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提醒:別輕易招惹胡璉,許世友哼了一聲,下令全軍猛撲過去

1947年4月,華野剛剛取得萊蕪戰役的大勝,全軍都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

粟裕忽然得報,蔣介石爲報萊蕪戰敗之恥,重新調集重兵,對魯中地區再次發動進攻。

敵人的兵力部署已經查明,粟裕拿着作戰參謀剛剛送來的敵軍主力序列,及主將名單,發現一個非常刺目的名字,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一、狐將出場

此人正是整編11師師長鬍璉。

胡璉是陝西華縣人,與杜聿明、張靈甫等是陝西老鄉。生於1907年,黃埔四期生,與林彪是同屆。

1. 粟裕提醒:別輕易招惹胡璉,許世友哼了一聲,下令全軍猛撲過去

胡璉率美械裝備之3萬餘衆,並騾馬7000匹,汽車坦克大炮各數百,在中原、華東兩大戰場,成爲解放軍劉伯承、粟裕等部的勁敵。

但是國軍的美械師多了,張靈甫整編74師的實力就不亞於胡璉,粟裕對74師並不畏懼。

爲啥看到胡璉就眉頭緊皺呢?

胡璉是國軍將領中少有的既會血拼又會動腦子的大將。抗戰中打過不少血戰,立功無數。打仗不怕楞的,也不怕不要命的,就怕會動腦子的。

粟裕第一次和胡璉交手是在1946年的宿北戰役。當時國軍數路大軍全取江蘇,氣勢洶洶地兵分多路向北追擊粟裕。

胡璉所率整編11師和戴之奇所率整編69師跑在最前面,滿擬在宿遷以北地區抓住粟裕主力將其徹底喫掉。

結果大家都知道,不再多言,戴之奇整編69師被生吞活剝,打得一根毛都不剩。

真正耐人尋味的是胡璉的反應。

胡璉受命和戴之奇一同前進,但他一直力主不要進攻過快,無奈戴之奇自認爲是蔣經國的心腹,狂妄自大,急於建功,根本不聽胡璉的。

胡璉知道多說無益,表面上和戴之奇一同進兵,實際上就像狐狸一樣,進一步看三步,始終小心提防,生怕中了圈套。

粟裕成功幹掉戴之奇69師後,轉過來想趁熱打鐵喫掉胡璉。其實粟裕並無那麼大實力,派出去穿插的葉飛縱隊差點被胡璉反包圍,只是因爲葉飛的一個先頭團不小心一炮打中胡璉指揮所,使胡璉造成誤判,整11師這才全線後退。

那爲何產生了不切實際的打算呢?就因爲胡璉裝樣子裝得很像,救援戴之奇時派出的兵馬虛張聲勢,裝得已使出喫奶的力氣,不僅把戴之奇瞞了過去,就連粟裕也以爲整11師是菜雞。其實胡璉一直引而未發,蓄勢待動,如果真的全線死拼,胡璉完全有實力喫掉葉飛一個縱隊。

直到戰後總結,我軍才發現這個驚人的事實。

粟裕是何等樣人,迅速從中判明胡璉的水平。此後一再提醒諸將一定要小心胡璉。

其實不光粟裕,胡璉的戰鬥力在我軍上下引起很多關注,包括毛澤東對這個胡璉都很有印象。《毛澤東軍事文集》中有7篇專門針對國民黨整編11師及胡璉的電文,而國軍五大主力的另外四個軍(整編師)及其長官都沒有這樣的待遇。

據許多三野老人回憶,他們認爲胡璉及其整編十一師作風頑強、戰力強悍,特別不好對付,是一個難纏難打的對手。

萊蕪戰役之後,蔣介石一口惡氣咽不下去,飛赴濟南,把山東戰場的統兵將領臭罵一頓,然後下令,以24個整編師共45萬大軍,對山東解放區發動了“重點進攻”,企圖消滅陳毅、粟裕率領的華東野戰軍,獨霸山東。

