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本文來源公衆號:腦洞時史

1952年,毛主席正與將領們開會,卻見聶帥氣沖沖地走進來,把一包東西放在主席面前,說:“這些東西,全是假的。”

1.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主席立即停下會議,看着包裹裏面的棉紗和藥品,正有些疑惑,只聽聶帥再次說道:“這些提供給志願軍戰士的藥品,全是過期的,棉紗也是未經消毒的。”

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在朝鮮戰場上,我軍戰士在戰場上受到輕傷接受治療後,竟然會病情加重,有的戰士甚至因此截肢或者死亡。隨着此類現象不斷髮生,醫生便向聶帥彙報,沒想到一查,竟然發現戰士們使用的藥品是過期的,棉紗芯子甚至發了黴。

聽完聶帥的彙報,毛主席勃然大怒,他悲愴地說:“咱們的戰士在前線爲我們拼命,可有的人,卻在做着喪盡天良的事情,必須嚴查,不放過任何一個敗類!”

追查之後,大家發現,這批物資是從上海大康藥房發出,陳毅元帥立即接到主席指示:揪出所有奸商,絕不姑息。

當時的中國,百廢待興,國營企業的生產能力跟不上前線的需求,在這種情況下,國家只好向民營企業採購志願軍戰士需要的藥品、食品以及服裝設備等。

當時,爲了緩解民營企業壓力,還允許他們負債經營,但不知感恩的一些私營企業主,卻打起了歪主意。

上海大康藥房的老闆王康年就是典型代表。

2.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王康年是浙江杭州人,1924年出生在一個較爲闊綽的家庭中。

由於性子好強,所以在有了自給自足的能力後,王康年便隻身一人來到上海闖蕩。

17歲那年,王康年考進了上海大亞電臺,順利地在其中獲得了一份報告員的差事。

當時,王康年在電臺中,負責每天跟聽衆推送各種商品行情以及廣告,久而久之,他在這其中也學到了不少“經商之道”。

經常耳濡目染衆多商人的暴富之路,王康年的心中別提有多羨慕了。

很快,在上海奮鬥沒多久,王康年便迎來了人生的捷徑。

由於王康年此人長相俊朗,在當時算是較爲受歡迎的模樣,所以在認識了公租界巡捕之女後,很快便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有了岳父在背後的支持,王康年毅然決然地辭掉了電臺穩定的工作,開始追尋自己的暴富之夢。

有了經濟跟權勢的支撐,王康年在上海西藏路上租下了一間店鋪,開始倒賣百貨盈利,並給店鋪取名爲“大康行”。

3.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起初他拿“雪花膏”和“萬金油”練手,從中牟取差價,雖說生意做得極爲順利,可他不滿足這點利潤,企圖幹票大的。

抗日戰爭正打得膠着,藥品是市場上最緊缺的物資,王康年一下就瞅準了西藥生意,只要拿下這塊還愁沒錢花嗎?他立馬把店鋪改爲“大康西藥行”,但西藥需要可靠的人脈和資金,他一樣都沒有,就打起了歪主意。他在經營上加入寄存業務,很多藥商來上海後把貨物存在大康,然後等找到買主再取出來,王康年就私自把這些藥物拿出來賣,簡直是空手套白狼,一番操作下來他掙到不少錢,可貨主取東西時只能耍無賴了,憑藉岳父的威信他蠻橫無理,一次還好,要是次次這樣簡直壞了上海藥店的名聲。

如此操作,別人自然不答應,王康年少不了訴訟。

如1949年的一起訴訟,王康年竟然順利過關,並將價值兩億元的藥品合法佔有。

1949年5月3日,國民黨上海法院接到一起訴訟案件,“職業新藥”老闆嚴廣駿起訴“大康西藥行”老闆王康年,理由是大康西藥行將職業新藥寄存於此的一批價值兩億元的藥品佔爲己有,拒絕歸還。

庭審現場,王康年承認佔了“職業新藥”的貨,但當法官裁決讓他返還時,他卻一本正經地宣佈大康西藥行破產了,無法歸還。

當時由於上海即將解放,法院並沒有深究,此事便不了了之,王康年空手套取了價值兩億元的藥品。

5月27日,上海解放後,人民政府鼓勵開業,恢復經濟。

陳毅接手了上海後,許多商人跟國軍跑了,還有一些則不想跟我們合作。而藥品方面我們的需求也是很大的外國還對此有許多封鎖,在這個時候陳帥自然是要大力扶持一些積極分子。

恰巧王康年抓住了這個機會,非常積極地與我們合作

最終連他的債務都由我們幫他給擔保了,王康年之前的大康西藥房得以“負債開業”。有了政府的支持,王康年這個臭名昭著的大康西藥房,慢慢地在業績上面開始不斷攀升

4.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而他也在各種事務當中表現得特別積極和配合,甚至還成了當地的肅反委員會副主任。人們都以爲這個曾經的黑心商人已經洗心革面了。

