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1949年7月,一封書信被送到北平,周恩來日理萬機,忙於組織籌建新政權工作、與各界人士共商國是。

他還是抽出時間來讀信,信中一字一句,讓他回憶起多年前的塵封往事,周恩來提筆回信:來京一敘。

等見到寄信者之後,周恩來更是情難自抑,淚流滿面,他與寄出這封書信的年輕人懇切長談,一聊就是3個多小時。

而他們聊天的主人公是一位名喚“高亦吾”的先生…..

1.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周恩來

“我願足矣”

高亦吾是周恩來的恩師。

周恩來從蒙管讀經、東北求學,到南開深造,十多年艱苦曲折的求學生涯中,他聆聽過十幾位老師的教誨。

啓迪童蒙的周賢勝、如師如父的周貽賡、人生名師張伯苓、徹夜久談的嚴修……十餘位恩師的惴惴教誨,讓年輕的周恩來迅速成長起來,並沿着一條正確的道路不斷前行。而高亦吾,是周恩來年少時的啓蒙恩師。

周恩來幼時就尤其愛學習,在嗣母陳氏的指導下學習經典名著,打下紮實的文化基礎,那時他在淮安生活,時常與在東北謀生的伯父周貽賡通信。

周貽賡讀着侄兒書信中的一字一句,對他的才學、思想都十分欣賞,等周貽賡的生活慢慢穩定下來,他決定,讓年幼的周恩來東北讀書,繼續學習。

2.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嚴修與張伯苓

1910年,12歲的周恩來跟隨回家探親的三堂伯周貽謙來到奉天省銀州(今鐵嶺縣),在他家寄居,並進入銀崗書院(初級小學)讀書。

同年秋,周恩來來到奉天府(今瀋陽市)周貽賡家,進入新建的奉天第六兩等小學堂(辛亥革命後改名爲東關模範學校)丁班學習。

就是在這裏,周恩來遇見恩師高亦吾。

3.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周恩來

高亦吾,本名高守銘,比周恩來大17歲,1881年,高亦吾出生在山東章丘秀惠鎮的一個文學之家,高亦吾年幼時就很聰明,20歲就中了秀才,之後進入山東高等學堂歷史科深造。

高亦吾求學期間,正是山河破碎,百姓苦難之時,他與衆多年輕人一樣,迫切渴望探尋一條救國救民之道,在校期間,高亦吾加入孫中山領導組織的同盟會,並與同學成立樂羣學會、玫瑰花詩社,積極開展反清活動。

在山東高等學堂,高亦吾認識了一位好友吳藹宸,二人一同投身於反清救國運動,結下深刻友誼。

爲了表明自己堅定的志向,他們將二人的姓氏分別嵌入自己的別名中,如此一來,高守銘就改名叫高亦吾,而吳藹宸這叫吳亦高。

也就是從這時起,高亦吾才叫“高亦吾”。

4.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高亦吾

清末的戰爭中,山東權益不斷被外國侵略者的分割,1909年,由於清政府的再次屈辱妥協,山東各界興起的爭取路礦鬥爭無奈失敗,激起各界人士對清政府、外國侵略者的憤慨。

作爲愛國學生,高亦吾與同學們脫下長衫、剪掉髮辮,在街上舉行集會演講,組織反清反帝運動,此舉激起了人民的愛國熱情,轟動整個濟南城,同時也受到了清政府的鎮壓。

清政府下令,要求通緝帶頭鬧事者,高亦吾聞訊,義憤填膺,奮筆疾書寫下《伊奴出關》,怒斥腐敗無能的清王朝,同時,在同學們的幫助下,高亦吾連夜逃往東北,而他的家人卻無暇逃跑,被迫入獄。

實際上,因爲侵略者的惡劣行徑、清政府的無能,再加上東北張作霖施行的鼓勵措施,很多山東人都闖關東謀生,甚至於餘生都在東北度過。

就這樣,高亦吾輾轉來到東北奉天(今瀋陽市),此時的高亦吾,憤恨難平,滿腔的愛國熱情無處傾瀉,但他必須先在這裏生存下去。

5.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在生活在東北的族兄的幫助下,高亦吾來到新建的奉天第六兩等小學堂,成爲這座學堂的歷史教員,他教學的班級,正是周恩來讀書的班級。

