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也烈畢業於黃埔二期,南昌起義時就是營長,爲何55年僅授少將?

1924年,國民黨一大的召開,對兩黨的影響都是巨大的,首先他開啓了兩黨的合作之路,我黨諸多優秀的年輕成員,爲國民黨的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動力,最重要的是,這次會議還決定籌建黃埔軍校,爲以後革命形勢在全國範圍內的迅猛發展,提供了大量的優秀軍事人才。

雖然黃埔軍校的就學時間不長,但從前六期中,走出不少軍事精英,也爲我軍的發展壯大做出極大的貢獻。只是艱苦卓越的革命發展道路上,很多精英人才倒下了,能夠活到建國後的非常少,在55年獲授將銜也僅有寥寥幾十人(前六期走出28位開國將帥)。

1. 袁也烈畢業於黃埔二期,南昌起義時就是營長,爲何55年僅授少將?

大授銜時,黃埔畢業生一共有12人獲授少將軍銜,其中有一人資歷非常老。別看他僅授少將,開國元帥林帥當年還是當過他的學生,他入黨時,彭總和賀老總還不是黨員,他當年進入軍校學習時,陳老總和羅帥還沒有參軍,最後說一點,他當年在黃埔留任時,比他高一級的徐帥也沒有他名氣大。

從他早期經歷與多位元帥相比,就可以簡單瞭解這位開國功臣的資歷和革命地位,而這個人就是袁也烈。

參加革命

袁也烈時湖南洞口縣人,1899年生於當地一耕讀之家。父親早年考中秀才,雖然沒有走上仕途,卻也是當地受人尊重的讀書人。袁父對自己的人生沒有什麼奢求,只求自己的兒子好好學習,希望以後能夠幹出一番事業,做出光宗耀祖的大事。

袁也烈能夠走上革命路途,是考入湖南省立一師後的經歷。當年主席接受邀請,返回母校對馬列主義進行了一次演講,對袁也烈產生極大的影響。三年之後,從一師畢業後,袁也烈趕赴廣東,報考桂軍軍官學校,開啓了自己的軍旅生涯。

只可惜這所軍校的思想氛圍禁錮,教學水平落後,最重要的是反對學生們接受革命思想。當時袁也烈已經加入我黨外圍組織“火星社”,不久以火星社成員爲骨幹,在校內發動了一次行動,共有兩百多人離開桂軍軍官學校,投奔剛成立不久的黃埔軍校。

2. 袁也烈畢業於黃埔二期,南昌起義時就是營長,爲何55年僅授少將?

對於這些有抱負的愛國青年,黃埔全員接受,袁也烈也成爲了一名黃埔二期生。軍校一畢業,成績不錯的袁也烈被留校任用,成爲軍校政治部的祕書股幹事,工作期間他在聶帥介紹下加入我黨。

後來黃埔四期生入校後,他被調到入伍生團擔任指導員,當時林帥就是他手下的學員之一。起初袁也烈對這個平日孤言寡語的學員不太在意,北伐時,袁也烈調到葉挺獨立團擔任六連連長,手下調來一個見習排長,此人正是林帥。

有了這次經歷,兩人關係親近不少,特別在戰鬥期間,袁也烈經常將林帥帶在身邊,教授他很多軍校裏學不到的知識,對林帥軍事才能的提升幫助很大。戰後袁也烈升任一營營長,林帥也經過歷練,成爲一位合格的排級幹部。

3. 袁也烈畢業於黃埔二期,南昌起義時就是營長,爲何55年僅授少將?

