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反轉——讓人又愛又恨的楚懷王

1. 大反轉——讓人又愛又恨的楚懷王

國際大忽悠——張儀

楚懷王者,熊槐(約公元前355年-公元前296年)也,戰國時楚國第37位國君。懷王早期,破格任用屈原等能臣進行改革,政治上相對清明,國力蒸蒸日上,不斷開疆拓土,大敗魏國,消滅越國,一度將楚國疆域拓展爲戰國諸國中的“巨無霸”。張儀的同學——縱橫家蘇秦曾斷言:“縱合則楚王,橫成則秦帝”。

有着這般光彩照人的豐功偉績,稱楚懷王爲一代明君也不足爲過。只可惜,雄才大略的耿直boy楚懷王時運不佳,遇人不淑,連續碰到了他生命中的幾個剋星,在內有鄭袖、靳尚、公子蘭爲首的一羣奸佞,在外又有張儀、秦惠文王這兩個國際大忽悠。楚懷王接連上當,先是被張儀騙得“自斷臂膀”,失去了齊國這個重要盟友,又連連捱打,白白在公元前312年的丹陽之戰中丟了漢中六百里地和八萬將士的性命。

公元前299年,楚懷王重蹈覆轍,不聽忠言,一意孤行,與秦昭襄王會盟於武關。也許,他天真地以爲,秦楚兩國之所以誤會重重,都怪張儀挑撥是非,混淆視聽,在於君主間缺乏面對面的溝通,只要與秦昭襄王當面談談,雙方好好打幾天“摜蛋”,聽聽小曲、看看戲,便能很好地解決邊境領土爭端等一系列重大問題。又或許,他還惦記着秦國美女,想去見見她們的廬山真面目。於是,楚懷王飛蛾撲火般,毅然決然去了。秦昭襄王一看:“小樣,叫你來你就來,膽真肥,真不把本王放在眼裏啊!”眼珠一轉,便將深牢大獄這個見面禮砸給了千里來相會的傻白甜楚懷王,脅迫其割地……

2. 大反轉——讓人又愛又恨的楚懷王

楚懷王羋槐(劇照)

這一幕似曾相識。公元前639年,懷王先祖——楚成王也曾趁會盟之際扣留宋襄公(春秋五霸之一,信奉“仁義”),開了破壞邦交禮儀的先例。但楚成王也只是把宋襄公羞辱一番,不久即將其放回。

楚懷王可沒有這麼好的運氣,被扣秦國的三年裏,數次跳跑,每次都被抓回,其子不思救父而自立爲王,諸侯自以爲無害於己而不討伐。但難能可貴的是楚懷王爲了國家利益,在秦國的軟硬兼施下,拒不割地,使秦國一沒能得地,二沒能找到攻打楚國的藉口。

公元前296年,楚懷王客死於秦,梓棺返楚,“楚人皆憐之,如悲親戚。(《史記·楚世家》)”

楚懷王走了,也帶走了楚國中興的最後一絲希望。從此,這個曾撐起戰國時期三足鼎立格局(秦、齊、楚)的大楚國一蹶不振,從一線霸主淪爲不入流國家,終爲秦國所滅。

縱觀懷王一生,也曾勵精圖治、雄心萬丈,但因避免不了人性的弱點,如好色、虛榮、貪心,一步錯步步錯,才最終走入人生的絕境……在弱肉強食的亂世,他天真地以爲天上會掉餡餅,於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入張儀設下的“利益”陷阱,難以自拔。政治上的不成熟和軍事上的接連失利,終至落得個客死異國的淒涼下場,可悲可嘆。但反觀其被秦國扣留時的種種表現,在極其險惡的環境下,他仍然能夠不懼秦國的淫威,忍辱負重,堅守對楚國的忠貞,實屬難能可貴,這也是他受到世人普遍同情與尊敬的重要原因。

流光荏苒,造化弄人。秦國統一六國後,才傳至秦二世便被推翻。陳勝、吳廣在大澤鄉,項羽、項梁在會稽先後起義,打的都是“楚”的旗幟。項梁起事後,採納范增的建議,自稱武信君,立熊心爲楚懷王,以從民望。熊心本是楚國王族後裔,相傳爲楚懷王熊槐之孫,在楚國滅亡後,隱匿民間爲人牧羊。《史記·項羽本紀》:“夫秦滅六國,楚最無罪。自懷王入秦不反,楚人憐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也。”

先人早已作古,但楚懷王能爲世代楚人所懷念,成爲有着鴻鵠之志與反抗精神的英雄,“霸王”們的精神領袖,也算死得其所了吧。

3. 大反轉——讓人又愛又恨的楚懷王

楚懷王被扣秦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