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1.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1980年,22歲的丁勇岱剛從工地下班,一臉沒精打采地回了家。

在回家的路上,他遇到了當年在內蒙歌劇團的一位老師,

看到丁勇岱灰頭土臉的樣子,老師打趣地問他:“你小子最近在幹嘛呢,跟丟了魂似的。”

丁勇岱憨厚地笑了一聲:“嗨,打工唄,在工地呢。”

老師連忙拿起手裏的報紙遞給他:“打什麼工啊,你趕緊看看報紙上寫的,藝術學校招生呢,你去當演員多好啊!”

聽到這話,丁勇岱激動地撒腿就往家跑,之前的疲憊也一掃而光,迷茫的人生終於看到了希望。

沒想到,這個老師的無心之舉,不僅成就了丁勇岱的演藝之路,

更成就了一段好姻緣。

2.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1.

1958年,丁勇岱出生在內蒙,祖籍山東,父親是建築工程師,母親是一名教師。

隨着父母工作的調動,一家人來到了內蒙定居。

爺爺給他取名帶“岱”字,意爲山東的“岱廟”,寄望他不能忘祖丟根,

丁勇岱的身上,不僅有着山東人的大氣豪爽,還有內蒙漢子的樸實無華。

3.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記憶中的童年,父親常年出差,母親給了他最溫暖的的呵護。

他從小怕黑,每到晚上,他就往母親的懷裏鑽,

門口有個防空洞,孩子們都把它當做祕密基地,玩得不亦樂乎,只有他一次沒有進去過。

如此膽小的丁勇岱,卻漸漸有了一個英雄夢。

4.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母親是一個有生活情調,愛好文藝的人,常常一有時間就去看電影。

丁勇岱也會在這個時候屁顛屁顛地跟着母親去,

那一方不大的熒幕上,總是演繹着各種或離奇或感人的故事,各路英雄懲惡揚善,好不威風,

他小小的心靈不由得跟着電影裏的人物跌宕起伏。

在這些電影的影響下,丁勇岱的心裏也種下了一顆演員的種子,

他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出現在熒幕上,隨心所欲地編織着自己的英雄夢。

5.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他第一次表演的機遇,還是中學的老師帶來的。

中學時期,丁勇岱活潑好動,性子開朗,是班上的開心果,常常做出一些搞怪的舉動惹得同學老師哈哈大笑。

有一天,學校文藝宣傳隊需要排練新疆舞,但是缺了一個男孩,

宣傳隊的老師就想到了他這個活潑的孩子,想讓他補上。

丁勇岱心想,我一個彪悍的內蒙漢子,去跳扭來扭去的新疆舞,纔不去呢。

6.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可這個老師沒有輕易放棄,對着他一頓猛誇,誇得他心花怒放,彷彿自己這次替補就是拯救宣傳隊於水火之中,

於是一天都沒學過舞蹈的丁勇岱,硬着頭皮表演完了這個舞蹈。

演出結束後,他突然發現自己是享受舞臺的,那顆成爲演員的種子逐漸開始發芽。

7.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之後,內蒙古歌劇團有一個演出,叫《海盜女民兵》,正在招募適齡的男生作爲演員,這次丁勇岱沒有絲毫猶豫的就報了名,演出時也非常順利,讓他對自己的演員夢充滿了希望。

可惜現實總是和夢想有些距離,他只能先向生活低頭。

高中畢業後,趕上上山下鄉,16歲的丁勇岱成了家裏唯一留城的人,在家待業。

8.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做建築的父親給他找了一份工地的臨時工——篩沙子,這一篩就是三年。

一筐沙子掙一毛一,一天下來,小身板的丁勇岱最多也只能篩三四筐,時間長了,不僅腰痠背痛,手上也磨出了血泡。

漸漸地,丁勇岱越來越迷茫,每天被漫天飛揚的沙子裹挾着,他看不到前方的道路。

唯一讓他感到放鬆的事情,就是看電影,

他至今久久不能忘懷的影片,就是來自印度的《流浪者》。

9.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爲了看這部電影,丁勇岱直接請了一天的假,一口氣買了五張票,

