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1935年初,時任紅一軍團第二師第四團團長的耿飈,剛剛在劉伯承辦公地與首長們商討完下一步行動方案後,就立刻急匆匆地返回了團裏。

彼時,中央紅軍深陷敵軍重圍之中,若不能及時脫險,後果不堪設想。耿飈所率領的第四團,負責擔任此次突圍任務的“排頭兵”,他必須將敵人的包圍圈撕開一個口子,掩護中央紅軍順利脫險。

1.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耿飈回到團裏後,立刻召集人員商量衝破包圍圈的方法,但結果卻不盡人意。他們越討論就越發現,這個任務太艱鉅。耿飈素來作風強硬,性如烈火,每次戰鬥都要衝在前面,他最不喜歡聽的話就是“不行”、“不能”。

商量無果以後,耿飈打算採取強行突破,無論多麼艱難,交給他的任務必須要完成。就在這時,工兵連一名叫石長階的戰士,說出了自己想到的一個幫助中央紅軍突圍的方法,耿飈聽後大喜,當胸就給了他一拳,讚歎道:“太妙了!”

在中央紅軍危急時刻,戰士石長階提出了什麼突圍方法,令耿飈如此欣喜?其實,石長階提出的辦法,不僅令耿飈大喜,後來也讓毛主席忍不住連連讚歎,更因此創造了一個新的歷史。

1934年,蔣介石密謀對蘇區實施“鐵桶計劃”,調集150萬大軍暗中形成包圍圈,企圖“畢其功於一役”,“圍剿”中央紅軍。蔣介石的“鐵桶計劃”堪稱完美,但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計劃商議的祕密會議結束後數日,這份重達數斤的絕密計劃書,就被送到了瑞金。

中央紅軍雖然提前脫離了蔣介石佈置的包圍圈,但蔣介石卻並未打算就此收手,惱羞成怒之下,派出重兵對中央紅軍進行圍追堵截。

2.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中央紅軍實行戰略轉移途中,成功突破敵人四道封鎖線,但在渡過湘江時蒙受重大損失,總兵力從出發時的8萬餘人銳減到3萬餘人。即便如此,仍有敵軍10萬餘人對紅軍進行追擊、合圍,紅軍想要衝出敵人包圍圈,脫離險境,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1934年12月18日,黎平會議召開後,中央紅軍經過參會人員表決後,決定向黔北進軍的戰略方針。

各部紅軍按照既定計劃行進,經過數次激烈的戰鬥後,於1934年12月31日,抵達貴州省甕安縣猴場。中央紅軍此時的處境是,前有烏江天險攔路,隔岸又有貴州軍閥王家烈的二十五軍設防於烏江沿岸。後有追兵,蔣介石的嫡系薛嶽部,一直尾隨中央紅軍。其中吳奇偉縱隊已經進佔了施秉,周渾元縱隊則逼近新老黃平,各自兵力多達四個師。

敵軍的用意顯而易見,企圖利用烏江天險阻住紅軍去路,再以數倍於紅軍的兵力進行三面包圍,屆時紅軍將陷入險境,後果不堪設想。此時,紅軍不能選擇與敵人硬碰硬,否則即便取得暫時勝利,也會被敵軍糾纏住,再難全身而退。所以,中央紅軍飛渡烏江天險,雖是險招,卻是絕地逢生的最佳出路。

博古與李德卻不這樣認爲,他們全然不顧黎平會議的決定,在紅軍抵達猴場後舊事重提,要率領紅軍再入湘西,堅決不同意強渡烏江。再入湘西的計劃行不通,這個方案在此前的黎平會議上已經商討過,是一條錯誤的道路。

3.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毛澤東得知此事後頗爲不滿,對前來通知他參會的周恩來說道:“政治局開會決定的事情,怎麼能說改就改?”周恩來極力安撫毛澤東的情緒,但他的內心對此其實也是不滿的。

猴場會議開始以後,毛澤東與周恩來極力反對“再入湘西的計劃”,得到參會同志的一致支持。最終,通過此次會議決定了中央紅軍強渡烏江、挺進遵義的計劃。

猴場會議結束以後,已經是1935年1月1日的凌晨。

毛澤東在會後返回自己的住處,並未立即入睡,多年以來的鬥爭生涯,讓他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工作方式。

