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1948年3月,解放戰爭已進入反攻階段。

面對國民黨進攻延安的計劃,毛主席決定轉戰河北解放區。

1.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就在胡宗南和蔣介石爲佔領延安沾沾自喜的時候。毛主席騎在馬背上已經開始考慮建都的問題了。

要建立新的政權,當然要建立新的國都。國民黨的首都在南京,我們的首都建在哪裏呢?

在東渡黃河的路上,毛主席不斷地思考着這個問題。哈爾濱市是解放區最大的城市,但地理位置太過偏遠。歷史上倒有幾個有名的古都,熟讀歷史的毛主席突然想到了明朝遷都北京的事情。

可當時的北平還在傅作義的手中。從地理位置來講,北平並不處於全國的中心。那麼,究竟是什麼讓毛主席和黨中央最後決定定都在北京呢?背後又有何高人指點呢?

戰局明朗,定都在何處?

1948年11月,遼瀋戰役結束,東北全境解放。這一重大局勢的變動,使得全國的軍事形勢大變。毛主席估計:在未來的一年之內,就能將國民黨反動派從根本上打倒。

全國形勢大變,新中國建都的問題又一次被提出。其實,雖然新政協會議延遲,但是毛主席一直就新政協的召開,徵求各民主人士的意見。其中也包括新政協召開的城市,也就是新中國建都的地方。

2.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從當時關於新政協召開的文件中可以看出,以毛主席爲首的中央,當時已經定都的目光已經從哈爾濱轉移到了“華北的某個大城市城市”。

當時的北平成爲了定都的理想城市。

遼瀋戰役結束後,毛主席致電東北野戰軍。命令他們即刻南下,同華北的主力一起儘快殲滅傅作義部隊,解放華北地區。這一決策明確的將北平解放提上了日程,也表明了毛主席對北平建都有了成熟的想法。

11月8日,毛主席在致信周恩來等人時,明確提出:北平,天津解放在即,要準備接管幹部及黨政機構的配置。

最後,毛主席和華北中央局第二書記薄一波談話。也就是在這次談話中,毛主席首次明確的提到了將北平定爲首都的想法。

當時毛主席準備將解放北平和天津後的接管問題交給華北局,由薄一波先行進駐北平,爲後來中共中央的進駐打個前站。

提到北平,毛主席向薄一波講:“蔣介石的國都在南京,他的基礎是江浙資本家。我們要把國都建在北平,也要在北平找到自己的基礎。那就是工人階級和廣大勞動羣衆。”

這算是毛主席第一次提出把首都建在北京的設想。

3.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我們都知道北京是和平解放的。一方面是由於北京是古都,文化建築太多需要保護。另一方面也是爲建都做準備。

因此,當時的中共中央一直在積極促進北平守將傅作義起義。即使在攻打的計劃中,我軍準備儘可能減少當時北平城建築的損壞。

不過,毛主席雖然將北平納爲定都的選擇但還需要廣納建言,集體決定。

12月,毛主席接到了華北軍區司令員聶榮臻發來的電報。電報中,聶榮臻說明了北平北平地下黨的關於傅作義有起義準備的情報,建議由中央批准和平解放北平,以便爲了北平作爲順利成爲首都。

毛主席批准了聶榮臻的建議。

一場全面的分析

1949年1月30日,北平和平解放。因爲是和平起義,北平城內的各種建築都沒有受到毀壞,百姓的生產生活一切如舊。穩定的環境,爲建都提供了良好的條件。

4.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而且當時的許多民主人士也都十分贊同在北京建都。

在衆多的建議和想法當中,一個人的聲音非常關鍵。他就是時任東北局工作部部長的王稼祥。

毛主席常說,王稼祥在遵義會議上投出過“關鍵的一票”。後來,他們又和周恩來一起組成三人軍事小組,對中國革命具有重大貢獻。王稼祥也是黨內出了名的“有見地的思想家”。1949年,王稼祥和夫人從東北來到西柏坡。

