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我們去過世界上許多極端的地方:火山、雪山、海洋…

卻發現無論在哪裏,都有人類跋涉而來,艱難求生。

1.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在印尼的伊真火山,那裏的硫磺工,行走在地獄藍火的死亡邊緣。

2.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祕魯的拉林科納達,生活在海拔5100米的淘金人,在極寒與缺氧中,淘盡生活的辛苦。

3.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韓國的濟州島,採集海膽爲生的海女,一輩子泡在冰冷的海水裏,卻也撐起了一個個家庭的生命線。

4.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2018年的夏天,我們前往的埃塞俄比亞達納吉爾凹地,也是地球上氣候最極端、環境最惡劣的地方之一。

這裏的年平均氣溫高達34.4攝氏度,被稱爲是世界上最熱的地方。

5.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然而,也是在這裏,我們見到了人最艱難的一種活法:

有這樣一羣挖鹽工,趕着駱駝,年復一年地走進這片令人生畏的大火爐,尋找寶貴的鹽。

6.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在他們工作場地的不遠處,就是達洛爾火山,經常有岩漿和散發着惡臭的硫磺水從中湧出。

這羣挖鹽工,所以也被稱作“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7.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我們是2018年9月抵達達納吉爾凹地的。雖然是秋天了,溫度還是42度。

當地人說,最高時,這裏達到過60多度。所以,現在還算涼快…

8.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這裏不僅熱,而且荒涼。方圓幾百裏,可都沒有酒店。

當地人在曠野的空地上搭幾張牀,就是對遊客最好的招待了。

9.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到了晚上,這裏就成了美麗的“星空酒店”。

10.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除了高溫,在這裏取水也非常不方便。

只有在遠離村莊的地方纔有一口井,村民們要趕着毛驢,穿越荒漠,才能運上幾桶水。

11.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在這裏,早上的溫度會涼爽很多,氣溫能到18攝氏度,到了中午氣溫則會飆升到42度。

但對於這樣的氣溫,當地的阿爾法人已經習以爲常了。

12.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在這裏,看不到任何河流,也沒有任何的綠色,算是世界上生存環境最殘酷的地方。

13.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很久以前,達納吉爾凹地曾是海洋的一部分。經過漫長的時間,這裏的海水不斷被蒸發,形成一個鹹水湖泊。

極端高溫的作用下,鹽分從湖水裏離析出來,形成一大片後厚達近1000米的鹽地。

在這裏附近生活的阿爾法人,大多以挖鹽爲生。

14.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在許多國家,鹽歷來都是被政府壟斷專賣的資源。私人未經允許,不能私自採鹽。

我們去的達納吉爾凹地也是這樣,這裏有着厚達千米的豐富鹽礦,但只有政府允許的七八百名礦工,可以在這裏開採鹽礦。

15.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我們來到了其中一名鹽工艾哈邁德的家。說是“家”,其實特別簡陋,幾個木棍支撐起幾片涼蓆,就是房間的四面牆了。

16.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達納吉爾凹地早晚溫差大,附近的鹽地和沙地都不保溫,所以這些簡陋的窩棚,也是人們難得的棲息地。

17.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這些沙漠中的屋子,都是因爲採鹽而建造。而這裏衆多的家庭,也是因爲採鹽才能維持。

埃爾俄比亞的平均工資大約是每個月90美金,而挖鹽工可以掙到300到400美金,收入還算不錯。

這也許就是爲什麼這些挖鹽工可以在這麼殘酷的環境下,常年勞作的原因之一吧。

18.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艾哈邁德帶着我們去看他挖鹽的地方,這是一片一望無際的鹽湖。

19.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他們每天頂着幾十度的溫差,在這裏挖鹽、再用駱駝運到鎮上。

挖下來的一塊塊鹽磚,堆起來還是很壯觀的。

20.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所謂“靠山喫山靠水喫水”,他們用鹽來當做貨幣——這些鹽磚曾是埃塞俄比亞使用近千年的官方貨幣。

直到今天,這裏的採鹽方式幾乎沒有任何變化:先用工具敲開地面上的鹽塊,再用木棍一塊一塊撬下來。全憑人力,沒有任何機械的成分。

21.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我跟梁紅也嘗試了一把採鹽的過程。這樣的工作本就極其耗費體力,在高溫之下更是累人,挖不了幾塊,我們倆就累得夠嗆。

22.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付出了這麼大的努力,我們最終挖出了價值3塊人民幣的鹽塊。

23.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除了這片荒漠,在埃塞俄比亞,還有一個火山採鹽湖可以產鹽。

那裏的採鹽工,下湖撈鹽時,通常只穿一條內褲,因爲貧困,他們也沒法負擔護具的費用。工人只能用泥土袋子堵住鼻孔,讓腐蝕性極強的鹽沒辦法進入到鼻子裏。

24.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但他們的眼睛,卻沒有任何防護,所以赤紅的眼睛,成了辨別他們的重要標誌。

未經加工的鹽,腐蝕性極強,把黝黑的皮膚,都腐蝕成了白色。

25.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對於他們來說,鹽是甜,鹽是苦。鹽是希望,鹽是詛咒。

26. 在非洲的死海,探訪最接近地獄之門的人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們在荒漠中、在鹽湖裏,拼命工作。他們希望自己的子女,不要再在鹽湖中苦苦掙扎。

然而,就像不斷推着巨石的西西弗,這羣沙漠裏的人,一輩又一輩,重複着古老的宿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