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月色海岸

晴朗的天空中,一輪血色夕陽慢慢沉入天幕,西天慘淡的紅色漸漸退去,只剩下一片暗灰的天空。夜,又一次悄悄降臨了… …

海邊的浪潮也沒有了初始的洶湧,輕吻沙灘的海岸,也在不經意間悄悄向深處轉移,潮水緩緩退去的沙灘上,海水留下了不願離去的留戀的一條條曲折蜿蜒的吻痕。

北海,這個有着美麗海岸和獨特風景濱海小城,一個不久前還很遙遠與陌生的名字,卻就這麼不經意間的被我闖入了。陽光依然是每天東昇西落午燦爛,只是偶爾會有烏雲遮陽小雨淅瀝的插曲,但這也依然擋不住在這個初夏的炎炎酷日。海水每天依然是潮起潮落,只是偶爾飄過的塑料瓶子在訴說着人類對海洋的影響,卻再也找不到曾經美麗浪漫的漂流瓶中的婉美之戀。

小城之於我,是一段人生中難得的經歷,因爲那美麗的海灘、層層的浪花、歡快的人羣、靚麗的美女… …一道道美麗的風景,都是我曾經的理想假日。而我之與小城,卻只不過是千千萬萬仰慕這片海灘的俗人中的一員,毫無新鮮獨特與衆不同。的確,每天看着各種各樣不同的人羣在自己面前或幸福的尖叫、或平靜的輕聲細語、或抑鬱的陰沉無聲,縱使海這樣的胸懷,也許也已經淡了、倦了、疲憊了。

洶湧的人潮逐漸散去,只剩下那些依然留戀海的魅力而遲遲不願意退去的三兩人羣依然在那逐漸退去的海潮中揮舞着自己的臂膀,似乎在宣示着自己對海的征服,卻渾然不覺自己此刻只是浪花中的一葉浮萍,只是被海掌控其中的一粒微塵。而這些,只有千百年來爲海的浪潮提供不歇動力的那彎明月微笑着在那遙遠的天際靜靜注視着。

月,在讀海;海,在望月。

那不斷翻湧的浪花,究竟是海不願屈服月光的掙扎,還是對那美麗月光的臣服和回應?明月依然在微笑,浪花依然在翻湧。

只是不知道,浪花究竟是爲誰而舞?他是否讀懂了月的高處不勝寒的寂寞無人知?

而月,又是否知道海的心中究竟隱藏了多少的祕密?浪,也許只是海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寂寞情感之花… …

夜色漸沉,月色漸濃。

月光清冷依舊,浪花翻湧依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