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可能調整iPhone14供應商

#頭號週刊#最近,蘋果iPhone14即將進入試生產階段,韓國媒體卻傳出,蘋果可能臨時調整供應鏈中的部分供應商。先是在5月20日,韓國一家媒體(The Elec)爆出,iPhone14的部分OLED柔性面板訂單原本是交給京東方生產的,但是京東方在沒有獲得蘋果允許的情況下,擅自修改了面板設計,將薄膜晶體管的電路寬度加寬,以提高良品率,被蘋果發現。蘋果可能把給京東方的面板訂單轉交給三星或者LG。

緊接着,在5月23日,另一家韓國媒體(ET News)報道,iPhone14的前置相機原本由中國供應商提供,但因爲產品沒有通過蘋果的質檢,蘋果可能把這部分訂單轉給LG。消息傳出後,爲蘋果提供前置攝像頭模組的中國企業聞泰科技股價大跌。

對這兩條消息的真假,蘋果沒有直接表態,但京東方和聞泰科技都回應稱,公司業務一切正常。另據蘋果的官方網站顯示,京東方和聞泰科技仍然在供應商名單上。

消息就是這樣,來看看能學到什麼知識。

你知道,蘋果爲了保持供應鏈的絕對安全,會在同一個零部件環節扶持多家供應商,避免一家獨大,同時對供應商實行嚴格的淘汰機制。有人統計過,過去10年間,蘋果供應鏈的淘汰率高達30%,僅在去年就有34家中國供應商被踢出供應鏈。而每次蘋果的供應商調整,都會引起市場震盪。這是因爲,能不能進入蘋果供應商名單,成爲“果鏈”的一員,對一家企業的影響太大。

一旦入選“果鏈”,不僅意味着訂單大漲、業績飆升;更意味着,技術實力將受到業內的一致認可,公司也會被資本市場高看一眼,獲得更高的估值。《證券時報》統計了中國大陸的19家蘋果核心供應商,它們從2011年起的10年間,整體營收復合增長率爲35%,淨利潤複合增長率爲30%。像果鏈中的佼佼者立訊精密,10年營收復合增長率高達49%,股價漲幅超20倍。再比如京東方,它是在去年iPhone13的生產中才剛剛加入果鏈的,當年的業績就迅速飆升,實現淨利潤258億元,同比增長412%。

不過,入選“果鏈”時有多風光,被踢出“果鏈”時就有多慘。比如經常被拿來舉例的歐菲光,2020年被踢出“果鏈”,當年淨利潤馬上由盈轉虧18億元,2021年繼續虧損26億元。鉅虧的主要原因,不單是因爲失去蘋果訂單而少了超過1/5的營業收入,歐菲光專門爲蘋果打造的價值33億元的生產線設備也基本作廢,要大幅計提減值,2020年計提減值了25億元。歐菲光股價也從最高峯跌去了超過70%。

這就是爲什麼蘋果每次調整供應商名單,甚至是有點風吹草動,都會成爲輿論焦點。

另外,在資本市場,大家常常拿蘋果供應鏈來對標特斯拉供應鏈:“果鏈”培育出了立訊精密、歌爾股份、藍思科技等千億市值企業,那麼,隨着特斯拉的產能爬坡,“特鏈”的“立訊精密”在哪裏呢?

的確,蘋果和特斯拉有很多相似之處:它們都各自定義了一個產品,蘋果定義了智能手機,特斯拉定義了電動車;都有開放的供應鏈體系;都有互聯網“敏捷開發”的基因,零部件的迭代速度都很快;等等。

從時間線上來看,2011~2021年是“果鏈”企業的黃金十年;目前特斯拉正在產能爬坡,從產能擴張的趨勢看,很像蘋果10年前正在經歷的階段。所以大家自然而然在討論:下一個十年,會不會是“特鏈”企業的黃金十年?

我看到公衆號“品玩”的郭海惟老師有一個分析,很開腦洞。他認爲,“果鏈”和“特鏈”只是看上去相似,實際上有本質的不同。根據他的統計,A股中“特斯拉概念股”有193家企業,合計4萬億人民幣市值;“蘋果概念股”有105家企業,合計2萬億人民幣市值。換句話說,“特斯拉概念股”在規模上已經是“蘋果概念股”的2倍。

那麼這是說,“特鏈”已經比“果鏈”更厲害了嗎?不是。郭海惟老師指出,前面提到的那些典型的“果鏈”企業,像立訊精密、歌爾股份等,真的是由蘋果一手扶持起來的,最高峯時蘋果訂單佔到了這些公司全部營業額的70%以上,而且產品是爲蘋果專門定製的。

而“特斯拉概念股”裏的那些頭部企業,像寧德時代、隆基股份、福耀玻璃等,特斯拉訂單佔公司營收的比例不超過10%,特斯拉只算是這些企業的大客戶之一,進不進特斯拉供應鏈對這些企業的影響沒有那麼大。所以,它們只能叫“特斯拉概念股”,而算不上“特鏈”企業。

實際上,在特斯拉的全部供應商中,特斯拉訂單佔公司總營收50%的以上的,一家都沒有;特斯拉訂單佔公司總營收30%以上的,也只有兩家——拓普集團和旭升股份。它們主要是做我們之前聊過的“一體化壓鑄”技術,算是專爲特斯拉定製。

另外,從對供應商的要求看,特斯拉對供應商的產品性能並沒有蘋果要求那麼嚴格,供應商往往有比較大的自主權。而且,特斯拉對單一市場中的單一零件,也通常只找一家供應商採購,不像蘋果那樣對供應商處處搞制衡。

看起來,特斯拉對供應鏈的把控的確不如蘋果“講究”。這背後,其實是蘋果和特斯拉的生產方式不同。蘋果絕大部分核心零部件是由供應商生產的,供應鏈就是命根子,所以由掌管供應鏈的庫克來接班喬布斯。而特斯拉一言不合就搞“自研”,電動車的核心繫統,從電池到算法到算力,特斯拉都是自己下場搞,能自己做就不外包。這種風格也導致了,特斯拉與供應商之間的關係比較鬆散,大家好聚好散,不像果鏈企業那樣和蘋果緊緊綁定。

所以,壞消息就是,也許“特鏈”上長不出下一個“立訊精密”;而好消息是,中國的供應鏈企業也不必再依賴某一個超級大客戶,這可能是一種更良性的成長方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