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軍官終生難忘:抗聯兒女相擁而亡,掰開一看各插一把刺刀

作者:慎獨

在14年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中,沒有哪一支部隊像東北抗聯這樣艱難,甚至可以說抗聯是最艱難又最頑強的一支隊伍。

爲什麼這麼說呢?首先是東北的惡劣天氣問題。東北地區冬季寒冷,個別地區最低氣溫達到零下40度,近半年的“冬季”讓東北抗聯戰士備受煎熬,比起關內的抗日武裝,東北抗聯對於過冬衣物的需求高得多,也難得多。冬季,萬物肅殺、大雪茫茫,抗聯將士難以獲得食物,連一顆草根都不好找,想打一隻野兔也幾乎不可能。雪地上還容易留下腳印,讓抗聯難以擺脫敵人的追捕,行動受到束縛。

1. 日本軍官終生難忘:抗聯兒女相擁而亡,掰開一看各插一把刺刀

反映抗聯艱苦生活的蠟像,寒冷是抗聯的一個大敵

他們面對的對手也很龐大,駐紮於東北的是日本軍隊中的精銳,數量最多時號稱80萬之衆,即便抗戰後期關東軍大量被抽調到太平洋戰場,日軍在東北依舊是駐有重兵。日軍對東北的重視,使得關東軍的數量在某一時間段居然高於在關內的所謂“中國派遣軍”數量。如太平洋戰爭爆發前,關東軍有73萬,而中國派遣軍則是65萬,而當時東北人口不到3000萬。對比之下,東北與關內的面積以及日軍數量,關東軍在東北的分佈密度可想而知。因而關東軍並不擔心兵力不足,從而大肆地去“圍剿”抗日武裝。

2. 日本軍官終生難忘:抗聯兒女相擁而亡,掰開一看各插一把刺刀

日本關東軍一部(資料圖)

東北抗聯還面臨另一個難題,當時東北工業化城市化程度遠超中國其他地區,城市聚集了大量人口,加上東北多平原,地廣人稀,農村人口少,又主要分佈在平原地區,利於隱蔽的山林中平民很少,使得抗聯很難建立根據地。即便建立根據地,也是在大山裏,人口不多,物資緊缺。再加上日軍在1936年後強迫東北農村地區實行集團部落,將零散的村莊中的人口集中在一起,便於他們管理。1938年之後,他們進一步實行了“歸屯並戶”,即把游擊區邊緣的農戶合併到大的屯子中,繞着屯子建圍牆,挖壕溝,設哨兵,東北老百姓稱之爲“人圈”。這樣一來,東北抗聯就失去了與老百姓的聯繫,就像魚離開了水,生存愈發艱難。

3. 日本軍官終生難忘:抗聯兒女相擁而亡,掰開一看各插一把刺刀

東北老百姓被圈禁,不能自由出入

將老百姓與抗聯隔絕後,日軍就頻繁出動“討伐隊”,去追擊山林中的抗聯官兵。尤其在秋冬之際,抗聯需要準備過冬的棉衣棉鞋與食物,會採取攻打日本人的林場、農莊的方式獲取物資。日軍常常趁抗聯出動,伏擊抗聯。

如1938年11月,駐寶清的永野討伐隊對三江地區的抗聯發動了一次進攻,這支日軍的兵員主要來自大阪,日本的大阪商業氛圍濃厚,士兵與軍官不少來自商人家庭,經常是一邊行軍,一邊倒賣貨物,引起其他地區日本士兵不滿。

永野“討伐隊”的目標,是東北抗聯第6軍1師的後方機關。1師主力參加了西征,後方比較空虛。狡猾的敵人一口咬住了一支抗聯小分隊,抗聯官兵邊打邊退,一直退到三道河子一帶。永野命令縮小包圍圈,不讓抗聯鑽進山林,那樣就抓不到抗聯了。隨着日軍包圍圈的縮小,戰鬥主要是圍着一個山頭進行。只聽山頭上一會兒是輕機槍的三發點射,一會兒是79步槍的單發射擊,子彈來源飄忽不定,但幾乎每一發子彈都能找到目標。大阪的士兵都惜命,誰也不敢出頭衝鋒,永野就命人從後面繞過去,一名日軍小心翼翼地接近山頭,就在他覺得馬上就靠近抗聯戰士時,一顆手榴彈改造的詭雷響了。永野氣急敗壞地命令所有迫擊炮、擲彈筒向山上射擊,直到他確定山上就“連一隻老鼠都不可能活下來”。

