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藏品賦能實體纔是最終出路

數字藏品可謂是2021年的“紅人”,在藝術界、收藏界、投資界、科技界掀起熱浪,藏品價格不斷創下新高。

許多機構投資人越來越關注NFT賽道,各類平臺、內容生產和推廣公司等都在躍躍欲試。互聯網企業、金融機構、營銷服務商、影視文娛公司、媒體機構紛紛搶灘數字藏品市場,阿里“鯨探”、騰訊“幻核”、京東“靈稀”等數字藏品平臺密集湧現。

如今,數字藏品平臺“大軍”仍在不斷壯大。今年3月,數字藏品平臺僅有100多個,到了5月,這一數字已經猛漲到300多,大平臺陸續進場,小平臺相繼湧現。

虛假繁榮?

數字藏品是一種基於區塊鏈發行的數字商品,是指使用區塊鏈技術,對應特定的作品、藝術品生成的唯一數字憑證,在保護其數字版權的基礎上,實現真實可信的數字化發行、購買、收藏和使用。

可以說這是一種中國化的NFT替代品。

洪泰基金合夥人陳文思在接受《經濟》雜誌、經濟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數字藏品在國外也被稱爲加密數字藝術品,具有唯一編號、永久存證、不可複製、不可篡改的特點。2021年初,NBA Top Shot火爆出圈,熱度最高的時候,單日交易額可達4500萬美元。其中,成交額最高的數字球星卡爲著名球星勒布朗·詹姆斯在2020年總決賽的一記扣籃,成交額高達23萬美元。2021年3月,NFT藝術《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6934萬美元在佳士得成交後,NFT市場持續火爆。

據陳文思介紹,由於NFT的價格屢創新高,已經成爲了公認的數字資產,很多基金和家族辦公室也開始把NFT列爲資產配置的一部分。

那麼,NFT的高價是否有相應的支撐基礎?是否像當年的ICO一樣是一種虛假繁榮?

在陳文思看來,數字藏品的價值主要有交換價值、使用價值(包括娛樂價值、收藏價值、社交價值、生產價值以及傳播價值)。

隨着數字經濟的不斷成熟以及區塊鏈加密技術在數字版權保護領域的應用,越來越多的藝術家加入到了數字藏品的創作隊伍中。

2021年3月,當代超寫實畫派的領軍人物冷軍的《新竹》以NFT形式在OpenSea上拍賣,其原畫在線下同步焚燒,這一舉措保證了這一幅畫作鏈上版權的唯一性。

2021年5月,中國藝術家徐冰與萬戶太空藝術合作的《天書號》數字藝術品拍出了30萬美元的價格。

陳文思表示,過去,數字內容最大的痛點在於難以確定產權以及追溯,互聯網本身所具有的開放性和分享性,在某種程度上卻成爲數字內容創作者積極性的阻礙,甚至出現過盜版方倒打一耙原作者的事情。而清晰的產權是任何一種智力產品形成生態的基礎。區塊鏈技術的出現,特別是NFT技術,非常針對性地解決了數字內容版權的問題。NFT技術的本質通過區塊鏈對數字內容進行加密。加密後每個數字藏品都與特定區塊鏈上的唯一序列號互相綁定,永久存在,可追溯,不可複製,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也不能互相替代。

經NFT技術標識過的數字化作品、藝術品或商品也就被稱爲數字藏品,其內容形式包括但不限於圖片、音樂、視頻及3D模型等,相較傳統藝術形式更爲多樣。

“萬物皆可NFT”

國內數字藏品市場的發展似乎驗證了“萬物皆可NFT”。

2022年1月24日,3D再現鎏金寶頂,天壇建築羣系列數字藏品發售。

2月25日,中國首箇中醫藥古籍IP數字藏品《本草綱目》金陵本簽約發佈儀式暨2022元宇宙數字藏品發展線上研討會正式舉辦。

3月,上海交響樂團發行了第一款NFT藏品——一段2分21秒的音頻,來自中國最早的交響樂唱片定價19.9元,限量發行1萬份;由國家衛星氣象中心(國家空間天氣監測預警中心)獨家授權,中國天氣發佈“擁抱星辰大海”中國風雲氣象衛星系列數字藏品;由嵩山少林寺武術館與華冠文化、意樹數藏聯合打造的中國功夫系列數字藏品——功夫守護者正式上線“意樹數藏”官網平臺,藏品上線10分鐘內全部售罄。

