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軍排長半夜無意間看到前方冒出火光,仔細一看大驚:趕快回來

第五次戰役以後,敵我雙方再度在“三八線”一帶對峙起來。朝鮮戰爭進入這個時期,讓美國意識到已經無法通過軍事力量徹底佔領朝鮮了,只能轉而尋求停戰談判,以期待能夠“光榮的結束戰爭”。

1. 志願軍排長半夜無意間看到前方冒出火光,仔細一看大驚:趕快回來

美國想要停戰,卻依然想通過談判獲取更多的好處,於是在談判桌上提出了許多無理要求。這些無理要求遭到拒絕以後,美國索性進行威脅,揚言要用大炮來進行談判。爲了能夠獲取談判桌上的優勢,敵人再度開始了新一輪的進攻。不過這一時期不再是大規模的進攻,而是以陣地戰爲主的小規模進攻,抗美援朝戰爭自此進入了相持階段。

由於當時談判在開城一帶舉行,使得這一地區也成爲了敵人進攻的重點。爲了保障開城地區的安全,促進停戰談判的進行,志願軍第63軍於1951年11月16日進入開城地區部署防禦,就此開始了長達8個月的開城防禦工作。63軍到達開城地區以後,與對面的敵人展開了長期的陣地戰。

板門店東面大約5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名叫後川洞北山的陣地,這個陣地是63軍前沿陣地的突出部分,可以直接威脅到敵人的白鶴山陣地,使得這裏成了敵人的眼中釘,經常派人前來攻打,不過在63軍的堅守下,敵人始終沒有得逞。當時負責守衛後川洞北山陣地的部隊是189師566團7連3排,前沿陣地最容易遭到敵人攻擊的西南部則交給了8班,由副排長李滿親自指揮。

2. 志願軍排長半夜無意間看到前方冒出火光,仔細一看大驚:趕快回來

1952年7月6日,李滿忽然感覺情況有些不對了,因爲按照往常的習慣,敵人總會打一些冷炮過來,幾個月以來從沒有間斷過。然而這一天,敵人卻始終沒有開炮。更加讓人懷疑的是,敵人不斷朝高地後面的公路上發射煙幕彈,飛機也在陣地上空來回盤旋,這讓李滿意識到,敵人很可能會發起進攻了。

沒想到的是,李滿一直等到太陽落山,敵人都沒有發起進攻。不過他沒有大意,敵人既然白天沒有進攻,那就很可能會在晚上搞偷襲。爲了能夠摸清楚情況,李滿特意將崗哨向前延伸了50米,以便能第一時間發現敵人,從而爭取更多的時間展開兵力。部署完成以後,李滿沒有絲毫放鬆,他始終感覺有些不安心,索性就在陣地上四處走動觀察情況。

很快,李滿就走到了3組的陣地前面,他遠遠看到哨兵左世才走到了前面一個山凹位置附近,那裏正好是巡邏的最大範圍。李滿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就準備去其他地方查看情況。然而就在他剛剛要轉身的一瞬間,忽然看到前面冒出了兩股火光。他心知不對,不由得朝前面仔細一看,頓時大驚起來:“前面有敵人,趕快退回來。”

3. 志願軍排長半夜無意間看到前方冒出火光,仔細一看大驚:趕快回來

原來李滿藉着月光看得很清楚,那兩股火光分明是敵人的火焰噴射器發出來的,大概是躲在前面的敵人以爲左世才發現了他們,於是就用火焰噴射器搶先發起了攻擊。左世才聽到了聲音,趕緊退了回來。由於他退得非常快,雖然衣服被燒到了,但沒有什麼大礙。另一邊的李滿也趕緊下令,全班立刻進入陣地準備戰鬥。

按照李滿的部署,8班總共分爲3個戰鬥小組,其中班長張富榮帶領1組守衛陣地左側,老戰士張國帶領2組守衛陣地正面,副班長萬紹青帶領3組守衛陣地右側。由於提前發現了敵人,8班及時進入了陣地。就在他們剛剛進入陣地後不久,左側的敵人就首先攻了上來。敵人也沒有料到會提前暴露,他們直接就衝了上來,張富榮一聲令下,1組送出了幾排手榴彈招呼他們。一陣響聲之後,敵人倒了一大片,只得狼狽退了回去。