爲了粉碎敵人的圖謀,拆散敵人密集平推的陣形,伺機殲滅敵人,陳、粟準備派1縱、3縱、10縱側擊泰安,圍點打援。

誰料,泰安被圍之時,距離泰安最近的整編75師、整編85師怕中了埋伏不敢前去救援,反倒是遠在沂蒙山區的胡璉率部疾進蒙陰,挾狂風暴雨之勢進攻華野的指揮中心,意圖以圍魏救趙之計,破掉粟裕的圍點打援之謀。

整編75、85師兩部都是弱敵,粟裕調他們不成,反而把整編11師吸引過來,以當時的形勢看,如果和胡璉交上手了,一時半會兒拿不下,那麼另外兩支主力整編74師和第五軍就將殺到蒙陰,到時不僅泰安之圍不救自解,連蒙陰都要陷入敵人圍攻。

絕不能允許胡璉過來!

這時,就要看阻援部隊的了。

二、許世友甘心喝湯

時任華野九縱司令員的許世友,接到的任務就是擋住胡璉。

這是許世友與胡璉第一次交手。

2. 粟裕提醒:別輕易招惹胡璉,許世友哼了一聲,下令全軍猛撲過去

之前,許世友率領華野第九縱隊在蒙陰高莊一帶已待機多日,他在耐心地等待華野指揮部的指示。

若按許世友的脾氣,九縱向來是能攻善守的華野頭等主力,怎麼着也該去泰安大打一場,而不該窩在蒙陰靜坐。例來進攻作戰俘虜多,防守作戰繳獲少,誰都願喫肉,而不願在後方喝湯。但大局如此,強敵在側,不能一次性把所有底牌都拿出來,許世友明白這個道理。

喝湯就喝湯吧。

面對全線壓上來的國民黨軍,急脾氣的許世友恨不得馬上率領9縱出擊,殺他個痛快。他也知道作戰命令早晚得來,只是性子太急,坐不住。

4月18日午後,太陽西斜時分,許世友與政委林浩、副司令員兼參謀長聶鳳智聚在高莊9縱的指揮部議論戰局。

突然,機要參謀匆忙走進指揮部,手中拿的正是總部電文。許世友蹭地一下站起來,伸手接過,展開一看,眉眼都舒展開了。

這是陳毅、粟裕、譚震林(時任華野副政委)下達的戰鬥命令

9縱許、林、聶:

命令你部於19日黃昏前迅速赴至蒙陰城西之觀山到白馬關茅草崮一線,接替第1縱隊防務,阻擊敵整編第11師,策應我泰安方面作戰。

華野:陳、粟、譚

傳達了命令,許世友正要大幹一場,又接到野司打來電話,傳達粟司令指示,大意是提醒各縱隊,胡璉是國軍名將,有“狐將”之稱,此戰但求完成阻擊任務,如無把握不要輕易打成決戰,時機未到不要輕易招惹胡璉。

粟裕作戰一向膽大,此次卻如此謹慎。許世友此前與粟裕接觸不多,雖然佩服他的指揮藝術十分高超,但此舉未免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這個胡璉真有那麼邪嗎?許世友雖然從未與整編11師接觸過,但他藝高人膽大,自己的九縱是膠東老部隊,也打過無數血戰,難道還怕了你不成?

許世友哼地一聲,肚裏一股不服不屑之氣已經提了上來,開始研究作戰任務。

不服歸不服,這次作戰任務還真的挺難。

野司命令中說的白馬關,距離許世友9縱有120多里,而胡璉離那裏只有20多里。

胡璉要搶佔那裏不費吹灰之力,我軍之難度可想而知。

現在唯一的希望,寄託在胡璉進兵不快。許世友當機立斷,對縱林浩、聶鳳智說:“軍情緊急,形勢嚴峻,我擬派劉湧26師前去執行該項任務,你們看如何?”

林浩、聶鳳智點頭贊同。接着,許世友談了他的具體安排:命令26師爲第一梯隊,第25師74團歸26師指揮,爲該師預備隊,後續主力隨時準備進援。

有人不免會問,胡璉一個師3萬多人,九縱也有近3萬人,同等兵力對抗國軍精銳都有些喫力了,許世友爲啥只派一個師去呢?

