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前言

2003年7月5日,張愛萍病逝於北京,享年93歲。

那天,有上萬人爲這位馳名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政治家送行。有軍隊的將軍和士兵,有國防科技戰線上的科學家和工人,也有張將軍住家衚衕裏左鄰右舍的平民百姓。一時間,長安街圍滿了流着熱淚的人。

有位97歲高齡的開國少將,因身體狀況沒有參加張愛萍最後的送別大會,而是在當天趕去了張愛萍的住處。當時,張愛萍的長子張翔接待了這位老將軍。在老將軍的提議下,張翔將他攙扶到了張愛萍的遺像面前。頓了頓,老將軍極力地挺直了腰桿,莊嚴而肅穆地敬了一個軍禮。

在場的人們,都被這一感動瞬間,引得熱淚橫流。

1.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圖 | 張愛萍和陳銳霆的合影

事後,這位老將軍頗爲感慨地說道:“我與愛萍同志從1941年相識,到2003年他離開我們,是62年。他是我的領導,我的老師,也是我的朋友。我敬重他,他是我做人的楷模。”

那麼,這位高齡少將是誰?他與張愛萍是怎樣認識的,又是怎樣成爲良師益友的?

初次會面很驚險

陳銳霆出生於1906年,山東省即墨縣人。早年考入黃埔軍校第七期炮兵科,畢業後,先到閻錫山部炮兵團任職,後到商震部炮兵營任連長、營長等職。1937年,陳銳霆祕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40年初,陳銳霆任李仙洲部團長。“皖南事變”後不久,湯恩伯調集12萬大軍,圍攻新四軍彭雪楓部,想一舉殲滅彭雪楓的第四師。在這危急時刻,陳銳霆決定發動反內戰起義。

陳銳霆通過南方局與彭雪楓取得聯繫,並向黨中央請求率部起義。4月17日下午,毛主席、朱總司令回電:同意起義。

起義前夕,陳銳霆召集營以上軍官開了一場動員大會。會上,他作了慷慨激昂的講話:

“而今大敵當前,上面卻讓我們放着日本鬼子不打,去進攻堅決抗日的共產黨,這如何對得起全國的父老鄉親?希望大家與八路軍、新四軍攜手抗日,做個真正愛國的軍人……”

2.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圖 | 陳銳霆

4月23日,陳銳霆率領起義部隊開進彭雪楓的第四師駐地。迎接起義部隊的是新四軍三師九旅旅長張愛萍。他受四師師長彭雪楓的委託,接待並領導起義部隊。

張愛萍向陳銳霆詢問有關情況後,宴請了起義部隊校以上軍官。期間,張愛萍宣佈起義部隊改編爲“新四軍獨立旅”,陳銳霆任旅長,屠鳳林任政治部主任。

宴會散去,張愛萍找陳銳霆單獨談話,告訴他:“部隊還需大力地鞏固,過去可靠的人,形勢變了,可能變得不可靠。應加以警惕,以防發生意外。”

果然不出張愛萍所料。不出10天,十幾個反動軍官在安徽泗縣發動了譁變。這些人先後殺害了營長王國純、旅政治部主任屠鳳林,還有一個副團長。

當時,陳銳霆剛躺下準備休息,外面就傳來了槍聲。於是,他趕忙披上衣服外出察看,可一打開門就被兩把迎面襲來的刺刀刺傷,他急忙轉身回房,背後又被敵人刺了一刀。就這樣,陳銳霆倒在了血泊中。

敵人進屋之後,朝着陳銳霆身上補了一槍,好在沒有打中。待人走後,陳銳霆不顧傷痛,立即組織人員控制軍隊,並將那十幾個譁變者抓獲。

張愛萍得知情況後,立刻趕來看望他,並派人潛入敵佔區買來急需的西藥。陳銳霆後來說:“要不是愛萍同志派部隊迅速趕來,要不是醫護人員大力搶救,我的傷是很難治好的,說不定就一命嗚呼了。”

3.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圖 | 張愛萍

陳銳霆康復後,返到新四軍四師時,正在該師檢查工作的新四軍代理軍長陳毅向他慰問。

當得知陳銳霆是炮兵出身時,陳毅熱情鼓勵他說:“很好嘛!大部隊正規作戰,沒有炮兵是不行的,目前我們主要是打游擊戰爭,只有些小炮,大炮暫時還沒有,不過將來會有的,你的炮兵知識和經驗有用得着的時候。”

陳銳霆點點頭,應和了一句“將來會有的”。幾年後,他的預言實現了。這是後話。

相處下來都很佩服對方

1942年11月,根據情報,日軍要對蘇北大“掃蕩”,新四軍軍部已決定轉移淮南。臨行前,陳毅要到三師視察,陳銳霆和幾位參謀一同前往。

第2天一早,三師進行大會操,只見會操部隊穿着一色的新棉軍裝,整整齊齊地列隊站立,十分威武。陳銳霆和幾位參謀看到這盛大的場面,都顯得很激動。

當時,時任三師副師長的張愛萍是大會操總指揮,因黃克誠師長找他有要事相商,以至遲到了幾分鐘。只見他跑步來到操場,開始了全程緊盯會操的每個細節,結束之後,張愛萍鄭重高聲講話:“新四軍第三師副師長張愛萍會操遲到4分鐘,現自罰10分鐘。”

