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粟裕訪日中途,一日本軍官含淚求見:老首長,還記得我嗎

戰爭中不同國家對待俘虜的態度各有不同。抗日戰爭時期,日本人對待俘虜要麼趕盡殺絕,要麼送去做苦力。中國人對待俘虜採用懷柔政策,聚集一切可能的反戰力量。

前者,讓我們更加堅定誓死抵抗,反對戰爭的決心;而後者,讓我們與曾經的侵華日軍建立一種獨特的友誼。

十大將軍之一的粟裕,就是這樣一位善用懷柔政策的傑出軍事家。在他長期領導的新四軍中,一批日軍俘虜被感化,加入國際組織反戰同盟,一起反抗罪惡的法西斯主義。

這些人中有些是粟裕親點的下屬,幾年抗戰中結下了深刻的友誼。新中國成立後,粟裕訪日,有一個日本軍官跨越幾個城市求見,唏噓不已。二人圍爐敘舊,揭開了一段往事。

1. 1979年,粟裕訪日中途,一日本軍官含淚求見:老首長,還記得我嗎

侵華惡魔覺醒

日本對中國發動的戰爭本質上是侵略的,早年他們產能過剩,野心勃勃,試圖走歐洲列強侵略擴張的道路。在一羣戰爭狂熱分子的鼓動下,很多人拋妻棄子,遠渡重洋,在一片不屬於他們的土地上胡作非爲,用極端醜陋的方式展現出來他們邪惡的一面。

爲了建立更廣泛的反日統一戰線,我黨抓捕日軍俘虜,第一目標是拯救這些被日本帝國主義荼毒的青年人。

粟裕領導的新四軍主要活動在中南一帶。早年軍備落後,和日軍精銳部隊力量懸殊,採取懷柔的手法應對敵人,可以最大程度上獲得力量。

2. 1979年,粟裕訪日中途,一日本軍官含淚求見:老首長,還記得我嗎

當時新四軍中有一項規定就是“不殺害俘虜”。不僅如此,軍隊中的政治思想工作者還幫助他們認清這場戰爭中日軍侵略的本質。

其中的一些人,意識到這場戰爭中,在前線拼命的是他們這種平民,而天皇在日本安全享樂。他們之所以站在這裏,只是爲了滿足當權者侵略的野心,他們爲了天皇獻祭,但是天皇並沒有考慮他們的死活。

反而是中國軍隊,表現出了對他們生命的重視。曾經有個日本軍醫被俘,這個軍醫從小接受日本傳統教育,多次試圖逃跑。

3. 1979年,粟裕訪日中途,一日本軍官含淚求見:老首長,還記得我嗎

在隨着部隊行軍的過程中發高燒,醒來的時候發現劉伯承提着一桶醬菜站在他的病牀前。一個長官爲了他這個敵軍的俘虜特意步行來探望,他深受感動,最終醒悟,加入正義的反戰聯盟。

不僅是軍醫,很多被俘的士兵接受新四軍思想教育之後,開始翻閱馬克思主義的書籍,他們認清了統治者的惡魔本質,棄暗投明,加入日本人民反戰同盟。

山田英一是其中的一員。他被俘前在日軍中是一個炮兵上尉,經過新四軍的思想改造,山田英一加入反戰同盟,爲了國際和平戰鬥。

4. 1979年,粟裕訪日中途,一日本軍官含淚求見:老首長,還記得我嗎

大將不計前嫌

山田英一成了反戰同盟的一員,粟裕聽聞,挖掘他身上的優點爲新四軍所用。

山田英一本來是日本的一個炮兵上尉,熟悉相關的技術,且實戰經驗豐富。隨着士兵俘虜被抓捕一起繳獲的兵器中就有日本的火炮。軍隊種缺少這類懂這種新式火炮技術的人才,山田英一的歸順,正好可以幫助他們解決了武器的使用問題。

粟裕提出,要山田英一擔任手下一個炮兵營的營長,這個要求出乎山田英一的意料。兩個人本來屬於敵對的一方,粟裕是新四軍的首領,竟然不顧及昔日敵人的過去,讓自己能再次發揮專業才能。

5. 1979年,粟裕訪日中途,一日本軍官含淚求見:老首長,還記得我嗎

他深深被粟裕寬廣的胸懷和氣魄折服,擔任炮兵營長期間毫不隱瞞,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在戰場上認真嚴謹,教導士兵時傾囊相授,爲新四軍培養了很多專業的火炮手。

車橋戰役中,他的朋友松野覺犧牲,山田英一等用新四軍火炮猛擊日軍,殲敵百人,爲松野覺報了仇。

山田英一所在的炮兵營,一路跟隨中國軍隊的腳步。從抗日戰爭,打到解放戰爭,又打到抗美援朝。他手裏的火炮,打過日本人,也打過瓦解日本的美國人。

6. 1979年,粟裕訪日中途,一日本軍官含淚求見:老首長,還記得我嗎

1958年7月,國內形勢突變,山田英一搭上了歸國輪船,回到家鄉。此時,他的領導粟裕軍職被撤銷,處於一片亂流中。

久別重逢

20多年過去,中日兩國重新建交。1979年5月,粟裕和廖承志二人代表中國訪問日本。按照計劃,訪問團將乘船環繞日本列島,參觀訪問東京、大阪、名古屋等多個港口城市。

山田英一在報紙上看到了這個消息,立刻從大阪啓程,趕到了粟裕團所在的神戶,向祕書長提出見粟裕一面的請求。終於二人久別之後再次見面了。

7. 1979年,粟裕訪日中途,一日本軍官含淚求見:老首長,還記得我嗎

被祕書長引見的山田英一和粟裕一見面,就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隨後一句話脫口而出:“老首長好,您還記得我嗎?”

粟裕看着眼前的人陷入了恍惚,時間一晃二十年,兩個人的面目都發生了變化,腦海中飛速旋轉,靠着模糊的記憶,他終於想起來這是他曾經的炮兵營營長。

反應過來的粟裕上前,緊緊握住了山田英一的雙手,兩人寒暄了一番,互相瞭解了對方分別這段時間的生活和近況。

臨別之際,二人互相表達了祝福,告別離去。他們可能還會想起以前一起打過仗,一起受過傷的戰友。這種情誼不僅僅存在於他們之間,只要追求和平的目的是共通的,不同的人就能夠團結到一起,爲了共同的目標而戰鬥。

8. 1979年,粟裕訪日中途,一日本軍官含淚求見:老首長,還記得我嗎

小結:

山田英一和粟裕兩位都已經離去,東京奧運頒獎臺上中國選手邀請日本選手共同站上冠軍領獎臺合照的場面,讓人聯想起抗日戰爭時中國人和部分日本人的和諧狀態。

屠殺過同胞的罪人我們不會忘記,與我們並肩作戰的朋友我們也不會忘記。中國有一句老話,多一個朋友,就是少一個敵人,把對手變成朋友,是粟裕將軍作爲一個傑出的軍事家,教給後人的寶貴的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