爆發了激烈衝突,民國政府當時準備集結部隊進行平定叛亂。

英國人擔心一旦國民政府使用武力解決西部問題,那麼此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將白費了,所以他們提議中國政府和印度舉行邊界會談,英國人則在其中進行調停。

3. 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中國和印度談邊界問題,西藏派什麼代表?其中袁世凱是不同意的,但英國人對他威逼利誘,迫使老袁同意了這個建議。

英國人甚至還指定了中方派出的談判代表,袁世凱本來要派老謀深算的溫宗堯出席,但溫宗堯聽說談判地點在印度,知道肯定沒什麼好事情,拒絕參加。

後來,國民政府想起用張蔭棠,但英國人死活不同意。這個張蔭棠太厲害,英國人擔心就連英國、印度和西藏代表加起來,十八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最後,英國方面強行指定要性格溫和,與英國人關係較好,還有留學英國背景的陳貽範擔任中國代表,袁世凱被迫同意。

這次協商會議於1913年10月在印度北部的西姆拉市舉行,後來人們就稱這次會議爲“西姆拉會議”。

參會的表面上是四方,中國、英國、印度和西藏,而實際上的主角就是中國和英國。因爲西藏本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出席這次會議本身就不合適。

印度並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國家,況且他們完全處於英國人的統治之下,讓他們說什麼就說什麼,可以忽略不計。

中國方面的代表是英國人比較滿意的陳貽範,英國方面的代表就是這位印度外交事務負責人亨利·麥克馬洪,西藏派出的是夏扎。

麥克馬洪和夏扎早就串通一氣,給陳貽範設下了圈套,會議剛開始,夏扎就咄咄逼人地提出西藏從我國獨立出來的要求,還要將整個青海以及新疆、四川、雲南、甘肅的部分地區都要劃給西藏。

一聽這條件,陳貽範脾氣再好也受不了,一下子就蹦起來了,這哪是什麼協商啊,你們分明是要造反啊。還談什麼,不用談了,直接讓政府出兵滅了你們……

4. 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這個時候麥克馬洪站出來給雙方調解,夏扎知趣地躲在一邊,讓麥克馬洪忽悠陳貽範。

麥克馬洪提出了一個建議,西藏不要完全獨立,中國依舊擁有西藏的主權,只不過變成了宗主國。西藏分成內藏和外藏,外藏實行自治,中央政府不要派兵,只派代表就行了。

這個建議本質上還是讓西藏從我國分割出來,陳貽範並不是智力殘疾,這麼深的坑,他可不跳,要是答應了這個條件,回去老袁非得活剮了他。所以,陳貽範當場拒絕了這個建議。

參會各方於是吵吵鬧鬧,談談停停,一直沒能達成任何共識。

亨利·麥克馬洪是個居心叵測之人,他想借西姆拉會議之機在政治上有所建樹,後來他個人又提出了一個新的想法,即將“藏南”地區割讓給印度。

這個提議完全是麥克馬洪個人的意見,有明確的史料記載,英國駐印度總督曾指示麥克馬洪中印邊界劃線問題,不屬於西姆拉會議範疇,英國政府方面也沒有發出過這方面的指令。

可是就在西姆拉會議休會期間,麥克馬洪以印度政府的身份和西藏噶廈政府進行了祕密接觸,還商定了一個邊界協議。

這條邊界是麥克馬洪根據英國探險家貝利從喜馬拉雅山南麓測繪而來的。這條線實際上就是將中印邊界線向北推移了一百多公里,如此一來,九萬多平方公里的藏南地區就劃入了印度版圖。

起初西藏代表看到英國要從自己身上割走這麼大一塊領土,也是堅決拒絕的。但麥克馬洪對他們實行各種威逼利誘,以支持將西藏從中國分割出來爲條件,迫使西藏方面暫時答應了以這條線爲邊界。

5. 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但這次接觸是祕密進行的,並未得到官方授權的一次商談,也就是說是非法的。