這一次前來進攻的敵人是美陸戰1師第7團1營的2個連,屬於敵人的精銳部隊,他們可不會就此放棄。不到10分鐘時間,敵人再度發起進攻。爲了能夠奪取後川洞北山,敵人的步兵並沒有立刻衝鋒,而是先派人用火焰噴射器四處噴射。李滿眼看敵人燒得很瘋狂,這麼下去肯定不是辦法,於是讓大家全部對準敵人的火焰噴射器開火,將它們全部消滅在30米以外,不讓火焰噴射器接近陣地前沿。敵人眼看火焰噴射器沒有用,只好讓步兵開始衝鋒。

4. 志願軍排長半夜無意間看到前方冒出火光,仔細一看大驚:趕快回來

李滿原本在3組陣地上,他眼看3組戰鬥熱情非常高,估計這裏不會有什麼問題,於是便回到了2組陣地,以便能夠更好掌握全班的情況。沒有想到的是,李滿纔剛走不久,敵人就發起了第4次進攻。這一次進攻中,萬紹青不幸右眼被一塊彈片打傷。等到打退敵人的進攻以後,他再也無法支撐下去,暈倒在了陣地上,被衛生員擡回了防炮洞。

等到第5次進攻時,3組的陣地成了進攻重點,敵人只派出了部分軍隊牽制其他兩個小組,集中了1個連的兵力不斷朝3組發起了衝鋒。左世才和葉明華在正面拼命朝敵人投擲手榴彈,炸倒了一片又一片的敵人,卻依然擋不住敵人的進攻。關鍵時刻,葉明華抱着3顆手榴彈跳出工事,犧牲自己炸倒了一大片敵人,纔將這次進攻打了下去。

一轉眼間,3組就只剩下了左世才一個人,李滿聽說後焦急不已,立刻就要趕到3組支援。不過他纔剛剛走了幾步,就忽然想起,2組這裏纔是主陣地,自己不能離開這裏,只得讓戰士鮑玉秀前往3組支援左世才。此時3組那邊情況萬分危急,左世才靠着手榴彈又擊退了敵人3次進攻,但手榴彈卻沒有了,只剩下了一顆飛雷。

很快,敵人再度發起了進攻,左世才知道自己很難再堅守下去了,他毫不猶豫拿起了飛雷,準備與敵人同歸於盡。就在他拉開導火索的一瞬間,卻忽然想到:“不行,我不能就這麼犧牲了,現在陣地上就剩下了我一個人,要是我也犧牲了,陣地肯定守不住,必須要想辦法將陣地守住纔行。”想到這裏,他趕緊將飛雷推了出去,自己則往身後的交通壕裏一倒。只聽得一聲巨響之後,4個敵人當場被炸倒了。

5. 志願軍排長半夜無意間看到前方冒出火光,仔細一看大驚:趕快回來

說來也巧,正好9班的杜連權送彈藥過來,他一看這裏只剩下了左世才一個人,立刻主動提出跟左世才一起戰鬥。就在這時,鮑玉秀也趕到了,3個人聯手再度將敵人打了回去。不知不覺間,敵人已經連續進攻9次了,但卻始終拿8班毫無辦法。第9次進攻以後,敵人停了大約20分鐘的時間,纔再度發起第10次進攻。李滿預料到經過這幾次進攻,敵人的建制已經被打亂了,於是大喊起來:“同志們狠狠地打呀,敵人已經快被打垮了,堅持下去就是勝利。”

8班的戰士們看着漫山遍野都是敵人的屍體,戰鬥的熱情更高了,不斷用火力網將敵人打倒了一片又一片。戰鬥一直持續到第二天凌晨2點多,敵人的2個連傷亡大半,只得狼狽撤了回去。就這樣,8班在李滿的帶領下,一夜時間打退了敵人12次進攻,以3人受傷1人犧牲的代價,消滅了250多名敵人,牢牢守住了陣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