4. 日本軍官終生難忘:抗聯兒女相擁而亡,掰開一看各插一把刺刀

追捕抗聯的日軍

日軍慢慢走上山頭,只見上面只有一具衣衫襤褸的遺體,以及一挺輕機槍與幾把步槍,原來這名抗聯戰士把槍放在不同的位置,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僞裝成山上有很多人的樣子。這名戰士槍法精準,沉着冷靜。更可貴的是,他這樣是擺明了犧牲自己、拖住敵人,讓更多的戰友突圍。

一次追捕失敗,日軍又準備下一次,他們人員物資都充足,自信可以耗死抗聯。三江平原雪大,足以沒過膝蓋,即便是穿着厚重冬裝的日軍,也一樣苦不堪言。裝備精良的日軍都如此狼狽,更何況缺衣少穿的抗聯?可他們以超乎想象的頑強精神堅持戰鬥。這種頑強,讓不少日軍都感到驚歎,即便他們不斷與抗聯交戰,可他們心理對勝利的懷疑卻與日俱增。

5. 日本軍官終生難忘:抗聯兒女相擁而亡,掰開一看各插一把刺刀

有一個叫鈴木的軍官,他家是大阪的商人,比較富有。他不僅買了個相機,還用貂皮做了個保護套,這樣冬季也能使用。在一次追殺抗聯時,他們發現雪地上有掃過的痕跡,判斷是抗聯經過後清理了腳印。他們順着痕跡追擊,終於在一個山谷中發現了一座馬架子,馬架子外面還有模糊的腳印。

所謂馬架子,就是東北獵人在山裏搭的簡易的棚子,供臨時休息用,多少能擋點風雪。鈴木等一夥日軍悄悄包圍了馬架子,然後喊話,要裏面的人投降,並不時向馬架子開槍射擊。可回應他們的,除了呼嘯的風聲,就是伴着風聲飛出的子彈。個別倒黴的日軍還被這零星的子彈光顧,罪惡的紅色血液滴在潔白的雪地上,馬上就變成了冰。

6. 日本軍官終生難忘:抗聯兒女相擁而亡,掰開一看各插一把刺刀

日軍圍攻抗聯營地

大阪的士兵不太喜歡拼命,而且他們早就有了經驗,知道抗聯都是缺衣少穿,於是他們找好掩體,也不開槍也不露頭,就等着裏面的抗聯戰士凍死餓死。鈴木甚至還叫僞軍送來了凍餃子。日軍就在雪地上生火喫餃子,還熱了幾壺燒酒。也不知過了多久,喊話的日軍嗓子都啞了,馬架子裏依舊是悄無聲息。日軍忍不住了,慢慢向馬架子靠近,直到他們進入馬架子,也沒有人回應他們。

鈴木也好奇地拿着相機走進去,眼前的一幕讓他驚呆了。只見一對青年男女相擁而亡。兩人頭髮如干草一般雜亂,臉上身上滿是塵土,地上的駁殼槍裏面只有一顆子彈,兩支被破壞的三八大蓋則是空槍。

日軍把兩個人掰開,發現兩人胸前各插着一把刺刀,原來他們沒有子彈了,就卸下刺刀,頂在對方的胸口上,然後緊緊擁抱,自盡而亡。鈴木沒有拍照,而是命人將兩具遺體放好。然後一把火點燃馬架子,燒塌的馬架子蓋住了兩位抗聯英雄的遺體。鈴木後來在回憶中,記錄讓他震撼和終生難忘的這一幕。

生前同爲抗聯,死後大地同穴,儘管他們的身軀已經隕滅,可他們不屈的精神永遠留在了東北大地!

【深耕正能量,弘揚戰爭史,歡迎投稿,私信必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