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祕中華文明」夏夷商三種文化的互動與早期國家發展

  早期國家階段的夏時期,活躍於中原地區的夏夷商三族比鄰而居,三種文化不斷的碰撞,他們之間的交流、融合甚至戰爭,加速了夏夷商三族之間的融合,促進了各自文化的快速發展。同時,三種文化的快速發展也有力促進了早期國家的持續、健康發展,創造出了輝煌燦爛的青銅文明。

  夏夷商三種文化互動的考古學觀察

  夏夷之間。考古發現證明,與史前時期兩種文化交流與融合多表現在兩種文化的相鄰地域——即兩種文化距離越近,交流與融合表現得愈顯著,距離愈遠,交流與融合的程度愈少——不同,在進入國家階段後的夏時期,夏、夷兩種文化交流與融合表現最爲突出的地方,一是國家的首都,如在二里頭遺址發現比較多的嶽石文化典型器或具有嶽石文化因素的器物;二是兩種文化的交匯地帶,如除二里頭遺址外,二里頭文化中含有較多嶽石文化因素的遺址集中在與嶽石文化接壤的豫東杞縣、豫東南的周口、駐馬店一帶,而嶽石文化中含有較多二里頭文化因素的遺址亦集中於與二里頭文化接壤的魯西南、豫東杞縣、商丘地區及安徽的西北部一帶。

1. 「探祕中華文明」夏夷商三種文化的互動與早期國家發展

2019年10月17日,河南洛陽,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經過兩年多的建設,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建成開館。

  夏商之間。自早至晚,夏、先商兩族文化之間的交流與融合在實物上的反映,表現在兩文化之間的相互因素日趨增多,交流的深度和廣度大大加強。隨着商族勢力的日益強盛,先商文化對夏文化的影響日深。這種文化間的交流與融合正同夏、夷文化之間的交流與融合一樣,集中表現在夏王朝的都城所在地——二里頭遺址,以及兩種文化的交匯地帶——沁水流域一帶、豫東渦河上游惠濟河流域,主要是杞縣一帶及鄭州一帶。而在二里頭文化分佈的其他地帶及先商文化分佈的其他地帶,夏、商兩族文化之間的交流與融合則並不十分豐富。

  商夷之間。從現今的考古資料分析,嶽石文化對先商文化的滲透與影響是深刻的、廣泛的,表現在先商文化諸類型中均存在較多的嶽石文化因素;嶽石文化對先商文化的影響不僅在兩文化相鄰地區(如濮陽地區)、兩文化的交匯地帶(如豫東杞縣一帶)表現比較突出,在兩文化非鄰近地區的先商文化分佈區內也有較多的嶽石文化因素。而先商文化對嶽石文化的滲透與影響卻是有限的,主要表現在先商文化對嶽石文化的滲透與影響僅是兩文化的鄰近地區如嶽石文化的城子崖類型和安邱堌堆類型分佈區。

  以夏文化爲核心的夏夷商三種文化的互動推動着早期國家的持續發展

  夏代,由於夏王朝國家的建立,推動了夏文化的持續健康發展,形成了夏文化一枝獨秀的發達、核心地位。夏王朝藉此四處擴張,急速擴大了夏王朝的國家領土,並通過一系列政治、經濟乃至軍事手段,建立起了初步的國家秩序和等級制度,並通過軍事措施得以維護和加強。同時通過一系列的政治措施進行同化,鞏固了國家領土,也爲商王朝領土的持續擴張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夏王朝對新擴領土居民的同化以及對鄰近地域不同部族如東夷、先商等的文化影響與滲透,爲族與族之間的進一步同化和融合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夏文化作爲當時中國乃至東亞最爲強勢的核心文化,不斷呈放射性向四周的文化形成輻射,施加其影響並不斷滲透。高度發達的夏文化對周邊文化形成了強大的向心力、凝聚力,周圍鄰近地區的不同族如東方的夷族、北方的商族,不斷學習吸收文化發展水平更高的夏文化,促進了各自所代表的嶽石文化、先商文化的發展。

2. 「探祕中華文明」夏夷商三種文化的互動與早期國家發展

2019年10月19日,河南洛陽,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綠松石龍形器”代表了中國最早的龍圖騰。

  在此基礎上,夏王朝也廣爲吸收鄰近地區如嶽石文化和先商文化中的先進因素,極大豐富了夏文化內涵,特別是東方夷族的禮器和樂舞對夏文化影響極大,推動了夏王朝禮樂文化的建立和發展。同時,這也是我國幾千年禮儀文化和禮樂制度的初步發展階段。這爲進一步確立禮儀文化圈、形成民族認同感奠定了基礎。

  夏代夏夷商三種文化之間的關係不僅有交流與融合,有三種文化之間和平發展的一面,同時也還有對峙與戰爭。我們說文化間的交流與發展能促進各自文化的持續健康發展,族羣間的對峙特別是戰爭更能加速文化間的交流與融合,促進各自文化的發展。

  正是由於夏夷商三族的持續擴張,使得原本不相接壤的三種文化比鄰而居,加速了三種文化的交流與融合。處於對峙與戰爭中的夏夷商三族爲了各自的生存,必須大力發展各自的文化,客觀上促進了各自文化的發展。同時,戰爭不僅加速了文化間交流與融合的進程,而且加速了夏夷商三族間融合的進程。

  夏代夏夷商交流與融合既有上層建築方面如禮儀文化包括禮器及其冶鑄製作技術、禮儀制度、禮制建築、國家政治制度等各個方面;也包括日常生活的層面,主要指日用器皿的互通有無。上層建築方面是統治階級層面的交流與融合,日常生活方面則主要是普通族衆的交流與融合。正是這種廣泛的、深層次的交流與融合,加速了夏夷商三族的融合。

  夏代,夏夷商三種文化在中原地區的交流、融合最爲廣泛、最爲活躍,也最爲深入,但同時對周邊地區同時期的文化也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從而逐漸形成了共同認知的禮儀文化圈,以及與之有關的民族認同感、國家認同感,爲今後文化的融合、民族的融合及國家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基礎。

  文化的碰撞,族與族的融合,滾雪球一樣不斷擴大的國家版圖,由於共同認知的禮儀文化逐漸形成的禮儀文化圈及逐步形成的與之有關的民族認同感、國家認同感,就是早期國家階段夏夷商三種文化關係的發展軌跡。

  (作者系遼寧師範大學歷史文化旅遊學院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獎勵計劃”青年學者)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徐昭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