不過也並不是沒人警惕這個人,解放軍報就曾經多次發文:“大康西藥房是沒有資本的”“大康西藥房已經於解放前投機失敗,宣佈破產;解放後負債開業,完全是靠國家政府支持的”,強調這個大康西藥房主要是國家建設的,而不要過於信任其老闆王康年。

1951年大康西藥房的營業額爲350億元,其中280億元是跟國家相關機構達成的,可見當時國家對他還是很支持的

但是任誰都不能想到,這個養不熟的白眼狼黑心資本家,轉頭就在背後給志願軍“插了狠狠的一刀”

時間來到1951年,朝鮮氣溫下降到了零下40多度,美軍喫着美味的牛肉罐頭,我軍喫着凍得梆硬的土豆;美軍身披厚實的大衣,而我們的士兵卻沒有一件像樣的棉服;美軍腳踩皮革馬靴,而志願軍們連腳上的布鞋都爛了!

那時候,不少士兵都患上了傷寒,一邊咳嗽一邊與敵人廝殺,更有甚者在戰場上凍成冰雕。可以說,志願軍不僅是在和美軍較量,更是在和極寒氣候較量。

在這種情況下,我軍傷亡慘重,從前線撤下大批的傷員都急需藥物治療。彭德懷向中央發去了一封緊急電報,希望中央能以最快的速度爲志願軍們送來藥品和物資。

得知消息後,中央也很焦急,忙令各方收集藥品和物資火速送到前線。國內各大藥廠紛紛前來支援,就連普通百姓也紛紛捐錢捐物,希望能幫到前線的志願軍同志,而王康年就在這個時期自制假藥拿出來賣。

5.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1951年11月,志願軍某部派人員到上海購買一批醫藥用品。此時,王康年的大康明明沒有存貨,但他卻還是設法拿下了這筆價值3億多元人民幣的生意。

一個月後,第一次交貨期限已到,但大康貨棧裏的職工馬維善和滕仲年才發現貨只有一半。而當店裏員工提醒他,消治龍藥粉、消發滅定藥粉、氯儆素等消炎特效藥店裏無貨時,他就撒謊說:“我已經在廣州買好了一批貨色,就要到了。”

實際上,這不過是他的託詞而已,他是要用志願軍的這筆貨款去還他的舊貸款。因此在兩天後,廣州的貨物並未如期運到,於是馬維善和滕仲年又向王康年催促,讓他趕緊進貨。

然而這時,王康年卻一改兩天前“已在廣州買好一批貨色”的說法,說什麼銀根緊,只買到了一些價錢便宜的藥品,前線急需的那幾種藥物很難買到等等!

在面對職工的催問,王康年則表示:“朝鮮路途遙遠,沒關係,這事我是拿得穩的。”

此時,朝鮮戰場前線的志願軍戰士們急需這批藥物。最後沒辦法,志願軍採購員們只好先將一部分藥品運到東北,並責成王康年務必將另外一部分價值1.2億多元的藥物在短期內裝箱出發,王康年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當時王康年手中並沒有任何貨源,但儘管如此,他依舊憑藉着自己的“關係”攬下了志願軍的貨款,並且承諾12月中旬交貨。

由於沒有貨源,到了規定期限,王康年自然是無法交貨。但這時他卻用一些醫療器械和輔助藥物來搪塞志願軍,從而拖延交貨期限。

店員提醒他,店裏壓根兒沒有消治龍藥粉、消發滅定藥粉、氯黴素等特效消炎藥,而且也無法搞到這些藥,不過王康年表示“朝鮮路遠,沒啥關係,這事我拿得穩”,並且聲稱自己已經聯繫進口,讓店員不用擔心。

其實,王康年根本就搞不到任何藥品,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要給志願軍交貨。因爲他從志願軍中收到的貨款,早就被他用來還了拖欠的欠款,他哪裏還有錢去給志願軍買藥?

後來在志願軍的再三催貨下,王康年只好又故技重施,打算用假冒僞劣藥品來濫竽充數。期間他不僅用帶菌的爛棉花、舊紗布等東西製作“急救包”,還用了玉米麪來冒充消炎藥,除此之外,還有已經生鏽的醫療器械,無用的熱水袋和玻璃片等,都被他當作醫療物資發往了前線應付。

不久,前線卻傳來一條讓人憤怒的消息:朝鮮前線的志願軍使用了劣質的藥品來救治傷員,不但沒有起到救治作用,反而耽誤了救治時間,加速了傷口感染,導致很多傷員截肢甚至死亡……

彭德懷當即拿着這些黑心紗布和假藥,找到了解放軍總參謀長聶榮臻,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地說個清楚。

聶老總得知這個事後,亦是十分憤怒,二話不說當即拿着東西去找毛主席。

毛主席一揮手把假藥摜到地上,怒不可遏。

當他聽到這些假藥來自上海的時候,他大聲對羅瑞卿說:

“羅長子,通知陳毅,徹查到底,嚴懲不貸!”