看完第一場,又回去等着看第二場…

同一部電影看了整整一天,即使劇情和臺詞已經爛熟於心,他仍捨不得離開。

對電影主人公拉茲的同情,讓他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而他們精湛的演技,又讓他心嚮往之。

10.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他按下決心,一定要成爲優秀的演員,成爲電影中的大英雄。

也許是上天眷顧,他遇到了原來劇團的老師,也就出現了開頭的一幕,在老師的鼓勵下,準備報考內蒙古藝術學校。

母親對他選擇從藝這條路非常支持,在老同事伊德爾的推薦下,

丁勇岱遇到了自己的恩師高彬和奧登老師,在他們的輔導下,他不分白天黑夜地補習專業知識,最後順利地考上了內蒙藝術學校戲劇表演系。

進入大學,丁勇岱也開始了他真正的演藝之路。

11.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2.

丁勇岱的演藝生涯中,扮演過無數的角色,有剛正不阿的警察,也有殺人如麻的惡魔,還有慈愛貼心的父親…每部劇都給人不一樣的感覺,真的可以稱爲一人千面。

1981年,還在上大二的他,參演了首部電視劇《錫尼喇嘛》,正式踏足演藝圈。

12.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大學畢業結束後,他如願進入了內蒙古話劇團,憑藉着紮實的功底,精湛的演技,

不久就成爲了劇裏面的頂樑柱,並且一直以來都是扮演主角,出演過《拳王》、《高山下的花環》等話劇。

在話劇《天地人》中,丁勇岱的表現驚豔四座,吸引了衆多導演的注意,王文傑、鄭曉龍等導演紛紛向他伸出橄欖枝。

在九十年代,他陸續出演了電視劇《天路》《軍嫂》《泰山挑夫》,以及電影《白山黑水》等,

13.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並拿下了“飛天獎”、“長春電影製片廠小百花獎”等,可惜都沒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直到進入千禧年,丁勇岱終於等來了一個屬於他的機會。

2000年,丁勇岱在《末路》中出演白寶山,把一個思維縝密又心狠手辣、心理素質超強、槍法了得的悍匪,演繹得淋漓盡致。

這部劇是根據現實改編,實際上的白寶山個子高挑,而丁勇岱的個子不是很高,還有些微胖。

14.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起初導演是不想用他的,然而幾個鏡頭試下來,他對丁勇岱刮目相看。

開拍之前,丁勇岱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他詳細研究了案件始末,

反覆觀看犯人庭審現場等視頻資料,深度瞭解其犯罪心理,極度逼近人物狀態。

在母親面前,“白寶山”孝順體貼,事事躬親,

但是在外,他卻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徒。

15.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丁勇岱沉浸式的表演,讓觀衆一度也入戲頗深,甚至鬧出不少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3.

一次在北京去康定的火車上,一位年輕幹警看到他,立馬拔出別在腰間的槍,

接着警察瞬間湧過來,把他團團包圍,導致火車延誤發車。

當時,丁勇岱與同行的黃海波嚇得心驚膽戰,

解釋清楚才得知,他被警察錯認是殺人惡魔“白寶山”,

後來警察反應了過來,不好意思地跟他道了歉。

16.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2013年,在黃宏導演的《傾城》中,黃覺飾演裏面的盜竊犯,丁勇岱飾演一位由刑警降級爲片警,而不修邊幅的落魄警察王老石。

17.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影片中有一個片段,是丁勇岱和黃覺兩人在廢墟中屹立不倒的兩個淋浴頭下拍洗澡的戲,因爲有全景所以一定要全裸。

起初拍攝這個片段時,丁勇岱還是有些放不開的,導演安慰他說:“在晚上拍,而且會清場,沒有人圍着你們看的,放心吧。”

當兩人放心大膽地脫光洗澡時,丁勇岱心裏有些犯嘀咕:“爲什麼拍攝沒有什麼燈光呢?”

