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在橫店的冬天,總是能從迎面刮來的風中感受到刺骨的寒冷,但是與之並行而來的還有無數年輕人追夢的熱烈。

這一年的大街上卻出現了一個不同的身影,一個年輕人穿着自己所有的衣服和毛線帽在冰天雪地中,靠着涼椅昏昏欲睡。

1.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就在大家都以爲他要就此睡過去的時候,不遠處導演一聲“咔”,年輕人立馬就從夢中醒來,瞬間站起身開始準備自己即將上場的戲。

轉眼間,一句臺詞的戲就已經拍完。只見年輕人又着急地騎上自行車趕往下一個劇組……

這個疲於奔波的年輕人就是今天的主角,陳創。

01、從小調皮,不愛戲曲愛表演

2.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陳創是1974年出生於江西樟樹的一個藝術世家之中,他的父親是當地十分有名的戲曲表演演員,曾經還是樟樹市採茶劇團的團長以及中國曲藝協會的成員。

按理來說在這樣優秀的父親每日的薰陶之下,陳創以後應該也會是一個十分優秀的戲曲表演演員,但是陳創從小是十分調皮,總是喜歡和父母對着幹,所以陳創的童年也幾乎是在被父母的打罵聲中成長起來的。

3.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經常就可以看到陳創爲了欺負父母而專門不好好走路,看起來像一個小混混一般。這個時候陳創的父母就會一腳直接踢在陳創的屁股上,讓陳創直接趴在地上。

還有一次是因爲在學校,陳創看着路過的女孩子一時興起,就把從路上隨便撿來的毛毛蟲放在了女孩的頭上,把女孩子嚇得不敢再來學校,班主任直接將陳創的父母叫過來讓他們把陳創帶回家好好教育,氣急敗壞的陳父直接將陳創吊起來打,嚇得陳創哭了好久。

4.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起初陳創的父母確實期盼着陳創可以繼承他們的衣鉢,能夠繼續在戲曲的道路上發光發熱。小時候的他確實也跟着父母練了很久的基本功,但是卻總是調皮導致好不容易練好的本領又付諸東流。

那一年的暑假,陳創每天都會被父母叫起來吊嗓子和壓腿,陳創爲了逃避練習,居然還半夜去給自己頭上澆涼水,妄圖讓自己生病來躲避,第二天的練習剛開始,陳創就開始頭暈,最後甚至直接暈倒,父母看在眼裏自然深知這是陳創故意爲之,心裏也就不願意再勉強他。

5.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然而陳創雖然不想和父母一樣加入戲曲行業,內心卻是十分的熱愛表演,才上初中的他就開始一門心思地想要報考藝術院校。

但是陳創從小就調皮,只顧着怎麼玩早就已經把自己的學習成績耽誤了下來,再加上這些年來陳創的種種表現來看,不着調的他根本不可能考入藝術院校,所以父母直接否決了。

6.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但是陳創依舊十分不死心,經常就會在放學之後去家附近的劇團看別人表演,在昏暗的劇場一呆就是好幾個小時,陳創的母親看在眼裏,十分心疼。

於是在一次放學後,母親叫住了準備去劇團的陳創,對他說;“如果你真的想成爲一名演員,首先就得讓我們相信你可以,成爲演員的第一步就是考藝校,你現在的成績連個高中都上不了。”

7.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於是陳創終於開始靜下心來正視自己的問題,開始拋棄之前的吊兒郎當,認真學習,陳創雖然之前落下了很多文化課,但是勝在腦子反應很快,基礎也比較好。

於是在中考中發揮得不錯,雖然不是重點高中,卻也成爲了一名高中生。等到了上高二的時候,這一年是藝校最後一年招生了,陳創實在是不想錯過自己機會,於是回家哀求父母,這一次父母妥協了,將陳創送進了藝校。

8.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終於得償所願的陳創在藝校中度過了十分開心的一年,但是他卻在日常的學習中,發現自己對於表演真的是出奇的熱愛,於是他開始萌生要做演員的想法。

正逢當時是北京電影學院面向全國招生的時間,於是陳創回家和父親商量,說:‘爸,我在藝校的這段日子真的讓我明確了我以後的人生目標,就是想做一名演員,出演自己喜歡的角色。“看着一向玩世不恭的兒子眼中閃爍着堅定的光,父親決定陪着陳創一起去參加考試。

9.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其實當時的陳創外形條件並不是很優秀,和他同期考試的都是蔣勤勤、陳紫函、金巧巧這種顏值十分高的演員,所以從第一形象來看,陳創的成功幾率比較小。

但是因爲從小就耳語目染父親和劇團的人表演,面試中老師讓陳創表演一個“擠公交的人”,幾乎所有的同學都在扮演擁擠的人羣,陳創卻靈機一動,直接找了個凳子坐下來,招呼大家上車,與原來他扮演的是”公交車司機“。

10.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這樣與衆不同的詮釋讓在場的老師眼前一亮,於是陳創成功考入了北京電影學院開始了他專業的表演學習之路。

出來之後父親着急的詢問陳創考的怎麼樣,陳創只是說:“發揮正常,等待結果。”

11.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而在考完試之後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那就是陳創和父親在學校附近的飯店裏喫飯,這是父子兩個這麼多年來第一次這麼心平氣和的交心談話,父親說:“我這一生都是爲戲曲行業付出,因爲我熱愛,你呢?你熱愛表演嗎?”

