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新中國第五任外交部長,當過中顧委常委,官至副國級享年97歲

河北省地處華北,北依燕山,南望黃河,西靠太行,東坦沃野,內守京津,外環渤海,是我國唯一兼有高原、山地、丘陵、平原、湖泊和海濱的省份。獨特的地理環境,決定了它不平凡的歷史,在歷朝歷代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河北也是中華民族的發祥地之一,早在五千年前,中華始祖黃帝、炎帝和蚩尤,就是在這裏由征戰到融合,從而開創了中華文明史。到春秋戰國時期,河北地屬燕國和趙國,故稱燕趙。

1. 他是新中國第五任外交部長,當過中顧委常委,官至副國級享年97歲

尤其是到了近、現代,生生不息的燕趙兒女與全國人民一道,在救國圖強的時代主旋律下,以他們大義凜然的民族氣節和高尚的愛國主義情操,譜寫了一首首激越高亢的革命悲歌和詩篇。今天要說的外交界的傑出人物黃華,就是從燕趙大地上走出來的一名老革命家、老共產黨員,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

黃華,1913年出生於河北省磁縣一個教師家庭,從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還在讀中學時,他就閱讀了大量進步書籍和刊物,接觸到了進步思想,故而表現出了不同於同齡人的愛國主義情懷,在心中種下了革命的種子。

16歲那年,黃華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東北交通大學,研讀了馬克思主義著作後,他的國家情懷愈發濃烈,再一次點燃了他心中的那顆革命的種子。尤其是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後,面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行徑,令人髮指,他爲國家前途擔憂,立志爲挽救民族危亡而戰鬥。

1932年,黃華前往北平,考入燕京大學經濟系就讀。隨着日軍對華北地區的入侵,不斷加劇了北平學生的抗日救亡運動,抗日形勢日益高漲。

黃華也加入燕京大學進步學生組織的抗日救國會,成立東北問題研究會,積極投身愛國救亡運動,並當選爲燕京大學學生會執行委員會主席,參加中國民族武裝自衛會,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

華北事變後,民族危機空前嚴重,黃華參與指揮了影響全國的“一二九”運動。隨後,他又響應黨組織的號召,組織平津學生南下擴大宣傳團,並擔任團長,深入工農羣衆之中,揭露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野心,積極宣傳共產黨的抗日主張。

2. 他是新中國第五任外交部長,當過中顧委常委,官至副國級享年97歲

1936年,黃華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以後,開始了他的革命新徵程。入黨後,他擔任北平學生聯合會黨團書記,學生聯合會主席,以及美國進步記者埃德加.斯諾的翻譯,並陪同他祕密奔赴陝北蘇區進行紅色採訪,使其寫出了著名的《西行漫記》,讓全世界瞭解了共產黨。

之後,他參加了紅一方面軍的征戰行動。紅軍三大主力會師後,他被分配到紅軍總部工作,擔任後方司令部祕書兼英文翻譯,後又進入中央黨校學習。

全面抗戰爆發後,黃華擔任中央組織部幹事,負責接待和培訓全國各地投奔延安的進步青年,並擔任西北青年救國會組織部長、長江局青委委員、全國學生聯合會黨團書記等職務,在武漢籌備成立全國青年抗日救國聯合會,創辦雲陽青年幹部訓練班,爲抗日前線培養了大批青年骨幹,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1939年,黃華奉命返回延安,參加籌備延安青年幹部學校,擔任校長。後又調到中央軍委工作,擔任朱德元帥的祕書,後又調任中共中央海外工作委員會祕書長,參與黨的對外交往各項工作,負責接待中外記者西北參觀團、美軍駐延安觀察組,並擔任中央外事組成員、翻譯科長、聯絡科長等職。

在極其複雜的條件下,黃華正確執行黨的外事工作方針政策,堅持把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結合,在革命戰爭年代,爲我黨的對外交往和對外宣傳工作,作出了巨大貢獻。

日本宣佈投降後,黃華擔任葉帥的祕書,和中共代表團新聞處處長,處理共產黨同國民黨以及美國的關係,宣傳共產黨對時局的立場和主張,揭露美國幫助國民黨運送大量軍隊到東北、華北發動內戰的陰謀,並與北平的聯合國救濟總署建立聯繫,努力爲解放區爭取急需的藥品、醫療設備和物資。

解放戰爭時期,黃華再次擔任朱德元帥的祕書,跟隨黨中央向華北轉移,進駐河北西柏坡。隨後,他又擔任晉察冀阜平土改組組長,中共中央青委會委員,深入土地改革第一線,從事土改複查和“填平補齊”等工作。

平津戰役勝利後,黃華被調往天津,出任天津軍管會外僑事務處處長,後又調任南京市委委員、南京市軍管會外事處處長,參與接管國民黨政府外交部,負責處理有關對外事務。隨即,他又趕赴上海,出任上海軍管會外僑事務處長,爲解決涉外工商業勞資糾紛等,作出了突出貢獻。

建國後,黃華長期從事外交工作,多次參加新中國重大外交活動,爲新中國外交事業的創建和發展做了大量工作。他先後擔任朝鮮停戰政治談判中方代表、外交部西歐、非洲司長,隨同周總理出席日內瓦會議和亞非(萬隆會議),並擔任中國代表團顧問和發言人,華沙中美大使級會談中方顧問,駐加納共和國、阿拉伯共和國特命全權大使。

在此期間,黃華大力開展工作、廣交朋友,促進了中加、中埃友好合作關係的發展和人民友誼,出訪了非洲等多個國家的訪問,爲增進中非人民之間相互瞭解,推動中國與非洲國家的建立做了巨大貢獻。

3. 他是新中國第五任外交部長,當過中顧委常委,官至副國級享年97歲

尤其是在1971年,黃華出任中央三人小組成員,在周總理的直接領導下,參與接待祕密來訪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爲打開中美建交大門,作出了突出貢獻。

隨後,他又擔任中國首任駐加拿大特命全權大使,中國首任常駐聯合國及安全理事會代表,他充分利用聯合國這個重要的多邊外交平臺,同十幾個國家進行了建交談判,並簽訂了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公報。

1972年,黃華向聯合國提出要求將香港、澳門從殖民地名單中刪除,得到了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多數票通過,爲日後香港、澳門的迴歸祖國,徹底削除了障礙。可以這樣說,香港、澳門的迴歸,黃華功不可沒。

1976年,黃華主管外交部,擔任新中國第五任外交部長。到1980時,他又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官至副國級領導人,此時正處於我國改革開放的關鍵轉折時期。

爲了增進中國人民同世界各國人民的交流與合作,開創中國外交工作的新局面,黃華曾出訪了50多個國家,爲促進中國與世界各國的友好關係和發展,可謂是嘔心瀝血。

爲給國內經濟建設創造和平的外部環境,他做了大量的工作,有力地促進了中蘇關係的發展,他還領導外交部就香港迴歸祖國做了大量的前期準備工作。

1983年黃華當選爲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央顧問常委、宋慶齡基金會主席、中國福利會主席等職,無論身在何處,官有多大,但他始終低調做人,高調做事,爲黨爲人民勤勤懇懇兢兢業業,貢獻了自己的畢生精力。

4. 他是新中國第五任外交部長,當過中顧委常委,官至副國級享年97歲

2010年11月24日,黃華不幸病逝於北京,享年97歲。黃華在他7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爲民族的獨立和人民的解放,新中國的建設和改革開放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爲人民服務的一生。黃老雖然離開了我們,但他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