因爲部隊要集結,一個縱隊三個師全集結起來時間太長,等不及,只好讓一個師先動。而且,在白馬關山地,阻擊是最好的作戰方式,阻擊並不需要展開特別多兵力,一個師夠用。

爭時間搶速度,先敵佔領白馬關。26師駐在高莊附近的幾個村莊裏,師長劉湧接到命令,拉起隊伍就走,邊行軍邊作戰鬥動員,逐級下達戰鬥任務,並派尖刀營輕裝前進。

許世友用力地拍着劉湧的肩頭,斬釘截鐵地說:“時間太緊急了,你們一分鐘也不能耽擱,一定要搶在敵11師的前頭,佔領白馬關!”

3. 粟裕提醒:別輕易招惹胡璉,許世友哼了一聲,下令全軍猛撲過去

劉湧乾脆地回答:“請司令員放心,我們堅決按時趕到目的地。”許世友瞧着這員愛將,繼續說道:“敵整編11師是國民黨軍隊五大主力之一,你們要像釘子一樣死死釘在陣地上,卡住敵人的喉嚨,叫敵人吐不出、咽不下,心頭難受!”

“是,堅決完成阻敵任務!”劉湧挺直胸脯回答道。

三、硬核桃碰上飛毛腿

白馬關位於山東蒙山的一條綿長的山樑上,一條大路經過關口,通向沂蒙腹地——蒙陰。在白馬關的西南有峯峯相連的天台山、黑山,西有突兀的雲頭山,東南有高聳的九女山,形成了一道道天然屏障。

胡璉整編11師距離白馬關只有20裏,抬抬腿的工夫就到了,爲什麼一直沒有開動呢?

原來胡璉所部也剛剛從臨沂一線出發,連續攻了好幾天。

胡璉的作戰任務是4月21日前拿下蒙陰,當時臨沂蒙陰一線華野並沒有重兵,只有小股部隊阻擊,胡璉在4月18日已經進至白馬關前,覺得很輕鬆,也就沒有再加把勁去佔白馬關。而是讓部隊休息了一天,待次日,也就是4月19日早飯後再出發。

胡璉料想,頂多兩個小時,白馬關上就能插上青天白日旗。

就是這一念之差,給了華野9縱立功的機會。

就在整編11師休息的這半天加一個晚上,劉湧率26師邁開兩條腿,不歇氣地狂奔向白馬關。

4月19日凌晨,首先到達白馬關的是9縱26師77團4連,該連是全師的尖刀連。在年輕的連長魏來國的率領下,120多名幹部戰士到達關下,此時敵人連影子都還沒見。

又過了幾個小時,天色大亮了,劉湧率後續主力部隊全部趕到。

劉湧和政委仲曦東迅速部署兵力,全師以白馬關爲主陣地,在其它方向幾個山頭都部署了防禦力量。白馬關附近山地均是黑巖山石,難以構築工事。阻擊部隊只能選擇高大突出的岩石及自然石棚爲掩體。77團負責堅守白馬關西南的天台山、黑山等主陣地。團長王昆把魏來國的4連擺在黑山、天台山前出陣地上。魏來國發現黑山右有天台山,左有云頭山,就像兩個拳頭衛護着黑山,尤其是緊挨着大道的天台山,山前是一片開闊地,控制了它,既可以封鎖通向白馬關的道路,又可保住黑山。

部署差不多後,劉湧登上山頂向南眺望,發現遠處征塵大起,整編11師正在開過來。劉湧抹抹頭上的汗,連稱僥倖。

在整編11師與9縱的第一回合無形較量中,飛毛腿的9縱佔了先機。接下來,就看被蔣介石稱作硬核桃的整編11師如何表現了。

四、胡璉的三板斧和四鏟子全失靈

胡璉先派一個旅大搖大擺來搶白馬關,剛接近山麓,突然被一陣猛烈的槍響嚇一跳。還沒等反應過來,對面各種輕重機槍兇猛地吼叫起來,國軍這才明白,原來共軍大部隊上來了。

胡璉得報,心想共軍動作也挺神速。不過他一點也不怕,不管怎麼說,打仗最後要靠火力說話,就憑共軍那點槍炮,其奈我胡璉何。他親自趕到前線,指揮三軍猛攻。

胡璉的經典戰術是“三斧頭”、“四鏟子”。他指揮打仗,開頭集中火炮兵力猛打三下子,三下子不行,就再組織四個團兵力輪番衝鋒。

第一次炮擊衝鋒被沖垮後,胡璉在望遠鏡中見白馬關人影稀疏,認爲是解放軍兵力不多,估計只需要“三斧頭”就解決問題了,便命令炮兵再次炮擊,頓時,26師陣地上炮彈呼嘯,亂石紛飛,趁着硝煙瀰漫之際,敵以一個旅兵力發起集團衝鋒。

