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1955年解放軍評定軍銜的時候,擔任福建軍區副司令員的皮定均按照資歷應該被評爲少將。不過當毛主席在審閱上報名單的時候,卻破例批示:“皮有功,少晉中。”就這樣,皮定均被授予中將軍銜。

這不僅僅是毛主席對皮定均在中原突圍中戰功卓著的極大表揚,也是對他南征北戰、屢建奇功的肯定。

1.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皮定均

然而皮定均也有犯錯的時候,在抗日戰爭時期,擔任司令員的皮定均押送一批日軍俘虜回到師部,準備交給劉伯承討賞。沒想到賞賜沒討到,反而“討”來了一頓臭罵:“你這個司令員不用當了!”

那麼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皮定均明明是立了功,爲何還要被劉伯承臭罵一頓呢?這其中究竟有何緣故?

皮定均解決了劉伯承的“大麻煩”

1931年皮定均轉入共產黨,次年就擔任紅4軍10師28團3營1連連長,他的連率先攻入通江縣城,也被組織授予“攻城先鋒連”的稱號。

1935年初,紅四方面軍發起了嘉陵江戰役,此時的皮定均已經升爲3營的營長,他帶領全營和兄弟部隊一起強渡嘉陵江。經過24天激烈的戰鬥後,最終殲滅敵軍12個多團。

在反“圍剿”戰鬥中,紅10師前沿陣地遭到敵軍炮兵的襲擊。細心的皮定均發現了敵炮兵的陣地,於是當即率領全營戰士迂迴到敵軍後方,向他們發起猛烈的進攻。皮定均的舉動成功地殲滅了大部分敵軍,並擊斃炮兵團團長王友三,爲全師發起反攻創造了十分有利的條。

2.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三天後,團部命令皮定均率部阻截向西潰逃的一部敵軍。不過非常可惜的是由於皮定均沒有接到命令,導致敵軍逃走,紅10師後方醫院100多名傷員遭到敵潰兵的襲擊,20多名傷員犧牲。

師部知道這件事後當即決定撤銷皮定均的職務,並要槍斃他。皮定均向師首長解釋自己沒有接到命令,並說:“如果哪位同志能夠證明我接到命令而不執行的話,我死而無怨!”

最終經過調查,這件事確實不是皮定均的錯,原來那位通信員在半路犧牲,這才導致命令沒能順利送達。儘管這件事和皮定均無關,但他的職務還是沒能恢復。有不少戰士都爲皮定均感到不平,他卻說:“通信員和20多名同志都犧牲了,我只是撤了職,這又算得了什麼呢?”

三個月後,皮定均被任命爲師政治部幹部科副科長,他一再向組織表示:“我的文化水平不高,恐怕難以擔此重任,還是讓我去基層打仗比較好。”就這樣,皮定均被安排到紅27團2營當營長。

在千佛山戰鬥中,皮定均指揮戰士們和敵軍拼殺了整整兩晝夜。儘管皮定均左臂負傷,但他說什麼也不肯下前線,並命令一連的戰士繞到敵軍後方發起進攻。

3.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敵人面對突如其來的紅軍沒有一點準備,慌忙撤退。皮定均當即率部衝鋒,前後夾擊,成功殲滅800多名敵軍,繳獲輕重機槍12挺,步槍600多支,子彈8000多發。

皮定均也因爲此次戰役受到了方面軍副總指揮王樹聲的接見,王樹聲誇讚皮定均:“皮定均同志是一位十分優秀的指揮員,爲堅守千佛山立下了大功!”

