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電視劇《流金歲月》中,蔣南孫揹着男友王永正去挖他的搭檔李昂,這成爲劇中她最敗好感的行爲之一。

李昂作爲精言最重要的建築師人才,原本絲毫沒有跳槽的打算。可是,蔣南孫單獨約見李昂之後,她知道對方被說動了。

巧的是,這一幕正好被王永正偶遇,蔣南孫無奈坦白自己挖李昂跳槽的實情,王永正出言指責。

王永正走了,蔣南孫接到了唐欣的電話,唐欣說想親自見見李昂。

1.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蔣南孫明白,自己方纔已經說服了李昂至少一半的幾率,再憑唐欣的能力加這一把火,李昂出走精言,幾乎已經成了板上釘釘的事實。

可面對王永正的指責,蔣南孫覺得很難過,她也的確覺得虧欠了王永正和精言的老闆葉謹言。稍作思量,她要去找一個人,來彌補自己的自私和負疚感。

小姨戴茜的一句話,點出蔣南孫爲人處事的本質

蔣南孫去找的人就是她的小姨戴茜。戴茜多年前供職於精言,和唐欣的能力不相上下,離開精言後的這些年,她在建築領域取得了不少的成績。

此時的精言,楊柯作爲十分有能力的銷售總監出走創業。他從老東家帶走了一批得力的人,這其中就包括精言最優秀能幹的建築師唐欣。

人才的背叛和流失已經讓葉謹言焦頭爛額,同時,他要做的圖書館計劃又受到阻力,而李昂的出走將迫使圖書館項目夭折。

2.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對於圖書館項目,王永正幾乎投入了百分之百的努力,他視這個項目爲夢想的開始。蔣南孫這最後一招,等於用欺騙王永正的方式,中斷了他的夢想和期許。

所以,王永正纔會憤怒地指責蔣南孫:

“你知道,我和李昂的關係嗎?我相信你應該很清楚精言現在的狀況,包括李昂在精言的重要性吧。這不是李昂答不答應的問題,可能我就是沒有辦法公私分明。這件事,你有什麼好處啊?升職?加薪?”

蔣南孫解釋道:“ 這是公平競爭,李昂有選擇自己工作的自由。”王永正反駁說:“這不公平,你和一般獵頭是不一樣的,至少在今天之前,我跟李昂是不會避諱你的。”

而蔣南孫這樣做,不僅傷了王永正的心,同時也辜負了葉謹言。

3.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要知道,當初蔣家落難之時揹着一千多萬的債,是葉謹言爽快地用一個好價錢買下了蔣南孫家的小樓,蔣家才能很快用這筆錢還掉了大部分的債務。蔣父自盡後,還有三百多萬的債落在了蔣南孫身上。

無論葉謹言高價買下蔣南孫家的房子是賺是虧,致使他果斷出手的主要原因是戴茜和朱鎖鎖的人情。

此時,王永正勸她一起到精言工作,而蔣南孫卻爲了拿到高一些的薪水轉身就去了楊柯的公司,要知道,楊柯的新公司搶的都是精言的人才和資源。

選擇去哪裏工作原本也是個人自由,然而蔣南孫又爲了楊柯許她項目副總的職位,答應去挖精言的頂尖人才李昂。

4.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這件事,如果蔣南孫斷然拒絕,以楊柯的爲人和朱鎖鎖的關係,也不會真的對她怎麼樣。楊柯和唐欣,完全可以自己去找李昂談,他們只是看中了李昂和王永正的關係,讓蔣南孫去做這件事,既有各取所需的成分,也有利用她的一面。

可爲了升職,蔣南孫還是選擇了背叛王永正,親手打碎他夢想的起點。

事後,蔣南孫自己心裏過不去,於是便去了小姨戴茜那裏。她想說服戴茜去精言接替李昂的工作,以此彌補葉謹言和王永正的損失。

戴茜聽到有關李昂即將跳槽的事,給出了意見:事情已經這樣了,要麼蔣南孫自己加入精言,要麼,就不要再替精言操心了。蔣南孫聽後對戴茜說:

“我是想說,你能不能留下來?如果李昂走了,你去精言,我覺得,我可能就沒那麼內疚了。你比李昂更有經驗更厲害,只有你去了精言,他們的部門才能保全下來。”

