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國少將攜妻衣錦還鄉,發現童養媳已苦等22年,他的選擇讓人淚目

1. 開國少將攜妻衣錦還鄉,發現童養媳已苦等22年,他的選擇讓人淚目

1957年,被授予開國少將軍銜的易耀彩,帶着妻子範景陽來到闊別多家的家鄉。

這個14歲便加入中國共產黨,此後在土地革命、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都做出卓越貢獻的將軍,已經離家整整22年。

被授予開國少將軍銜,是易耀彩的實至名歸,更是家鄉父老的萬分榮耀。

所以易耀彩到達江西泰和的老家時,鄉親們幾乎是夾道歡迎。

正所謂近鄉情怯,與鄉親們的熱情攀談中,易耀彩卻始終不敢走進那條熟悉的衚衕。

衚衕盡頭的那片矮小房屋,是他自幼長大的地方,盛滿了他的溫暖回憶;可同時,抗日戰爭期間家鄉的淪陷,以及親人們的相繼遇難,讓那片熟悉的庭院,也充滿痛苦的回憶。

失神間,曾經擔任村長的老伯,輕輕拍了下易耀彩的肩膀,而後神情複雜地說道:

“總算回來了,鳳娃子這些年不容易!”

鳳娃子?聽到這三個字,易耀彩如遭雷擊。

“難道是鳳娥姐?”冒出這個想法後,易耀彩強忍着內心的激動和坎坷,帶着妻子快步走到衚衕口的盡頭;正在他頭腦空白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跌跌撞撞般闖入他的眼中。

“耀彩,是你嗎?”那句夾雜着顫抖的輕聲詢問,讓易耀彩頓時淚流滿面。

縱然視線已被眼淚模糊,可他心裏卻清楚知道:這一刻,他終於與思念多年的那個女子重逢了。

“姐,你活着呢!你真得活着呢!”

說完這句話,易耀彩再也忍不住,快速飛奔到那個挽着髮髻的中年女子身邊,而後像個孩子般,放聲痛哭起來。

看到這幕場景,陪伴易耀彩回到故鄉的妻子範景陽,也留下了激動的淚水。

她爲丈夫感到欣喜,也爲這個女子的獨自守護感到心酸。

是的,這個獨守院落、苦苦等待易耀彩的女子,便是他的原配夫人張鳳娥。

20多年的歲月,帶走了一個女子最爲寶貴的青春年華;在這場孤獨而執着的等待中,她聽到過易耀彩的“死訊”,也聽到過好心村民勸她改嫁的建議…可她不信,也不願!

漫長的歲月,這個大字不識的女子,僥倖逃過屠殺和掃蕩,也獨自熬過苦難和饑荒;一年年的等待後,她終於盼得丈夫的歸來。

只是,這場團聚也讓張鳳娥感到無比的難過:

她發現,自己的丈夫已經是開國少將,而身邊更有了志同道合的妻子。

同樣的,易耀彩更是無比自責和糾結:

他一直以爲原配已不在人世,他後悔自己的輕易判斷,而不是細細打聽她的下落;

他更糾結,與思念多年的鳳娥姐重逢後,自己卻另有家世,這樣的局面,讓他如何對得起等他20多年的這個女子呢!

那麼:易耀彩到底經歷了什麼?爲何會認爲原配已不在人世?

當與和思念多年的原配重逢後,已經成家的易耀彩,又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易耀彩與張鳳娥:包辦婚姻的情分,造化弄人的姻緣】

1917年,易耀彩出生於江西泰和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

雖然生活條件艱苦,但父母卻給予了易耀彩無比堅定的革命信仰。

他的父母是當地赤衛隊的成員,經常講述一些紅軍故事;受到父母影響的易耀彩,從小對革命事業充滿了憧憬,並且對着長輩們立志:長大以後要保家衛國。

13歲那年,爲了讓孩子有個更加光明的未來,父母思來想去,決定把他送上井岡山,託付給參軍的舅舅照顧。

井岡山路途遙遠,易耀彩每次回家,都是百費周折;幸好家中父母,被懂事體貼的張鳳娥照顧,孝順的易耀彩才能放心下來。

比易耀彩僅長2歲的張鳳娥,是以童養媳的身份來到這個家的。

2. 開國少將攜妻衣錦還鄉,發現童養媳已苦等22年,他的選擇讓人淚目

童養媳劇照

在民不聊生的舊社會中,很多家庭因爲條件比較差,沒有能力撫養家中的女兒,便把自己的女兒送到有男孩的家庭,等到兩個人都成年之後選擇成親;這種童養媳的現象,在落後的偏遠農村也屬於“正常現象”。

