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奇葩說》已經連續七個季度爆紅。

一衆妖魔辯手,加上四個身懷絕技的老師,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到之處。不過,最讓我驚訝的,還是那個坐在中間位置,佛系敲打着木魚的馬東。

郭德綱對他的評價是:

“他是我們當中的資本家,他很早就活明白了。”

1.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他是個聰明人,總是在娛樂圈的最前線遊蕩。

他很懂人情世故,卻專注插科打諢。

一隻手忍不住想要逗弄你,另一隻手卻忍不住拍了拍你的肩膀。

攻守之間,不顯山不露水,卻將人我矛盾化於一同。

2.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2014年之前,馬東依舊是一副央視臉,西裝筆挺。

自從奇葩說火了之後,他的風格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割掉了眼袋,穿了蘇格蘭裙,紮了個莫西幹髮型,還變成了肯德基爺爺,徹底放開了自己。

1

馬東生於哈爾濱,是1968年。

三年之後,馬東來到了北京,和父親的第一次見面。小馬東叫了一聲“叔叔”,叫得他老爸眼淚都下來了。

那個時候,馬東並不知道,他的父親是多麼的無奈和悲傷。

3.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那個時候,馬東覺得,幼兒園比許久不見的老爸更有誘惑力。在幼兒園的時候,馬東放開了自己的本性,回到了自己的世界,盡情地享受着自己的快樂。

可是,幼兒園的老師們卻很擔心,馬東的歡樂會影響到全校的學生。爲防止大家一起釋放天性,幼兒園把馬東退回家,結束了他爲期半年的幼兒園生涯。

雖然被開除了,但馬東還是很開心地度過了自己的生活,進入了小學。

4.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當時所有人都喜歡馬季,馬東是馬季的兒子,他們愛屋及烏,這讓馬東很高興。

但福禍相依,同學們認爲,子承父業,馬季先生的相聲他們是聽不到的,退而求其次,聽聽他兒子的活兒也不錯。

因此每次下課,馬季的鐵桿粉絲都會把馬東圍在角落裏,用自己的揹包砸他的臉,讓他“說一段”。

馬東無言以對,他只能用最溫柔的方式來化解,哭得所有人都心軟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馬東已經有些絕望了,他很早就體會到了明星二代是什麼滋味了。

5.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但更讓他鬱悶的是,他不會說相聲,正是因爲他的爸爸是個相聲演員。

馬東從小就很愛說相聲,講起段子來也是一把好手。

馬季知道自己的人生道路並不平坦,他告訴馬東:“你不是說相聲的料,你不是那種人。”讓馬東放棄了這個想法。

馬季先生也沒有料到,馬東這個46歲的人,竟然會在《奇葩說》上講“羣口相聲”。

2

1986年,馬東還不到18歲,就獨自一人到澳洲攻讀計算機專業。

他在悉尼待了八年,做了各種各樣的工作,甚至加工過袋鼠皮子。

馬東曾經說過,那段求學的日子就像胸懷廣闊天地大有作爲的雄心去澳大利亞上山下鄉。

悉尼是美麗的,但是和我沒有關係。

6.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在1996年,馬東深深感受到被“邊緣化”,他決定回到國內,繼續從事影視事業。

馬東初來湖南臺的時候,腦子裏充滿了疑惑。他實在想不通,李湘怎麼坐在商務艙,而他卻只能坐經濟艙。

思前想後,馬東得出了一個結論:綜藝節目他做不了。

7.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30歲的時候,馬東還只是一個年輕人,他覺得自己在危險的地方有無限的榮耀,綜藝節目對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馬東在第一期節目中,採訪了一些農民工和棄嬰,討論的內容非常大膽,從“棄嬰”到民政局,再到社會學家李銀河,探討了少數人的愛情。

那兩年,馬東肆無忌憚地狂奔,暢快淋漓。但在馬東的熱情和速度中,臺領導們就像是坐過山車一樣,滿頭大汗。

8.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爲了避免超速,很多領導都在教導馬東如何“安全行駛”。

但膽子大的馬東,就像是一箇中二愣頭,在和總導演、製片人、副臺長的爭吵中,拼命地想要保持自己的形象。

兩年後,當節目被叫停的時候,馬東終於明白了,成年人的世界是不能任性的。

9.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在1998年,馬東因爲《有話好好說》的一期節目被禁止了,他在公衆面前嚎啕大哭。

那一年,他學到了悲涼這個詞,他說:“悲涼是無法抗拒的。”

3

從湖南電視臺出來後,馬東就一直保持着沉默。

他在央視擔任《文化訪談錄》節目主持人。這一次,馬東收斂了自己的鋒芒,整個人都軟了下來。

而溫柔刀,同樣能讓人一刀一個。

馬東在採訪郭敬明的時候,就像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大哥哥,輕聲說着話。可郭敬明越說越覺得自己還是太嫩了。

郭敬明被問得半死,心情徹底崩潰,連忙停止了採訪。也不知道小四有沒有在洗手間裏哭暈過去。

10.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文化訪談錄》的收視率一直是倒數第一,可馬東在央視混得風生水起,就像是一個超級瑪麗,一躍而上。

從主持人,到製片人,再到春晚的導演。

而馬東的身體裏,那股“作精”的力量再次迸發出來。一天比一天鬱悶,他覺得自己在央視已經盡力了,也該出去看看了。

45歲的馬東,一咬牙,把身上的西裝和條條框框都給扔了,果斷地離開了央視,自己創業。

誰也不會想到,馬東一個六十年代的人,穿着一件蘇格蘭短裙,和一幫90後一起玩《奇葩說》。

更讓人意外的是,他的表現竟然如此出色。

11.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馬季在《一生守候》的自傳裏,說馬東四歲就能把《奇襲白虎團》這本快板書背出來,聽一次就能把《舞臺風雷》複述。

家世的光環,坎坷的學習生涯,熱愛紅樓夢的文藝青年,也曾經懷着夢想與信仰,爲征服世界而奮鬥。

他曾經瘋狂地挑戰着這個世界的底線和法則,而現在,他卻對外界的犬儒主義者的質疑淡然地報以微笑。

他說:“被誤會是表達者的宿命,我們沒什麼可抱怨的。”

12.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他在《奇葩說》中坦誠:“全世界大概有5%的人有積累知識、理解歷史的慾望。”

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在活著,就是在生活。

或許5%的精英主義是最好的選擇,他不是不懂,而是他更清楚,對錯不是自然的,生活中的普通娛樂纔是生活的常態。

我們從來沒有享受過高雅的生活,而享受是人類的天性。

特別是看見特別嚴肅、積極的人時,

“大善”這個字眼,讓人不寒而慄。

因此,他將高曉松,蔡康永這些優雅而又高貴的人物,將肖驍的真實和淺薄的東西,都吸收了進去,融入了他的胸襟。

13.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有人問馬東,《奇葩說》是不是爲了好玩?

馬東說道:“娛樂就是本質。”

米未傳媒的一句話,就是“不止有趣”。

馬東想要的,就是“深度娛樂”。

14.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在這個富饒的世界裏,有很多快樂和滿足,有關傳承歷史,有關探索真理,有關改變世界,甚至有關社會責任,商業使命,普世夢想……

到了一定的年齡,馬東不會再滿足於表面上的對與錯,在能力所在範圍,去掉沉重和噪音,迴歸最簡單的生活本質。

知世故而不世故,守護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平衡。

這便是一個平凡人的雄韜偉略。

15. 馬東被命運安排好的一生,沒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