毛澤東點燃了一根菸,右手叉腰,目光望向貼在牆上的作戰地圖,陷入沉思。縱觀毛澤東的一生,每次遇到做出重大決定的時刻,毛主席總是如此。是啊,他身上的擔子太重了,每次做出的決策必須要萬無一失,不敢有絲毫的馬虎大意。正因如此,中央紅軍才能在長征中始終立於不敗之地,這與毛澤東的高瞻遠矚脫不開關係。

4.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照顧毛澤東生活的警衛員,將熱好的飯菜反覆端上來又端下去數次,毛澤東卻一口也沒喫。毛澤東對荀子提出的“制天命而用之”的思想很是欣賞,將其概括爲“人定勝天”。所以,毛澤東認爲強渡烏江雖然艱險,卻一定可以做到,在面對十萬火急的危機時,仍要不畏困難走正確的道路,而不能選擇逃避。

烏江的江面很寬,水流湍急,若是不精通水性的人,即便乘船都很難橫渡。更何況敵人對此早有準備,在紅軍抵達烏江之前,就已經將烏江附近所有的船隻都毀掉了,甚至連一塊像樣的門板都沒有留下。

而且,烏江兩岸盡是懸崖峭壁,罕有平坦之地,即便有一兩處,敵人也早已佈置了重兵,修建了工事,強行登陸的必然付出慘重代價,且未必會成功。如此艱難的任務,誰來打頭陣,當排頭兵?林彪當時點將第四團團長耿飈。

耿飈敢於直言是出了名的,他知道此次任務艱鉅,接到任務後堅持讓林彪給他一些準備時間,此時紅軍處於危機之中,時間非常緊迫,早一分鐘渡江,就會早一分安全。但林彪對耿飈非常信任,經過短暫的考慮後,答應了耿飈的要求,但同時也對他強調:“得搶在向烏江趕來的國民黨軍3個師之前渡江成功。”

耿飈答應了,他也清楚,這不是林彪的命令,這是形勢所迫,再不會有迴旋的餘地了。

耿飈指揮作戰,喜歡“知己知彼”,所以,他制定的第一步作戰計劃是偵察。爲了確保萬無一失,耿飈僞裝成私鹽販子,親自來到江邊,暗中取出望遠鏡觀察江對岸的情況。結果,他的視線被江水翻卷產生的雲霧所阻,無法偵察到對岸的敵情。

5.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耿飈此前沒有考慮到這種情況,立刻找附近的老鄉打聽情況,這才知道,即便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烏江江面上的水霧也不會減少,想通過望遠鏡查看江對岸敵人的想法,根本無法實現。

面臨如此情況,耿飈不愧是一名身經百戰的指揮官,他立即根據江面有大霧的情況,制定了“火力偵察”的方案。

所謂的“火力偵察”,其實類似於《三國演義》中的“草船借箭”,只不過耿飈不想借箭,只想通過這樣的方式偵察出敵人在對岸佈置的火力點位置。打定主意後,耿飈立即調來4挺機槍和10餘支步槍,命令持槍戰士藉着江面濃霧的掩護,向對岸射擊。

對岸的敵人遭到射擊後,以爲是紅軍發起進攻,立刻開始開槍反擊,大大小小的火舌透過濃霧,落在了耿飈的眼中,他命第四團戰士組成十餘個偵察小組,專門負責記錄敵人的這些火力點情況,依靠這樣的方式將敵人在對岸的火力佈置摸個一清二楚。

爲了確保萬無一失,耿飈又專程去拜訪了一位經常去對岸的老船工,向他了解對岸敵人的兵力情況。老船工對紅軍非常欽佩,知道紅軍是人民的軍隊,與耿飈見面後知無不言。

據老船工所講,對岸的敵人是貴州軍閥王家烈的麾下,大概有一個旅的兵力,長官是侯之擔,號稱“雙槍軍”。所謂的“雙槍”,並非是雙手各執一把槍射擊,而是指“步槍”和“煙槍”,由此可見,這支部隊的戰鬥力其實並不是特別強。而且,侯之擔部名義上歸王家烈所轄,但其實各自爲政,並不完全聽他的調遣。

6.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侯之擔部負責駐守江北的部隊,主要兵力全都佈置在渡口處,另外有一個團駐紮在半山腰,作爲機動部隊。老船工還告訴耿飈,想要渡過烏江,自然從渡口過是最佳選擇,但渡口有敵人把守,想要通過不容易。