認識張鳳娥的時候,易耀彩只是個12歲的孩子。

面對這個懂事體貼的未來妻子,易耀彩總是喜歡稱她爲“鳳娥姐”;年紀相仿的兩人,感情也逐漸升溫。

不過,在戰火紛飛的年代,閤家歡樂是一種奢求,易耀彩和張鳳娥過了不到一年的安生日子,國內的局勢愈發混亂。

1929年,年紀輕輕地易耀彩,參加了當地的農民暴動。

爲了保護孩子的安全,易家父母便把孩子送上了井岡山;也是因此,易耀彩正式參軍。

一年後,表現突出的他,如願加入中國共產黨,並且在軍中嶄露頭角。

對於易耀彩的選擇,張鳳娥從來沒有過抱怨;她叮囑易耀彩注意安全,不用擔心家中,而後獨自以柔弱的肩膀,挑起這個家的重擔,洗衣做飯,照顧父母…

動盪亂世的生存本就不易,但張鳳娥卻甘之如飴。

在她覺得:只要易耀彩能夠平安,比什麼都強。

隨着年齡漸長,兩個人的感情也愈加深厚;曾經的姐弟之情,也自然而然發生了轉變。

可亂世之中,命運往往身不由己。

1934年,隨着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易耀彩所在的部隊,被迫走上了長征之路。

路途遙遙、生死難測,但他卻不得不與家人告別。

離開家鄉前,易耀彩的父母萬分不捨,一再叮囑他在路上要多加小心;而性情內斂的妻子張鳳娥,卻沒有說太多話,只是轉身默默流淚後,對易耀彩堅定說道:

“有我在,你就放心;照顧好自己,我和爹媽等你回來!”

聽到這句話,易耀彩心中湧現出莫名的酸楚;他知道,自己欠妻子太多了;他想彌補,卻不知這遙遙路途,何日是歸期。

臨行前,他只能告訴妻子:

“等革命成功後,我一定回到家鄉,咱們再也不分開了。”

此時的易耀彩,還沒意識到:在這句歸期未定的承諾中,命運也將譜寫造化弄人的結局。

【參軍長征,父母被害】

革命前途尚不可知,年紀輕輕地易耀彩,卻義無反顧踏上了長征的道路。

縱然路途坎坷,可這個熱血方剛的青年,始終相信:會迎來真正的曙光。

但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易耀彩剛走沒有多久,國民黨的軍警和還鄉團便來到村中,搜查共產黨的家屬。

此時的時代背景,恰是國共分裂的嚴峻對抗期;中國紅軍的武裝力量不僅遭到重創,就連紅軍的家屬們也會被牽連。

所以長征進行半途時,易耀彩收到了家鄉的消息,國民黨的軍警和還鄉團來到村中,大肆搜捕曾參與紅軍活動的村民,其中易家父母慘遭殺害,屍體都被投入江中。

得知這個噩耗,易耀彩幾乎崩潰;以爲張鳳娥也慘遭殺害的他,將國仇家恨的種子徹底種在了心中,他發誓:如果自己能活下去,一定要敵人的暴行付出血與淚的代價。

長征之路異常艱難:惡劣環境中,不是寸草不生,就是滿是沼澤…

3. 開國少將攜妻衣錦還鄉,發現童養媳已苦等22年,他的選擇讓人淚目

特別是來自南方的戰士們,都穿着破爛的單衣,打滿血泡的腳上纏着幹樹皮。

如此惡劣的條件下,許多戰士都患上瘧疾,未能走出草地。

家中噩耗的傳來,本就讓易耀彩無法承受,此時身心俱疲的他,也徹底倒下。

部隊想要把易耀彩,留在當地的羣衆家中。

可父母的舅舅不答應,他說:”孩子,不能停下來,留下來只有死路一條,你爹把你託付給我,我不能讓你犧牲,就是背,我也要把你背出草地!”

就是這句話,重新點燃了易耀彩的求生信念:他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給父母和妻子報仇。

就這樣,易耀彩一步步熬了過來:過草地,爬雪山…在這些致命的考驗中,他卻愈加頑強堅韌。

隨後,抗日戰爭爆發。

在反圍剿鬥爭中表現突出的易耀彩,正式擔任晉察冀軍區第4縱隊34團營長,開闢抗日革命根據地、正面打擊日寇…種種傑出功績,也讓他成爲軍中的風雲人物。

到了1938年,組織正式任命他爲34團團長;在他的領導下,34團成了晉察冀軍區中,讓日軍聞風喪膽的名字。

後來,戰事稍微緩和,易耀彩的個人生活,也受到了組織上的關心。

在上級的安排下,他與範景陽結爲夫妻。

4. 開國少將攜妻衣錦還鄉,發現童養媳已苦等22年,他的選擇讓人淚目

範景陽是河北阜平著名的“范家三姐妹”之一,她們來自一個革命家庭。兩個姐姐也先後都嫁給八路軍指戰員,大姐範景新嫁給了王平,後來是開國上將;二姐範景明嫁給了王宗槐,後來是開國中將。

