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改土歸流”從表面來看就是廢除土司制度,推行流官制度。實質上就是將秦漢以來的郡縣制推廣到周邊少數民族地區。“改土歸流”不僅僅是制度的變革,還是民族觀、國家觀的轉變。在清朝時期,尤其是雍正年間,在西南地區有意識地、大規模地推行“改土歸流”,最終一勞永逸地解決了西南地區的民族割據問題,加強了中央對地方的管理。

一,改土歸流——時代的大趨勢

所謂的土司制度,就是一種“以夷制夷”的民族政策,也稱爲“羈縻政策”。傳統中原王朝認爲中國爲華夏,四周爲四夷。這些蠻夷居住在偏遠的不毛之地,“得其地不足以供給,得其民不足以使令”,因而採取“以夷制夷”的民族政策,冊封當地民族首領以虛銜官職,讓他們定期向中央朝貢。

在唐朝時期,這種羈縻的制度就達到了頂峯,根據統計其羈縻的都護府、都督府、州、縣大約800多個,他們“貢賦版籍多不上戶部”,多是名義上的冊封。到了宋代,疆域急劇縮小,冊封的羈縻機構就主要集中於西南地區。

1.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元朝雲南行省地圖

蒙元帝國建立後,征服大理王國,在西南地區大量冊封少數民族爲宣慰司、宜擾司、安撫司、招討司、長官司等,表面上是朝廷任命,實際上是世襲,因此總稱之爲“土司”。元朝征服緬甸後,同樣以土司制度進行管理。

明朝建立後,繼承了元朝的土司制度體系,並加以完善,將土司制度推向了成熟。但是土司具有一定的獨立性,也就導致西南邊疆地區不安定。明朝初期,由於明軍鞭長莫及,緬甸三大王國拒絕了明成祖的冊封,標誌着緬甸土司制度開始走向瓦解。

2.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明朝前期的雲南

這些土司在地方自成一統,不聽中央號令,爲非作歹,殘害一方,甚至勾結外國進攻內地,這讓中央十分惱火。清朝雲貴總督曾經指出“土蠻不耕作,專劫殺爲生,邊民世其茶毒。”“無事近患腹心,有事遠通外國,自元迨明,代爲邊害。”在經濟上,很多土司採取奴隸制,例如麗江土司的奴僕就多達2300多人,可見對百姓的壓迫多重。在這樣的情況下,在西南地區推行“改土歸流”也就是歷史所需了。

明朝時期,在雲貴高原駐紮大量的軍隊,推行屯田政策,加速了西南地區的經濟開發,也加速了改土歸流。明朝時期,在西南地區發動了幾次大規模的戰爭,削弱了土司的勢力,例如1413年滅思州土司,設置了貴州省;1600年滅播州土司,設置了遵義府和平越府;1630年平定水東之亂,設置開州。

3.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貴州土司分佈地圖

明朝在雲貴發動了幾次戰爭嚴重消耗了國力,但是也削弱了土司,爲後來全面的“改土歸流”打下了基礎。不過,明朝的“改土歸流”帶有偶然性,還未成爲國家大政方針。因此,直到明朝末年,西南地區的土司制度依然大量的存在,數量衆多,十分複雜。

清朝建立後,力圖打破傳統“華夷之辨”的思想,主張“合天下爲一家,視異代而無外。”因此清朝對境內的所有民族都進行直接管轄,不再採取過去的羈縻制度。尤其是雍正皇帝,他在《大義覺迷錄》中闡釋了自己的思想,認爲華夷只是經濟社會上具有差異,並非種類上有不同,因而認爲華夷都是中國人。因此,雍正必然會推動“改土歸流”,打破“以夷制夷”的傳統民族政策。

二,改土歸流的實現

清朝初期,主要還是沿襲明朝的政策,承認西南各大土司的存在,同時也抓住一些時機來剷除個別土司。例如1665年,清朝派遣吳三桂平定了水西土司,將水西地區改爲了大定等府,這標誌着貴州四大土司就基本滅亡了。後來吳三桂發動“三藩之亂”,許多土司捲入其中。吳三桂之亂平定後,清朝在西南地區推行“改土歸流”也就順理成章了。

1710年,湘西的苗族地主麻龍德向官府投訴,建立廢除土司制度。但是當時康熙正在對付準噶爾汗國,不想後方出問題,於是將此事擱置了。到雍正上臺後,對準噶爾的戰爭告一段落,全國安定,開始着手解決土司問題。

1726年,雲南巡撫鄂爾泰提出“雲貴大患,無如苗蠻,欲安民必先制夷:欲制夷,必改土歸流。而苗疆多與鄰省犬牙交錯,不必歸併事權始可一勞水逸。”建議在雲貴地區推行“改土歸流”。鄂爾泰提出了具體的方針,就是“計擒爲上,兵剿次之;令其自首爲上,勒獻次之。”雍正收到奏章後,立即批准了鄂爾泰的建議,大規模的“改土歸流”正式拉開帷幕。

