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1.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馬廣儒在87版《紅樓夢》中飾演賈瑞的劇照

說起馬廣儒,大多數人都是一臉懵。但提起87版《紅樓夢》,全中國只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紅樓夢》是流傳千古的文學鉅製,而87版《紅樓夢》則是將這部鴻篇鉅製以最完美,最貼近原著的方式展現在普通民衆面前。

那麼,馬廣儒與87版《紅樓夢》有什麼關係呢?

在《紅樓夢》第十二回“王熙鳳毒設相思局,賈天祥正照風月鑑”中有一個重要人物,賈瑞賈天祥。87版《紅樓夢》中,此人的扮演者正是馬廣儒。

賈瑞在《紅樓夢》中可謂是個18線的小角色,他之所以能被人記住,也是因爲《紅樓夢》中出現的爲數不多的幾場比較露骨的情色場面的描寫,以及其可悲可嘆的結局。

2.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賈天祥正照風月鑑

馬廣儒將賈瑞那種自命風流、呆氣可掬的好色之徒形象演繹得活靈活現。不過當年馬廣儒參與87版選角其實是奔着“一哥”賈寶玉去的。

他在短短32年的人生中始終執着於“賈寶玉”這個人物,。因爲“他”,他成就了他的演藝事業,也因爲“他”,他入戲太深無法自拔,終因酗酒過量而早逝。

馬廣儒生於安徽省玉河縣一戶普通人家。他是家中最小的男孩子,所謂“老兒子,大孫子,老太太的命根子。”這馬廣儒不僅是母親的命根子,也是他們全家人的命根子,只因爲這孩子長得好看。

3.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青年時期的馬廣儒

物質條件匱乏多少會影響人們的身體素質,但馬廣儒卻生得極好,眉目清秀膚色白皙,幼時還有點男女莫辨的美感。舊時有種迷信的傳說,好看的男孩子容易養不住,就像《紅樓夢》中的賈寶玉一樣。解決辦法是寫了寶玉的名字滿大街貼了讓人叫。

馬家所在的地區風俗則是將男孩子做女兒打扮。父母兄姐本就都極爲疼愛他,便一直拿他當姑娘一般嬌養直到考上戲校。馬廣儒不僅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所有需要與外人打交道的事情也都有兄姐代勞,以至於他小時候幾乎沒有朋友和玩伴。

這樣的溺愛也間接形成了他成年後不善言辭、不善溝通的性格,也是造成他人生悲劇的重要環節。

4.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馬廣儒劇照

馬廣儒的父親年少時曾讀過私塾,後來因爲家境不好沒有繼續上學。到了兒子這一代,他很希望家裏出個讀書人,小兒子出生後他便將這個願望寄託在了他的身上。

據說在馬廣儒6歲時父親便送他全本的《三國演義》和《紅樓夢》。只是當時年紀幼小的馬廣儒並不知道這本《紅樓夢》將會對他的命運起到怎樣的影響。

面貌俊美的馬廣儒沒有按照父親的計劃走學術路線,而是在12歲時被選入安徽安慶黃梅戲學校。安徽自來便是“黃梅戲之鄉”,黃梅戲在當地受衆極大,非常普及。馬廣儒從小學習黃梅戲,因其扮相俊美唱腔甜潤,很快便嶄露頭角。

5.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馬廣儒劇照

戲曲表演大多都是才子佳人的故事,這讓馬廣儒對古代文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想起父親贈給自己的那套《紅樓夢》,學戲之餘開始津津有味地讀起來。他覺得那個生在錦繡叢中的寶玉跟自己簡直是太像了,都是一樣的衆星捧月。

受《紅樓夢》的影響,馬廣儒時常幻想自己就是賈寶玉。不得不說,少年在初讀《紅樓》時一定要先對這套傳世名著的寫作意圖有所瞭解,否則便只能看到流於表面的花團錦簇,而感悟不到“白骨如山忘姓氏”的悲涼。對人生的態度難免會產生偏差。