但在渡口上游500米左右,其實還有一條極小的傍山小路,此路與渡口的大路相連,從此路也可以實現登上對岸的目的。只是,這條小路很窄,只能容下一人通過,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不過,狹路相逢勇者勝,與敵人拼膽識,紅軍從未輸過。所以,耿飈得知還有一條小路可以登上對岸時,驚喜萬分。對敵人兵力和火力佈置得到深入瞭解後,耿飈謝過老船工後立即返回團裏,開始着手佈置強渡烏江的計劃。

耿飈根據偵察到的敵情,決定採取“聲東擊西”之策,一邊佈置團主力聚集到渡口處,大張旗鼓地修建防禦陣地,並當着敵人的面做一些渡江的準備,擺出一副馬上就要強攻的架勢,以此迷惑敵人。另一邊,則暗中調走一個營的兵力隱蔽到後方,祕密製作竹筏,爲渡江做準備。

由於此次渡江計劃重在隱蔽,所以耿飈計劃只派少量戰士參加第一批強渡嘗試,最終將人數控制在15人左右。消息一出,團裏的戰士爭先恐後報名,直接找耿飈請戰的戰士,就已經遠遠超過了15人之數,甚至還有人越級找第二師師長陳光,求他出面給搶一個名額,卻都被陳光給擋了回去。

在這些人當中,三連連長毛振華的態度最堅決,他找到耿飈以後,堅持要參加第一次渡江作戰。毛振華作戰勇猛,反應機敏,曾經擔任過賀龍的勤務兵, 是一名身經百戰的老紅軍。耿飈拒絕他的請求後,他立刻就不樂意了,當面反問耿飈:“爲何不讓我去?”

7.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耿飈解釋道:“你在地面作戰很勇猛不假,但這次執行的是泅渡任務,情況特殊。”

聽了耿飈的話,毛振華情緒更爲激動,當場就脫掉了自己的上衣,光着膀子問耿飈:“來來來,我要不要現場給你扎兩個猛子?”面對情緒激動的毛振華,耿飈才知道他竟然也擅長水性,這才勉強同意了他的請求。得知耿飈同意了,毛振華一改之前的態度,滿臉堆笑地向耿飈告辭後便去做渡江準備了。

行動當晚,耿飈命位於渡口處的部隊先進行佯攻,他自己則守在上游500米處,等渡口處的戰鬥打響後,立刻派出8名勇士渡江。毛振華擔任此次行動的指揮,此次任務的目標是,由8名勇士帶着一根粗繩子游泳渡江,後續作戰部隊則抓着繩子渡江,消滅對岸的守軍。

夜晚的烏江下着連綿細雨,江水冰冷刺骨,8名勇士脫下衣服後,耿飈爲他們各自送上一碗酒,讓他們飲酒活絡血脈,飲酒畢,毛振華一聲令下,8名勇士躍入烏江的激流之中,頂着敵人的射擊,向對岸艱難地游去。然而,那根纜繩卻在途中被敵人炮彈擊中,斷爲兩截後被湍急的水流沖走了。

見到這一幕,耿飈急了,命令一營營長羅有保派人接應8位勇士。同時,他對身邊人下令,嗎,讓他們準備竹筏,說着就開始脫衣服,準備親自渡江參戰。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耿飈的身後傳來:“冷靜點嘛,抽根菸。”耿飈聞言回身,發現說話的正是陳光師長,這才意識到自己有些着急了。

片刻後,一個壞消息傳來,此前的8名勇士,只返回了7名,有一名福建籍的戰士因爲體力耗盡,被江水沖走,犧牲了!

耿飈聞言,強忍着悲痛,立刻着手安排第二次渡江行動。這次渡江的隊伍,由3只竹排組成,每隻竹排上配有5名戰士,毛振華親自參戰。3只竹排一字排開,毛振華率先撐筏入江,僅僅數秒之後,他們的身影便消失在黑夜之中。隨後,第二隻竹筏出發、第三隻竹筏出發,岸邊的戰士們望着他們逐漸消失的身影和湍急的江流,心中爲他們捏了一把汗。

