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1984年10月的一天,四川嶽池縣一個叫柴兵榮的小夥兒,來到加油站給拖拉機加油,爲了打發時間,他走到加油站的報紙架前,翻了幾下,找到一份《四川日報》,報紙的第四版的右下角,有一個四周圍着方框,特別顯眼的《尋人啓事》:

“一級戰鬥英雄、特等功臣柴雲振,原是我部三營八連七班班長,有一根手指折斷了一截,在朝鮮樸達峯阻擊戰鬥中身負重傷,與部隊失去聯繫。請本人或知情者看到本啓事後及時與原部隊聯繫……”

1.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看完報紙後,柴兵榮心裏“撲通撲通”直跳,因爲他的父親叫柴雲正,名字裏只差了一個字,父親雖是一個農民,但是他想起父親說過,他上戰場打過仗,而且還當過班長,更巧合的是父親的手也有一根斷指,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兒?

柴兵榮心裏無法平靜,加完油後回家告訴了父親,問:“爹,這找的是不是你啊?”柴雲正卻很淡定地說:“人家找的是柴雲振,你父親我叫柴雲正!怎麼可能是找我呢?”

柴兵榮說:“‘振’和‘正’發音很像,主要是上面的內容和你的情況完全相同,你不妨去問問,他們找的是不是你?”

柴雲正倔強地說:“我不去,就算找得是我,我也不能去找國家,給國家添麻煩。”看父親不爲所動,他又說:“難道你不想回部隊看看?看看曾經的老戰友,老領導?”

聽兒子這麼說,柴雲正動心了,退伍三十二年,他跟部隊和戰友失去了聯繫,如果身份確認了,就有機會見到老戰友、老首長,這麼多年了,不知道他們都過得怎麼樣?他太想看看老兄弟們。

2.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最終,在兒子的說服下,柴雲正答應去試一試,幾天後,他們按照《尋人啓事》上的地址,一路打聽找到了部隊。

當時擔任軍史組組長的李天恩聞訊趕來,那條《尋人啓事》就是他提出來的,李天恩看着頭戴草帽兒,滿臉皺紋,一副老農打扮的柴雲正,真的很難和戰鬥英雄聯想到一起。

柴雲正開口說:“我叫柴雲正,看到報紙上的《尋人啓事》,你們要找的人就是我。”邊說邊從兜裏掏出退伍證書和殘疾證書。李天恩接過一看,十分震驚,連忙和柴雲正握手,發現了他手上的斷指,試探性地問:“你的手怎麼了?”

柴雲正說:“在戰場上被美國鬼子咬掉了!”李天恩又問:“你還受過哪些傷?”柴雲正拿掉草帽,指着自己的頭說:“我的頭也被鬼子打爛了!”李天恩走上前,慢慢扒開老人的頭髮,看得讓人觸目驚心,共數出24道傷疤。

李天恩和柴雲正聊了起來,柴雲正的記性很好,也很健談,講述起自己的經歷。聽完老人的敘述,李天恩心裏由衷地敬佩這位老英雄。

李天恩將情況向上級做了報告,經過重重複雜的辨認,最終確定柴雲正的身份,正是他們苦苦尋找的戰鬥英雄柴雲振。

柴雲振到底有着什麼樣的經歷,能讓部隊時隔30多年還在尋找他的下落呢?

首先,我們一起來了解一下英雄柴雲振。

3.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柴雲振,1926年出生於四川省嶽池縣的一個貧困家庭,12歲開始給地主打長工,15歲時便扛起了家庭重擔。

1947年,柴雲振被國民黨抓去當壯丁,成爲一名伙伕,在這裏,從來沒有領過軍餉,全被當官的給貪污了,有一次,柴雲振往陣地送飯,因爲封鎖太嚴,就晚了一小會兒,副營長扯過扁擔就打在柴雲振身上,柴雲振記恨在心裏。