與此同時,西姆拉會議尚未結束,各方的談判還在進行。

在搞定了西藏之後,麥克馬洪便開始向袁世凱施壓,想要迫使袁世凱答應他最新提出的邊界方案,即麥克馬洪線。

袁世凱雖然硬氣不起來,但畢竟是老狐狸,對付一個麥克馬洪還是綽綽有餘的,他裝傻充愣,就是不正面回應他。

到了1914年4月份,麥克馬洪等不及了,在會場上直接拿出了他和西藏噶廈炮製的所謂“調停約稿”,威嚇陳貽範如果再不同意這項協議,就結束西姆拉會議,英國方面將會和西藏單獨訂立條約。

陳貽範此時被嚇到了,他擔心會議破裂會造成不利影響,表示自己本人可以先行在條約上“畫行”,事後需上報國民政府。

陳貽範此後還鄭重聲明,畫行和簽押,截然不同,若中國政府不同意,則立即作廢。經過這麼多天的接觸,陳貽範此時也已經明白了麥克馬洪的真實意圖,他絕對承擔不了這個責任。

不過,陳貽範性格軟弱,並不清楚這是麥克馬洪自己的企圖,所以選擇了一個折中的辦法。但就是這麼一個看似折中的小聰明,卻給後來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據一些資料記載,當時在《西姆拉草約》的後面還附了一張草圖,用於輔證文字內容。據說當時麥克馬洪讓陳貽範草簽的時候,在草約後附的是此前所說內外藏的地圖,但後來他們封存資料的時候,卻將此圖暗中替換成了標記有麥克馬洪線的地圖。

就這樣,英國人在《西姆拉草約》上做了假證據。

不過,即便是如此,西姆拉會議最終還是沒有達成任何正式法律性文件,這次會議實質上宣告破產。

6. 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在陳貽範將草約內容傳回國內之後,袁世凱勃然大怒,立即覆電命令陳貽範立即宣佈草簽無效,乃陳貽範個人行爲,中國政府不予承認。

並鄭重宣佈中國政府不承認西藏地方政府和麥克馬洪簽訂的一切協議和文件。此後,每一屆中國政府都堅決不承認西姆拉會議簽訂的草約,也不承認這條所謂的“麥克馬洪線”。

本質上來說,這條麥克馬洪線只不過是在一次國際會議上提出的虛擬邊界,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一種假設而已。

會議結束之後,麥克馬洪在給英國政府的彙報中也承認,很遺憾沒有促使中國政府在協議上簽字。

儘管麥克馬洪和西藏地方政府方面簽訂了所謂的祕密條約,但由於麥克馬洪向西藏承諾的扶持其獨立等條件都無法兌現,最終西藏噶廈政府也明確表態,與麥克馬洪簽訂的協議無效。

按照正常的程序,西姆拉會議沒有達成任何法律文件,這件事情也就過去了,這條麥克馬洪線也就被扔到廢紙堆裏了。

可是誰也沒有料到,21年之後(1935年),這條已經被廢棄了的非法邊界線又被一個英國人給挖了出來。

這個人名字叫奧拉夫·卡洛,是英屬印度政府的外交祕書,他在翻閱資料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西姆拉會議文件裏有這麼一條被篡改的“麥克馬洪線”。

他認爲這方面大有文章可做,於是他向英國政府提出可以憑此爲據擴展印度的疆土。1935年,正值中國軍閥混戰時期,英國政府認爲這是個好主意,就同意了奧拉夫的提議。

不過,要達到這個目的,僅僅憑一些會議記錄是不夠的,而當年的西姆拉會議草約也早已經銷燬,必須從法律方面坐實這條邊界線。

7. 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於是奧拉夫想出了一個無恥的計劃,他知道在1929年,英國人幫助印度出版過一部《艾奇遜條約集》,實際上就是記錄印度政府所簽訂條約的彙總書目。