4.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話落,張愛萍就以規範的軍人姿態、標準的站立姿勢站在那裏。參加會操的全體官兵無不爲他自罰而衷心敬佩,各個都不由自主地陪他立正站立在那裏。陳銳霆見此情景,不禁發出感嘆:“什麼日僞大‘掃蕩’,什麼國民黨軍隊進攻,在這樣的軍隊面前,都將會被徹底粉碎!”

1944年9月,彭雪楓不幸犧牲,中央軍委決定張愛萍任四師師長,陳銳霆爲副師長。後來,陳銳霆還擔任了新四軍司令部參謀處處長兼四師副參謀長等職。

不久,陳銳霆真正學有所用,幹起了炮兵老本行。這距離與陳毅討論“大炮”的話題,已經過去6年之久了。1947年1月魯南戰役中,華東野戰軍一下就繳獲了48門美式榴彈炮、28輛美式坦克等重型武器。

以這些武器爲基礎,華東野戰軍組成了“特種兵縱隊”,並任命陳銳霆爲特種兵縱隊司令員。在孟良崮戰役中,陳銳霆的炮兵爲消滅張靈甫的第七十四師,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1948年8月,陳銳霆奉命到黨中央駐地西柏坡向中央軍委彙報華野炮兵工作,毛主席接見了他。

見面後,毛主席像拉家常一樣和他交談起來,問陳銳霆是什麼地方人?年齡多大?在哪裏學的炮兵?陳銳霆一一作了回答。

接着,毛主席很興奮地給陳銳霆講解了當前的解放戰爭的形勢。毛主席伸出左手攥成拳頭,拳心向下放在桌上,然後用右手比劃着拳頭說:“解放戰爭就好比爬山,最喫力的上坡階段已經過去了,現在已經到了山頂,我們就要下山了。這就是當前解放戰爭總的形勢。”

5.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毛主席的一番話,把決戰前夕的形勢一下講透了。

隨後,毛主席說:“你在黃埔學過炮兵,現在乾的又是炮兵,炮兵很重要啊!一定要把炮兵搞好,今後還要大大發展,建設一支強大的炮兵。”

毛主席還建議華野組建專門的炮兵部隊,由陳銳霆兼任華野炮兵司令員。陳銳霆當即向毛主席表示:“一定要把炮兵工作搞好,讓炮兵在今後的戰爭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渡江戰役前夕,長江江面鎮江段,突然出現一艘驅逐艦。當時,正在江北岸的陳銳霆很快發現,這艘艦是英國的“紫石英”號。他對部下說:“部隊就要渡江了,英國軍艦開來做什麼?要是它橫在江面不走,或者突然向渡江部隊攻擊,就麻煩了。我們先打幾炮,警告它不要再向前了。”

“紫石英”號見我炮兵鳴炮後,不僅不撤退,反而還發炮還擊。陳銳霆見狀,立即下令“炮火猛攻”。就這樣,“紫石英號”被打殘,掉頭跑時誤入淺水區,擱淺了。

6.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當天下午,停泊在南京港的英國“伴侶”號驅逐艦,聞訊趕來救援,但它一到江面就遭到我炮兵炮火攻擊,最終只得狼狽逃走。

第2天,巡洋艦“倫敦”號和護衛艦“黑天鵝”出動,趕赴救援。時任英國遠東艦隊副司令梅登趕到戰場時,見我炮兵火力太盛,只能下令放棄救援。事後,國民黨高級軍官湯恩伯感嘆:“造反出身的陳銳霆,當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不久,英國艦隊被我炮兵擊潰的新聞登報了。張愛萍看過之後,頗爲高興地說:“陳銳霆可真行,太長臉了。下次見面一定要和他喝一杯。”

建國後的親密聯繫

1952年,陳銳霆被調到北京,到軍委炮兵工作。1955年,張愛萍調任總參副總參謀長,後以兼國防科委主任,而陳銳霆則在炮兵分管常規武器科研和地地導彈部隊工作,工作上,二人又有了接觸。

1964年5月,陳銳霆陪同張愛萍勘察定點第一個地地導彈作戰基地。在勘察中心組會議上,張愛萍做了許多重要指示。這對陳銳霆他們後續工作的開展,起到了“燈塔”的作用。

7.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圖 | 張愛萍

在工作中,張愛萍要求部下一絲不苟,嚴謹認真;在生活中,張愛萍總是對部下愛護有加。這天,陳銳霆陪同張愛萍去連雲港試驗守島炮。週末休息時,他們到附近的雲臺山參觀。

上山的時候,一行人乘坐吉普車,然後從後山徒步返回駐地。因後山陡峭而且無路,下山時無法停步,一路幾乎都在小跑。到了山腳下,陳銳霆幾乎癱瘓不能行動。這時,一起下來的張愛萍,狀態還保持得不錯。就這樣,張愛萍扶着陳銳霆回到了駐地。