高亦吾與周恩來,一爲師,一爲生,兩條來自不同地方的“平行線”在這所學堂有了交集。

當時,民族危機日漸嚴重,日、俄、德等帝國主義在華互相傾軋,東北更成爲帝國主義在華爭奪的重點。

1904年至1905年,日本和沙俄在東北進行了一年半之久的日俄戰爭,使東北人民深陷空前的災難。那段苦難的歲月,東北的百姓深受戰火紛飛之苦。

高亦吾深知帝國主義的可惡,人民所受的苦難,在課堂上,爲了激發同學們的愛國之情,高亦吾就給大家講很多民族英雄的故事。

授課的同時,他會將民族英雄的事蹟,與如今的革命形勢、勇敢的共產黨人結合起來,他的歷史課繪聲繪色,同學們很愛聽,尤其是年少的周恩來,認真聽見,還總能給出自己的見解。

才學出衆的少年周恩來,很快引起了高亦吾的關注,高亦吾與周恩來雖然相差十幾歲,但這對師生卻有着同樣的愛國情,他們時常交談,聯繫也密切起來。

6.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少年周恩來

高亦吾給周恩來推薦陳天華的《警世鐘》《猛回頭》、章炳麟的《駁康有爲論革命書》、鄒容的《革命軍》等革命書籍,讓周恩來能學習到更多的進步思想,這對日後的周恩來是莫大的幫助。

在高亦吾的影響下,原本就愛學習的周恩來養成了每天堅持讀報,關心國事的習慣,這個習慣保留了很多很多年。

周貽賡因爲工作要時常到外地去,家裏就剩下了周恩來,高亦吾得知這種情況,就總是把周恩來留在自己家裏,管他喫飯,教導他進步思想,與他縱論國事。

辛亥革命勝利後,南京臨時政府被袁世凱竊奪,高亦吾與周恩來徹夜長談,憂心民族的未來,他教育周恩來,日後一定要像孫中山一樣,探求一條救國救民之道。

高亦吾不僅教書育人,還爲了增強周恩來的體質想辦法,每天早上,高亦吾就帶着周恩來到萬泉河畔跑步、做操。

可以說,在高亦吾的言傳身教下,周恩來的體質、思想都有了極大的提高,在青蔥歲月裏,高亦吾成爲亦師亦父的存在。

7.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爲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衆所周知,年少時的周恩來志氣滿懷,曾立下“爲中華之崛起而讀書”的名言。

那也是在與高亦吾相識期間,有一次在課堂上,老師問大家:“讀書是爲了什麼?”

同學們大多回答的是“學而優則仕”,唯周恩來站起來,只堅定地說了一句:“爲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這一句回答,贏得課堂掌聲,這一句回答,流芳百世,成爲勉勵後人的箴言,只是,那時的周恩來還沒有想到,自己會成爲後人銘記的偉人。

8.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周恩來

1913年,在東北待了兩三年的周恩來從奉天第六兩等小學堂畢業,他要跟着伯父周貽賡到天津生活讀書。

他與恩師高亦吾到了分別之際,周恩來特意去高亦吾的住處,與恩師待了一晚上,徹夜暢聊。

高亦吾問:“孔子曰,‘君子有三樂’,你可知曉?”

周恩來認真答道:

“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地,此其一樂也;

父母俱存,兄弟無故,此其二樂也;

得天下英才而育之,此謂之三樂。”

當週恩來一字一句說完,高亦吾忍不住熱淚盈眶,語重心長說:“有你這樣的學生,我願足矣!”

