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回應“付費上班”背後,研發狂砸22億,去年淨利驟減9成

文 | 《財經天下》週刊 陳暢

編輯 | 田晏林

近日,“遊戲巨頭”完美世界因“交1.78萬付費上班”一事鬧得沸沸揚揚。

微博網友貼出的項目實踐截圖顯示,完美世界正在籌劃開發一款無縫大世界多人在線生存類網絡遊戲,但要參與這個項目,需要申請費17800元/人,且申請名額只有14人。外界的第一反應是,去完美世界上班,居然還要倒貼錢。

爲此,完美世界相關人士向《財經天下》週刊解釋稱,該項目是完美世界教育旗下像素種子職業教育的內部項目,並不對外。項目起因是在教學的過程中收到較多學生反饋,想進入實際開發運營的項目中實戰,所以有了這次安排。至於事件發酵後,該項目具體的招募安排是否有變動,對方並未透露更多信息。

據悉,像素種子全名像素種子(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完美世界控股集團業務板塊之一,主要業務是爲遊戲、影視、動漫等數字文創領域,培養設計、研發、運營等專業人才。自2016年成立至今,該公司已開發了遊戲美術、遊戲策劃、電子競技三大專業共計98門課程,爲遊戲行業近百家企業累計輸送近千名創新型人才。

在中國的遊戲界,完美世界與世紀華通、三七互娛一起,合稱爲“A股遊戲三巨頭”。2020年8月,在巔峯時期,該公司股價達到40元/股的高位,市值超700億元。進入2021年,隨着政策監管收緊,遊戲行業的競爭進入白熱化階段,完美世界的股價下滑。截至10日收盤,報價14.2元/股,總市值只剩275億元左右。

1. 完美世界回應“付費上班”背後,研發狂砸22億,去年淨利驟減9成

(圖/視覺中國)

2021年扣非淨利驟減九成

完美世界前身創立於1997年,以遊戲業務起家,後發展出影視業務,是中國最大的影遊綜合體。目前公司業務有遊戲、影視、電競三大業務板塊。

該公司旗下知名的遊戲有《完美世界》《武林外傳》《誅仙》《神鵰俠侶》等,由其投資拍攝的知名影視有《鋼的琴》《失戀33天》《七月與安生》等,以及《極限挑戰》《嚮往的生活》《初入職場的我們》等綜藝節目。

此外,完美世界還是知名電競產品《刀塔(DOTA2)》《CS:GO(反恐精英:全球攻勢)》在中國大陸的獨家運營商。

十幾年前,騰訊還沒搞出QQ農場,國產網絡遊戲小荷才露尖尖角,完美世界在遊戲圈異軍突起,帶着《完美世界》這款遊戲名聲大噪,打破了國產遊戲長年被《魔獸世界》壟斷的局面。

公開數據顯示,2006年完美世界季度營業額達1600萬元。公司趁熱打鐵,又推三款《完美世界國際版》《武林外傳》《誅仙》遊戲。截至上市前,公司自主研發的四款3D網遊累計在線人數已經超過了100萬。

從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整理的完美世界近幾年業績表可以看出,2016年至2020年,完美世界營收增速雖有過降低,但總體還在增長,同期淨利也有波動。

2. 完美世界回應“付費上班”背後,研發狂砸22億,去年淨利驟減9成

3. 完美世界回應“付費上班”背後,研發狂砸22億,去年淨利驟減9成

(圖/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

最大的轉折發生在2021年。完美世界年度營收85.18億元,同比下降16.69%;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3.69億元,同比下降76.16%,扣非淨利潤下降幅度更是高達90.26%。

把具體業務拆分來看,遊戲業務營收74.2億元,淨利潤7.2億元,同比減少68.48%,影視業務營收9.5億元,虧損2億元。公司參與投資基金與美國環球影業合作片單投資,導致公允價值損益虧損了3.9億元。

該公司表示,因新老遊戲銜接、研發投入增加、以及被投資企業經營性利潤下滑等原因,導致轉型期業績出現階段性壓力。

2018年3月,遊戲版號的停發導致全行業損失慘重。據媒體統計,2018年遊戲板塊整體下跌了36.66%,53家遊戲上市公司中,有18家出現虧損,總虧損金額高達270.4億元。

2021年7月,遊戲版號再次停發,外加“史上最嚴防沉迷政策”出臺,遊戲股股價一度“跌跌不休”。Choice數據顯示,在2021年30家A股遊戲公司中,有19家實現盈利,11家出現虧損。不僅是完美世界,世紀華通2021年營收淨利也都呈雙降局面。

作爲老牌遊戲公司,完美世界沒有坐以待斃。2021年公佈了多款新遊儲備,在研產品聚焦“MMO+”與“卡牌+”兩大核心賽道。此外,面對中國移動遊戲市場規模超過網遊的既定事實,2021年該公司迎合手遊趨勢的動作不斷。

《財經天下》週刊發現,完美世界推出的首款輕科幻多人開放世界手遊《幻塔》,在財報中被提了16次,公司自稱產品取得了“初步成功”,但由於《幻塔》在報告期末公測,相關業績貢獻將在後續報告期逐步釋放。目前,結合實際的市場反饋來看,該款遊戲的後勁表現稍顯不足。