對於這份師生情,林帥謹記心中,即使幾十年後已經成爲一位開國元帥,見到袁老後也會敬稱他一聲“老師”。

其實在袁也烈手下任過職,又豈是林帥一人,你能想象的到,我軍名將粟裕還曾當過袁老的警衛員嘛,還有第二次北伐結束後,袁也烈調到第四軍炮兵營擔任營長,當時剛從黃埔武器炮兵科畢業的許光達,進入炮兵營擔任見習排長,這樣一來又有一位開國將軍在他手下。

軍旅生涯中的轉折點

後來兩人都參加了南昌起義,在三河壩戰鬥中,許光達被炮彈彈片劃傷,養傷期間與大部隊失去了聯繫,直到兩年後,纔在安徽蕪湖與黨組織取得聯繫,重回革命隊伍。袁也烈作爲一位資歷老,能力出衆的軍事領導者,也在南昌起義之後,與許光達有相似的經歷,但這次經歷,影響了他在我軍中的發展。

當年南昌起義部隊南下途中,他奉命返回家鄉支持地方革命工作,擔任湘西南特支委的兵運委員。沒想到僅僅過了半年,特支委因爲有人叛變遭到敵人的破壞,倖免於難的袁也烈去了廣西,擔任廣西警備部隊第五大隊大隊長,後來參加了龍州起義,參與紅八軍的組建。

4. 袁也烈畢業於黃埔二期,南昌起義時就是營長,爲何55年僅授少將?

1931年,他在廣東乳源縣的一場戰鬥中受了重傷,被組織送往上海接受治療。經過幾個月的休養,他的傷勢漸漸痊癒,在他收拾行囊準備幾天後出發,返回根據地時,卻在一天夜裏,被幾個突然闖進來的英國巡捕抓走,很快被引渡給特務機關。

敵人對他進行嚴刑拷打,但袁也烈忍受所有痛苦,堅持稱自己是一個來滬做生意的商人。敵人雖然不相信他,但沒有掌握他任何證據,最後還是以“危害國民罪”判他入獄五年。

待袁也烈出獄後,已經是1935年10月底,雖然他很快與黨組織取得了聯繫,但對於這些歸來的同志,組織還需要進行一番嚴格的審查,待完全恢復他與黨的關係時,又過去了很長時間。

在這寶貴的幾年中,正是我軍迅猛發展時期,當年不少在袁也烈手下任職的軍事幹部,如今都升爲紅軍高級將領,就如當過他學員的林帥,此時已是紅一軍團軍團長了。

資歷最老的開國少將

抗戰爆發後,袁也烈一直留在後方負責軍事教育工作,他曾當過八路軍一縱隊軍政幹部學校的副校長,值得一提的是,校長就是徐帥。後來他調到抗大一分校擔任訓練部部長,在他的精心教誨和嚴格要求下,培養出一大批合格的抗日軍政幹部,大大充實抗日隊伍,鑑於此貢獻,被稱譽爲八路軍中“出色的教育家”。

5. 袁也烈畢業於黃埔二期,南昌起義時就是營長,爲何55年僅授少將?

直到抗戰後期,他才重回部隊,擔任渤海軍區的代司令員,他上任後不久,就在禹城打了一次大勝仗,消滅日軍一百多名,另外俘虜日軍山峪大隊長以下官兵600餘人,這一次他創造八路軍在山東戰場殲滅日軍最多的戰績。

新中國成立後,袁也烈擔任華東海軍的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當時擔任海軍司令的是陶勇,他上任時,陳老總專門把他叫過去,對他說:

“給你當副手的袁也烈,當年參加南昌起義時,就是個營長了,他在我軍中資歷深,功勞大,工作經驗豐富,上任以後你可要尊重這位老同志,工作上多多向這位老同志學習,兩人配合好了,以後對你幫助是非常大的”。

大授銜時,袁也烈被授予少將軍銜,當年他那些老部下,老戰友的軍銜都比他高,熟悉他的人都爲他打抱不平,覺得以袁老的資歷,授中將也不爲過。但袁老說:

“當年我打算走這條路的時候,也就把自己的命交出去了,沒想到這麼多年我還活着,還能榮獲組織給予的榮譽和待遇。再想想革命年代那些犧牲在身邊的戰友們,和他們一比,我可是幸運多了,其實在我看來,組織上給予我的待遇不是太低,而是太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