4月,工業和信息化部工業文化發展中心發佈《關於徵集首批工業文化數字藏品的通知》。爲落實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和八部門聯合印發的《推進工業文化發展實施方案(2021-2025)》,將籌建工業元宇宙服務平臺,並擬於2022年推出首批工業文化數字藏品。

5月,《人民日報》首個數字藏品之新中國第一個勞動節頭版在數藏中國發布。隨後五四青年節,中國青年出版總社聯合數元Meta平臺,推出首款數字文化藏品《雙飲圖》。

實體企業也開始紛紛推出自己的數字藏品,通過這種創新方式爲傳統產品賦能,開啓了品牌經濟新模式。

在國內,2021年雙十一中五糧液、自然堂、科顏氏等品牌更是在天貓上架了自己的數字藏品,多數剛一上線就被搶購一空。

2022年1月20日,伊利聯合騰訊幻核推出“冠軍閃耀2022”數字藏品。2022年1月25日,特侖蘇聯合騰訊至信鏈推出沙漠綠洲限量數字藏品。

“通過一些最近的數字藏品案例,我們看到了品牌經濟的新模式。傳統的觸達用戶的模式是通過投放廣告,或者邀請明星、網紅、KOL來代言。傳統的模式通常存在獲客成本高,無法精準觸達用戶等問題。”陳文思表示,結合數字藏品的營銷模式,一方面讓數字藏品不再是炒作投機的工具,更可能爲品牌建立自己真正的社區,建立與客戶聯繫的橋樑,通過數字藏品將企業的會員變成企業藏家,收藏企業的每一次高光時刻,通過數字藏品,營銷模式將走入全新的時代。

以虛促實

國家對虛擬貨幣的監管政策一向嚴格,對防範虛擬貨幣交易風險已推出大量政策進行規範。儘管國家對虛擬貨幣風險防範有明確規定,但政策層面針對數字藏品本身的監管體系仍不健全。

在目前不完備的監管體系下,國內NFT交易平臺、NFT項目創作者與投資者三方都處於謹慎探索階段。

2022年2月,銀保監會發布了關於防範以“元宇宙”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一是編造虛假元宇宙投資項目。有的不法分子翻炒與元宇宙相關的遊戲製作、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概念,編造包裝名目衆多的高科技投資項目,公開虛假宣傳高額收益,藉機吸收公衆資金,具有非法集資、詐騙等違法行爲特徵。

二是打着元宇宙區塊鏈遊戲旗號詐騙。有的不法分子捆綁“元宇宙”概念,宣稱“邊玩遊戲邊賺錢”“投資週期短、收益高”,誘騙參與者通過兌換虛擬幣、購買遊戲裝備等方式投資。此類遊戲具有較強迷惑性,存在捲款跑路等風險。

三是惡意炒作元宇宙房地產圈錢。有的不法分子利用元宇宙熱點概念渲染虛擬房地產價格上漲預期,人爲營造搶購假象,引誘進場囤積買賣,須警惕此類投機炒作風險。

四是變相從事元宇宙虛擬幣非法謀利。有的不法分子號稱所發虛擬幣爲未來“元宇宙通行貨幣”,誘導公衆購買投資。此類“虛擬貨幣”往往是不法分子自發的空氣幣,主要通過操縱價格、設置提現門檻等幕後手段非法獲利。

銀保監會表示,上述活動打着“元宇宙”旗號,具有較大誘惑力、較強欺騙性,參與者易遭受財產損失。社會公衆需要增強風險防範意識和識別能力,謹防上當受騙,如發現涉嫌違法犯罪線索,可向當地有關部門舉報。

從近期政策動態來看,監管仍然處於收緊狀態。3月,騰訊微信、螞蟻集團相繼收緊數字藏品平臺的規則,下架部分數字藏品公衆號、小程序。騰訊微信在近期下架了多個數字藏品平臺,並關閉了多家數字藏品平臺公衆號。對於未關停的賬號,也發送了補齊資質的要求。

4月13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中國銀行業協會、中國證券業協會發布《關於防範NFT相關金融風險的倡議》,提出堅決遏制NFT金融化證券化傾向,從嚴防範非法金融活動風險。

這些加強監管的消息、措施是否會按下國內數字藏品行業發展的暫停鍵?

