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建議:知網應維持非盈利性公益組織身份,停止獨佔交易談判

澎湃新聞記者 鍾煜豪

“總結來看,中國知網平臺通過實施以獨佔交易爲主、協同採編爲輔的壟斷行爲,獲取頂級或高質量學術期刊的獨家出版權和網絡首發權,進而聚集科研機構及其科研人員的注意力,從而增強平臺壟斷勢力,並設置壟斷水平的平臺接入價格。”

近日,海南省開放型經濟研究院微信公號刊發了院長李世傑和助理研究員蔡祖國撰寫的文章。文章稱,知網的壟斷現象是互聯網平臺企業的一類特殊壟斷形態——注意力壟斷,有別於常見的平臺用戶規模壟斷或平臺用戶覆蓋率壟斷。鑑於此,結合前期研究工作,作者提出幾點反壟斷調查工作建議:

(1)中國知網平臺應當維持非盈利性公益組織的身份設置,降低面向機構用戶的收費標準,加快中文學術研究成果的傳播與普及。中國知網平臺作爲“中國知識基礎網絡設施工程”的重要載體,應當發揮着重要公益作用,逐步迴歸到非盈利組織的身份,爲中文學術研究及知識傳播,做出應有的貢獻。然而,中國知網平臺股東之一清華同方公司的財務報告顯示,2021年中國知網平臺盈利高達9億元。不論這些盈利來源是面向機構用戶的收費還是論文查重業務收費,高額盈利均與中國知網平臺公益組織的“非盈利性”的身份設置不符。當然,如果採取完全免費的定價策略,則中國知網平臺將嚴格沒有激勵進行信息技術創新、提升讀者的用戶體驗。相應地,中國知網平臺急需採取的整改措施便是降低收費標準,實施略微盈利的經營策略。

(2)中國知網平臺應當立即停止同學術期刊主辦方的獨佔交易協議的談判工作,宣佈已有的獨家出版協議或網絡首發協議不再生效。當知網平臺獲取學術期刊的獨家出版權或網絡首發權後,知網平臺雖不能完全阻止其他學術出版平臺出版發行該學術作品,但可造成一定障礙,如全文閱讀和下載權限等。相應地,科研機構更傾向於接入擁有學術作品獨家出版權或網絡首發權的學術出版平臺。顯然,獨家出版或網絡首發等獨佔交易策略性行爲,發揮着爲學術出版平臺培育並增強消費者平臺偏好的實施效果。因而,反壟斷規制部門應當禁止中國知網平臺同學術期刊主辦方簽訂獨佔交易協議。實踐中,獨家出版等獨佔交易策略性行爲並不能提高學術期刊的學術影響力,反而降低部分學術期刊的學術影響力。

(3)中國知網平臺應當將協同採編系統與學術檢索系統剝離開來,不得以國際慣例爲藉口維持與學術期刊的不正當合作關係。協同採編的輔助措施協同獨佔交易主要措施,共同構成了知網平臺對特定學術期刊實施完全壟斷的雙重手段。在此基礎上,知網平臺比其他學術出版平臺更加輕鬆獲取到學術期刊的獨家出版權或網絡首發權。需要警惕的是,中國知網平臺可能以國際慣例爲藉口,辯稱輔助措施是爲保障學術期刊積極接入平臺,保證平臺數據庫資源的有效供給。然而,這一說辭是不能成立。原因在於:多數國內學術期刊在政府引導下以極低售價接入了中國知網平臺。知網平臺並不存在匱乏學術資源問題——依據知網平臺官方數據,其目前已擁有8000本中文學術期刊的電子版出版發行權。

(4)反壟斷規制部門在調查中國知網平臺涉嫌壟斷行爲的同時,舉一反三,對包括維普、萬方在內的其他中文學術出版平臺,實施相應的調查措施,阻止類似的壟斷行爲。主要審查工作包括不限制以下三點內容。①其他中文學術出版平臺也應當保持非盈利性公益組織的身份,合理面向讀者用戶的收費標準,推動學術出版平臺的全社會使用率,加快學術知識傳播。②反壟斷規制部門同樣禁止其他學術出版平臺同學術期刊主辦方簽訂獨家出版或網絡首發協議,阻止學術出版平臺壟斷特定學術期刊的出版發行權。③反壟斷規制部門應當禁止其他學術出版平臺採取相似的輔助措施,獲取學術期刊的獨家出版權或網絡首發權。

這篇文章指出,學術出版經濟是典型注意力經濟,且以學術期刊出版發行市場最爲明顯。在衆多類型的學術作品中,學術期刊佔據主導地位,關係科研工作者及科研機構的學術水平評價。隨着信息化時代到來,學術期刊傳遞的信息卻呈現幾何級數增長。但是,讀者對學術期刊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學術期刊注意力供給與學術期刊注意力需求存在供需不平衡。包括學術期刊主辦方在內的利益相關者需要一個有效信號機制,引導學術注意力高質量學術期刊,推動讀者閱讀、引用高質量學術期刊所載的論文,進行學術創造。相應地,學術出版平臺關注的是,如何壟斷學術注意力市場。

