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爲何對探索東方如此癡迷?除天堂在東方,還有長老約翰傳說

我是棠棣,一枚歷史愛好者。歡迎大家【關注】我,一起談古論今,縱論天下大勢。君子一世,爲學、交友而已!

1750年前後,既是西方現代擴張與中西關係的轉折點與分界點,也是西方的中國形象史的轉折點或分界點,這種重合並非偶然,社會現實的變化與人們文化心態的變化緊密相聯。

這是一個方面,同時,我們還注意到另一個方面,即西方的中國形象與西方文化中的東方神話之間的關聯。

1、西方觀念中的東方情節

1750年前後,中國形象轉型的時期,同時也是西方的世界秩序觀念和對整個東方的態度的轉型時期。

1. 西方人爲何對探索東方如此癡迷?除天堂在東方,還有長老約翰傳說

此前西方的東方神話,其基調是美化東方,東方神話爲地理大發現與啓蒙運動提供了心理動機與思想武器;此後西方的東方神話則轉型爲醜化東方,東方神話進入薩義德批判的東方學話語,成爲殖民主義帝國主義意識形態的組成部分。

西方五個世紀持續不斷美化中國形象的傳統,源於西方文化中一種根深蒂固的外向型東方神話。

東方神話根植於西方文化的源頭,兩希傳統(古希臘與希伯來)都具有深厚的東方情結。古希臘文明來源於近東文明,對於東方世界,古希臘文化心理中既有恐懼又有嚮往。在古希臘人的觀念中,東方令人嚮往,波斯是一個相對已知的世界,象徵着財富、權力、遼闊與神祕,波斯以遠是印度,那是一個出產黃金與智慧的地方,是神奇的東方最不可思議又最讓人着迷的地方。

亞歷山大東征具有重要的意義,對西方文明的觀念與心理上的影響,可能比現實歷史的影響還要大。馬其頓帝國轉瞬間分崩離析,亞歷山大傳奇卻流傳了兩千年,成爲西方擴張的史詩精神的源頭。

2. 西方人爲何對探索東方如此癡迷?除天堂在東方,還有長老約翰傳說

亞歷山大東征,在西方文化心理上有兩重意義:

一是它消除了東方的威脅,征服了波斯帝國;二是它滿足了對東方的好奇,亞歷山大遠征到印度,帶回許多關於印度的神奇傳說。關於印度的狗頭人、大腳如傘的怪物,奇蹟與魔術,一直流傳到中世紀結束。

2、基督教天堂在東方

西方文化中美化的東方神話,根植於西方文化源頭的兩希傳統,又通過基督教傳說延伸到中世紀文化中。

《聖經》將樂園放在東方,“神在東方的伊甸立了一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裏…”東方是樂園之地,是神與人的家鄉,是果實、清泉的田園,是東方博士的智慧之地,也是耶穌基督的誕生地,福音神啓的淵源。

中世紀西方人憧憬和嚮往東方,是因爲基督教傳說的天堂在東方。

3. 西方人爲何對探索東方如此癡迷?除天堂在東方,還有長老約翰傳說

聖伊西多爾說:

“天堂是位於東方的一個地方,其名來自希臘文,轉譯爲拉丁文的‘hortus'(即‘花園),希伯來人稱之爲伊甸,轉譯爲我們語言中的Deliciae(即‘豪華或歡樂之地’)。二者結合,就是我們的‘樂園’,因爲那裏有各種木材和果實累累之樹,還有生命之樹。那裏沒有嚴寒,也沒有酷熱,四季常春。”

東方是人類的樂園,也是人類歷史的源頭。

基督教原爲一種東方宗教,《舊約》的先知曾讚美波斯帝國。

在西方中世紀的東方神話中,我們發現東方形象是複雜模糊的:

東方土地遼闊、山川壯麗、氣候溫和、物產豐富、人口衆多、歷史悠久、帝國強盛、財富豐盈,各種奇珍異寶、奇技異巧…

3、“長老約翰”的傳說

中世紀的東方神話,主要集中在東方樂園與“長老約翰”的傳說中。

4. 西方人爲何對探索東方如此癡迷?除天堂在東方,還有長老約翰傳說

伊斯蘭擴張、十字軍東征,使西方人感受到的東西方關係再次緊張起來。如果說中世紀後期西方關於東方伊斯蘭帝國的想象主要表現的是恐懼與仇恨,那麼,關於“長老約翰”的基督教王國的傳說,則表現出西方的東方想象的另一個方面,羨慕與嚮往。

