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逐雲遊戲:騰訊、米哈遊等遊戲大廠已紛紛入局

本報記者 李哲 北京報道

今年以來,米哈遊、騰訊、網易等遊戲大廠接連在雲遊戲領域佈局。

早在今年初,米哈遊旗下開放世界冒險遊戲《雲·原神》就在iOS平臺開啓公測。近日,騰訊遊戲推出首款支持iOS系統的官方雲遊戲《雲·天涯明月刀手遊》;網易旗下的雲遊戲產品《雲·大唐無雙》也正式上線。

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當前雲遊戲還遠未進入真正的成熟期。自媒體人丁道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雲遊戲目前更多的還停留在體驗階段,或者可以理解爲一個入口和契機,通過雲遊戲初步感受遊戲魅力。

雲遊戲未來已來?

1月10日,《雲·原神》在iOS平臺開啓公測,至今已過去5個月時間。在此期間,《雲·原神》經過三次版本更新,逐漸修復部分問題。

近日,記者體驗《雲·原神》發現,該遊戲從下載到安裝都非常快速,並且佔用手機內存相較普通版本《原神》減少很多,在初次登陸時僅需進行常規註冊,系統加載等待時間相較普通版本《原神》也縮短很多。

然而,在進入遊戲之後,網絡穩定性帶來的系統流暢度以及畫面渲染質量下降,卻給體驗者帶來不適,比如頓挫延遲感甚至無法順暢進行遊戲。

米哈遊方面對於《雲·原神》遊戲體驗提示稱,雲遊戲的體驗對旅行者(玩家)的網絡有較高的要求,建議旅行者在網絡狀況良好時體驗雲遊戲,或者嘗試在遊戲內的懸浮球中手動將畫質切換爲高清或標清。雲遊戲流量消耗較大,建議旅行者全程使用Wi-Fi進行體驗。

據悉,雲遊戲通過將遊戲在雲端運行、渲染,之後再經過網絡傳到用戶終端。如此一來,用戶只需一個帶有屏幕的終端就可以進行遊戲,從而減少了遊戲加載、下載更新包等環節,降低了對用戶終端的性能需求,同時也讓開發者可以專注於遊戲本身,免去適配不同性能終端的調試過程。

我國5G網絡和千兆寬帶爲雲遊戲提供了土壤。盛天網絡方面向記者表示,以千兆網絡爲代表的“新基建”快速發展,爲雲遊戲的普及推倒了最大的障礙。從發展契機來看,以雲遊戲爲代表的新一代泛娛樂領域成爲5G技術的主要“試車場”。雲遊戲恰如之前的短視頻,將在5G技術革新期迎來自己的“黃金時代”,可以說,5G與雲遊戲是一場相互成就的奔赴。

5月17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張雲明在出席活動中提到,目前我國已建成5G基站近160萬個,成爲全球首個基於獨立組網模式規模建設5G網絡的國家。固定寬帶由百兆邁向千兆跨越升級,光纖用戶佔比由2012年的不到10%提升至2021年的94.3%。

據中國信通院聯合IDC發佈的《全球雲遊戲產業深度觀察及趨勢研判研究報告(2022年)》(以下簡稱“《報告》”),2021年,中國雲遊戲市場收入已達40.6億元,同比增長93.3%,預計到2025年,雲遊戲市場收入將達到342.8億元,自2020年至2025年,年均複合增長率爲74.8% 。中國已成爲全球雲遊戲產業發展最快、最具活力、市場空間最大的地區之一。

盛天網絡方面表示,“元宇宙”的蓬勃發展推動了雲遊戲產業往縱深處變革。在元宇宙發展的早期,遊戲是一股很重要的推進力量。雲遊戲是目前最接近元宇宙概念的存在,在不少實時性、兼容性、無限開創特性等關鍵特性的理念上不謀而合,元宇宙可能是雲遊戲接下來加快進入新發展階段的強勁推手。

與此同時,正因爲希望實現集便捷性與體驗性於一身,雲遊戲的流暢運行對網絡質量提出了較高要求。也正因如此,網絡環境下降會降低雲遊戲的體驗感質量。

丁道師表示:“雲遊戲是玩家通過遠程技術在別人的服務器或主機上運行相關的遊戲,這個看起來很美好,但制約遊戲體驗的因素較多,哪怕對方的服務器足夠強,但如果自身網絡帶寬不夠,想要做到流暢體驗是很困難的。一款遊戲的基本體驗達不到當前本地遊戲的效果,對玩家的勸退效果就會很明顯。至少現在我所體驗過的雲遊戲沒有一個真正能接近主機遊戲這種體驗效果。”

談及雲遊戲對網絡質量的要求,盛天網絡方面表示,隨着基礎設施的建設對骨幹網的擴容及5G網絡基站覆蓋加強,預期網絡延遲所帶來的問題會進一步降低。

此外,記者注意到,通過雲端計算方式似乎是降低了對玩家終端設備的性能要求,從而降低用戶採購高性能設備的費用,但是雲遊戲的計費方式與傳統網遊有着明顯不同。

以《雲·原神》爲例,在該遊戲中,“米雲幣”用於雲遊戲計費。玩家在《雲·原神》內啓動遊戲時即開始計費。計費規則爲10米雲幣/分鐘。若玩家賬戶內有剩餘免費時長或生效中的暢玩卡,則按照“暢玩卡-免費時長-米雲幣”的順序進行扣費。每日登錄遊戲後,可領取15分鐘的免費時長(每日凌晨4時刷新)。免費時長累積上限爲600分鐘,達到600分鐘上限後則無法繼續累積。暢玩卡的價格則爲60元/30日。如果沒有購買暢玩卡,在《雲·原神》消費體系中,玩家消費6元可兌換1800雲米幣,對應3小時的遊戲時長。