推動形成學術注意力市場的信號機制便是學術期刊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IF)機制。作用機理在於:學者通過觀察學術期刊的影響因子,獲取學術期刊質量信息,進而選擇文獻來源並閱讀、引用;學術期刊通過提升影響因子,獲取讀者的學術注意力,進而實現持續發展。事實上,排除刻意引用等干擾因素外,影響因子表徵學術期刊質量具有較高的可信度。一些國外學者將學術期刊影響因子視爲學術期刊市場份額,測算三大英文學術出版平臺——愛思唯爾、施普林格及John Wiley & Sons等在過去20年來的市場份額變化趨勢;他們的研究發現,三大英文學術出版平臺市場集中度(即CR3)由50.2%上升至65.3%,佔據英文學術出版市場的寡頭壟斷地位。

文章剖析了中國知網壟斷平臺壟斷行爲的理論機理。

該文指出,中國知網平臺在中文學術出版市場上實施的壟斷行爲,並無高妙之處;其基本上循着國外學術出版平臺的軌跡,採取針對性壟斷措施,逐步獲取學術期刊注意力市場的壟斷勢力。大致來看,可分爲三個步驟。

第一步,中國知網平臺爲中文學術期刊開發影響因子機制。知網平臺對外宣稱其對中文學術出版市場的貢獻之一,即是率先開發學術期刊影響因子機制,包括兩項指標:複合影響因子與綜合影響因子。知網平臺每年均向學術期刊主辦方報告影響因子及其排名,並將學術期刊的影響因子標註在學術期刊檢索頁面的顯著位置,進而引導學術期刊主辦方採取各種措施(包括強制引用等),刻意提升影響因子,從而加深學術期刊對平臺的依賴。我們的前期研究結果顯示,當學術期刊綜合影響因子提高0.1,則知網平臺同學術期刊主辦方簽訂獨家出版協議的概率將增加1.85-2.73個百分點;與學術期刊簽訂網絡首發協議的概率1.27-1.85個百分點。藉助已有的學術期刊分類數據庫如中文社會科學索引(即CSSCI)等數據庫,知網平臺可對學術期刊質量進行深度識別,進而推定學術期刊在相應領域的學術地位及其重要性,從而選擇匹配的壟斷策略。

第二步,針對頂級學術期刊、高質量學術期刊,中國知網平臺針對性地實施獨家出版與網絡首發的策略。所謂獨家出版是指學術期刊僅在一家學術出版平臺出版發行電子版;所謂網絡首發是指學術期刊僅在一家出版平臺率先實現全網第一次出版發行。不難發現,獨家出版協議與網絡首發協議的目標均旨在壟斷特定期刊的出版發行權。自2008年以來,知網平臺同多家頂級學術期刊的主辦方展開談判,以獲取頂級期刊的獨家出版發行權。以中文社會科學領域爲例,中國社會科學院所辦的學術期刊,基本上均爲社會學科領域的頂級期刊或權威學術期刊。截至2019年12月,中國知網擁有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60本學術期刊的獨家出版權(注:中國社會科學院共主辦67本學術期刊)。不僅如此,知網平臺還積極獲取高質量學術期刊的獨家出版權。同樣以社會科學領域爲例,知網平臺獲得356本CSSCI期刊的獨家出版權(注:當時共有752本CSSCI期刊)。自2012年以來,知網平臺又積極獲取頂級學術期刊及高質量學術期刊的網絡首發權。其中,高質量學術期刊網絡首發權佔比(25.4%),高於頂級學術期刊的網絡首發權佔比(12.7%)。

第三步,中國知網平臺通過向學術期刊主辦方提供協同採編系統,誘導學術期刊主辦方簽訂獨家出版或網絡首發協議。所謂協同採編系統是指學術期刊主辦方將自身的投審稿系統與中國知網數據庫直接相連,實現協同辦公的內部系統。知網平臺爲學術期刊開發的協同採編協同系統帶有知網標識,網址域名還有“cnki”字符串。部分情形下,協同採編系統可將消費者點擊下載行爲鏈接到知網平臺,實現學術期刊主辦方官網與知網平臺無縫銜接。這極大方便知網平臺獲取學術期刊的網絡首發權。我們的實證研究結果表明,當學術期刊主辦方採用知網平臺的協同採編系統,則兩者簽訂網絡首發協議概率將提高63.9%-65.7%;採用協同採編系統的學術期刊主辦方,有72%的用戶選擇簽訂網絡首發協議。

海南省開放型經濟研究院依託於海南大學,是海南省社科重點研究基地之一。作者稱,自2019年“翟天臨事件”發生後,其團隊對中國知網平臺的壟斷行爲進行追蹤調查研究,收集數據資料,剖析中國知網壟斷平臺壟斷行爲的理論機理;在理論探索與實證研究基礎上,取得一系列研究結論,同時還提出一些反壟斷規制建議,希望能夠被政府監管部門關注和採納。

責任編輯:王俊 圖片編輯:朱偉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