因爲這些藥品來自上海,徹查的重任就落在了上海市委書記陳毅的肩上。

6.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在經過縝密調查之後,此事很快水落石出,假藥的供應商叫王康年。

大康西藥行的員工馬維善滕仲年在檢舉時說:

“1950年,志願軍採辦員來藥行購買藥品,明明藥行沒貨,王康年卻謊稱有貨。騙取志願軍貨款後,先發熱水袋等廉價貨品,急需藥品通通拖延。他還把300多磅過期發酵的止咳糖漿賣給瞭解放軍,後來有人問責,他還聲稱過期的糖漿又喫不死人。”

“1951年10月,志願軍來上海購買X光機,王康年謊稱是英國進口,收了他們2.5億的高價,實際上那批機器最多隻要1.8億就能買到。並且口聲聲說的五天內發貨,硬是拖了四個月,還淨是缺少部件的殘次品。”

……

人證物證確鑿,按照陳毅市長的指示,上海市公安機關迅速抓捕了吸血奸商王康年。

7.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陳毅市長當時吼出兩個字:“該殺!”

在審訊室,王康年如實坦白了自己的罪行。

王康年詳細交代了他如何賄賂官員,如何騙取定金,如何售賣假藥,如何以次充好,種種罪行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王康年同時揭發了一批‬收受賄賂的人員,還供出了不少與他有過“合作”的不法奸商。

當年的《解放日報》很快登出了王康年被逮捕的消息。

8.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除了王康年,“五反運動”中還查出了一羣數量龐大的黑心商家,用黑心棉製作急救包的李寅延就是其中之一。

李寅延承接志願軍訂做救急包和三角巾的任務後,將政府撥給的一萬斤上好棉花全部私吞,把壓在倉庫裏的廢舊棉花拿出來投入生產,這些沒有經過消毒處理的黑棉花上面殘留着大量的病菌,12萬救急包被髮到前線後,原本受傷的戰士們傷口被救急包二次感染惡化,最終因爲無藥可救而身亡。

而上海大名路肉莊的老闆則在志願軍需要的牛肉罐頭裏灌進去大量腐爛發臭的廢棄肉,僅在上面覆蓋一層薄薄的牛肉應付檢查。志願軍們原本就不捨得喫數量稀少的牛肉罐頭,偶爾打勝仗了纔拿出來分一點,喫到壞肉也以爲是放太久所致,根本不捨得丟掉。

結果吃了腐肉罐頭的戰士們腹痛腹瀉不止,在牀上躺了好幾天,不僅耽誤作戰任務,抵抗力不夠的人甚至因此而喪命,再一次死在了自己人手裏。

在毛主席雷厲風行的指揮下,“五反運動”在五個月內便差不多接近尾聲,參與兩項運動的900萬人中,有三十萬的不法分子受到法律的制裁,爲國家不良風氣的整治起到了很好的示範作用。

9.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1953年2月28日下午,上海市人民法院以投機倒把、行賄、騙取國家財產、偷逃稅務等多項罪名判處王康年死刑,立即執行,並追繳了他所有的違法所得。隨着一聲劃破寒風的槍響結束了他的罪惡的一生,此時年僅29歲。

而王康年足足盜竊、詐欺國家資財總計人民幣26億元之多!

清點結束以後,相關行業工會對“大康”進行了破產處理,將其存貨進行了出售,以此希望追回國家損失。

然而,在追回過程中,“大康西藥行”內全部存貨也只湊齊了爲7億元,再加上大康滯留香港用以非法套匯的一批存貨,也只找到了8億元。

10. 那個賣給中國人民志願軍假藥的王康年,後來是什麼下場?

“大康”所有資產在人民幣18億元上下,對應所損失的26億元,損耗了近三分之一。

離認定王的詐欺盜騙款總額26.1億元相距甚多,這些錢已經無法追回。

私以爲王康年這般惡徒,行事卑劣,令人髮指,簡直是罄竹難書,空有一生好運卻不用於正途,屢屢犯下不可饒恕的滔天大罪,任誰來看都是無可救藥。只可惜了那些遠赴朝鮮戰場的志願軍同志,這麼一羣可愛可敬的人卻被資本的惡行所害,實在是令人痛惋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