這天晚上,高亦吾周恩來這對師生聊了對救國救民之願的暢想,也聊了即將分別的不捨與傷感。

9.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第二排右起第七人爲張伯苓,第九人爲嚴修,後排左一爲周恩來

翌日天亮,離別在即,周恩來啓程前往天津,就讀於著名的南開學校,而高亦吾則繼續在學校任教,三年後離開東北,前往北京京兆尹公署謀事。

他們一直有書信往來,曾受過高亦吾啓迪的周恩來在南開就讀期間,參與創辦“覺悟社”,投身於革命洪流,1919年,21歲的周恩來前往北京,營救被捕的京津學生代表。

他專門去看望在北京的高亦吾,向老師說明自己如今的讀書情況和革命活動,高亦吾高興極了,正如分別時所言,他爲自己有這樣的學生而驕傲。

高亦吾儘自己所能,聯繫相識的社會各界名流,幫忙營救周恩來的同學,1919年8月底,被捕的革命青年全部被放出來。

10.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周恩來讀書時期

那段時期,北大的學生們掀起革命洪流,周恩來經常去北京,負責通信聯絡的工作,也因此能與高亦吾時常會面,高亦吾總是盡全力幫助他,爲他四處奔波,每次周恩來去看他,高亦吾都會叮囑:“你務必要當心。”

或許在高亦吾的心中,如今的周恩來就像當年意氣風發的自己一樣!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不久,後來周恩來前往歐洲留學,回國後又進入黃埔軍校任教,作爲共產黨領袖,永遠抗爭,輾轉各地,義無反顧地走上革命道路。

而高亦吾起初在北京生活,後來回到山東,1930年高亦吾在山東省實業廳任一等科員。師生二人在動盪的歲月中失去聯繫。

11.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周恩來年輕時

“思念尤甚”

1936年西安事變時,周恩來去西安,碰到老同學盧廣勳,還主動詢問:“你知道高老師的情況嘛?他現在在哪裏?我對高老師的印象最深,受其影響最大,至今思念尤甚。”

只可惜,盧廣勳與高亦吾也許久不聯繫,並不知道高亦吾的具體情況,不過從周恩來在百般忙碌中的惦記能看出來,他的心裏無時無刻不惦記着恩師高亦吾。

1937年七七事變後,抗日戰爭全面爆發,高亦吾自知自己沒有能力拿起武器抗擊敵人,受友人之邀,開辦教習館,爲社會培養人才,做學問之餘,他關心國事,關心周恩來的情形。

1941年,當週恩來代表中共,在重慶及國民黨控制的其他地區做統一戰線工作,努力團結各方面主張抗日救國的力量時,高亦吾已經重病在牀,生命到了最後的時刻。

彌留之際,高亦吾躺在牀上,對兒子高肇甫說道:

“你日後可以去找周恩來,什麼時候去他都會很好地待你,要記住,聽他的安排,跟着他不會走錯路。”

交代完,高亦吾溘然長逝,只不過周恩來尚不知,恩師高亦吾已經離開人間。

12.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周恩來

經歷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毛主席、周恩來、朱德、劉少奇、任弼時等共產黨領導人終於帶領廣大軍民迎來革命勝利的曙光。

1949年3月,毛主席率領中共中央機關、中央軍委進駐北平,社會各界人士也齊聚北平,共商國是,爲即將到來的新政協會議展開籌備工作,周恩來爲新中國的到來日夜操勞。

與此同時,高肇甫與家人過着艱難的日子,已經到了入不敷出的程度,爲了全家的生計,高肇甫到處奔波。

高亦吾生前好友吳藹宸專門到章丘,看望高肇甫一家人,時任國民黨政府外交部顧問的吳藹宸勸說高肇甫,一同前去臺灣。

僅僅是因爲聽說紅白糖很便宜,高肇甫爲了改善一家人的生活,答應吳藹宸一起去臺灣,等到了臺灣後,高肇甫極其想念家鄉,在吳藹宸的安排下,高肇甫這纔回到家鄉。

生活無着,家人無依,此時的高肇甫想到了父親高亦吾臨終前的交待,他決心給周恩來寫一封信,說明自己正面臨的窘境。

書信很快被送到北平周恩來的手中,周恩來一聽高亦吾的名字,往事湧上心頭,立刻給高肇甫回信:來京一敘。

13.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周恩來

”來京一敘“

1949年8月,高肇甫收拾行囊,趕赴北平,可剛來沒幾天,高肇甫就後悔了,因爲周恩來實在太忙了,新政協即將召開,百事待興,周恩來要太多的事要忙,甚至抽不出空來見他。

