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啓龍回憶方步舟叛變投敵及解放戰爭後期率部起義

“西安事變”發生後,爲應付事變,敵人將駐鄂東南的正規軍全部調走。紅十六師師長方步舟得知這一情況,寫信建議省委出山,去鄂東南與紅十六師會師,擴展新局面。傅秋濤同志這時也想集中部隊,打開局面,便決走去會師。省委在黃金洞召開會議,討論去不去鄂東南同方步舟會師問題,塗正坤、劉玉堂和我等多數人主張暫不去,仍應以黃金洞爲中心,堅持鞏固發展平瀏長、平修銅根據地。但傅秋濤同志堅持要去會師。會議爭論很長時間,大家意見仍不統一。塗正坤同志頭腦冷靜,勸大家以大局爲重,不要再爭論下去了。會議最後決定,傅秋濤、劉玉堂和我率軍區獨立營去鄂東南會師,塗正坤、鄧洪、鍾期光等同志留在黃金洞堅持鬥爭。

1. 譚啓龍回憶方步舟叛變投敵及解放戰爭後期率部起義

1937年1月,方步舟率紅十六師南下同我們會師,在通山縣與敵新八師遭遇,受到不少損失。我們到達通城附近時,也與敵湖北保安第十團一部遭遇,雖將敵擊退,但特務營政委唐子龍同志犧牲。

2月份,我們到達通山、崇陽、修水交界處的三界尖,與方部勝利會合。傅秋濤同志主持召開會議,研究今後行動方針。傅秋濤同志主張部隊全部南下回黃金洞;方步舟則主張他率一部在鄂東南堅持鬥爭。爲此,雙方發生分歧。會議開了幾天,沒有結果,認爲方步舟犯了“右傾”和“分散主義”錯誤要他檢討,撤銷了他的師長職務,並要開除他的黨籍。方步舟思想不遇,經不起考驗,動搖了革命信念,於2月21日晨借看地形之機逃跑投敵,將我軍的情況和下步行動計劃出賣給敵人。

方步舟投敵後,我們沒有改變原來的行動計劃,仍按原定路線回平瀏長的辜家洞。部隊行至崇陽和通城間打了一仗,受到一些損失。後經平江西鄉,渡汨羅江,過金井,進至古港時,傅秋濤同志派我帶十幾個人,從另一條路先回辜家洞找省級機關。他和劉玉堂等同志帶部隊走原定路線,經白沙,進黃金洞,到銅鼓虎坳時,遭到敵人的伏擊,部隊損失很大。我回辜家洞找到省委機關,向塗正坤彙報我們途中的情況。不久,傅秋濤率剩下的100多人回到辜家洞。

在辜家洞,省委召開會議,傅秋濤同志向省委彙報了這次會師的經過,承擔了這次失敗的責任。通過總結教訓,大家又團結起來,積極開展游擊戰爭和擴紅動員工作。

方步舟叛變投敵後,參加對紅軍誘降的活動,當了國民黨軍第八遊擊縱隊司令。解放戰爭時,他在浙江象山縣率國民黨軍1000餘人起義,我第二十一軍將方送到杭州交我和王建安同志,我們覺得不好處理,將他送到南京交給陳毅同志。陳毅同志主持三野前委會議討論了他的問題,作出結論:將功折罪,既往不咎。分配他一個工作,不能再人黨。後來,把他分到安徽宣城一農場當副場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