兩人結婚時,範景陽正在晉察冀邊區擔任衛生員。

雖然是典型的“先婚後愛”,但感情幸福的兩人,卻成爲軍區的模範夫妻。

值得一提的是:再次組建家庭的易耀彩,也在大小戰鬥中立下赫赫戰功。

其中1940年的“百團大戰”,易耀彩率部參加了西子灣、赤城、圍攻北平和張家口敵人指揮所等戰鬥,卓越的軍事領導能力,一度令日寇、僞軍聞風喪膽。

4年後,27歲的易耀彩已經是冀察軍區參謀長,年紀輕輕的他,也成爲一顆耀眼的將星。

新中國成立後,組織上鑑於易耀彩的出色表現,特地安排他到蘇聯海軍學院學習;並且在1955年的授銜儀式上,授予他“開國少將”軍銜,並且頒發二級八一、一級獨立、一級解放、一級紅星等光榮勳章。

從艱苦長征到開國將軍的身份轉變,一晃已經22年。

易耀彩不知道的是:這22年中,那個被他認爲不在人世的張鳳娥,一直苦苦等到他的歸鄉。

那年全村遭受浩劫,下地收割莊稼的張鳳娥,僥倖逃過一劫;在村民的幫助下,將兩位老人遺體打撈出水,辦了喪事。

動盪亂世,朝不保夕,很多人勸說張鳳娥再找一戶人家,卻都被她拒絕。

她說:“我嫁給了易耀彩,一輩子都是易耀彩的人;不管他是生是死,我都是易家的媳婦。”

是的,張鳳娥也無法確定丈夫還活着。

5. 開國少將攜妻衣錦還鄉,發現童養媳已苦等22年,他的選擇讓人淚目

她聽到了一些消息:易耀彩所在的兵團,渡過湘江後只剩下一千多人…以至於那邊人,三年不食湘江魚。

可不管這消息是真是假,她都要等下去,只爲讓榮歸故里的易耀彩,能夠有家可回!

一年年的等待,蹉跎了一個女子最寶貴的青春年華。

等到皺紋爬上眼尖,等到青絲逐漸褪色,等到時代改天換地…她終於等來了。

那是她苦盼多年的丈夫,更是衣錦還鄉的開國將軍。

當得知這個弱女子,苦等自己22年時,一生戎馬的易耀彩再也忍不住了。

他像個孩子般放聲大哭:

“鳳娥姐,我對不起你!當年,地下黨的同志們傳來消息,說全家都被敵人殘忍殺害了,我還以爲,以爲你已經…”

事到如今,造化弄人。

她等到了丈夫的歸來,他亦欣喜於她的平安健在…

可是這場相逢,卻又衍生了無數的意難平。

此時的易耀彩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他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彌補張鳳娥。

6. 開國少將攜妻衣錦還鄉,發現童養媳已苦等22年,他的選擇讓人淚目

易耀彩全家合影

得知兩個人的遭遇,範景陽也是感動不已。

在她的安排下,張鳳娥每月都會收到一筆生活費,能夠確保衣食無憂。

此後的三個人,更是親如一家人。

張鳳娥一生未改嫁,一直是易耀彩最爲愧疚的事情。

所以在1990年,73歲的易耀彩在臨終前,特意叮囑範景陽:將自己的骨灰一分爲二,一半灑在長期工作的青島,另一半葬在江西老家。

6年後,苦守一生的張鳳娥也因病去世。

得知這個消息,範景陽做出了一個深明大義的決定,將張鳳娥和丈夫易耀彩葬在了一起。

這份坦然的成全,也讓張鳳娥的數十載等待,終於有了完美的回應。

這場錯過讓人心疼,可又能怪誰呢?

怪張鳳娥太固執的等待?怪易耀彩的舍家離去?

我想,終歸是那個動盪時代的捉弄吧!

如果沒有戰爭,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他們是有緣的,只是這份情終究被時代捉弄。

舊社會到新中國,一場錯過,便蹉跎了一生…

————END————

其他推薦——

劉伯承長女:6歲在延安被害,死前曾對兇手說:叔叔,我認識你

1998年,王光美託人帶錢去俄羅斯,邀劉少奇的外國孫子:回來看看

作者:初拾

從風雲人物的傳奇經歷中,淬取平淡人生的醒世箴言!

原創作品,抄襲必究;

圖源網絡,侵權立刪!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不妨點個贊再走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