8.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然而,耿飈左等右等也沒等到對岸傳來的信號,卻等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一名戰士悄悄來到耿飈的身邊,小聲說道:“第二隻竹筏渡江時碰到了石頭,5名戰士已經游回來了。”耿飈聞言,只“喔”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天快亮的時候,又有5名身上溼漉漉的戰士從下游方向垂頭喪氣地走了回來,耿飈對5名勇士進行一番安慰,讓他們返回軍營休息了。令耿飈憂心的是,毛振華所在的第一隻竹筏,卻遲遲都沒有消息傳來,不知道是中途失敗了,還是已經成功抵達到對岸,既沒見到他們從對岸發出的信號,也沒見到他們返回的身影。

就在此時,軍委作戰局局長張雲逸率領兩個工兵連和幾個參謀趕了過來。原來,薛嶽部的3個師向紅軍合圍的步伐加快了,渡江任務必須儘快完成,否則紅軍將陷入“背水一戰”的境地。

形勢比人強,耿飈決定派出全團主力,利用之前準備好的大量三層竹排進行強渡。爲什麼要費時費力準備三層的竹排?因爲這種竹排遭到敵人攻擊後,即便散架一層、兩層,仍然可以用來渡江,不至於立即失去渡江能力,可以大大增加渡江的成功率。

隨着耿飈的一聲令下,強渡的勇士們紛紛撐着竹排進入湍急冰冷的江水中,奮力地向對岸駛去。當竹排位於江心位置時,對岸立刻響起了激烈的槍聲,但勇士們毫無畏懼,反而更加用力地向對岸劃去。

不過,這些渡江的勇士們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兒,對岸的槍聲雖然激烈,身邊卻沒有一顆子彈飛過。這時他們才知道,原來對岸的響聲是我軍發出的,射擊的目標不是他們,而是守在對岸的敵人。

9.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對岸怎麼會有我軍的戰士?沒錯,這支奇兵正是此前渡江後消息全無的毛振華等五名戰士。他們開始渡江以後,抵達江心位置時同樣遭遇了湍急的江水,也與另外兩隻竹排的命運一樣,被江流衝向了下游。只不過,他們的運氣特別好,等竹排停穩以後,他們上岸時驚訝地發現,不知道怎麼,竟然已經被衝上對岸了。

被衝出了五六里遠的毛振華,率領其餘四名戰士,趁夜摸回了紅軍強渡位置的對岸。他們本來打算髮信號給對岸,卻發現隨身攜帶的手電筒都壞了,又擔心稍有不慎反而會引起敵人的注意。最終,毛振華決定暫時隱蔽。

毛振華膽大心細,直接帶着4名戰士藏到了敵人的下方,偶爾從上方掉落的石子,都會砸到他們身上。由於當時的天氣很冷,幾個人身上的衣服又被冰水浸溼,凍得幾人忍不住顫抖起來。

毛振華下令所有人都聚集到一起,以此來取暖,這才稍微暖和了一些,至少不至於被凍死。就在他們休息的時候,從不遠處傳來一陣大煙的氣味,毛振華出於謹慎,立刻派人前去偵察情況。

不一會兒,前往偵察的戰士回來了,原來距離他們不遠處,還有一個敵人的碉堡,裏面的人正在吞雲吐霧呢,毛振華不禁感慨,真不愧是號稱“雙槍軍”的部隊。這時有戰士提議,應該趁機將這批敵人殲滅,還能到碉堡裏換衣服取暖。

毛振華最終沒有同意,他考慮到,如果此時殲滅碉堡內的敵人,雖然可以取得一些戰果,但勢必會暴露自身的位置和我軍的戰略意圖,反而會耽誤大事。聽了毛振華的話,戰士們明白了道理,繼續隱蔽等待時機。

一直等到我軍再次發起強渡時,毛振華認爲時機已經成熟了,他們作爲一支奇兵,突然出現在敵人附近,令敵人措手不及。由於敵人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戰士成功渡江,在損失了一些兵力以後,就開始迅速逃跑。

10.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毛振華等人的突然出現,爲我軍強渡烏江爭取了時間,確保了部分戰士順利抵達對岸。與此同時,敵人駐紮在半山腰的預備隊得知了這個情況,立刻全員出動,向江邊壓了過來。一來我軍渡江的人數不多,在人數上吃了大虧;二來敵人佔據有利地勢,居高臨下,令我軍無法施展有效反擊,情況十分危急。

耿飈隱約望見敵人黑壓壓地從山上壓過來,立刻急了,如果這次渡江被擊退,下次再渡江就會難如登天。他立刻向陳光師長大喊:“炮,我要炮!”

