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經濟風口來臨,「席悅科技」研發硬核智能牀墊

近年來,睡眠問題正成爲困擾人們生活的一項弊病。據《2021年運動與睡眠白皮書》報告數據,目前中國有超3億人存在睡眠障礙,成年人失眠發生率高達38.2%。

隨着失眠羣體的日益龐大,睡眠經濟也正在崛起,創業者和資本相繼湧入。海內外多家睡眠科技公司已完成融資(sijo、Vesta、眠白科技、8h、Mooring等),資本已經關注到通過科技賦能睡眠的重要性,幾個頭部基金(紅杉、經緯、紅點、SIG等)也都紛紛加入戰場。

睡眠經濟涵蓋範圍很廣,包括睡眠家居產業、睡眠健康產業、睡眠醫療產業、睡眠服務產業、睡眠科技產業等;除了牀墊、枕頭等寢具以外,該產業還包括改善睡眠的保健類產品、治療睡眠障礙的醫療產品和技術等多個層面。

成立於2018年的席悅科技(旗下品牌Qrem),正式佈局了高端智能睡眠牀墊這一賽道,通過軟硬件一體的產品,向用戶提供睡前助眠、睡眠障礙干預、智能喚醒等一系列覆蓋全睡眠週期的解決方案。席悅科技的核心是自研的智能睡眠系統,通過5年的相關數據積累,再通過硬件整合出當前公司的拳頭產品——智能牀墊,並設計了與其配套的首發三件套——智能降噪牀架、智能肌理枕與APP。

席悅科技創始人鄭鏡峯在創立Qrem品牌以前,曾主導唐羣集團的國際戰略,在擔任職業經理人期間的8年內,完成集團定位轉型、智能化升級、國際化戰略規劃執行、新三板上市與轉板計劃。在唐羣集團期間,積累了豐富的汽車與算法的行業經驗,通過資源沉澱爲Qrem做好了紮實的技術、供應鏈與人才儲備。

Qrem的技術壁壘,是來自於母公司唐羣集團在汽車行業的技術積累——美國領先車用體徵偵測系統算法+中國第一的車用氣動舒適系統,Qrem將這些成熟的硬核技術遷移用在了智能牀墊上。Qrem擁有技術路線獨佔性,已申請提交28+專利。

比如,在軟硬調節上,Qrem可變化範圍爲國際硬度3.8~9.8;在質感調整上,Qrem能配合三大基材(彈簧/乳膠/海綿)實現軟硬結構調整,非僅只用氣袋做支撐;在靜音性能上,Qrem實現了25分貝超靜音(約等同於線香燃燒),能在不打擾用戶睡眠的前提下實時服務用戶。

從“科技解決睡眠問題,以環境與體徵數據打造個性化睡眠模型”的理念出發打造軟硬件一體的解決方案。目前,Qrem的智能牀墊實現了以下4大功能:第一,做睡眠的專家,專注睡眠全週期改善(睡前助眠、睡時調整、智能喚醒)實現有科學根據的全自動調整,以差異化方式動態滿足用戶個人需求;第二,做睡眠的管家,能瞭解用戶喜好,提供最適合的軟硬度與質感,並根據習慣、睡姿與勞損情況實時調整支撐方案;第三,識別與干預睡眠障礙,通過採集睡眠全流程的多維體徵理解用戶睡眠情況,並解決打鼾、落枕與血液循環不良所造成的頻繁翻身與手腳麻痹等問題;第四,通過強化學習機制,定製用戶個人睡眠模型,能有效且真實識別個體差異,調用數據模型對各種睡眠問題的解決效果進行分析,實現更高效睡眠優化,並且完成高質量模型迭代。

鄭鏡峯告訴36氪,睡眠科技行業存在定義機會,市面上睡眠偵測產品僅做數據偵測但缺乏落地應用,無法直接改善睡眠; 再者,牀墊行業產品存在同質化問題,停留在材質與渠道層面的競爭,缺乏真實有效的解決方案,創新能力缺乏,“賽道上優質產品供給稀少,唯有通過軟硬件一體方案才能實現主動、有效、實時的用戶服務。”

在商業模式上,Qrem的主要模型是:銷量x價格。前期主要關注銷售量的提升,提升的驅動來源主要來自:市場投放轉化率的提升、核心用戶的轉介紹率的提升、自營線上渠道的搭建與線下單店模型跑通後的外部代理。在發展的中後期,主要專注客單價的提升,核心驅動爲:用戶LTV的提升(專注打造更多元的臥室硬件生態)、個別產品製造成本的下降與品牌溢價與其他衍生性專家服務。

據鄭鏡峯透露,當前Qrem的產品已可閉門預約體驗,並預計在今年底實現量產,目前公司正在尋求首輪外部融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