這一天,王稼祥帶着夫人來到毛主席的住處拜訪。兩個人是昔日的戰友,幾年不見都分外想念。

“今天,我可要用美國貨來招待王主任。”毛主席熱情地向王稼祥遞煙,還向他介紹:“這是美國的駱駝牌香菸,還是陳毅同志帶給我的戰利品呢!”說的兩人哈哈大笑。

當時叫王稼祥在東北局從事城市管理工作。毛主席特意向他討教了這方面的問題,兩個人寒暄了一陣。毛主席吸了一口香菸說道:“這次你來,我還有件大事想向你討教。”

5.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王稼祥

王稼祥一聽回道:“不敢當,不知主席要談什麼事?

“咱們馬上就要勝利了,還不知道在哪裏建都。中央雖然有考慮,但是還沒有確定,我想聽聽你的答案。”

說完毛主席還提到了歷史上一些有名的古都,比如開封、洛陽。

但王稼祥立馬錶示了自己的意見:“這兩個城市容易遭受黃河水患的侵擾,短期之內難以改變。而且,中原地區經濟相對已經落後。因此,它們並不具備作爲首都的條件。”

“那南京呢?”毛主席又問。

王稼祥搖了搖頭說:“南京雖然是國民黨的首都,但靠海太近,又和港澳臺相鄰。從地理位置上來說去有戰爭隱患。”

“能否定在北平?”這是王稼祥想了一會說到。

“談談你的看法。”毛主席又點了一根菸說道。

“首先,北平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北平是連接東北和關內的重要城市,是國家的重心。北平緊靠內海,又有兩個半島拱衛,位置上較爲安全。

其次,北平是有名的文化中心,還是明清兩朝古都,羣衆的認同心理更高。

因此,只有北平既具有中心大城市的便利條件,經濟發達又在地理位置上佔有優勢。從政治、文化和經濟意義上都是最適合的定都城市。”

王稼祥的想法贏得毛主席的頻頻點頭。

他笑道:“你的想法正合我意!只可惜北平現在還在傅作義手中。”

“我們的勝利要比預想中的快,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一定會進入北平城!”王稼祥興奮地說道。

6.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在收集了各方代表的意見後,王稼祥的總結性發言無疑爲毛主席的決策起了推動性的作用。比起之前各方的建議,毛主席和王稼祥的這次談話將所有的定都選項進行了一一的分析,最後確定北平是最具備建都條件的。

1949年1月30日,就在北平和平解放的這一天,蘇聯特使米高揚到達西柏坡。米高揚代表蘇聯領導人與我黨的領導人進行了多次的會議。會議的主要內容是關於新中國建立的方方面面。

其中,米高揚提到了是否在南京建立新中國的首都。根據記載,毛主席否定了這一說法。

“十分之九的人都認爲,北平而不是南京可以作爲最適宜的首都。”這一記錄表明當時定都北平已經是可以確定下來的事情了。

果然,在一個多月後的七屆二中全會上,毛主席正式宣佈:我們將在北平召開政治協商會議,新中國將定都北平!

不過,要想將一個封建帝都轉變爲新中國的首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毛主席心裏明白,這將是一次嚴峻的考驗。

7.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我們就要進北平了。我們共產黨人進北平,要繼續革命,建設社會主義。”

這是毛主席對身邊工作人員的警示,也是對每一位共產黨員的警示。

1949年3月23日,平靜的西柏坡熱鬧非凡。因爲這一天是中央機關遷往北平的第一天。很多人幾乎一夜沒睡,大家忙前忙後搬運着各種東西進進出出。

喫過早飯,周恩來副主席來到了毛主席的院子,看到主席正要出門

“主席,休息好了嗎?”周副主席問道。

“休息好了,我只要睡四五個小時就很精神了。”毛主席臉上掛着笑容,充滿了神采。

“今天坐車時間長會很累,多休息一會纔好。”

“今天是進京趕考的日子,不用睡覺也高興啊!即使改考卷,怎麼能沒精神呢?”