皮定均立的大功還遠不止此,他在張國燾“分裂”紅軍期間也立下了汗馬功勞。

1935年6月,紅四方面軍和中央紅軍在四川懋功會師。當時紅軍總部成立紅軍大學教導師,一些年紀比較大、體質差的中下級幹部都被編入教導團,他們一邊學習,一邊得到集中照顧。而皮定均就擔任教導師第2團團長。

不久後中央政治局會議在兩河口召開,28日作出了北上抗日的決定。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張國燾卻生出別樣的心思,他堅決反對北上。跟隨張國燾左路行動的朱德、劉伯承等人堅決和張國燾鬥爭,並深入到部隊向幹部和戰士們宣傳中央北上的正確方針。

教導2團的學員大多都是四方面軍的團營連幹部,他們受到張國燾的欺騙,因此也跟着他起鬨。朱德和劉伯承知道教導團學員的覺悟,對整個左路軍指戰員的覺悟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因此他們多次找皮定均談心,反覆向他說明黨中央作出“北上抗日”的正確性,並說明團結的重要性。

4.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劉伯承

聆聽了朱德和劉伯承的諄諄教誨,皮定均瞬間豁然開朗,他也沒有辜負總司令和總參謀長的期望,耐心向教導2團的學員們宣傳中央北上抗日的正確方針,並說:“黨中央是全軍的最高統帥部,如果和中央鬧分裂的話,絕不會有好下場的!”

教導2團那些受矇蔽的同志們,在皮定均的耐心教導下很快醒悟,他們也識破了張國燾的真面目,隨後站到黨中央正確路線這邊。

教導團的覺悟對整個左路軍產生了積極的影響,他們逐漸認清張國燾的真面目,對張國燾本人更是越來越不滿。在沒人支持的情況下,張國燾無奈只好同意紅四方面軍北上,紅一、二、四方面軍也順利在西北會師。

從這時開始,一直到抗日戰爭開闢豫西,皮定均便一直在劉伯承的領導下工作,也成爲劉帥手下的得力干將。

在劉伯承眼中,皮定均就是自己的“孩子”

在劉伯承的眼裏,皮定均不僅僅是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將,更是他的孩子,是時時刻刻離不開自己教導的。

也正是因爲如此,劉伯承以教育部下爲己任,教帶兵,教作戰,也教如何做人。劉伯承教育部下大多和風細雨、循循善誘,但也有少數時候因爲教人而棒頭頓喝、不留情面。

5.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皮定均曾回憶:“劉帥經常告誡我,行軍作戰要把‘任務、敵情、我情、地點和時間’給搞清楚,這是取得戰爭戰鬥勝利的要害。否則的話就是‘狗戴砂鍋,亂撞一陣’。”

1938年3月,劉伯承預備在河北邯鄲到山西長治公路間的神頭嶺伏擊日軍。決定實施這一計劃後,劉伯承親自到預定戰場觀察地形,他發現地圖上原本在神頭嶺下繞過的公路實則是從嶺上通過的。

劉伯承認爲這是一個教育手下的好時機,於是對皮定均等人說:“如果按照地圖來執行計劃,把部隊都埋伏在下邊的話,恐怕敵人從嶺上過去了,我們還在嶺下傻等呢!甚至可能挨敵人的打呢!”

劉伯承走後,預備參戰的幾位幹部又進一步偵察了神頭嶺的地形,也爲後來取得著名的神頭嶺大捷奠定良好的基礎。

1939年,在粉碎日軍“清剿”我太行根據地的作戰中,爲了保衛八路軍總部和第129師師部東南側的安全,皮定均奉命率領特務團來到潞城、黎城等縣發動羣衆開展游擊戰爭,以此來控制邯鄲長治大道,打擊敵軍的囂張氣焰。

6.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12月12日,全線出擊邯鄲長治大道日軍的作戰命令下達後,皮定均連忙率部突擊大道中段。皮定均部在10天內作戰70多次,打得敵軍狼狽不堪,最終不得不退出佔領區。