財通證券研究認爲,國內數字藏品未來會做大做強生產力屬性,不會發揮金融屬性。加強監管有助於數字藏品市場的健康發展,有助於市場的維穩。

對於該問題的判斷主要基於兩個維度,首先,加強監管對於數字藏品行業並不是一個“負面”的消息,相反,是一個積極的信號;其次,劣質平臺退出與更多產業進行數字藏品佈局將同時作用於市場總髮行額與平臺數量這兩項指標,短期內兩者對指標的影響將趨於抵消,而從長期來看,更多產業展開數字藏品佈局帶來的增量將顯著高於劣質平臺退出帶來的減少量。

同時,國內數字藏品的發展與國外相比出現了路徑分化。

安信證券研究認爲,這種分化主要體現在:

底層技術架構不同。海外的NFT平臺大多架構在去中心化的公鏈之上,而國內的主流NFT平臺基本依託於聯盟鏈運營,並非完全去中心化。現階段國內NFT主要是基於聯盟鏈而發展,是符合國內合規環境下的一個相對較優的實現;

NFT與數字藏品的定位及商業模式差異大。體現在NFT的價值定位、發行方式、定價方式、交易方式等方面。海外較爲開放的創作者環境以及完全放開的二級市場,使得NFT產品的供給非常豐富,處於買方市場。而國內數字藏品市場呈現出供不應求的狀態;

海外NFT發展路徑更具創新性與多元化。海外的公鏈NFT與國內的聯盟鏈數字藏品的稟賦不同,因此兩者的發展路徑相異,前者在模式創新上更具活力、發展更加多元化,後者在版權保護、傳統文化宣傳上正在發揮積極作用。

那麼,當國內選擇與海外數字藏品差異化較大的道路,國內數字藏品行業的發展是否能復刻海外數字藏品在去年下半年的高速發展階段?國內數字藏品的發展空間是否會因爲數字藏品強調實業賦能屬性、弱化金融屬性而受限?

財通證券認爲,“以虛促實”符合我國對於數字經濟與數字技術發展的規劃,是符合我國國情的,同時根據目前數字藏品賦能實體產業已有的案例,數字藏品已經表現出在該方向強大的潛力。

安信證券預計,目前國內數字藏品商品屬性遠大於金融屬性,預計二級交易放開仍需要時間,而在過程中監管對數字藏品平臺的合規性要求也將持續嚴格。但長遠看,數字藏品營運較爲成熟的頭部平臺有望持續規範性發展。

長期看,區塊鏈與NFT要能夠真正地對整體行業起到革新作用,依賴於相關技術的進步、法律合規的跟進:一是技術層面,區塊鏈的技術儲備、人才儲備仍不充足;二是政策層面,合規監管尚待完善,且政策的細化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三是賽道發展多元化層面,賦能實體經濟,纔有望打開市場空間。

“上一代移動互聯網其實解決了信息傳遞的零延遲和零成本,下一代要解決價值傳遞的零延遲和零成本。而區塊鏈和NFT是不可或缺的改變生產關係的技術。”陳文思表示,這個行業下一步會有非常大的競爭,一些不規範的平臺會被淘汰,要堅持做好自己、守住底線,做更多好的藏品,把用戶服務好。

對投資者而言,陳文思建議,降低投資風險,一要看數字藏品的創作方,儘量選擇有知名企業背書或者大藝術家、大IP的數字藏品,並且有一定稀缺性的,才更有投資價值。二是要看發行平臺,如數字藏品公司註冊資本金是500萬元還是5萬元,是否是有經驗的團隊打造的,是否有知名機構投資或者大企業背書。三是看平臺後面的鏈,如果平臺上的是海外的公鏈,不但有政策風險,還因爲海外去中心化的平臺是沒有辦法追責的,如果上的國內聯盟鏈,是否是知名的聯盟鏈。四是不能用虛擬貨幣交易。五是高頻的二級交易炒作,同質化數量過高也會帶來投資風險,所以個人投資一定要謹慎。

(本組稿件僅爲觀點交流,不構成對任何人在任何方面的投資建議,請謹慎投資)

來源/《經濟》雜誌、經濟網記者 陳希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