鉅額研發,難出爆款

《幻塔》推出時,因爲身上貼有“輕科幻”“二次元”“開放世界”等標籤,一度被視爲米哈遊研發的《原神》的對邊遊戲。上線前,該遊戲全網預約人數達1500萬,上線首月實現了新增用戶過千萬、流水近5億元的佳績。

然而,隨着進入遊戲的玩家越來越多,《幻塔》的TapTap評分從首測時的8.5一路滑到截稿時的5.8分。玩家對產品的吐槽充斥在評論區,內容包括運營不足、體驗較差、過於氪金、畫面粗糙等。

4. 完美世界回應“付費上班”背後,研發狂砸22億,去年淨利驟減9成

(圖/TapTap截圖)

從研發投入來看,2021年完美世界研發人員和研發費用都在加碼。截至2021年底,研發人員佔總員工比例爲67.84%,人數達4255人,研發費用約22.11億元。相比之下,三七互娛2021年研發人員數量和費用分別爲1957人和12.5億元。

但爲什麼真金白銀地砸進研發投入,完美世界再難重現往日的輝煌呢?

中國人民大學高禮研究院副教授王鵬在接受《財經天下》週刊採訪時表示,“外因上,遊戲成爲爆款有一定的偶然性;內因上,完美世界本身的研發團隊也需要人才迭代,不斷加強對市場的洞察力。”

海通證券認爲,在供給端,遊戲版號下發停滯,導致遊戲整體供給減少,迫使廠商更加註重遊戲研發質量,另一方面疫情對研發進度和成本造成了負面影響。除此之外,玩家人口紅利消失後,存量玩家對遊戲質量要求提升,也會推動研發預算的整體提升。

總之,在券商看來,多重因素作用下,能夠推出高質量作品、長期穩定運營、滿足國內玩家多樣化細分需求的廠商才能在競爭中取得更多份額。

人民網、人民郵件報專欄作者張書樂從另外一個角度分析稱,完美世界起步於端遊,較崛起於手遊時代的世紀華通來講,呈現出“船大難掉頭”的尷尬。

在手遊轉型和遊戲創新這件事上,投資者似乎比完美世界更着急。2021年5月,有投資者向完美世界發問:“貴公司太缺乏創新能力了,現在的遊戲公司都力求在玩法上有所突破,而貴公司沉浸於自己MMORPG的套路中,而且MMORPG的玩法也不是貴公司開創的,只是在氪金方面有自己的套路,公司自創立以來只是在畫面上有所優化,能不能稱得上是優秀的公司?”

當時完美世界回應稱,“任何創新都不是一蹴而就。”並列出一項伽馬數據——2020年全年公司在移動遊戲MMORPG細分市場份額由2020年上半年的22.5%進一步提升至24.4%,試圖證明創新的成績。

2021年財報中,完美世界還提及,“公司部分遊戲隨生命週期自然衰減,流水相較於上年同期疫情背景下的高基數自然回落,部分探索類新遊戲表現不及預期理想。”在部分投資者看來,公司這等於變相承認了遊戲業務在喫老本。

也許意識到了公司在研發上存在的問題,2021年,完美世界對遊戲團隊進行了精簡和調優,在當年第四季度優化了幾百人,且目前優化還在繼續。據業內消息,截至目前,該公司研發團隊有4000人左右,後續優化數量有可能會下降,預計這一輪優化將減少大幾百到一千人,包括研發及相關部門。

影視業務拖業績後腿

完美世界的另一大塊影視業務自2008年誕生時,國外影遊聯動已不稀奇。比如《星球大戰》《指環王》是由電影改編爲遊戲,《古墓麗影》《寂靜嶺》均由遊戲改編成電影。而國內影遊聯動的形式剛剛流行,初步試水成功的是《花千骨》《十萬個冷笑話》。

在外界看來,像《完美世界》《武林外傳》《誅仙》《赤壁》已經在玩家心目中打下深刻基礎,獲得玩家廣泛讚譽,影遊聯動有利於能將知名IP的價值最大化。

在確立影視業務的初期,完美世界確實小有收穫。由其投資的《失戀33天》《鋼的琴》《北京青年》《咱們結婚吧》《極限挑戰》等作品讓該公司在細分領域站穩腳跟。

但2019年和2020年,在完美世界遊戲業務都呈現增長的情況下,影視業務嚴重拖後腿,兩年營收分別爲11.78億元和9.63億元,同比下降幅度分別爲55%和18.3%。

2021年,該公司影視業務營收約9.52億元,較上年增加了1.84%。但因環球影業片單投資造成公允價值變動損失等原因,影視業務整體產生淨虧損2億元。

屋漏偏逢連夜雨。2022年3月,完美世界影視CEO廉潔突然病逝,給這家公司的影視業務蒙上了一層不確定性。

資料顯示,廉潔任職完美世界期間,參與打造了《射鵰英雄傳》《香蜜沉沉燼如霜》《老酒館》《影》《八佰》《奪冠》等多款影視作品。

《財經天下》週刊注意到,在財報中,完美世界2022年影視項目投資計劃中預計有12部。而疫情反覆院線低迷下,以上的投資計劃是目前的初步規劃,公司表示經營層可能根據市場變化、劇本進度、主創檔期等因素對項目進行增加、減少、替換和調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