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始建之年考辨(一)

1. 圓明園始建之年考辨(一)

“北新花園”位置初探

“北新花園”的由來,系康熙四十六年三月二十日,皇三子允祉的一篇“奏請指定建房地折”。內有:“竊於今年正月十八日,臣等奏請在暢春園周圍建造房屋,皇父御賜北新花園迤東空地,令臣等建房。”這個“北新花園”在哪兒呢,是否就是後來的圓明園?筆者認爲:這個北新花園,就是今日北京大學西門的蔚秀園。理由如下:

首先,康雍時期暢春園周邊有三個花園,即康熙二十七年前建成的西花園、雍正初年建成的暢春園東花園、還有就是康熙三十八年以前建成的北新花園,也叫“北花園”、“北園”。目前見到“北園”的最早史料,是皇三子允祉老師陳夢雷(《古今圖書集成》的實際主編)的《松鶴山房詩集》。陳夢雷(1650-1741),福建閩縣(今福州市)人,康熙九年進士。回鄉省親時,被叛臣耿精忠所虜,迫入耿幕。後被人誣告,流放奉天尚陽堡。三十七年九月,康熙帝巡視盛京,陳獻詩稱旨,被召回京師。次年,入內苑,侍奉誠郡王允祉讀書。故陳夢雷在詩文中屢次言及:“蒙恩再造,教習西苑。近又奉旨侍皇三子誠郡王讀書禁廷”;“臣陳夢雷奉旨侍皇三子誠郡王讀書北園”;“乙卯(按,即康熙三十八年)季夏侍皇三子誠郡王殿下北園讀書”等等。其中“北園”,即暢春園北花園。具體位置,在他的《乙卯季夏侍皇三子誠郡王讀書北園即事三首》詩中,形象地告訴了我們:

東平別館納薰風,扈蹕停驂禁苑通。

池水遙分銀漢碧,巖花近接上林紅。

雲晴月牗疑天外,幔卷紅橋入鏡中。

枚馬承恩初載筆,惘然蓬島夢偏同。

東平:即“東平獻頌”之典。此爲陳夢雷暗指自己因歌頌帝德而受寵得用。

別館:原指帝王在京城主要宮殿以外備巡幸用的宮室。亦指離家在外的住所。

上林:即漢代上林苑,泛指帝王的園囿。此處借指暢春園。

紅橋:緊鄰今北京大學蔚秀園東北,海淀101中學前,時爲南去白石橋,西去玉泉山靜明園、香山靜宜園,東北去清河之要道。

枚馬:漢代著名辭賦家枚乘、司馬相如的並稱。此處爲陳夢雷自稱。

根據上述詩文中的“禁廷”“北園”“禁苑通”“近接上林”“紅橋入鏡”等信息的綜合分析,康熙中後期除了後來的蔚秀園外,別無他處。

2. 圓明園始建之年考辨(一)

其次,乾隆五十七年,曾有一道上諭:“諸王園居,惟彩霞園曾經皇祖駐蹕,是以門外建蓋東西相向朝房二座,自應仍存其舊。此外,諸王公主之園居,俱不準建蓋朝房,以示限制。”乾隆帝的上諭該如何解釋,筆者以爲:乾隆帝在重申賜園與御園規制不一樣的同時,也明白無誤地告訴我們,這座後來成爲賜園的彩霞園,原來是御園。我們不能把它簡單地理解成,這座皇子賜園康熙皇帝曾經駐蹕過。否則,一牆之隔,彩霞園南門與暢春園小東門(康熙帝寢宮清溪書屋即在附近)不過一箭之遙,康熙皇帝有什麼必要不回自己的寢殿休息,而非要駐蹕皇子的賜園呢?

所以,我們有理由說康熙時的“北新花園”,就是暢春園以北的彩霞園,即後來稱之爲蔚秀園。

3. 圓明園始建之年考辨(一)

康熙四十六年允禛賜園方位考

北新花園定位後,康熙四十六年,七位皇子所建花園的大概位置也就確定了。“似覺窄狹”之處建園的皇四子、八子、九子、十子,其位置就應該在今北大校園的北部,也就是鳴鶴園、朗潤園、鏡春園,及乾隆帝十女固倫和孝公主的淑春園和和珅的十笏園。因爲今天北大校園的南部,康熙時還有翰林居所“弘雅園”和“佟氏園”。如此,才能符合上述諭旨:“皇父御賜北新花園迤東空地,令臣等建房。”因而四、八、九、十阿哥建園的地點,絕不會如李文所言,在後來“圓明園東牆外的水磨村”。其他三、五、七阿哥,三皇子允祉的“熙春園”在水磨村東南,今清華大學的位置,那皇五子和皇七子的花園也應該就在附近。所以,康熙五十二年,步軍統領隆科多在奏摺中,亦提及“北花園”。