6.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西廂記》劇照

馬廣儒便是如此,他羨慕賈寶玉,每每排演劇目都能很快投入角色,有時還長久不能出戏,小小年紀便被老師讚揚“極易入戲”。分不清戲裏戲外,現在來看,馬廣儒的人生悲劇從此刻便已經埋下隱患。

戲校畢業後,馬廣儒順利進入安慶黃梅劇團,沒幾年便成了“角兒”在劇團裏做主要演員。1983年,王扶林導演開始籌備拍攝電視劇《紅樓夢》,面向全國選角。這讓馬廣儒着實激動了一番,這是自己的“本命”啊。與“寶玉兄”神交已久,終於有機會合二爲一了。

7.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賈瑞劇照

馬廣儒義無反顧地報名參加了劇組的選角。有近十年表演功底的馬廣儒順利通過了地方上的選拔,跟隨劇組來到北京參加最後的試鏡。

《紅樓夢》是在全國範圍進行的海選,這也是我國首次公開全國範圍選拔演員,一時間各色美人紛紛齊聚京城。但是寶玉的角色是《紅樓夢》衆多人物中是最難選的。

吳祖光先生就曾說過:“扮演賈寶玉的演員還沒出生呢!”“如果紅樓夢拍不成,那就是沒有找到賈寶玉。”導演王扶林要求這個演員要有“桃花般的臉”,“要是男孩子,還得有脂粉氣”。這在八十年代的男孩中確實是不多見的,所以馬廣儒對自己極有信心。

8.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87版《紅樓夢》賈寶玉的扮演者歐陽奮強定妝照

可是最終“賈寶玉”的角色由“面若桃花”的歐陽奮強出演。但落選的馬廣儒並沒有直接離開。王扶林讓他在劇組等待,也是在爲他物色合適的角色。

後來的採訪中王扶林說:“他(指馬廣儒)想演賈寶玉,但是他不敢說,在我面前從來不敢提。”衆所周知,87版的《紅樓夢》寶玉角色是最後進組的,也就是說這個角色是最後敲定的。

如果當時馬廣儒能夠勇敢地嚮導演表示自己的想法,也許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雖然也不一定能爭取到“寶玉”的角色,但這個行爲也許會對他性格的改變產生一些影響。

9.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林黛玉的扮演者陳曉旭

經過考慮,王扶林敲定了“賈瑞”這個角色給馬廣儒。原本想拿下“賈府的鳳凰蛋”,可沒想到“寶玉”演不成,連男二、男三都沒自己的份。這讓從小被稱讚到大的馬廣儒既失落又失望。正是萬般無奈心灰意冷之下,“林黛玉”的扮演者陳曉旭走到了他身邊。

陳曉旭的鼓勵和開導讓馬廣儒漸漸放開心懷專心地投入到劇情的拍攝中,這個單純又帶點呆氣的憨孩子也在心中默默的給陳曉旭記了一筆。隨後的拍攝過程中,雖然馬廣儒與陳曉旭並沒有對手戲,但馬廣儒一直十分關注陳曉旭。

10.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賈瑞與王熙鳳

他很快便展開了對陳曉旭的追求。突如其來的表白讓陳曉旭不知所措,她對馬廣儒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感,只是出於對朋友的關心。

但馬廣儒帶入了自己的“寶玉”人設,爲了表示自己對“黛玉”的忠貞不二,他還拿着刀片要割腕明志,幸好被導演王扶林老師恰巧撞見纔沒有鬧出大亂子。

表白被拒讓馬廣儒好不容易明朗起來的心情又變得陰鬱,接踵而來的一件事則給了他重大的打擊。

1984年,馬廣儒的父親在老家安徽去世。忙於拍攝的馬廣儒僅來得及回家奔喪,都不曾見過父親最後一面,這使他非常內疚。心情鬱悶之下只有借酒澆愁才能緩解一下心中的煩惱,也就從此養成了嗜酒的習慣。