5.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戴茜想也不想就拒絕了蔣南孫的提議,南孫疑問道:“你不是一直都很惦記精言嗎?”於是,戴茜說出了一段句句點到要害的話:

“我惦記、我放不下,不是因爲我想回去,是因爲對於我來說,那是我年輕時候遭受的最嚴重的打擊,也是教訓,讓我明白那些事情是沒意思的。這也是我今天想跟你說的,南孫,部門是被人兼併了,還是獨立着,這不重要,你自己心裏過得去才最重要。”

“你這麼匆匆地趕過來,要求我,改變我的人生軌跡,就爲了替你的選擇買單,道理不是這樣講的。我不知道你爲什麼會願意去挖李昂,這中間的是非曲直,我相信你有你不得已而爲之的理由,但畢竟,對面是王永正。”

“我也知道你喜歡王永正,很喜歡,比喜歡章安仁喜歡得多,但你還是做了這樣的決定,那你就得爲你的決定付出代價。求仁得仁,做人不能太貪心的。”

6.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這番話將蔣南孫真實的內心暴露無遺。蔣南孫表面坦蕩率真,善良且富有正義感,可一旦遇到事,她會迅速做出對自己有實際好處的選擇。這其中的好處,並不僅限於名利,也可能是某種感情和精神需要。

對於選擇造成的後果,即便會傷害到自己在乎的人,她依然會在所不惜。但是,蔣南孫並不願意坦然接受代價,她什麼都不願意放棄,什麼都想要。

蔣南孫的利己本質,在兩任男友章安仁和王永正的身上都得到了明顯的驗證。看起來,她因爲對章安仁充滿了失望而分手,在傷害王永正後還滿腹委屈。

但實際上,她做的只是眼前就能讓自己得到利好的選擇,失望和委屈,也只是貪心的表現形式罷了,而對方的得失和感受,蔣南孫其實並不在乎。

7.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蔣南孫對章安仁的失望,只是她離開對方的華麗藉口

當初,蔣南孫選擇章安仁,和父親蔣鵬飛有很大的關係。

蔣南孫的父親蔣鵬飛是個一心想靠炒股翻身的紈絝子弟,雖然家業因此漸漸被他掏空,但他卻從未想過換種振興家業的方式。

所以,蔣南孫視父親爲反面教材,於是她給自己定下了擇偶的主要標準:不炒股,不炒房,不能金錢第一,要情義第一。

寒門出身的章安仁,憑藉自己的努力讀完了博士,這足以說明他好學上進。在生活和事業方面,他很踏實努力,有功利心,絕不願意做投機風險之事,這正合蔣南孫的心意。

於是,當蔣南孫表面上還是富家女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和章安仁走到了一起。那時,和他在一起,她覺得安心而踏實。

8.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然而,當蔣家逐漸滑向危機的時候,章安仁的謹慎小心,卻換來了蔣南孫越來越深的埋怨。

首先,章安仁根本沒有能力解決蔣南孫家鉅額的債務;其次,無論是蔣父去辦公室找章安仁借錢,還是蔣家所有人要搬去章安仁的家中住,對於章安仁的拒絕,只能說他不夠仗義,但不能說他沒有道理。

章安仁也並非撒手不管,他只是想採取更穩妥、對自己的生活計劃影響最小的方式。更何況,章安仁在蔣家從來沒有得到過應有的尊重和溫暖。

但在蔣南孫看來,章安仁沒有付出全部去爲蔣家排憂解難,那麼他就是令她失望的,甚至最後是絕望的。

章安仁的小心謹慎,在不同的階段,給了蔣南孫完全不同的感受。當她的家庭表面上尚在維持富貴時,她需要章安仁給她安全感,她希望可以早點離開父親去過屬於自己的安穩生活。可當蔣家徹底敗落後,面對債務的壓力,章安仁的優點轉瞬就成了令她絕望的自私。

9.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章安仁向學校舉報了王永正,搶到了唯一的留校名額,而這也導致了蔣南孫徹底與他分手。