4.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鄂爾泰

但是這些土司如何能夠甘心就自己的世襲特權拱手而讓?因而在“改土歸流”中也發生了多次的戰爭。在川南方面,烏蒙土府、鎮雄土府、東川土司、沙馬司、建昌土司、涼山土司、雷波土司、阿盧土司多次叛亂,兵力最多達到了數萬。雲貴總督鄂爾泰不斷動用軍隊鎮壓,最終平定了四川土司之亂。隨後,雍正將東川、烏蒙、鎮雄三地劃給了雲南。

在雲南,已經被革除的鎮沅土府刁瀚“不肯獻所佔民田”,並糾集當地少數民族進攻鎮沅府知府劉洪度,將其殺害。清軍聞訊後,立即發動了反擊,平定了叛亂。隨後,清軍向西挺進了滇西,到達孟養土司。以前,明朝曾經調動12萬大軍去進攻孟養,結果明軍以來,這裏的土司就逃到緬甸,明軍撤退,他們又回到原地,讓明朝十分頭疼、“自明以來無善策”。鄂爾泰則帶領大軍“深入數千裏,無險不搜。”徹底擊潰了滇西的土司勢力,實現了改土歸流。

5.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清代雲南地圖

貴州的情況又和雲南不同,這裏地形複雜,少數民族衆多。由於貴州勢力較大的土司都已經滅亡,出現了“土司單弱,不能管轄,故苗患更大”的局面。這些苗患用武力是無法根除的,必須要從根本上進行治理。鄂爾泰在貴州的改革就是開拓“苗疆”,開墾荒地,招來苗民耕種。

在貴州的“改土歸流”難度也是最大的,因此用兵最多,戰鬥最激烈。例如,1727年,清軍進入貴州雷公山一帶,和這裏的生苗發生了激烈的戰鬥,到二年才基本讓生苗歸順。雍正將貴州新開闢的“苗疆”稱爲“新疆六廳”,主要是指古州、清江、臺拱、丹江、八寨、都江。經過開發,這裏的人口大量增加,加速了經濟和社會的發展。

6.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貴州“改土歸流”的另一件大事就是劃定貴州的版圖。在東部地區,將一些在明朝隸屬於湖廣的“生苗”地區劃給貴州,使得貴州能夠控制更多“苗疆”;在南部,將廣西在南盤江以北的土地劃給貴州,解決了廣西難以越過南盤江圍剿土匪、土司的問題;在北部,將遵義府劃給貴州;在西部,將威寧等地劃給貴州。經過重新劃分,貴州的版圖更加完整,飽滿,也更加符合雲貴高原的地理特徵。

7.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清代貴州地圖

在湖南和廣西地區,由於經濟較爲發達,因而“改土歸流”比較順利。許多土司看到了時代趨勢,甚至主動申請“改土歸流”,例如永順、保靖、桑植、容美四大土司先後奏改郡縣,其中永順土司彭氏“自請獻土”,後來又有15家土司聯名自請改流。

三,雍正“改土歸流”的歷史影響

根據統計,雍正一共廢除了80多個土司。在明末清初,全國大約有800個土司,主要分佈在湖廣、雲南、貴州、廣西、四川、甘肅、青海和西藏。雍正認爲甘肅地區的土司沒必要改革,而青藏推行流土結合,因此全國依然保留了大量的土司。不過這些剩下的土司除了在川西還有較大的勢力之外,其他都是無足輕重的小土司了,他們只能在歷史的長河中逐漸走向消失。

雍正大規模推行“改土歸流”,在中國邊疆治理和地方治理史上都有重要的地位。在政治上,大量的土司被革除,土地納入中央的直接管轄,有利於國家的統一和領土的完整。爲了能夠保障邊疆穩定,雍正帝儘量在全國挑選清廉的流官到西南,以得到當地少數民族的支持。

8.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在經濟上,大量的土地被開發出來,人口增加,使得西南地區的經濟從蠻荒狀態走向繁榮,既有利於少數民族地區的社會進步,也有利於增加國家的財政收入。通過“改土歸流”,許多土司佔有的土地被重新分配給當地百姓,緩和了人地矛盾。例如東川一帶,土司佔有“膏腴四百里無人敢墾”,土地分配後,“屯田東川,歲收二萬石”。國家又將美洲傳來的高產作物,如玉米、甘薯等在西南推廣種植,加速了土地的開發利用。

在文化上,清朝在各府州縣設置學校。康熙年間,在雲南建立99所學校,而雍正年間更是建立了148所。大規模的學校、書院設置,加速了漢文化、儒家文化在西南地區的傳播,促進了民族的融合。另外,清朝還在西南地區革除陋習,禁止仇殺、搶掠人畜財物、殺牲,一些落戶的原始社會習俗也被廢除。

9.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當然,由於歷史的侷限性,雍正在西南地區推行的“改土歸流”也帶有諸多的問題。例如,“改土歸流”中發生的武裝衝突和戰爭很多,出現了很多流血事件;強制人們剃髮,禁止火葬等,未能充分尊重民族習俗;強制推行漢文化,強迫推行漢姓,一定程度上加劇了民族矛盾。但不管如此,改土歸流的利大於弊,這是時代大趨勢,雍正的做法符合了歷史的潮流。

10. 雍正推行改土歸流,廢除80多個土司,最終消化了大西南的領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