大魚喫小魚,團長喫營連長,連長喫士兵,士兵逼得就硬是沒有活路了。國民黨的所作所爲讓柴雲振十分厭惡,產生了逃跑的想法。

趁時機成熟,柴雲振偷偷地逃離了國民黨軍隊,1948年,淮海戰役爆發,柴雲振加入了人民解放軍。

人民解放軍和國民黨簡直天差地別,士兵和領導都一樣平等,生活上,好的不好的都可以提,也不會有人給穿小鞋,有哪裏做得不好,還會耐心教導,直到你心服口服。

1951年,朝鮮戰爭最大規模的第五次戰役打響,柴雲振跟隨時任15軍軍長秦基偉率領的部隊出征朝鮮,在戰役的末期,當志願軍開始向北撤回時,敵軍卻派重兵力全線反擊。

5月22日,柴雲振的部隊正在北撤時,軍長秦基偉嚴肅地說:“爲了掩護志司總部和傷員後撤,我們的四十五師,奔赴樸達峯阻擊北上敵軍,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擊敵人!”

4.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樸達峯山勢陡峭,林木茂密,是敵軍的必經之路,這裏一旦被敵軍佔領,他們就可以無遮無攔地向北進軍,這也是十五軍的最後防線,如果被敵人破防,志願軍將無險可守。

5月29日,敵軍在飛機、大炮和坦克的掩護下,開始向樸達峯展開攻擊,如黃蜂般密密麻麻的飛機在空中轉來轉去,如冰雹般的炸彈向樸達峯狂轟亂炸,山尖瞬間被削掉幾尺,變成焦土平地,隨手一抓全是彈片。

儘管敵軍進攻猛烈,志願軍頑強堅守,半步不退,6月3日,狙擊戰進行了五天五夜,敵軍連續幾日進攻受挫,戰鬥力減退,灰溜溜地撤退,接着,由兇狠的美軍第二十五師接替,繼續進攻。

此時,陣守在樸達峯的是一三四團第三營,七連剩下七個人,和九連加起來共四十多人,但團長沒有下達撤退的命令,將兩個連的人合編爲一個連,繼續堅守陣地。

在志願軍戰士們的頑強抵抗下,敵軍始終沒能前進一步,讓美軍的面子丟大了,惱羞成怒,又調來傳說中最厲害的黑人團。從凌晨六點開始,敵軍採取先小後大、由排到團的羣狼戰術。在美軍這波強烈攻擊下,七連和九連加起來僅剩二十七人。

形勢非常嚴峻,師首長決定從師部的警衛連中抽調部分戰士補充前去增援的三營八連。最後決定,由柴雲振帶領七班九名戰士奔赴樸達峯。

出發前,師首長紅着眼睛喊道:“平時戰士們決心很大,要把美國鬼子趕出朝鮮去,現在到表決心的時候了,樸達峯如果守不住,敵人就要長驅直入,我們就會被趕出朝鮮去!現在鴨綠江背後,就是祖國……”師首長哽咽得說不下去了,戰士們的眼睛也紅了,恨不得與敵人同歸於盡。

5.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戰士們到達樸達峯後,和敵軍進行了三次惡戰,到了下午兩點,敵軍以三個營的兵力,兵分多路對我軍展開猛攻,並佔領我軍主峯陣地,此時,我軍戰士們的精神和體力非常虛弱,戰士們只能趴在營指揮所裏的地堡裏。

當炊事班的戰士來送飯時,一顆炸彈過來,所有食物被炸翻,炊事班長全身血淋淋的,堅強地用圍裙包住食物送到陣地,柴雲振抓起一把就往嘴裏塞,剛咬下一口,牙差點掉了,飯裏全是石子和松枝。

爲了恢復精神和體力,柴雲振顧不上那麼多,再難喫也得喫下去,此時,聽見營長大喊道:“八連七班,去把陣地拿下來!堅決把山頭拿下來,山頭拿不下來,你們就拿人頭來見我!”