戰鬥結束後,皮定均被提升爲太行第五分區司令員,領導林南地區的抗日鬥爭。

衆所周知,皮定均在戰場上是所向披靡的,但如果智取的話,他必定不是敵軍的對手。劉伯承深知皮定均的缺點,於是決定通過實踐將他培養成一位智勇雙全的將領。

皮定均剛到第五分區報到的時候,就收到來自劉伯承的命令:“立刻來129師師部報到。”皮定均收到這一命令是十分疑惑的,他不知道劉伯承爲何要在這個時候找自己,但他還是奉命來到129師師部。

誰曾想劉伯承一見到皮定均就問他:“從五分區趕到這裏,你都發現了什麼?”皮定均被劉伯承問得一頭霧水,他愣在原地,小聲說:“除了山就是樹,沒啥特別的東西啊……”

劉伯承斥責道:“你身爲指導員,最需要做的就是對戰區的情況瞭如指掌。哪裏有山洞,哪裏的樹林茂密,這些你都需要了解,而且要比其他人更清楚!”

7.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皮定均被劉伯承說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低下頭不說話。劉伯承見狀放緩語氣說:“我之前教你熟悉地圖你都忘了嗎?如果戰鬥開始,戰士們因爲你對地形不熟悉而犧牲,這該怎麼辦?這是要怪你,還是怪他們不小心?”

皮定均連忙說:“師長,我知道您都是爲了我好,我一定謹記您說的話!”劉伯承點點頭,說:“好了,你回去吧。”

在回五分區的路上,皮定均謹記劉伯承說的話,注意周圍的一草一木,暗暗記下週圍的地形。一回到司令部,皮定均就將路上所見到的記錄下來,方便以後作戰。

從這以後,皮定均養成了一個觀察地形的好習慣。不管是熟悉的地方,還是陌生的地方,他都會帶上警衛員出去走一遍,將和地圖上不一樣的位置標出來。也正是因爲這個良好的習慣,才導致之後皮定均能從30萬敵軍的包圍圈中突圍。

8.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皮定均俘虜日軍,卻被劉伯承大罵:你這司令不用當了

1940年百團大戰正式爆發,在此期間由於日軍寧可自殺也不投降,這樣導致我軍很難抓到俘虜。在這一情況下,劉伯承命令每個軍區都要抓捕俘虜。

皮定均接到上級命令後,便帶着幾名機靈的戰士偷偷來到附近被日軍佔領的車站。皮定均選擇這裏也是有原因的,這個火車站規模比較小,所以看守的日軍也非常少,只有一名日本軍官和幾名僞軍,將他們俘虜應該不是難事。

那麼該怎樣不耗費一槍一彈將日軍俘虜呢?皮定均靈機一動,腦海中萌生出一個辦法。

只見皮定均進入車站後大喊:“快來人啊,我抓到一個共黨!”車站內的僞軍聽後連忙向上級彙報,然後走過來查看,日本軍官也隨之而來。當日本軍官和幾名僞軍快要走到皮定均面前的時候,他做了一個手勢,埋伏在一旁的戰士們當即將日本軍官和幾名僞軍圍起來。

就這樣,皮定均沒有耗費一兵一卒,一槍一彈就成功俘虜日本軍官,這也令皮定均本人格外高興,他打算將這些俘虜押回師部,向劉伯承討一個賞賜。令皮定均萬萬沒想到的是,他不僅沒有討到賞賜,反而被劉伯承臭罵一頓。

9.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當皮定均和戰士們將日本軍官和僞軍押送到129師師部的時候,一時間整個129師都沸騰了,因爲他是最早一位抓到敵軍俘虜的,還是一位高官的人。

皮定均將俘虜押送到師部便回去了,不一會他就接到了劉伯承的電話:“皮定均啊,我聽說師部裏的那幾名日軍都是你押送回來的?”

皮定均還以爲劉伯承是特意打電話來表揚自己的,於是高興地說:“是啊師長,那些日軍都是我親自帶人俘虜的!”

劉伯承聽到皮定均語氣中的高興,他提高嗓門怒斥道:“皮定均,我倒是小看你了,你的能耐這麼大,只管一個小小的五分區豈不是屈才了?你這個司令員不用當了,你來我這裏當個偵察排的排長吧!”

