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甘嶺戰役慘烈到了哪種程度?

沒有一個地方比「上甘嶺」更讓中國人念念不忘,因爲沒有一場戰役比「上甘嶺戰役」更能詮釋中國人的民族精神。

當領導人站在城樓上向全世界宣佈,中國人從此站起來了,西方國家並不相信,就連被中國人趕出去的日本人都不服氣。

你已經趴在地上一百多年了,憑什麼你一句話就站起來了?(他們從不認爲自己是被中國人打敗的)

過去一百年多年裏,中國人一打就散,一打就敗,幾乎是西方的共識。

1840 年,第一次鴉片戰爭,英國投入兵力一萬九千人,清軍兵力二十萬, 結果英國從廣州打到天津,勢如切瓜,逼迫清政府簽下《南京條約》。

1900 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總共兵力一萬八千餘人,而對面,清軍十五六萬,義和團團民五六十萬,結果 10 天不到,北京淪陷,圓明園再次被燒。

1931 年,九一八事變,日本關東軍一萬餘人,而國民黨東北軍 19 萬,兩天時間,瀋陽丟失,一週時間,遼寧淪陷,兩個多月,整個東北淪陷。

抗戰 14 年,日軍投入不到 200 萬人,卻幾乎打下大半個中國。

這一切成爲西方懷疑中國人的理由。

沒有一場面對面、硬對硬的勝利,中國人在西方世界永遠抬不起頭。

很快,新中國立國之戰打響,當時的西方各國,沒人看好中國,就連蘇聯都在等着中國求援。

然而,中國人用行動證明西方的論斷是多麼愚蠢。

當朝鮮戰爭打完,尤其是「上甘嶺戰役」打完,西方纔真正認識到,這個共產黨領導的新中國,跟過去百年來積貧積弱的舊中國真的不同。

他們敢於向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挑戰,甚至敢於向整個西方的聯合部隊挑戰(中國在朝鮮戰爭的對手是聯合國軍隊),並憑藉驚人的意志取得勝利。

他們展現出的凝聚力和戰鬥力,是過去 100 多年裏,西方國家在中國人身上從未見過的,

從此各國再也不敢輕易挑釁中國,這是我們的戰士用鮮血換來的尊嚴。

1952 年 10 月初,種種跡象表明,中國人民志願軍已經越來越明顯地掌握了地面作戰的主動權,美國人在談判桌上討不到任何便宜。

此時美方主戰的麥克阿瑟將軍已經被解職,繼任者按照杜魯門指示只想在停戰協議上多撈點好處。

聯合國指揮官馬克·韋恩·克拉克

駐韓國的聯合國軍司令範弗裏特寫信給自己的上司——遠東美軍司令克拉克說:「爲了扭轉局勢,我們必須首先採取小規模的進攻行動,使敵人陷於被動的防守地位,目前我們都是爲應付敵人的進攻而採取防守行動,致使我們遭到了 1951 年 10 月和 11 月以來所有戰鬥中人員慘重的傷亡。」

這局面顯然不是克拉克願意看到的,也不是他們的總統願意看到的。

面臨選舉的杜魯門迫切希望美軍在朝鮮戰場上拿點成績爲他贏得選票。

可實際上,美軍被死死摁在三八線以南,不要說攻陷朝鮮半島全境,連中國人劃的紅線都突破不了,在國內實在無法交差。

剛接任聯合國軍總指揮不久的克拉克顯然不滿足於範弗裏特的「小規模戰鬥」,他希望全線壓上,全面反擊。

範弗裏特作爲前線指揮官很清楚全線壓上意味着什麼,他連忙陳清利弊,並建議,採納第 9 軍團代號爲「攤牌行動」的計劃,以點帶面,重點推進,集中優勢兵力和火力把五聖山拿下,再擴大戰果。

畢竟,五聖山在三八線以北,只要拿下,便可以向杜魯門交差了,也可以在談判桌上佔據主動(中方提出以實際控制線爲界停火,美方不答應,因爲那意味着聯合國軍沒撈到任何好處)。