說完,毛主席有自信地說道:“我們絕不當李自成,我們都要考一個好成績。”

這次遷移就是被毛主席等領導人戲稱的“進京趕考”。

兩天後,中共中央進駐北平。這一舉動正是在向全世界宣告北平將成爲新中國的首都。

9月21日,籌備多時的第一屆政治協商會議召開。各界代表就關於國都、國徽、國旗、國歌等等問題進行了一系列的表決。

毫無疑問,北平作爲首都的草案被一致通過。會議討論決定將北平改名爲北京,即日起生效。

8.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1949年10月1日,這個舉國歡騰、萬衆期盼的日子終於到來。毛主席等領導人和各界代表登上了天安門城樓。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隨着毛主席的聲音傳向世界,北京成爲了真正意義上的新中國的首都。

舊都換新顏

改一個名字是一個簡單的事情,但是要想將一座舊中國的城市變爲新中國的首都,還是需要付出很大努力。

剛剛解放時的北京社會治安很不穩。老百姓們形容當時的社會有“五多”。即特務多,散兵遊勇多,小偷多,搶匪多,還有銀元販子多。這“五多”可謂是當時社會治安的五大毒瘤。

舊社會的中國魚龍混雜,國民黨特務、地痞流氓、地主惡霸各方勢力匯聚一起企圖顛覆政權,攪亂社會治安。當時連北京市市長聶榮臻都遭遇過黑國民黨特務的刺殺

而銀元販子則關係着首都的經濟。

9.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總之,當時的北京就是一副經濟崩潰,社會治安混亂,民生沒有保障的爛攤子。

面對這些情況,我黨對北京進行了一番改造。

首先是治安問題。在聶榮臻市長的帶領下,軍管會肅清了一大批暗藏的特務。另外,設立公安局並加強公安局抓捕盜匪,維護治安的工作。

不久,北京市是實施申報戶口的規則,及違反規則的處罰方法。所有在京人員都必須申報入戶,這對當時瞭解市民情況發現可疑分子產生了很大的作用。

除了政府的一系列措施,北京市政府又發動了我黨的優良傳統深入羣衆。政府展開了對反革命分子的防範工作,對廣大的市民進行相關的宣傳教育。

在廣大“朝陽羣衆”的幫助下,北京市的“抓特務”行動有了很好的成效。

社會治安問題得到有效解決時,保障人民羣衆的基本生產生活成了急需解決的問題。比如物價問題。政府出臺了一系列平抑物價的措施。比如疏通糧源,加強市場管理,奸商投機行爲務必取締等。

這些措施都對保證市民正常生產生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基本問題解決後,許多公共事業也逐漸提上日程。北京向來是我國的文化中心和政治中心,文化事業不容忽視。

10. 1949年,毛主席爲何最後定都北京,背後離不開一位高人指點

一時之間,北京城內掀起了掃盲運動。兒童識字班、成人補習班、還有技術培訓班、業餘學習班等等適合不同人羣,不同年齡的學習班應運而生。

與此同時,央視大力改革過去的教育制度,學習制度以保證讓教育真正的爲人民服務。

還有文藝活動、衛生運動、基礎設施建設等等利國利民的舉措不斷實施。北京已經不是過去舊社會的城市了,整個城市的面貌煥然一新,大街小巷的勞動人民臉上洋溢着樸實而幸福的笑容。

新中國實現了改天換地,舊貌換新顏的目標。從北平到北京,小小的一字之差,卻蘊含着無數人的努力和無數人的希望。站在今天,北京早已是國際化的大都市。

回望過去,我們不得不讚嘆,新中國第一代領導人的智慧和遠見,也不得不更加珍惜今天來之不易的生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