這本書被視爲權威法律文件,只是這本書裏沒有《西姆拉草約》奧拉夫決定篡改歷史資料,建議英國政府將此前發行的版本全部收回並銷燬。然後再將《西姆拉草約》插入進去,而出版時間依舊標註是1929年。

這就是在明目張膽地篡改歷史,在沒有歷史原件的情況下,擅自編造虛假內容,以這種無恥的做法竊取我藏南地區九萬餘平方公里的沃土。

1936年,這條非法的麥線,出現在英屬印度地圖上。

1938年英國政府按照奧拉夫的建議重新出版了這本書,但他們出版的時候非常低調,既沒有宣傳也沒有通知媒體,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把這本“僞書”擺到了書架上。

原版的《艾奇遜條約集》不僅沒有收錄西姆拉會議相關的所有文件,還在裏面記錄了,當時中國方面拒絕簽字,會議沒有達成任何協議的事實。

英國拿着這本僞書教唆印度人搶佔藏南地區,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原版的《艾奇遜條約集》並沒有被全部收回。

8. 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1950年,中國學者李鐵錚在研究西藏曆史的時候,從美國哈佛大學圖書館裏發現了一本原版《艾奇遜條約集》。經過仔細比對,他發現了英國人作假的確鑿證據,並將此事公諸世。

後來,又有人在印度的圖書館裏無意間發現了這本書的原版,印證了李鐵錚的證據。從此,國際上就確認了麥克馬洪線爲非法邊界線的事實。

1950年美國哈佛驚現的原版《艾奇遜條約集》,揭穿了英國人的彌天大謊,非法篡改麥克馬洪線,這一鐵證理應引起英國和印度的重視,重新審視中印邊界,但印度竟然置之不理,竟然拿着這條被廢棄的麥克馬洪線做文章,這也爲中印邊界糾紛埋下了隱患。

印度爲何這麼做呢?印度獨立之後歷屆政府對藏南地區都存在巨大野心,因爲這裏不僅有九萬多平方公里的沃土,更是印度最富饒土地阿薩姆平原的戰略緩衝區。

在印度人看來,無論用什麼樣的方法都要將藏南地區掌控在自己手裏,所以後來印度人頻頻在邊境地區製造摩擦,甚至多次越過麥克馬洪線企圖侵佔中國領土。

1962年中印爆發大規模邊境衝突,中國軍隊獲得壓倒性勝利,並牢牢控制了西段和東段邊界,這兩個地區尤其是西段加勒萬河谷地區戰略位置極其重要。

在毛主席的指揮下,解放軍一舉拿下加勒萬河谷,將這把利劍高高懸於印度脖頸之上。

而對於東段,我軍需要翻越喜馬拉雅山才能對此地進行有效防衛,考慮到中國當時的情況和國際局勢,在對印度進行懲戒性打擊後,中央果斷決定撤軍,待將來時機成熟之後再行解決。

9. 1950年學者在哈佛發現證據,揭露英國人彌天大謊:篡改麥克馬洪線

這個決定需要很大的勇氣,更富有長遠的戰略眼光,沒有在一時一地上面反覆糾結,顧全了大局,爲我國爭取到了安定的發展環境。

印度人目前依舊拿着這條非法的“麥克馬洪線”當作依據,實際上世人早就知道此線爲非法虛擬線,根本不具備法律效力,甚至根本就沒有記錄它的法律原件。

這就是英國殖民者爲中印兩國埋下的巨大隱患!

對於“麥克馬洪線”,筆者認爲並不是什麼領土分界線,在羸弱的民國,英帝國主義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總想爲侵略找個藉口。就像艾躍進多次強調的,尊嚴只在劍鋒之上,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內。

一個國家沒有強大的國力,沒有強大的國防,落後是要捱打的,弱國無外交,在談判桌上與強大的帝國談判,無異於虎口奪食,更談不上什麼主權問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