這場戲過了之後,大燈往山上一打,他發現滿山頭看熱鬧的老百姓,正在“欣賞”兩人洗澡。

18.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這部電影上映後,丁勇岱獲得了加拿大影展上“最具實力男演員獎”。

在職場劇《安家》裏,飾演愛貪小便宜,老謀深算的林茂根,

把這個道貌岸然的飼料大王演繹得入木三分,

在他那看似老實忠厚的外表下,隱藏着爲富不仁的算盤。

即使他的戲份不多,只是其中一個段落的人物,精湛的演技仍讓人記憶深刻。

19.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在《剃刀邊緣》裏,他是城府頗深,左右圓滑的金三普,

在《北風那個吹》裏,他是有財有義的好男人莊洪安,

《三叉戟》中,他又變成了心思深沉的幕後老闆黃友發。

多年的演藝生涯,他塑造出無數的經典角色,但是一直不溫不火,

直到爆款劇《琅琊榜》的問世,丁勇岱飾演生性多疑、自以爲是的梁帝,令觀衆印象深刻,讓他名氣大增。

20.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2020年,丁勇岱飾演彭德懷總理,爲了使自己和形象更貼切,他還去打針使自己的嘴脣更凸出。

21.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在電影的發佈會上,丁勇岱聲淚俱下:

“我們這部戲是在黑龍江拍攝的,那裏的冬天寒風刺骨,我不由得想起,當年的戰場上,那些捨生忘死、勇往直前的志願軍戰士們。我在想,如果我的孩子,也在那個行列中,我這樣的一個父親,又是一種怎樣的感受呢?”

今年的年度大戲《人世間》裏,丁勇岱又成爲影片中那個傳統仁愛,感人肺腑的老父親“周志剛”。

22.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在演技上人人稱讚的演員丁勇岱,在生活上,更是一個難得的好丈夫、好父親。

23.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4.

一個陽光和煦的下午,在內蒙古劇團裏,丁勇岱正出神地低着頭向前走,

突然看到穿着一雙紅布鞋的姑娘,映入眼簾,

那抹紅色,在一衆黑白藍的衣服中,就像一朵嬌豔的石榴花。

他抬頭的那一刻,兩人四目相對,就是那一眼,就註定了他們之間再也不會是陌生人。

面前的那個女孩眼神清澈,笑魘如花,那一瞬間丁勇岱未能回過神來。

24.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看到這個男孩子這樣愣愣地盯着自己,姑娘羞澀地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然後從與丁勇岱擦肩而過。

或是就像詩句裏寫的那樣,“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穿小紅鞋的女孩低頭淺笑的樣子,一直在丁勇岱的腦海裏揮之不去。

於是他立馬找來了劇團的老師,打聽這個女孩的名字,

25.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得知這個女孩叫趙雪華,在北京當老師,父母是在劇團工作的,

女孩是每個寒暑假纔來內蒙探望父母,

於是丁勇岱整個假期都圍在趙雪華的身邊,爲她跑前跑後,不亦樂乎。

26.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有一天,丁勇岱來到趙雪華的家裏做客,她的家裏正在準備蒸饅頭,爲了表現自己,丁勇岱自告奮勇說自己會蒸,

等到放鹼的時候,他犯了迷糊,不知道放多少合適,

一旁的人說放到不酸爲止,

可是他一常,總是感覺有點酸,就一直不停地往裏加鹼,

等到饅頭蒸出來,直接變成了一鍋巧克力,讓衆人啼笑皆非。

27.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趙雪華看着一旁羞愧又懊惱的丁勇岱,不由得覺得這個看起來愣愣的男孩子還有些可愛,

慢慢地,趙雪華也對他心動,兩人順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

那一眼對視,讓丁勇岱知道自己找到了攜手一生的那個人,

相戀不到一年,兩人就走進了婚姻,

結婚的那一年,丁勇岱28歲,趙雪華24歲。

樸素的年代,沒有求婚,沒有華麗的婚禮,只是請幾位親朋好友,坐在一起吃了個飯,用最簡單的方式,證明了最深情的愛意。

28.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再華麗的婚禮儀式,也比不上幾十年如一日對婚姻的忠誠。