柴雲振向四周一看,戰友們都犧牲了,只剩他一個人,營長順手抓起兩個通訊員分給了柴雲振,他帶着兩名通訊員戰士衝了出去。第二天拂曉,柴雲振發現陣地上只剩下他一個人,但是上級沒有命令,就算他一個人,也要繼續堅守戰鬥。

於是,柴雲振在周圍撿起六七把衝鋒槍,還有兩箱手榴彈,放在兩側,準備與美國佬決一死戰,這時,山腳下不遠處樹林中的松樹不斷晃動着,敵人已經摸上山了。

柴雲振仔細地觀察,沉住氣,等待敵軍靠近時,看準時機,一打一個準。天完全亮以後,敵軍開始大規模攻擊,柴雲振利用有利的地形,把成捆的手榴彈和爆破筒往山下扔,然後用衝鋒槍朝敵羣猛烈掃射,敵人一個個倒下,堆成了人牆,堵住了前進的路。

6.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到了中午,柴雲振的所有彈藥耗盡,手裏只剩下一支自動步槍,此時敵人的攻擊也停下來,但柴雲振也不敢大意,到四周去搜索敵人,果不其然,在山頭的轉彎處,遇見了四個高大的美國兵。

柴雲振立即舉槍說:“繳槍不殺,志願軍優待俘虜!”這四個美國兵不清楚柴雲振到底有多少人,趁他們幾個發呆,柴雲振快速開槍打死了三個美國兵,最後一個美國兵距離自己不到十英尺,他一個箭步衝過去,用槍對準他的腦袋,扣動扳機,不料槍竟然沒有響。

那個美國兵反應過來,剛要舉槍,被柴雲振一下子撲倒在地,兩人扭打在一起,全身沾滿泥土,因爲美國兵的體格大,胳膊長,肉搏柴雲振沒有優勢,體力逐漸耗盡,美國兵拿起一塊石頭朝着柴雲振的腦袋砸去。

很快,柴雲振的頭變得鮮血淋漓,他努力保持清醒,不讓自己昏過去,他努力地抬起手,想戳瞎美國兵的眼睛,不料手指一滑,食指被美國兵狠狠咬住。柴雲振疼得大叫,用力扯出來,手指被咬斷,露出一尺多長的筋。

美國兵也被嚇住了,顧不上撿槍,使勁地用石頭砸,但柴雲振仍然拼命地和他廝打,美國兵更害怕了,急忙往山下跑,此時柴雲振處於半昏迷狀態,只要自己沒死,怎麼可能放過敵人。

他用盡最後的力氣,拿到一把槍朝着逃跑的美國兵開槍,一聲槍響,那個美國兵被打死了,柴雲振也一下子昏倒在地。

7.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在這場狙擊戰中,柴雲振帶領戰士們共殲敵二百餘人,他自己一個人就殲滅一百多人,並搗毀敵指揮所一個,成功爲志願軍北撤贏得了時間。戰後,柴雲振被記特等功,並授予“一級戰鬥英雄”榮譽稱號,但這個榮譽卻無人前來領受。

1954年,部隊回國後,組織上指示相關部門尋找柴雲振的下落,查找檔案後,發現柴雲振的個人信息中,只填寫了縣名,後來組織給縣政府發了一份調查函,卻查無此人。

再次尋找英雄柴雲振是在1980年。

1980年,朝鮮領導人金日成到北京參加抗美援朝30週年紀念活動,鄧小平親自接見,在活動上,兩人談起三十年前的那場戰爭,金日成代表朝鮮國家和人民感謝中國的幫助和支持,並打聽了志願軍十五軍戰鬥英雄柴雲振的情況。

時任北京軍區司令員的秦基偉也在場,秦基偉曾擔任志願軍十五軍軍長,聽完後,立刻回答:“柴雲振是原志願軍十五軍的一名戰士,在樸達峯狙擊戰中表現英雄,志願軍總部授予他‘一級戰鬥英雄’榮譽稱號。

接着又說:“柴雲振英雄目前的情況,我們還不清楚,打聽到後,第一時間向金主席報告。”鄧小平聽到秦基偉的話,立即指示:“儘快派人尋找柴雲振,只要還活着,就算大海撈針,也要把他找到!”

8.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於是,秦基偉將這個任務下達給軍史組,中朝兩國領導人都關注着這位英雄,軍史組肩負重任,立即召開會議研究對策,有人說,李天恩在抗美援朝期間採訪過柴雲振。

當時,李天恩是志願軍十五軍軍部《戰場報》的記者,曾採訪過柴雲振,但李天恩並沒有見到柴雲振本人,而是採訪了他們團裏的戰友。

1983年,軍首長請李天恩出任軍史組組長,參與尋找柴雲振英雄的工作。李天恩找到曾經採訪過的戰友孫洪法,孫洪法說是他親自將柴雲振從戰場上背下來的,但是,因爲當時柴雲振是從警衛連臨時調過來的,孫洪發對他了解並不是太多,回憶柴雲振說話的口音,判斷他是四川人。

根據孫洪法提供的線索,李天恩來到四川尋找,但並沒有找到,於是他提出發一則尋人啓事,於是就出現開篇的一幕。

柴雲振去哪兒了呢?