王永正違反校規的原因,是在項目中採用了名單之外的品牌,並且沒有事先提請學校批准。而王永正這樣做,無關私利,只是他選擇的品牌塗料色號更合適。

所以這次舉報,章安仁既有理,又有些不近情理。

蔣南孫由此對章安仁的鄙視更甚,在她看來,章安仁成了一個爲謀私利不擇手段的小人。

但如果,那個和章安仁競爭留校名額的不是王永正,而是另一個和蔣南孫毫無瓜葛的人,蔣南孫還會對此大爲不滿嗎?顯然,她的反應不會如此激烈。

事實上,蔣南孫自從認識了王永正,表面說看不慣對方,可她具體的行爲卻出賣了她。她和那些傾慕王永正的女孩兒一樣,都對他心存好感。

10.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章安仁有心機、也有功利心,他的確不是一個夠坦蕩的君子,但他也並不是一個沒有底線的壞人。

無論蔣南孫選擇和章安仁在一起,還是離開他,根本原因不是因爲對方爲人處世的作風,而是因爲在不同的環境下,蔣南孫是否需要他這樣的作風。

蔣南孫對王永正的深情,不及眼前的高管職位

正如戴茜所說,蔣南孫對王永正的喜歡,比喜歡章安仁喜歡得多。所以在替父扛下三百萬債務的時候,她沒有告訴王永正,而是故作輕鬆,強顏歡笑。

蔣南孫這樣做的原因,不是因爲和章安仁失敗的感情經歷,使她害怕再一次失去所愛的人。當初,章安仁並不想離開她,他們分手,是蔣南孫在越來越看不順眼章安仁的情緒下,所做出的決定。

對於王永正,蔣南孫是越來越認可的,當感情逐漸淪陷,她便害怕失去他。所以,她沒有告訴王永正有關債務的隻字片語。

11.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可即便如此,當楊柯承諾給她一個能掙到更多錢的職位時,她還是選擇了背叛和傷害王永正。

可見,在蔣南孫的心裏,王永正的地位不如項目副總和更高的薪酬。

蔣南孫很難、很不容易,剛剛工作就身負鉅債,還要照顧年邁的奶奶。所以她爲了賺更多的錢去楊柯的公司,是應當被理解的。

可爲了得到更高的職位和薪酬,就去挖走葉謹言最看重的人才,就利用王永正的關係暗暗撬他最重要的合作搭檔,喫相也未免太難看。

朱鎖鎖曾提醒她:“你利用自己男朋友的人脈,去挖男朋友的搭檔,不用打招呼嗎?”蔣南孫很清楚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但她還是選擇了去做。

蔣南孫口口聲聲說要靠自己還債,卻用傷害別人的方式爲代價,傷害爲蔣家快速解決大筆債務問題的葉謹言,傷害對她毫無防備的王永正。

12.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從道義來說,蔣南孫與其這樣做,還不如將困境告訴王永正和小姨戴茜,然後努力賺錢償還給他們來得敞亮。欠債了可以還,但辜負的情義如何還?傷了的心如何真的撫平?

李昂選擇去哪裏工作是他的自由,但蔣南孫不該揹着王永正去挑起這件事。誰都可以去做這件事,唯獨蔣南孫不可以。真要做,就該提前坦誠地告訴王永正實情,可是她並沒有。

最後,蔣南孫想讓小姨戴茜代她去彌補對別人的傷害,這又是她以私心爲出發點所做的事。做了錯事,不想承受代價,什麼都想要,未免太貪心了。

尾語

電視劇《流金歲月》的大結局中,蔣南孫還清了債務,王永正也知道了她的苦衷,兩人在各自公司合作項目的背景下和好如初。

13. 重溫《流金歲月》:戴茜一段誅心話,揭示蔣南孫嫁給誰都不會幸福

可是,這不代表蔣南孫一貫的利己行爲就真的被抹去了。如果她依舊認不清自己,總是以最無辜的樣子傷害別人,來得到自己所想,那麼當再次出現利益衝突時,王永正還會再一次受傷。到時,只怕她再難等到對方的諒解了。

無論是章安仁還是王永正,還是其他任何人,沒有人會一直爲蔣南孫的自私買單。當信任和耐心一點點消失殆盡,她和誰在一起,嫁給了誰,都不會幸福。

在面對得失選擇時,選擇利好的一邊是人性使然,但蔣南孫最讓人無法體諒的,是她過分追求自己所想所要,忽視了帶給別人的偏見、麻煩、和傷害。

信任和可靠的對面,是難以挽回的感情流失,需要愛的同時,不要忘了也要有愛別人的擔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