婚後趙雪華體諒丈夫工作忙碌,常常一出去拍戲就是幾個月,從不抱怨,

丁勇岱每次拍戲回家也會帶上各種新奇的禮物、特產送給妻子,

夫妻二人相濡以沫,在細水長流的日子中,享受着屬於他們的浪漫。

29.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1987年,他們的愛情結晶丁寧降生。

休完產假,妻子就得回到北京上班,照顧兒子的重任就落在了丁勇岱和兩邊父母的身上。

兒子小的時候經常感冒發燒,晚上總是哇哇大哭,丁勇岱就一個人抱着兒子往醫院跑,常常一折騰就到了天亮。

妻子幾個月見不到兒子,得知兒子生病更是心如刀絞,就和丈夫寫信,經常一邊寫信一邊流淚。

30.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後來丁勇岱時間稍稍寬裕,他心疼妻子的相思之苦,一有空就帶着兒子去北京與妻子團聚,

有時丁勇岱的母親也會前去幫忙照顧孫子,一家四口就擠在逼仄的一居室裏,即使辛苦,也從甘之如飴。

31.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5.

1995年,丁寧上了小學,丁勇岱爲了一家團聚,將事業重心放在了北京,一家三口終於擺脫了來回奔波的日子。

2005年,丁寧畢業後考入了北京體育大學,主攻網球專業。

也就是這一年,機緣巧合之下,他人生中第一次接觸到了拍戲。

這年著名導演管虎正在拍攝電視劇《生存之農民工》,丁勇岱在劇中扮演“老杜”。

32.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一天丁寧去劇組探班,結果恰好少一個龍套演員,

他就被管虎“扣下”,在劇中扮演“栓子”,

管虎還對丁勇岱和其他演員說:“誰也不能給他講戲,讓他自由發揮。”

或是受到了父親的影響,從未學過表演的丁寧很順利地完成了這次的拍攝任務。

這次“觸電”之後,他也改變了自己的職業規劃,夢想成爲一名優秀的導演。

33.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於是,他利用課餘時間,跟着網上的視頻教學,自己拍攝、剪輯一些短片,

應是天賦使然,丁寧的影片製作能力也是非常強。

2006年,在父親的帶領下,丁寧拿着兩個自己剪好的短片,請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的教授點評,

沒想到教授連連稱讚丁寧悟性不錯,這讓他心生歡喜,對自己的導演之路充滿憧憬。

34.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2009年,丁寧大學畢業後,去加拿大深造,在溫哥華電影學院學習電影製作專業,之後一直留在加拿大發展。

丁寧告訴父親,自己先在國外歷練,等經驗充足,再回國發展。

多年來,丁寧獨立導演了多部影片,也在加拿大的影院多次公映。

他自導自演的影片《一瞬間》,還引起了不小的反響,

丁寧這個名字也在青年導演中小有名氣。

35.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隨着兒子的增長,作爲父親的丁勇岱最擔心的,不是是否功成名就,

是他的終身大事。

他多次問兒子何時回國,何時結婚生子,對身處大洋彼岸的兒子日夜思念。

36.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特別是在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本打算回國的丁寧被困在了加拿大,

看着新聞上西方國家對疫情的不重視,日漸攀升的感染人數,丁勇岱更是提心吊膽,寢食難安,

他每天都給兒子打電話,詢問兒子的身體狀況,提醒兒子注意防疫。

37.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後來疫情好轉,丁寧回國後,感嘆國內的防疫機制如此完善,中國對老百姓的愛護,是西方國家絕對比不上的,

他也決心在自己的工作全部忙完後,就回國發展,找一位國內的女孩戀愛結婚,也是了了二老的一樁心願。

得知兒子想法的丁勇岱激動得老淚縱橫,如今已經64歲的他,最大的心願就是一家團圓和睦,看着兒子成家立業。

38.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出道四十餘年,丁勇岱從未傳過緋聞,

在事業上兢兢業業,是觀衆口中的好演員,

在家庭上與妻子相濡以沫,恩愛如初,稱得上是好丈夫,

對兒子事事上心,是一個值得崇敬的好父親。

素有“毒舌”之稱的金星也毫不吝嗇地評價:“丁勇岱是一位乾淨的不能再幹淨的演員。”

丁勇岱這樣的老戲骨,真可謂娛樂圈的一股清流。

39. 丁勇岱:我出道40年無緋聞,與妻趙雪華一見鍾情,兒子是最大牽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