軍委炮兵營的連長趙章成立刻被調了上來,陳光師長命令他,聽從耿飈團長的話。由於情況危急,耿飈也顧不上客套,指着對面山坡上的敵人,直接對趙章成喊道:“瞄準那個‘人蛋’給我炸,快!”

趙章成雖然是炮兵營連長,但其實炮兵營也沒什麼像樣的武器,他帶來的只是一個迫擊炮,而且還只有4發炮彈。也就是說,此次炮擊想要完成擊潰敵人的任務,容錯率很低,若是無法給敵人造成殺傷,此次行動也就宣告失敗了。

隨着一聲炮響,趙章成發出了一發炮彈,炮彈飛向對岸後,卻落在了“人蛋”以外的地方。耿飈見狀,當時臉色就陰沉了下來,轉頭怒目望向了趙章成。指揮員王東保見狀,急忙向耿飈解釋:“團長別急,這是試射、試射。”

11.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正如指揮員王東保所言,這一炮確實是試射,趙章成是有名的神炮手,如果他都無法打中的目標,在中央紅軍中也就沒人可以打中了。果然,趙章成經過試射後,隨後的三炮全都在敵人組成的“人蛋”中爆炸了,給敵人造成重創。耿飈見狀,之前的怒色逐漸轉爲喜色,還忍不住讚歎一聲:“打得好!”

穩定住了對岸陣腳以後,紅軍後續又陸續乘竹筏渡江,敵人的守軍已經無法阻止紅軍渡江了。但中央紅軍不可能全部都採取乘竹筏渡江的方式,因爲薛嶽部的三個師已經迅速逼近,沒有時間慢吞吞地渡江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架橋。

耿飈打仗在行,但架橋卻是外行,爲了能儘快架橋,他隨手抓起一個飯糰,邊喫邊向工兵連走去。進入工兵連駐地以後,耿飈就發現了不對勁兒,幾名工兵連的幹部一聲不吭,臉上愁雲密佈。原來,他們一直沒想到架橋的好辦法,甚至還找過工兵專家何迪宙,得到的答案卻是,“在流速超過2米每秒的河面上,無法架橋。”

耿飈得知這個結果後不幹了,大聲說道:“現在不是橋能不能架的問題,是必須得架。”紅軍處境十分危險,工兵連也知道,但在烏江上架橋這件事,此前還真沒有人做到過。

12.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爲了幫助紅軍順利渡江,耿飈立即召集附近村裏所有的木工、鐵匠、篾匠等人,向他們求助,讓他們幫忙獻計獻策。曾當過漁民的工兵連一排長李景富稱,可以製作大量的竹排,減少紅軍渡江的時間。這個辦法耿飈此前就想到過,不是一個特別好的辦法,但此刻也沒有其他好辦法,只好先命人着手實施。

就在此時,戰士石長階突然想出一個辦法,他對耿飈建議:“竹排能渡江,如果將竹排連在一起,不就是浮橋嗎?”耿飈聞言大喜,抬手就對着他胸口來了一拳,興奮地說道:“太妙了。”一語驚醒夢中人,石長階提出的辦法立即被採納,經過戰士們的努力,一座由竹排構成的浮橋橫跨在了烏江的湍急水流之上,打破了烏江此前沒有過橋的歷史。中央紅軍藉助浮橋,順利衝出了敵人的重圍。

當毛澤東踏上這座特殊的浮橋時,也不禁動容,連聲讚歎:“真了不起,真了不起呀!”

遺憾的是,石長階提出方法以後,在搭建浮橋的過程中,被江水掀起的竹排砸中胸口,壯烈犧牲了,沒能親眼見到中央紅軍利用自己想到的方法脫困。

不過,石長階卻用短暫的生命,將自己的名字刻在了歷史長卷之中,與同樣短暫存在的浮橋一樣(中央紅軍成功渡江後,就將浮橋拆除了),成爲紅軍長征的宏偉篇章中不可或缺的一角。

13. 中央紅軍深陷重圍時,一戰士說出辦法,耿飈當胸給他一拳:太妙了

如今,烏江之上早已架起了橫跨兩岸的大橋,烏江兩岸生活的人民可以隨時通過大橋通行。浮橋不見了,但紅軍通過浮橋強渡烏江的壯舉,後世人民永遠都不會忘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