劉伯承說完便“啪”地將電話給掛了,電話這頭的皮定均很是疑惑,他不知道自己立了功爲何沒有受到表揚,反而受到了批評?相信大家看到這裏也非常疑惑,皮定均是第一個逮捕日軍俘虜的,他也是奉上級命令這麼做的,那麼劉伯承爲何要批評他呢?

10.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毛主席和皮定均

掛了電話的皮定均想了一會瞬間明白劉伯承爲何會如此生氣,原來逮捕俘虜是偵察兵的任務。而皮定均身爲五分區的司令員,自然是不用親自去幹的,他的任務則是管好軍分區。

皮定均意識到這件事確實是自己做錯後,連忙給師部打去電話。劉伯承接通電話後,皮定均主動道歉:“師長,這件事是我做錯了,您再給我個機會吧,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犯了!”

劉伯承聽出皮定均語氣中的抱歉,於是他的語氣也緩了下來,說:“你要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你是司令員,你要做的就是管好軍分區。抓俘虜不是你該做的事情,如果人人都去抓俘虜,那師部還能行嗎?”

從這以後,皮定均再也沒有幹過化妝偵察的事情了。

中原突圍顯神通,飛機失事以身殉職

1946年1月10日,國民黨不執行停戰協定,並調集30萬大軍向中原進攻。當時我中原地區只有6萬兵力,敵我雙方兵力差距如此之大,能否獲得勝利也不好說。

6月23日,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命令中原局,準備犧牲一部分兵力,然後抓緊時間,用最短的時間進行突圍。中原軍區黨委決定由皮定均指揮一旅,擔任掩護全軍區向西突圍的任務。

11.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6月26日,國民黨開始向我中原部隊發起猛烈的進攻,並計劃在48小時“一舉包圍殲滅”我中原部隊。

在國民黨反動派進攻的同時,我軍主力衝出敵軍包圍圈,分離向西挺進。皮定均當即指揮一旅的戰士們斷後掩護,準備抗擊來犯的敵軍。皮定均決定採取疑兵的計策:以兩個團的兵力晚上向西、白天向東地來回轉,給敵人造成一種我軍大部隊向東集結的假象,以此來誤導敵軍。

不出皮定均所料,敵軍果真上了圈套,他們以爲我軍主力部隊要向東突圍,於是連忙向東進攻。當敵軍發現上當後再向西追擊的時候,沒想到卻遭到了皮旅的阻擊。

敵軍的兵力雖然超過皮旅幾十倍,但卻被皮旅死死咬住不肯放,甩也甩不掉。就這樣,我軍主力部隊在皮旅的掩護下成功闖過平漢江,向西疾行。

6月27日,皮旅前沿部隊繼續抗擊敵軍,經過連續三天的阻擊戰,他們這才勝利完成了組織交待下的掩護任務。28日,皮定均決定正式開始突圍,他命令戰士們用布條將刺刀纏起,把搪瓷碗用步包好,馬蹄也用棉布裹住,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撤出陣地。

當時皮旅共有7000人馬,他們越過潢麻公路後,沒有選擇簡單的道路,而是選擇了一條難度最大的突圍方向——向東突圍到蘇皖解放區去。

12.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儘管這道條路山高水險,更有兵力超過自己10倍以上的敵軍和無數條封鎖線,但這條路線和主力部隊突圍的方向背道而馳,是掩護他們最好的路線,這樣可以減輕西進主力的壓力。

皮定均再次用了一個疑兵之計,先是向西虛晃一槍,假裝是跟隨主力向西走。敵人再次上當,以爲皮旅是要追趕主力,於是便奮力追趕。誰曾想皮定均率一旅向西疾行的當天晚上,又以超人的膽略悄無聲息地躲在一片草叢中隱蔽起來。在躲過敵人的追蹤後,皮定均再次命令一旅立刻轉頭,開始東進。