克拉克最終同意這個計劃。

五聖山當時由志願軍 15 軍控制,要拿下五聖山首先得拿下前面兩個小高地(597.9 和 537.7),這便是上甘嶺。

在美軍看來,這是輕而易舉的,因爲上甘嶺很小,總共只能佈下兩個連的兵力。

範弗裏特是典型的火力制勝論者,多次以極大彈藥消耗量在美軍內部創下紀錄,被稱爲「範佛里特彈藥量」。

他計劃投入 7 個步兵營,18 個炮兵營,200 架飛機,旨在以絕對的兵力優勢迅速拿下,他定的戰前人員損耗指標是 200 人。

10 月 14 日,戰鬥打響,美軍祕密集結在上甘嶺附近的 18 個炮兵營突然開火,一天之內向我軍陣地傾瀉了 30 萬枚炮彈,並出動飛機 250 架次,投下 500 多枚航空炸彈。

密集的炮彈達到每秒 6 發。

要知道,整個上甘嶺陣地也就 3.7 平方公里,是一個長不到 3 公里,寬 1 公里多的狹長地帶,由 15 軍兩個連另加一個排駐守。

如雨點般的炮火,把整個山頭足足削低 2 米,坑道中的志願軍官兵覺得就像是乘坐着小船在波浪滔天的大海上顛簸,強烈的衝擊波激盪着坑道,不少人牙齒都磕破了舌頭、嘴脣!

倖存者回憶起當時的情景,都不約而同以「地獄」來形容。

炮火結束後,美軍陣地彈殼堆積如山。

經過一天的炮火傾瀉後,美軍地面部隊先頭 2 個步兵營以及韓軍一個營發起衝擊。

於美軍,他們出其不意,希望能迅速拿下。

於我方,一天的炮火讓陣地無險可守。

但戰場並不是沙盤推演,人的因素關鍵時刻決定戰爭走向。

最先與美軍接火的是 15 軍 45 師 135 團 9 連 597.9 高地 11 號前哨陣地上的一個班,在承受了美軍猛烈炮火,並打退美軍四次衝鋒後,這個班只剩下一個戰士了,他只好退入坑道堅持戰鬥,前哨丟失。

防守 2 號陣地的八連一排見 11 號陣地失守,排長立即組織兩個班前去反擊,想乘敵立足未穩奪回陣地,但這兩個班在半路上就遭到了美軍炮火覆蓋射擊,只剩五個傷員被迫退回 2 號陣地.

這樣一來,一排反擊未成,反而損失兵力大半,連防守 2 號陣地都很困難了.

十一時許,2 號陣地就因守備兵力傷亡殆盡而告失守。

東南的 7 號陣地因此陷入孤立,隨即也被美軍佔領。

只有最關鍵的 9 號陣地始終頂住了美軍的進攻。

9 號陣地由九連副指導員秦庚武指揮三排防守,秦庚武見美軍炮火異常猛烈,決定調整戰術,只在表面陣地上同時投入三個人,傷亡一個就從坑道里補充一個,打得從容不迫,9 號陣地因此成爲 597.9 高地的中流砥柱。

9 號陣地是主峯的門戶,位置極其重要,可以說,只要 9 號陣地不失,那麼 597.9 高地就可保無憂。

經一上午的激戰,美軍攻擊部隊七師三十一團的二營、三營損失均超過了 70%,換上第三十二團接着再戰,一直打到黃昏,也未能攻下 597.9 高地。

537.7 高地的爭奪同樣慘烈,韓軍第 2 師 32 團以一個營分三路發動猛攻,志願軍 133 團 1 連依託被炮火嚴重摧毀的陣地英勇堅守,戰鬥之頑強被韓軍戰史稱爲史無前例。

韓軍地面部隊攻擊連連被擊退,只得呼叫美軍的航空兵火力支援,美軍出動了 20 餘架 B—26 轟炸機投擲凝固汽油彈,陣地成爲一片火海,韓軍乘勢猛攻。

最前沿的 8 號陣地只剩下三個傷員,無力再戰,正準備退入坑道,卻被已經衝上陣地的韓軍的一挺機槍壓制在離坑道口十餘米處。

這挺機槍附近正巧有一位戰士——因多處負傷而昏迷的孫子明,他被槍聲驚醒,看到這情景,大吼一聲撲了過去,韓軍的機槍手猝不及防被嚇得魂飛天外,掉頭就逃。

孫子明剛想把機槍掉過頭去射擊,另外一股十多個敵人已經湧了上來,他見來不及開火,一把抓起身邊的三顆手榴彈,朝着這股敵人撲去,與敵同歸於盡。

孫子明也就成爲在上甘嶺戰役中與敵人同歸於盡的 38 個勇士中的第一人!