由於山地無法構築工事,戰士們無掩無擋,全部暴露在光天之下,受傷的不少。震昏的戰士剛剛甦醒,敵人就衝了上來,戰士們端起槍和敵人拼起刺刀。

劉湧急了,趕緊把把一個團的兵力分成四個縱隊,向山下衝殺過去。

此時敵人已經無法炮擊,面對26師排山倒海的衝擊,支撐了沒兩下就敗了回去。

傍晚,許世友的電話打來,劉湧彙報了反擊的情況,許世友叮囑說:“不能麻痹大意,天黑要組織兩個團打出去,才能鞏固白馬關陣地!”

夜深人靜,月色朦朧,劉湧按照許世友指示,組織的兩個團正向敵人黑山陣地搜索前進。不料,胡璉和劉湧想到一塊了,胡璉也組織了兩個團,想趁夜幕偷襲26師,他的隊伍正在集介。

兩軍相逢勇者勝,一場惡戰開始了,26師一個猛衝,將整編11師的兩個團打得七零八落,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26師忙了一夜,打着手電在石縫裏、壕溝旁捉俘虜。

天一亮,胡璉見丟失了黑山陣地,十分氣憤,他的“三斧頭”完了,只好再用他的“四鏟子”。他組織了四個團兵力,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向黑山輪番衝鋒。

許世友得到情報,打電話向劉湧授計,告訴劉湧說;“你馬上收起拳頭,來個餓虎撲食。”

劉湧心領神會,他立即命令部隊放棄黑山,收縮到白馬關一線。胡璉誤認爲是自己的“四鏟子”起了作用,命令部隊追擊。

劉湧見整11師跟蹤而來,命令兩個團扼守要點,吸引敵人;命令76團向整11師的側翼出擊。這一招出其不意,整11師遭兩面攻擊,擋不住我猛烈攻勢,紛紛掉頭,向山下鼠竄。午後,劉湧又揮師反擊,重新佔領了黑山、天台山、雲頭山一線陣地。

26師在白馬關連續阻擊了4天,整11師無法越雷池一步,華野西線兵團在參謀長陳士渠指揮下,於4月26日攻佔泰安,胡璉見攻佔蒙陰無望,只好望關興嘆,無可奈何地撤走了。

被俘的一名軍官解放後曾撰文,描述這次戰鬥時說:“我們進攻白馬關失敗了,可是,盛氣凌人、躊躇滿志的胡璉爲給自己下臺階,在衆軍官面前,說:‘你們知道《水滸傳》上有個神行太保嗎?你們知道我們打了幾天的對手是誰嗎?是神行太保許世友啊!我們這一次跑不過神行太保,也沒打贏他,這沒什麼關係,失敗乃兵家常事嘛,以後,我們好好準備,下次再同許世友較量。’”

這次戰鬥中,9縱尖刀連連長魏來國,率全連一共打退敵人7次衝鋒,打死打傷敵人500多名。其中,魏來國一人打死打傷敵人92名。縱隊司令部授予他們連“白馬關戰鬥模範連”榮譽稱號,並給他記一等功。

魏來國是個神槍手,早在膠東時,曾創下135發子彈打死115名敵軍的神奇紀錄。

魏來國的“神槍手”名聲很快在解放區傳開。當他殺敵立功的喜訊傳到山東軍區司令部時,以槍法好出名的司令員許世友十分興奮,連聲說:“好樣的,好樣的,全區都要向魏來國、向4連學習。”

1949年9月底,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北平召開,作爲部隊優秀代表,魏來國到北京參加會議。陳毅向毛主席介紹說:“主席,這位就是我曾向你彙報過的,用135發子彈打倒115名敵人的魏來國。”毛澤東一聽,立即向魏來國伸出了大手,笑着說:“你是功臣啊,人民感謝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