11.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紅樓夢劇照

1987年,《紅樓夢》拍攝結束,在上海舉辦的紅樓文藝晚會上,馬廣儒與同爲黃梅戲演員的湘雲扮演者郭宵珍共同演繹《天仙配》驚豔全場。

《紅樓夢》的大火,讓劇中演員都隨着水漲船高。馬廣儒也迎來了事業的高峯期,接連拍攝了《西廂記》、《聊齋》等多部優秀的作品。也成了家喻戶曉的名演員。

1988年,中央電視臺與江西電影製片廠合作拍攝《湯顯祖與牡丹亭》,這部劇的導演也是王扶林老師,他邀請了馬廣儒飾演湯顯祖。在這部劇的劇組中,馬廣儒邂逅了與他傾心相愛的女友,也因此毀了他後半生。

12.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紅樓夢劇照

這個女孩子是江西本地劇團選上來的,在劇中扮演一個小丫鬟的角色。因爲是第一次拍攝電視劇,姑娘非常緊張,幾次拍攝都不在狀態,這讓導演和其他演員感到有些不滿。

馬廣儒想到了自己最初拍戲時的困境,便走到女孩身邊安慰她,並與她搭戲,教她如何表現情緒,如何自然流暢地說出臺詞。

女孩感到受寵若驚,自己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龍套,而對方可是非常有名氣的演員。不但一點架子也沒有,還願意親自教自己怎麼演戲。在馬廣儒的悉心指導下,女孩後期的表演都很順利地完成了,而她的心中也難以抑制的對馬廣儒生出了愛慕之意。

13.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紅樓晚會中的馬廣儒與郭宵珍

馬廣儒性子單純,他其實並沒有想太多。但女孩的示好給他屢受打擊的內心帶來了許多慰藉。他們開始了甜蜜的交往。

幾個月後,電視劇的拍攝接近尾聲,劇組的演員們自然也要各奔東西。這讓這對尚在熱戀中的青年男女非常不能接受,分別時馬廣儒向女孩保證一定會調來山西。

那時候的演員跟現在不同,想要變動單位需要經過很多手續,尤其是馬廣儒這種跨省調動。他幾經周折託遍了關係,放棄了在安徽劇團“臺柱子”的榮譽,在團長恨鐵不成鋼的憤怒下才調入了南昌電視臺。

據說當時兩人分別時,女孩曾說“即使賣菜,我也跟你去安徽”,馬廣儒不忍女孩背井離鄉才自己調任江西。與其說他天真,不如說傻氣。爲了一份不確定結果的感情,根本沒有考慮清楚自身情況,就放棄了在故鄉的似錦前程。而這果然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敗筆。

14.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馬廣儒劇照

有情人終成眷屬,女孩和馬廣儒都沉浸在二人世界裏。初到江西的馬廣儒事業上也持續了前兩年的輝煌,作爲“特殊人才”被引入江西的馬廣儒剛一到來便擔綱主角主演了《滕閣秋風》。之後又連續出演《假面人》、《都市大亨》和《荊釵記》等作品,無一例外的都是男一號。

這已經比很多演員的起點都高了,這段時間用春風得意來形容馬廣儒一點也不過分。這確實是他人生中的高光時刻。但接下來的人生是誰也沒有想到的急轉直下。

馬廣儒從安徽安慶黃梅戲劇團被調入南昌電視臺,這按理說是高升了。不僅身份上發生了變化,也爲他今後的發展拓寬了道路。可惜他卻將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剛剛調到電視臺時,馬廣儒連續拍攝了幾部大戲。但電視臺的工作跟劇團不同,除了拍戲還有諸如新聞採編等工作。而馬廣儒根本無法勝任除了演戲之外的任何工作。