步軍統領隆科多謹奏:爲請增添暢春園守兵事。竊查得,看守暢春園大牆、西場子、西花園之綠旗兵堆子二十五處,北花園堆子四處,西花園前二所堆子四處,清茶房、鷹房、稻廠等處堆子五處,靜明園守牆堆子七處,河道堆子十處,村內堆子九處。茲爲阿哥等新建花園,因此添設堆子四處看守,共計坐堆子六十八處。

上述“堆子”即哨所。爲阿哥等新建花園所添設的四處堆子之位置,就應該是在包括允禛等四人的河道和允祉等三人的村子周圍。

對於北新花園就是後來蔚秀園的這一推論,還有皇四子允禛《雍邸集》中的《春園讀書》詩,可爲佐證。

一片芳菲上苑東,晝長人坐落花風。

蒙茸細草侵階綠,濃豔夭桃映閣紅。

這首詩雖是《雍邸集》詩中的第一首,但寫作時間卻不是允禛做皇子時的早期(按,《雍邸集》詩並不按時間順序編排,下文詳述),因爲在《清世宗御製文集》後,有皇十三子允祥的《交輝園遺稿》。其中第四首爲“奉和雍親王春園讀書元韻”,即:

紫燕穿簾西復東,一庭柳絮揚春風。

書開緗帙迎新綠,硯試端溪點落紅。

詩目中寫明系和“雍親王”,而允禛受封親王的時間是康熙四十八年三月,故他的《春園讀書》詩,應寫於該年或之後的某個春天。而相似“上苑東”的詩作,允禛繼位後還有一首圓明園《暮秋》詩:

散步御園東,清溪跨玉虹。

一亭風冷淡,疊砌石玲瓏。

另外,允禛的子孫們在圓明園詩作中亦有相似的描述。如乾隆帝的長春園《春正含經堂》詩:“書堂御園東,軒敞別一區。”嘉慶帝的《長春園泛舟即景》詩:“園接長春御苑東,天然勝概境相同。”道光帝的《詣綺春園問安恭紀》詩:“侍養東朝御苑東,綺春春景四時同。”上述諸帝以御苑爲座標,所詠詩中的位置,都絲毫不爽。所以,康熙年間允禛《雍邸集》中的“上苑東”,無疑就是暢春園迤東,除了今天北京大學的位置之外,是沒有第二個地方的。

其次,據《清聖祖實錄》,康熙五十五年九月,皇八子允禩患傷寒病篤。時康熙帝自熱河回京途中,“駐蹕湯泉。因允禩臥病在暢春園路傍園內,降旨將允禩移回家中之處,著諸皇子議奏”。結果,皇九子“允禟憤怒雲:八阿哥今如此病重,若移往家中,萬一不測,誰即承當,激切攔阻”。但諸皇子以父皇爲重,仍議雲:允禩病“已甚篤,倘有不測”,其“見駐之處,乃皇父經由之御路,所關非細,理應移回。”這段記載,也明確地告訴我們,皇八子允禩的賜園就在“暢春園路傍園內”,也就是蔚秀園迤東,今北京大學校內。所以是康熙帝從湯泉回暢春園的“經由之御路,所關非細”。

由此,可以得出以下的結論:即康熙四十六年,賞賜七位皇子建園的這個地理座標——北新花園,初是御園,康熙朝晚期則改爲賜園“彩霞園”。乾隆初年,彩霞園成爲雍正六子弘晝的賜園,時稱“和王園”。道光元年(1821)十二月,皇太極六世孫敬敏承襲肅親王,成爲該園新主人。十六年十一月,乾隆帝長子定親王永璜之曾孫載銓承襲定郡王,入住該園,更名“含芳園”,俗稱“定王園”。咸豐八年(1858),整修一新的原定王園,又賜予道光帝七子醇郡王奕譞,旋咸豐帝賜額“蔚秀”。自此,蔚秀園稱謂沿用至今。

[作者]

何 瑜

[編輯]

付 懷 東

[資料來源]

北京圓明園研究會

4. 圓明園始建之年考辨(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