陳創看着喝醉的父親第一次握緊了父親的手,表示:“表演是我會去願意爲之奮鬥終生的工作。”父子兩個越聊越投機,居然忘記了第二天看榜,好在陳創沒有辜負父親和自己,還是成功地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

02、從“哮天犬”到“福貴”再到“小頭爸爸”的心態轉變

12.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而入學之後的陳創也不是很順利,看到同班同學都開始各個挑大樑,出演影視作品的主演的時候,陳創卻吃了形象上的虧,幾乎沒有片約,就算是有,也就是僅僅只有幾句話的跑龍套角色。

甚至在別的同學都開始簽約公司之後,陳創還是需要到處揹着自己的簡歷去各個劇組面試,經常就是奔波一天,卻一個劇組都沒有接受他的局面。

13.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轉折卻發生在陳創上大二的時候,他經過層層選拔終於在一部電視劇《危情時刻》中扮演了一個稍微臺詞多一點的配角,更讓陳創興奮的是,這個劇的主演是當時大名鼎鼎的張國立。

當時的張國立已經憑藉斬獲了無數大獎,一躍成爲了國內一線男演員,能和這樣優秀的演員一起演戲,着實讓陳創興奮的好幾天都睡不着。

14.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在拍戲過程中的陳創十分的努力,幾乎每天都是第一個到片場最後一個離開。而且也會經常去虛心請將張國立表演上的問題和改進方法,時間長了,張國立也開始關注這個十分努力的年輕人。

拍戲結束之後,張國立主動留下了陳創的聯繫方式,經常會給陳創打電話溝通一下近況,陳創也會將自己遇到的一些表演上的問題說給張國立聽,兩個人成爲了知己。

15.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後來張國立還主動爲陳創介紹角色,當時他正在拍攝電視劇《康熙微服私訪》,於是就給陳創打電話說;“我這邊有個角色蠻適合你的,就是戲份不多,不知道你願不願意過來演。”

對於當時已經很久沒有接拍戲的陳創來說這當然是願意的,去了現場才發現這部劇中不僅僅有張國立,還有自己的同學蔣勤勤。

但是陳創並沒有懊惱,反而去更加賣力的表演,劇播出之後,蔣勤勤憑藉劇中的驚豔造型而火出圈,陳創卻還是沒有被大家熟知,卻也是混了個臉熟。

16.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就在這個時候,電視劇《寶蓮燈》正在籌備選角,張國立聽說之後就推薦陳創去試試,起初陳創並不是想演“哮天犬”這個角色,但是經過面試之後,偏偏導員認爲這個角色非陳創莫屬。

再加上當時非典剛剛結束,收入十分薄弱的陳創只好答應了導演,確定出演《寶蓮燈》中哮天犬一角。但是陳創不知道的是,這個演“狗”的決定,幾乎改變了陳創的一生。

17.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寶蓮燈》這部劇的製作十分龐大,是臺灣和內地合拍的電視劇。儘管是扮演“狗”但是陳創依舊十分用心,甚至還在路上開始留心觀察那些流浪狗的動作。

經過觀察之後,陳創就給自己的角色加上了一個“遇到什麼東西,都要先聞一聞”的動作,這個工作一加上可謂是把“哮天犬”這個角色演活了,讓在場的大家都覺得實在是太生動了。

18.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除了需要突破演“狗”的心裏壓力,陳創還需要克服在扮演時的困難,因爲哮天犬的衣服很特別,是一套連體的緊身衣,也就意味着一旦穿上,就不能輕易脫下,廁所也不能上。

陳創爲了不給大家添麻煩,就開始少喝水最後甚至一天都不喝水,覺得渴了就簡單用棉棒蘸着水舔一舔,就是這樣的情況下,陳創一連拍攝了兩部《寶蓮燈》。

19.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拍攝結束後,電視劇《寶蓮燈》開始在央視播出,首輪就創下了最高當時高達9.1%的超高收視率,不僅捧紅了扮演沉香的曹駿和“二郎神”焦恩俊,還讓扮演“哮天犬”的陳創一炮而紅,那段時間無論他走到哪裏,大家都能叫出他的名字,當然更多還是“哮天犬”這個名字。