這是場純肉搏戰鬥,也是場意志的戰鬥。

韓軍第 2 師師長丁一權在回憶錄中寫道:「奪取似乎是輕而易舉的,累計奪過來 28 次,但被奪回去 28 次。」

28 次交替,看起來只是冰冷冷的數據,卻是志願軍將士用獻血和性命換來的。

和敵人同歸於盡,捨身炸地堡,用身體堵搶眼,僅留下姓名的就有 38 位。

誰說中國人一打就散?

麥·卡拉漢是一名參加過上甘嶺戰役的美國老兵,2008 年,他曾向到訪的中國工商界代表團講述過他的上甘嶺經歷——他就是在那裏失去了自己的左腿。

1952 年的深秋,身材高大的 23 歲二等兵麥·卡拉漢跟隨大部隊在上甘嶺南面完成集結。

上甘嶺戰役打響,聯合國軍按計劃對上甘嶺某高地發動輪番進攻,遇到了頑強抵抗,聯軍多次進攻被擊退,並造成慘重損失,傷亡數百。

聯軍命令麥·卡拉漢所屬美軍某整編連投入戰鬥。

他們在飛機,坦克和大炮的掩護支援下終於拿下了久攻不克的山頭(597.9 高地),衝在最前面的就是麥·卡拉漢!

令他大喫一驚的是,整個陣地上只留下三十多具屍體和一名手無寸鐵的中國士兵!這個中國士兵看上去年紀很小,像個還未發育成熟的少年,他背靠在一截沒有了樹枝樹葉的樹幹上,渾身上下都是泥。他渾身發抖,好像已經身負重傷,兩眼充滿了仇恨,口裏發出「哇啦哇啦」的怪叫聲。

「別開槍!」他沒有武器,麥·卡拉漢向身後的戰友們大聲呼喊,「我們把他包圍……活捉他吧!」

那個中國士兵嘴裏還不停地「嘰裏咕嚕」吼着什麼,似乎是被俘虜前絕望的吶喊…可是美國兵誰也聽不懂。

「他揹着臺步話機!」只聽到有人驚恐的叫道。

這聲提醒似乎叫美國人意識到什麼.……

可是爲時已晚,無數發炮彈密集的像冰雹一樣傾瀉而下,100 多名美國官兵被炸的身首異處,那個中國兵也給炸飛了……

「慘烈啊,慘烈!我爲了去救護戰友,當場被炮火炸暈…甦醒後隨手抓了一把土,裏面竟有二三十塊彈片,那個中國士兵所依靠的那截一米來長的樹幹上,佈滿了彈頭和彈片。」麥·卡拉漢仍心有餘悸地說。

整個陣地上僅剩下三名倖存者:一個雙腿被炸斷,右臂被炸殘;另一個被炸的雙目失明,雙耳炸聾;而麥·卡拉漢,左腿膝蓋以下全沒…

後來的很多年裏,他始終活在自責中,他認爲是自己的舉動奪走了戰友的生命,同時,他也始終疑惑,那個中國士兵嘴裏究竟說了些什麼。

這時,到場的中國人早已個個淚流滿面,其中一個對麥·卡拉漢說:「麥.卡拉漢先生,我來告訴你那名戰士最後嘴裏說的是什麼,他在說:『……我是,851,我是王成!……敵人把我包圍了!親愛的首長,同志們!請向我開炮!爲了勝利,向——我——開炮!』」

說完在場的中國人泣不成聲。

麥·卡拉漢感到奇怪,「你是怎麼知道的?」

在場的中國人告訴他,不僅他們知道,全中國人民都知道。

如果覺得我的文章不錯,請各位朋友點個贊,給個評論與關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