周恩來祕書楊超接待了高肇甫,並交了他50元錢,楊超告訴高肇甫:“現在正籌備召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周恩來抽不出身來接見你,先把這生活費轉給你,請暫且等候。”

直到有一天,周恩來終於能抽出一點時間,高肇甫一接到楊超的電話,立刻趕到中南海,當時周恩來住在中南海。

因爲緊張,高肇甫見到周恩來的第一面,緊張激動到無言,周恩來和藹可親,高肇甫慢慢沒了忐忑,他告訴周恩來,父親高亦吾已經逝世多年,周恩來聽後,瞬間淚流滿面,他再也沒有機會與恩師相見了。

這一面,周恩來與高肇甫長談3個多小時,在高肇甫面前,周恩來回憶着當年他與高亦吾的往事,高亦吾是如何在他身上付諸心血,如何不遺餘力地幫助他,說到動情之處,高肇甫注意到,周恩來的眼光中甚至有淚花在閃爍。

14.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周恩來

此次相見,周恩來得知高肇甫一家人的難處,在他的關懷下,高肇甫被安排到政務院祕書處檔案科工作。

在中南海召開的會議上,周恩來坦言:

“建國後,一些親戚來找我,要求給他們安排工作,我只安排了山東來的一個人,他並不是我的親戚,而是我小學時一位老人的孩子,是響應我們黨的號召從臺灣回來的,也是按照這方面政策安排的,這位老師已經作古,我很懷念。”

爲高肇甫安排工作,是周恩來人生中唯一一次破例給人安排工作。

高肇甫很努力,他知道,絕不可以辜負周恩來的期望。後來,周恩來專門邀請高肇甫到他居住的西花廳,高肇甫一到門口,周恩來就笑着迎上來:“肇甫,你好啊!”

周恩來拉着高肇甫的手,告訴他,自己很想念高老師,二人坐在西花廳的客廳裏,周恩來關切詢問高亦吾生前患得什麼病,請的什麼樣的醫生,在哪裏逝世的,他對高亦吾之前的生活很關心。

周恩來對高肇甫說:

“沒有高老師的教導,我就不會有今天,高老師早年的悉心幫助,爲我後來走上革命道路打下重要基礎。”

而今,周恩來將這份恩情還給了高亦吾的孩子。

15.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周恩來與高肇甫(右一)一家

1955年,高肇甫響應黨的號召,到基層工作,也因此離開了北平。趁着有機會時,高肇甫還是會給周恩來寫信,表達關心,只是他人不在北平,與周恩來也不能時常相見,只是在遠方惦記着周恩來的消息。

而周恩來也時常關心高亦吾家人,1961年,周恩來給高亦吾妻子,也就是他的師母韓榮瑄寫信:

“來信所說您和肇甫想春節前來京,時值假期,車輛擁擠……師母年事日高,望多多保重身體……”

兩年後韓榮瑄逝世,周恩來專門寄去安葬費100元,這讓高家人十分感動。

16. 49年一封書信送到北平,周恩來立刻要求見寄信者,見面後淚流滿面

圖|十里長街送總理

時間很快來到1976年,這一年,周恩來總理與世長辭,舉國人民悲慟不已,當時高肇甫不在北京。

1月9日早上,高肇甫起牀後聽新聞,得知周恩來病逝的噩耗,一家人瞬間癱坐在地,泣不成聲,高肇甫與妻子決定立刻前往北京,送別周恩來。

他們詢問鄧穎超,可鄧穎超回話:“恩來留囑,外地親友一律不請,萬勿來京。”

高肇甫不能去北京,送周恩來最後一程,他只能在家中與家人祭奠周恩來,表達對周恩來的沉痛悼念。

在周恩來去世以後,高肇甫依舊不忘這份情誼,他時常寫信關心鄧穎超,鄧穎超的祕書趙煒也會給他們回信:

“鄧大姐謝謝你們的關心和問候,她讓我轉達對你和全家的問好,希望你們多多保重。”

這封關心之誼一直到1992年鄧穎超逝世,而斯人已逝,情誼千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