當柴雲振再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牀上,周圍有許多穿着白大褂的人,才知道自己在醫院裏。原來,在他昏倒後,增援的部隊趕到,發現了柴雲振,立即將他送到戰地醫院進行搶救,之後用飛機送回國內。

在醫院的精心救治下,他才從死神那裏撿回來一條命,一年後,傷好出院,從此就和部隊失去了聯繫。因爲當時戰爭還沒有結束,他無法去找部隊,最後,政府發給他80元和1000斤票證,柴雲振回到了家鄉四川嶽池縣,成爲一個農民。

幾年後,柴雲振才知道,部隊已經回國,想過去尋找部隊,但是他連部隊在哪裏都不知道,就算找到了,也不可能有人記得他,而且自己已經殘疾,爲國家也做不了什麼,反而還會給國家添麻煩。他又想:保家衛國是每一個人的責任,既然已經復員了,就好好在家搞建設。

從此,他也很少跟人提及自己在朝鮮打仗的事,人們只知道他是一個抗美援朝老兵,在樸達峯打過仗,低調地做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柴雲振在家鄉幹得也十分出色,用軍人的標準自我要求,土地改革時,擔任副鄉長,之後成立人民公社,又被任命爲大隊黨支部書記,慢慢地忘記自己在朝鮮打仗的事,直到1984年看到報紙上的《尋人啓事》後,才知道部隊一直在尋找自己。

聽說鄧小平和秦基偉在尋找自己,柴雲振激動落淚,感嘆:國家還沒有忘記我!

9.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此時,正趕上部隊要舉行上甘嶺戰役勝利32週年紀念活動,柴雲振受邀參加了紀念活動,軍史組還遠去山西邀請了孫洪法同志。

軍史組並沒有把此事告訴柴雲振,專門設計讓他們倆見面的場景,當孫洪法剛走進會議室時,柴雲振緩緩站起來,緊緊地盯着他,孫洪法看了好一會兒才認出柴雲振,突然說:“你是柴雲振?”

柴雲振激動地說:“是的,你是孫洪法?”“是的!”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熱淚盈眶。孫洪法開玩笑地說:“還沒死啊,你個老東西!”柴雲振說:“老天不收我啊,真沒想到,還能見到你啊!”

在這個活動上,柴雲振還見到了原警衛連文書董貴臣,關於柴雲振的名字的謎底也揭開了。當時,柴雲振是師部警衛連的,剛到警衛連時叫柴雲正,後來參加樸達峯戰役調到四十五師一三四團的,因爲董貴臣的山東口音,負責送兵的人聽成了“柴雲振”。

10.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戰鬥英雄柴雲振找到了的消息迅速在兩國傳開,當年的志願軍老首長以及中央和軍委領導都分別接見了柴雲振,秦基偉還特地邀請柴雲振到自己家中做客,回憶往事,共敘當年。

1985年10月,應金日成的邀請,柴雲振前往朝鮮參加紀念活動,受到金日成的親自接見,並給他頒發了“一級自由獨立勳章”。

按照日程,柴雲振參觀了朝鮮軍事博物館,看到牆上掛着一張眼熟的照片,旁邊的翻譯人員說:“這是柴雲振英雄的‘遺像’。”柴雲振說:“我沒死,我要把它帶回去!”徵得同意後,柴雲振將照片帶回國。

11. 老兵種地32年,1984年看完報紙回部隊,才知鄧小平秦基偉都在找他

2018年12月26日,柴雲振英雄低調地走完了他平凡的一生,享年93歲。2021年,柴雲振英雄被授予“七一勳章”,他的兒子柴兵榮親自將勳章放到柴雲振的墓碑前。

“爲了祖國、爲了人民、爲了和平獻出鮮血和生命的英雄,祖國和人民永遠不會忘記。”

向英雄致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