照此計算,玩家如果通過購買暢玩卡進行遊玩,1年的費用便是720元,而這一費用在傳統手遊《原神》中是不需要支付的。

站在企業的角度,同樣希望通過不同方式降低成本,從而吸引更多玩家進入到這一領域。“我們正積極探索電商、社交等業務在雲遊戲平臺上的引入,通過增值服務的植入,打造更符合當代年輕消費者付費習慣的商業生態。雲遊戲相對傳統的遊戲方式在成本方面具有競爭優勢,雲遊戲的硬件投入具有共享特徵,隨着用戶規模的擴增,單位成本隨之降低。”盛天網絡方面向記者表示,“雲遊戲提供便利性和豐富的遊戲社交、遊戲電商等服務,給用戶提供了更好的使用體驗,具有獨特的價值。雲遊戲平臺形成了社區生態以後,營利模式將多樣化,固定成本的約束會逐步降低,從而有更多回饋普通用戶的機會。”

商業模式仍待探索

上述《報告》顯示,當前,雲遊戲的發展處於“技術成熟走向商業可行”與“商業可行走向商業騰飛”的交替階段。隨着硬件設施的不斷完善,雲遊戲市場的關注度也在提高。

如今,加入雲遊戲賽道的企業數量、融資額不斷攀升。記者瞭解到,除網易、騰訊、米哈遊之外,包括中青寶、三七互娛、盛天網絡等遊戲公司同樣在聚焦雲遊戲領域。

完美世界方面在2021年財報中提到,面對5G雲遊戲時代,公司將通過產品快速上雲、雲遊戲plus、雲原生遊戲以及VR/AR雲原生遊戲的四步走戰略,搶佔5G時代遊戲新賽道。

盛天網絡方面則表示,2021年,其研發的隨樂遊雲遊戲平臺正式上線,這是基於易樂遊核心服務以及盛天雲計算技術構建的新一代雲遊戲平臺,可在臺式計算機、平板電腦、互聯網電視和手機上使用,滿足新時代玩家即點即玩的遊戲需求。

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三七互娛方面,該公司人士表示,三七互娛投資建設的5G雲遊戲平臺建設項目目前正處於研發階段。

某遊戲公司人士向記者表示:“雲遊戲和VR、AR、5G等技術是有依存關係的,現階段,雲遊戲同手遊、端遊產品從玩法來說是幾乎相同的,基本現在的雲遊戲是以現有遊戲進行雲化之後的產物。”

記者瞭解到,儘管雲遊戲受到企業和資本關注,但其目前的商業化成熟度還不高。當前雲遊戲對玩家體驗的提升有限,高品質內容相對缺乏,較傳統遊戲而言,還未形成絕對優勢;此外,雲遊戲市場付費的方式也與當前玩家習慣的遊戲付費方式存在差異。因此,國內雲遊戲平臺還需探索一個能被遊戲玩家廣泛接受的商業模式。

盛天網絡方面向記者表示:“從目前來看 ,玩家傾向於在自己的遊戲硬件上玩遊戲仍是當前主流,從根本上改變玩家的偏好和觀念仍需時間。雲遊戲短期內與本地遊戲並不是完全的替代關係,而是拓展了優質遊戲內容的用戶羣,爲用戶提供了更多便利和更好的服務。一是沒有合適硬件的用戶可以體驗更好的遊戲內容,這一類的用戶會率先接受雲遊戲;二是雲遊戲提供的隨時隨地、多端接入的便利性讓遊戲用戶有更多的方式可以選擇;三是雲遊戲提供的豐富遊戲服務和社區氛圍可以滿足用戶更深層次的需求。”

此外,上述《報告》認爲,雲遊戲未來商業化模式發展可能會向雲試玩方向傾斜。主要是因爲雲試玩廣告模式簡化了遊戲的推廣流程,降低了遊戲的體驗門檻,同時,其對於遊戲新增註冊轉化率及推廣轉化率都有明顯的提升作用,商業模式清晰且已驗證成功。

而對於雲遊戲在當前時期的發展狀態,丁道師表示:“雲遊戲目前更多地還停留在體驗階段,或者可以理解爲一個入口和契機。通過雲遊戲初步感受遊戲魅力,然後再下決心購買一臺主機或者高配置PC。”

對於雲遊戲未來的發展,上述遊戲公司人士表示:“雲遊戲的快速發展,還取決於VR設備、5G網絡建設等其他方面因素的影響,如果沒有其他配套支持,雲遊戲同現在的手遊、端遊是沒有實質區別的。基礎設施方面的發展達到要求,並且價格方面也可以接受的情況下,雲遊戲這類應用端產品才能得到快速發展。”

(編輯:董曙光 校對:顏京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