15.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馬廣儒劇照

並不是他不想好好做事。而是一方面他從少年時就進入戲校學習,文化底子太差。電視臺曾經想讓他學習導演,也曾派遣他去新聞中心工作,但馬廣儒都做不了。另一方面,一直作爲“大男主”的馬廣儒也有自己的驕傲,他並不願意出演配角。

短時間還有“明星”光環的加持,但日積月累下來人民羣衆也頗有微詞,哪個部門願意帶着一個只佔人頭不出活的累贅呢?而且馬廣儒這個人生性單純,不懂得經營人際關係,更加受到同事的白眼和排擠。

雖然不善於人際關係,但不被同事歡迎馬廣儒還是能感覺出來的。遠離家鄉、工作不順又受到排擠,這令馬廣儒非常煩悶,即使有一朵“解語花”在身邊也不能完全緩解他焦躁的心情。無法排遣的心情讓馬廣儒整日借酒澆愁,“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吧。

16.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馬廣儒和朋友

對於男子來說,沒有事業並且沒有上進心,愛情自然就難以穩固。在工作上的表現差強人意,爲人又不怎麼上進,馬廣儒沒有得到女朋友家人的認可。女孩無法違背父母的意願,只能忍痛與馬廣儒分手。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真的讓人無法不扼腕。拍攝《紅樓夢》時馬廣儒的機遇並不十分好,但後期一路順風順水,能夠調入電視臺本應是他事業上的一個轉折,如果好好經營順利轉型,未來可選擇的方向非常廣泛。

只可惜他故步自封,既不能拓寬自己的戲路,在表演上多加琢磨。也不願接受新知識、新技能,讓自己能夠勝任更多的工作,只是一味地沉浸在過去的榮光和自己幻想的“世界”中。

女朋友與他分手後,馬廣儒更加變本加厲放縱自己。每日以酒精麻痹自己,酒精中的精神活性物質一直刺激着馬廣儒的神經系統,飲酒後讓他覺得興奮,因此而產生的愉悅感是他在清醒狀態下永遠也不可能體會的。這時的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飲酒或適量飲酒了。

17.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馬廣儒劇照

馬廣儒曾經飾演的角色大多是文人公子,這些人講話都是文縐縐的。喝酒之後,他便會大聲吟誦過去飾演的角色的臺詞,尤其喜歡將紅樓夢中賈寶玉的臺詞拿出來誦讀,還會即興考教同伴“這一句是出自《紅樓夢》的哪一章?”常常讓朋友們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馬廣儒的古怪讓朋友們有些不敢接近,只有一個女孩子一直以來都細心地照顧和陪伴他。不知是出於同情還是真的喜愛,女孩在父母激烈的反對下還是毅然嫁給了沒事業也沒前途的馬廣儒。

婚姻讓馬廣儒有了短暫的清醒,他看到嬌妻每天爲生活而忙碌也決心振作精神,跟妻子好好過日子。

妻子在孃家的幫助下開了一家服裝店,每天從早到晚忙碌着。馬廣儒也心疼老婆,便常去幫忙看店,但是從小到大沒有經商經驗的馬廣儒經常記錯服飾的價格或拿錯號碼。將店裏搞得雞飛狗跳,不但幫不上忙反而添亂。

18. 入戲太深以賈寶玉自詡,苦追陳曉旭遭拒,32歲酗酒暴病永遠離開

馬廣儒(右)

這讓馬廣儒更加失落,索性不再做事,只一味的飲酒,喝多了便隨性唱一段,酒醒了便在接着喝。看着整日沉淪在酒精和幻想的世界裏的馬廣儒,妻子也只能感嘆自己命苦。

長期的酗酒早已經使馬廣儒的身體壞到了極限,1995年他終因酗酒過量而住進醫院。妻子雖然怒其不爭,但還是盤出店鋪變賣存貨,爲他籌錢治病,可惜的是積重難返,馬廣儒還是在5月26日清晨離開了人世,年僅32歲。

他去世前,已經意識模糊到認不清人了。但還在囈語着:我是演員,我演過《紅樓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