隨後,張愛萍打電話叫來了當地駐軍醫生和按摩師給陳銳霆治療。這件事,給陳銳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陳銳霆離休後,張愛萍依舊掛念着他。90年代初,陳銳霆去看望張愛萍,兩人聊天的時候,張愛萍發現陳銳霆的手杖不合適,就說:“你的手杖又短又細,你個子高使不上勁,我現在坐輪椅不用手杖了,我的手杖是藤子的,彈性好,送給你吧。”

陳銳霆接過手杖,心裏感覺暖暖的。這根手杖雖然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它記載了二人的深情厚誼。

張愛萍離休後,寫了不少書。每次書籍出版後,他都會留一本給陳銳霆。爲了答謝他,陳銳霆寫了一首詩:

答謝愛萍、又蘭同志贈書

二老離休後,文思大發揚。

詩成神劍集,書法龍蛇章。

伉儷皆高手,難分低與昂。

有時互相代,不辨李和張。

軍事出文集,影集放光芒。

盛世倡文化,高歌壽而康。

這首詩中提到了張愛萍的妻子李又蘭,二人相識相戀,互相扶持。這一路走來,陳銳霆都看在眼裏。

8.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圖 | 李又蘭和張愛萍的合影

1942年1月至3月,在華中局召開的擴大會議上,會手速記技術的李又蘭被抽到會議上作記錄。當時,作爲新四軍第三師副師長的張愛萍,參加了會議。

張愛萍對李又蘭一見鍾情,後來他回憶說:

“又蘭在臺上,我在臺下,經常看到她,我覺得這個女同志長得很秀氣,人也很聰慧穩重,有一種大大方方的風度。我感到此人不錯,便對她產生了良好的印象。”

於是,在張愛萍大膽的追求下,兩個人相愛了。結婚的時候,陳銳霆也參加了婚禮,並送上了對兩位新人的祝福。

話說,夫妻二人感情甚好。離休之後,李又蘭看報紙的時候,得知河南省出了個共產主義小社區——南街村。當她把南街村家家富裕、人人愉悅的情況告訴張愛萍後,張愛萍連連稱讚。經過商量之後,夫妻倆決定前去視察一番。

有好多次,只要是李又蘭提議想去的地方,張愛萍大都會隨行。夫妻倆的狀態完全顛倒過來了,戰爭年代,李又蘭跟着張愛萍動,如今,張愛萍跟着李又蘭行。

9.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在李又蘭的精心照顧下,張愛萍度過了90歲的生日。當天,他做了一首《九秩自況詩》送給了到家爲他慶生的陳銳霆。內容如下:

此身九秩不忘根,

失志追索向陽春。

千山萬水等閒過,

喜看今朝越崑崙。

銳霆老友雅正

張愛萍1999年12月25日

生日結束,陳銳霆回家後,也奉和一首。不過,因不成熟,屢有改動,未及時呈送。題爲和張公《九秩自況詩》:

張公離休不忘根,

國有疑難仍直陳。

自視豐功革命責,

耄耋猶訪南街村。

陳銳霆

從離休之後,陳銳霆和張愛萍走動得更密切了。張愛萍2001年不幸身患重病,陳銳霆得知消息後,淚水止不住地往外流。他第一時間前往醫院探望,但因病情不允許未能見面,陳銳霆覺得很是遺憾。

在2002年的秋天,陳銳霆在301醫院檢查身體,和照顧張愛萍的李又蘭住在一個病區。通過李又蘭的描述,陳銳霆瞭解了張愛萍的病情。隨後,陳銳霆將以前寫給張愛萍的詩,交到李又蘭的手中,讓他轉交給張愛萍。他希望張愛萍看到信後能笑一笑。

10. 2003年張愛萍病逝,一位97歲開國少將對其遺像敬禮,引得衆人落淚

圖 | 從左到右依次是李又蘭、張愛萍、陳銳霆

後來,李又蘭對陳銳霆說:“愛萍看了你寫得詩,非常高興。”陳銳霆聽後,心裏減輕了不能見到老友的痛苦。

時隔不到一年,陳銳霆收到了張愛萍去世的消息。他萬分悲傷,立即趕往張愛萍家中,在其長子的攙扶下,陳銳霆在張愛萍的遺像前,鄭重地行了一個軍禮。以此,來表示對老戰友的敬重之情。

陳銳霆最後一次到張愛萍家時,看到老友的住所依舊是陳舊的平房後,不免感嘆:“他的艱苦作風令人起敬!”

在陳銳霆的口中,張愛萍身上有許多閃光點。“愛萍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學習的一生,爲黨和人民無私奉獻的一生。他的崇高品德和革命精神,將永遠銘刻在人們心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