20.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於是開始有導演聯繫到了陳創,想讓他出演電視劇《富貴》中的男一號“富貴”,這個角色對於演員的考驗特別大,這部劇不同於之前陳創演的輕喜劇,而是從少年的輝煌到老年的落魄的一種心態的轉變。

這樣的角色是十分難演的,尤其是當時的陳創才30幾歲,對於人生的感悟纔剛剛開始,這樣的角色到底能不能讓自己演好,這是陳創心裏最大的心結。

21.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而當時和陳創競爭的還有當時的大咖王志文、姜文等等,但是最終在經過試戲之後,劇組還是選擇了和原創故事很貼切的陳創。

陳創爲了能把這個角色演好,將自己關在房間裏整整呆了一個星期,用自己的思想在腦海中將自己代入福貴的人物內心,給福貴這個角色加註進了自己的靈魂。

22.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果然陳創用心刻畫的角色福貴表演的十分深入人心,經過自己的理解將福貴詮釋的十分出彩。沒想到的是,這部劇播出之後卻劇火人不火,並沒有讓陳創一炮而紅。

而更難過的是,陳創因爲入戲太深,福貴悲慘的一生始終縈繞在陳創的腦海裏,揮之不去,在拍攝結束之後,陳創去看了心理醫生,結果卻被診斷爲抑鬱症,再加上節目播出後的效果不好,更是讓陳創從心裏開始陷入低谷,之後的陳創也從未再演過悲劇角色。

23.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就這樣陳創沉寂了幾年,始終保持着不溫不火的狀態,雖然口碑不錯,但是每次也只能出演一些配角,就這樣一直到了2013年的時候,陳創參演了電影《孔二皮進城記》終於在播出之後受到了大家的關注。

還憑藉這部電影獲得了兩個大學生電影節最佳男主角和百合獎最佳男主,終於讓陳創的事業再次回暖。

24.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但是陳創塑造最成功的還要數“哮天犬”的角色,尤其是每逢寒暑假央視就會把《寶蓮燈》拿出來滾動播出,所以陳創也特別收小孩子們的喜歡,於是就有很多動畫或者漫畫改編的真人版劇集來找陳創出演。

之前陳創就已經客串出演了《淘氣包馬小跳》、《星際精靈藍多多》等膾炙人口的電視劇,但是都是配角,雖然演的很好,但是陳創卻始終沒有大火。

25.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直到後來,陳創打聽到了導演英達開始籌備真人版《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的劇集時,從來沒有在兒童劇中擔任過主角的陳創決定自告奮勇,去找了英達面試。

剛一到現場,試了僅僅5分鐘的戲之後,英達就直接拍板:“沒錯!這就是我要的小頭爸爸,就定下陳創!”因爲自己不是北京人,經常在表演之前,陳創就會去問導演:“我這句話應該北京話輕一點還是重一點。”

26.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從小卓越的模仿天賦讓陳創一個江西人說起北京話來還是遊刃有餘,有模有樣的十分符合人設。終於在時隔多年繼哮天犬之後,陳創再次迎來了自己的高光,他將小頭爸爸的角色飾演的十分搞笑和靈活,大家都十分喜歡看。

27.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時至今日,陳創已經出道了30多年,詮釋了將近上百個角色。這麼多年來陳創一直十分低調,大家一直也只是知道陳創的事業軌跡,卻從未了解過陳創的私生活。

03、47歲至今單身

28.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其實不瞭解陳創的人一直覺得他至今都沒結過婚,但是其實早在2010年的時候,陳創就和京劇院中的二胡美女周佑君喜結連理。

兩個人的相遇十分的夢幻,就是在一個雨天,陳創開車去劇組的路上,和同樣也是開車的周佑君發生了碰撞,當時兩個人就發生了口角,十分不愉快。

29.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後來又因爲處理後續的事情兩個人必須再次見面,當時的周佑君揹着一個二胡看起來十分有才氣,陳創就順口說:“我之前也是從事戲劇,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周佑君一聽就來了興趣,兩個人都是視才如命的人,交談十分愉快。

之後的一段日子裏,兩個人經常出來探討戲劇和理想,久而久之就互相產生了好感,很快就步入了結婚的殿堂,很快周佑君就爲陳創生了一個兒子。

30. 陳創:演活了“狗”,也演出了福貴的悲慘,如今47歲就頭髮花白

但是婚後由於兩個人的工作問題,總是聚少離多,感情也開始隨之變淡,所以這段僅僅維持了一年多的婚姻就此結束。

結語

爲了可以給兒子更好的照顧,陳創至今都沒有再次結婚。

已經47歲的陳創還是一如剛入行的樣子,始終清瘦也始終謙虛地存在於這個圈子之中,從未緋聞,也從未有炒作。

這樣始終保持謙虛和清醒的演員,真不愧爲我們的“童年偶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