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積“箔”發 跨越幾微米的“鴻溝”

■“我們的新時代·奮鬥的一天”

一根頭髮的直徑通常在60—90微米,分叉13—20次後,纔可達到一頁極薄銅箔的厚度——4.5微米。

嘉元科技有限公司技術研發部副部長郭志航將兩條細長銅箔放置在稱重儀的密閉容器中,稱盤上的數字跳到0.001克,這樣“九牛一毛”般的材料,看似微不足道,但在其應用場景中,卻不容小覷。銅箔是鋰電池中的關鍵材料,其極薄化是鋰電池提升能量密度和減少電池體積的重要基礎之一。

八年前,郭志航畢業後入職了梅州市梅縣區雁洋鎮的一家高科技企業——嘉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這個羣山環繞、僅有一間廠房的企業,當年以生產八九微米的銅箔爲主;八年後,不斷擴產能的嘉元科技早已搶佔了4.5微米銅箔量產的技術高地。

每一次技術更迭都來之不易,對於團隊夜以繼日搞研發生產的經歷,郭志航記憶猶新。他一直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加入了一個有創新氛圍的企業,趕上了國家大力支持新能源發展的東風。

在質疑中不斷試驗

自2014年大學畢業加入嘉元科技後,郭志航就沒有離開過,他一直堅守在技術研發部,從事高性能電解銅箔的研究、製造以及工藝維護。

近些年,鋰電池市場的快速發展帶動了銅箔行業的大步前進,銅箔是鋰電池中的關鍵材料,並最終應用在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儲能設備及電子產品等領域。目前,海外電池廠多采用8微米銅箔,國內主流是6微米銅箔,而4.5微米銅箔僅部分龍頭鋰電廠使用。

郭志航剛來時,公司還處於發展的起步階段,只有一個生產車間,現在僅總部就擴建到五間,盤踞在青山之下,梅江一旁。這些年,他作爲科研攻關小組成員,參與了6微米超薄銅箔和4.5微米極薄銅箔的研發量產工作,不停地在苦樂之間穿梭。

2017年,公司着手研發6微米銅箔,郭志航所在團隊24小時輪守在產線一側,在廠房的試驗機上不斷調試。從研發到量產,遭遇的困難不一而足,而最大的阻礙通常就是斷帶,銅箔無法實現連續批量的生產。

對極薄銅箔而言,厚度只有千分之幾毫米,生產過程中對工藝及設備精度的要求極高,任何細微變化都可能會導致平衡點發生改變,最終出現斷帶問題。

斷帶讓人心焦,郭志航曾受到過質疑:這個厚度究竟能不能量產?郭志航也在內心問過自己,“6微米很薄,只有頭髮絲的十分之一,這個東西能不能做出來?”

開弓沒有回頭箭,繼續做下去既是技術團隊的要求,也是企業增強核心競爭力、滿足市場需求的必然選擇。越來越薄的銅箔可以減輕鋰電池質量,提升鋰電池的能量密度;同時,隨着動力鋰電子電池的技術性能要求進一步提高,鋰電銅箔極薄化已成爲目前產業發展的主要方向。

解決斷帶問題需要硬件與軟件的配合,一個是設備的精度要達到對應要求,另一個是添加劑的適當調配。郭志航和同事調整了部分設備,在工藝上調試了多種配方,在一次次嘗試中總結經驗,分析數據,再調整參數。“當看到那個合格品出來那一刻,我們感到無比興奮。”郭志航說。

更多年輕人選擇留下

郭志航大學修讀的專業是應用化學,畢業後,身爲梅州人的他,將目光投向了蘊含發展潛力的家鄉。銅箔研發也算是專業對口,加上當時國家正在大力支持新能源發展,他認爲這個行業有發展前景,所以選擇留下。

在工作的前三四年,郭志航每週都會拿出時間總結問題點,擴充知識面。他明白,技術崗位要處理多道工序,只有對方方面面都比較瞭解,才能診斷出問題。

作爲技術人員,郭志航認爲,對待每個問題,無論大小,都要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態度,“搞技術,需要真正鑽研進去。”郭志航說。

在市場需求逐步擴大後,公司開始擴大產能,這給了郭志航機會,不斷學習積累的他也得到了正向反饋,他說,“在擴產三、四、五廠時,自己搭上了順風車,前進的步子也快了一點,現在做到了技術研發部副部長。”

工作八年,郭志航和他的工作環境都在向好發展。

剛來的時候,技術研發部門不足10人,現在則擴充到200多人,部門人多力量大,研發及生產問題的解決流程也不斷成熟。郭志航明顯感覺到,雖然公司地處山腳下,位置偏僻,但是對年輕人卻有了越來越強的吸引力。

記者手記

奮鬥者有了更多施展抱負的空間

從梅縣城區驅車半小時,經過連綿的羣山,才能抵達郭志航工作的地點。記者在技術研發部見到郭志航,他戴着眼鏡,身穿白色實驗服,語速不緊不慢,講話真誠,常拿着一條銅箔來回試驗。

近年來,國家提倡新能源產業發展,郭志航所在的銅箔行業也因此受益。據瞭解,目前,全球鋰電銅箔產能約80%集中在中國,預計未來這一佔比將持續提升。

在行業飛速發展的過程中,郭志航的生活也同步前進。入職八年以來,他見證了諸多改變,小到公司附近建起了飯館商店,大到公司量產極薄銅箔,擴產能,建分公司。這些變化不是抽象的,而是予人以實實在在的福利:小店鋪爲郭志航們提供深夜熱騰騰的飯菜,擴產能則讓奮鬥者們有了更多施展抱負的空間。

南方日報記者 張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