據說曼奴埃爾一世的教母在1165年收到過一位“長老約翰”(Pretre Jean)的信,信中“長老約翰”自稱爲基督教國王,統治着伊斯蘭帝國以遠的“三個印度和從巴別塔到聖託瑪斯墓之間的遼闊地區”。

“長老約翰的國土”成爲基督教歐洲的嚮往之地,它可能在遙遠的印度,也可能在阿比西尼亞(今埃塞俄比亞)。《聖經》中暗示,訪問所羅門的示巴女王就是阿比西尼亞國王。

美好的東方神話從中世紀延伸到近代。中世紀晚期西方傳說的長老約翰的國土,是一塊想象的飛地,在東非、中亞、南亞遊移不定,可能落在埃塞俄比亞,可能指西蒙古信奉景教的突厥蒙古人克烈部,還有可能是今伊朗阿富汗一帶的花剌子模帝國,或者是南印度的某個島嶼。

5. 西方人爲何對探索東方如此癡迷?除天堂在東方,還有長老約翰傳說

蒙古世紀直到地理大發現時代去東方的冒險家,從柏朗嘉賓到哥倫布,幾乎所有前往東方的人,教士或商人,都無一例外地在尋找並“發現”長老約翰的國家與事蹟。

柏朗嘉賓提到長老約翰的軍隊迎戰韃靼人,馬可·波羅自稱遊歷了長老約翰的國土,西蒙古克烈部的王罕就是長老約翰,曼德維爾確信長老約翰的國土在印度,管轄着72個行省,但沒有大汗的國土大。

有一點值得注意,中世紀晚期西方想象中長老約翰的國土,或者與大汗的國土相鄰,或者屬於大汗的國土。馬可·波羅描述了“成吉思汗和長老約翰之間的戰爭”(疑爲成吉思汗與克烈部的戰爭)。

據說那場戰爭之後,長老約翰就歸附了大汗,如今長老約翰的國家成了大汗治下的一個省。而且,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大汗的國土”逐漸取代了“長老約翰的國土”,成爲西方想象已久的東方樂園之地。

4、地理大發現的動機

尋找“長老約翰”的國土與尋找胡椒香料,是地理大發現的重要動機。

這一動機中包含着西方在物質上與政教上對東方的嚮往。

6. 西方人爲何對探索東方如此癡迷?除天堂在東方,還有長老約翰傳說

西方文化心理中存在着一種奇怪的矛盾現象。一方面是文化自我中心主義的充分自信,如古希臘人對古希臘道德思想與民主政治的自信,中世紀人對基督教正統的自信;另一方面,又是一種強烈的文化外向的嚮往。

東方神話是這種嚮往的表現。馬可·波羅與曼德維爾在遊記中都談到“長老約翰”。

曼德維爾還說,他儘管沒有親歷天堂,但至少可以證明樂園在東方。正是出於對東方的好奇與嚮往,西方人開始了劃時代性的地理大發現。

人們往往只注意到這場大發現的西方成就,沒有關注它的東方起因。正是對東方的好奇與嚮往,才發動了地理大發現。

東方神話發動了地理大發現,地理大發現似乎又確證了東方神話。西方文化中關於東方樂園的想象從中世紀晚期開始逐漸落實到中國。

7. 西方人爲何對探索東方如此癡迷?除天堂在東方,還有長老約翰傳說

馬可·波羅那一代西方旅行者,在東方沒有找到長老約翰的國土,卻找到了“大汗的大陸”。旅行者們以描述人間樂園的語言描述大汗治下的契丹與蠻子。

那是個大得像另一個星球的帝國,人口衆多、土地肥沃、物產豐富,連綿不斷的城市,通達無阻的道路,那裏不僅有物質繁榮,還有政治穩定,正如黃金是財富的象徵,大汗則是權力與榮譽的象徵。

大汗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君主,統治公正嚴明,整個帝國從首都到邊疆,處處和平安寧,妙齡少女頂着金盤子在黑夜趕路,也不用擔心有任何財產或生命危險。

(正文完)

如果有其他關於歷史領域的話題或觀點可以【關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評論區留言,第一時間回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