皮旅的戰士們以每晝夜200多里的速度和敵人賽跑,他們一直將敵人甩在身後。這次中原突圍共歷時24天,行程2000多里,皮定均率領一旅粉碎了敵軍的圍追堵截,勝利地完成了上級交給他的掩護主力部隊的任務。

皮旅抵達華中後不久,就參加了保衛華中根據地首府淮陰的戰鬥。皮旅先頭團剛抵達淮陰外圍,敵整編第74師的先頭團就渡過了運河,奪取了渡口,佔領橋頭堡,而淮陰則危在旦夕。

在接下來的兩天,張靈甫部硬攻,皮旅死守,雙方戰士都有很大的傷亡。但張靈甫也是國民黨的名將,他很快將硬攻改爲巧攻,他從皮旅和其他部隊的結合部進入,從而佔領淮陰東關。

13.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張靈甫(右)

9月19日,皮定均只好率部撤離淮陰,此時他心裏暗暗發誓:“我一定要消滅整編第74師!”

在接下來的漣水保衛戰中,皮定均看到漣水附近有一座古塔可以作爲壓制敵軍的制高點,於是當即命令戰士在踏上架上一挺重機槍。就這樣,在古塔機槍的配合下,解放軍戰士將已經進城的整編第74師趕出了城,取得了第一次漣水保衛戰的勝利。

1947年1月,皮定均離開了一旅,擔任華東野戰軍第六縱隊副司令。第六縱隊的司令是王必成,他是華野有名的虎將,曾和張靈甫交手過幾次,互有勝負,而他的心願和皮定均一樣,都是打敗整編第74師。

不久後,第六縱隊和整編第74師再次來了一次交鋒,而這裏張靈甫的整編第74師徹底失敗,張靈甫也被擊斃。

新中國成立後,皮定均擔任解放軍第24軍軍長。1952年9月中旬,皮定均率領24軍的戰士們赴朝作戰,參加了朝鮮戰爭的後期作戰,並取得了不少戰績。

14.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皮定均不僅具有傑出的軍事才能,他還有着剛正不阿的優秀品德和高風亮節。儘管皮定均身居高位,但他仍保持着普通士兵的革命本色,他很少使用中央給他配備的專用紅旗轎車,還說:“這種轎車比較費油,還顯眼。”

皮定均到基層檢查工作的時候,從不事先和當地領導打招呼,也不允許他們搞一丁點的特殊。

在蘭州工作期間,有一次皮定均去銀川,寧夏軍區的同志想把他安排在賓館,他硬是要住到連隊去,還說:“那樣高級的房間不適合我,有那些錢還不如花在戰士們身上!”

還有一次後勤部門從南方運來了一些桔子,工作人員給皮定均送了一筐。他知道這件事後十分生氣,當即讓通信員將桔子搬到司令部辦公室,然後對後勤部的同志說:“我當司令員難道喫不起桔子?全區都送了嗎?你不能培養我們搞特殊啊!”緊接着皮定均將戰士們都喊過來,請大家喫桔子。

15. 1940年皮定均押送日軍俘虜回師部,劉伯承大怒:你不用當司令了

皮定均對人民始終有很深的情誼。

1971年,寧夏固原地區遭受嚴重的自然災害,皮定均當即將自己所有的便衣和一部分積蓄都捐給災區百姓;他在擔任甘肅省委書記的時候,瞭解到張掖地區有很多百姓都沒有衣服穿,於是發動一些幹部募捐一些衣服鞋襪。

皮定均一生光明磊落、無私爲民,然而非常可惜的是他去世的卻那麼早。

1976年7月,皮定均的眼睛剛剛做完手術,但是處於對黨的事業的高度責任感,他還是乘坐飛機去檢查軍事演習。令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飛機竟然失事,皮定均以身殉職,享年62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