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當初富士康的創始人郭臺銘公開表示:“大陸離不開富士康,他們是怕我們的,如果我們離開,他們的GDP會少一兩個百分點,富士康給大陸賞飯喫”。

可疫情期間,富士康卻成了吳下阿蒙,它在鄭州經開區的工廠,不止出現了大批員工離職,就連保安人員也因爲工資太低而選擇離開。

1.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在鄭州工廠的一則招聘信息中,出現了以前的富士康絕不可能出現的一條規定:新員工若是工作90天,且到崗天數不不少於55天,公司將會獎勵7500元獎金。

這是當iPhone13即將發佈,需要大量加工,而富士康招不到人時做出的妥協之舉,富士康的創始人郭臺銘也不得不爲之前向印度轉移業務的錯誤行爲選擇買單,想要轉頭重回大陸發展。

郭臺銘的老對手王傳福創辦的比亞迪,在此期間不僅接下華爲、小米等國產手機品牌的代工訂單,一舉成爲中國代工廠新巨頭,並且比亞迪注重自主研發,在汽車領域和電池領域的發展勢頭也銳不可當。

2.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王傳福

郭臺銘落得如此尷尬的地步,再回望當初的狂妄之言,不禁令人唏噓……

郭臺銘是如何發家的?富士康風頭正盛之時爲何頻頻發生“跳樓事件”?郭臺銘爲何放棄大陸市場轉向印度,結果怎麼樣?

發家之路

1982年對郭臺銘來說是一個新的起步,他把公司鴻海塑料更名爲鴻海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還把目光投向海外事業,力圖把鴻海打造成一個實力雄厚的跨國企業。

3.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在1982年之前,郭臺銘拿着富二代老婆從岳父手裏借過來的70萬元,靠着製造黑白電視機的旋鈕已經有所小成,三年盈利200萬元,在那個經濟不發達的年代,郭臺銘已經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

郭臺銘是一個商業奇才,在管理好公司的同時發現了新的商機,對資本的渴望讓他不滿於簡單地製造旋鈕。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計算機技術迅猛發展,他毫不猶豫地進軍電腦領域。

剛起步的階段,郭臺銘有一次爲了拿到一家美國公司的訂單,在一家極爲簡陋的旅館裏住了5天,每天只吃2個漢堡。連續5天的焦慮等待,客戶才憐憫地分給他5分鐘見面時間。

4.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費盡心力爭取過來的訂單,有時又會因爲機器設備不夠先進,製造出來的成品無法滿足客戶的需求,郭臺銘一面大罵員工工作能力不行,一面又會帶着人親自登門向客戶賠罪,他毫不在意自己董事長的架子。

但是即使郭臺銘放下面子,美國的本土企業對鴻海的實力仍抱有懷疑態度,真正給的訂單並不多。郭臺銘從前當兵遺留下來的不撞破南牆不回頭的勇氣,讓他絕不會放過美國市場那一塊大蛋糕。

1985年,爲了更加適應美國市場的需求,郭臺銘在美國成立分公司,取了一個洋氣的英文名“FOXCONN”,這就是富士康。

5.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爲了富士康,郭臺銘的付出遠不止於此,他是工作狂魔,是富士康內卷第一人。據統計,他每天都是第一個到公司上班的人,也是每天最晚走的那一個人;有時候即使是出去談業務,晚上從外地飛回來,他也要先趕回公司加班纔會回家,往往回到家裏已經是深更半夜,睡不了多久又該去公司了。

在公司創辦後的十幾年間,郭臺銘每天的工作時間平均下來要超過15個小時,他這樣不要命似的付出,收到的反饋也是顯而易見的。

富士康涉及的業務從電腦主板、電視遊戲機再到連接器,都以“量大”、“低價”優勢迅速打開市場,並以此後年均20%的比例穩定增長。

6.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富士康在穩定發展中創下了年收入破10億元的突破,讓有野心、敢拼搏的郭臺銘的野心也變得更大。趁着大陸改革開放的東風,他把眼光瞄向了深圳特區。

郭臺銘與他的“代工帝國”

若說1982年是郭臺銘從人生低谷、創業失敗走向成功的開始,那1988年則是郭臺銘以及他的富士康走向巔峯的開始。

1988年,郭臺銘帶着資金,隻身一人來到深圳,他大筆一揮買下了一片500畝的山頭。沒過多久,這片山頭有了一個全新的名字——富士康廠房。

7.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富士康給出了比一箇中學校長月工資還高的200元月薪的招聘信息,改革開放初期,大量勤勞、不怕喫苦且又急需掙錢的農民看中富士康給出的的高工資而選擇進入富士康。

郭臺銘記得,富士康的第一代工人大多是農民,他們掙錢的慾望非常強烈,格外愛加班,每個人都想拿到超出8小時工作時間外1.5倍的加班工資,更想得到週末2倍的加班工資。

在這種員工渴望掙錢的氛圍中,廉價勞動力所產生的高效的工作效率讓原有的工廠規模漸漸不能滿足富士康的發展需要。

8.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僅僅5年後,郭臺銘可以毫無壓力地指着靠近深圳市區的龍華一帶,對隨同一塊過來看地的政府官員說:“看得見的土地我都要了”。佔地1500畝的龍華科技工業園就此誕生,富士康的全球代工廠規模初具規模。

隨後富士康與BIM、英特爾進行合作,再接再厲拿下了蘋果近乎壟斷的代工權,並緊跟蘋果的步伐成爲代工巨頭。2001年,鴻海集團實現1442億新臺幣的營收,一舉成爲臺灣1000家大民營企業的龍頭。

到了2002年,鴻海集團的營收實現了翻一番,達到了3450億新臺幣,郭臺銘構建了涵蓋了手機、顯示器、PC系統,主機板、主機箱、LED、路由器等多個領域,串聯了完整的高科技產業鏈的“代工帝國”。

9.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擁有幾十億個人財富的郭臺銘,在私下裏卻是一個低調的大老闆,他從來不開豪車、不穿名牌,連辦公室的辦公桌都是由幾張桌子拼湊而成,桌子上放着的小鬧鐘更是用了十幾年。

在生活、工作中勤儉,在回饋社會方面他卻很慷慨。郭臺銘在臺灣成立了慈善機構永齡基金會,一直持續向醫療、教育、科技行業共投資可達近千億

10.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2008年汶川地震時,他郭臺銘向地震災區捐贈了7000萬元人民幣,而在陝西老家對基礎公益性事業的支出也有2億元。同一年,郭臺銘與第二任妻子訂婚,他特意宣佈將會捐贈出九成的財產用來做公益事業。

慈善事業讓郭臺銘獲得了很大一批人的好感,同時也給他的代工帝國帶來更大的利益。2009年前後,深圳龍華區大約有40萬人,而富士康在龍華科技園的員工就高達30萬人,訂單高峯期,運載貨物的貨車能一天內進出達到2000次,這些數據推動了郭臺銘斬獲臺灣富豪榜第一名,福布斯全球鉅富排行榜第136名的高位。

11.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光明之下的郭臺銘是人人羨慕的對象,他名下的富士康也在蒸蒸日上,一切看似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發展,實際上在看不見的地方,富士康裏面陰暗、壓抑的負面情緒讓人感受到心慌與絕望……

驚世“13連跳”

2010年5月11日,富士康深圳龍華園區一名一線作業員工祝晨明從宿舍樓的9樓一躍而下,24歲的大好生命就此消散;3天之後,龍華園區一名梁姓員工從宿舍樓跳樓自殺,在此之前他曾有過自殘的行爲;5月21日、25、26日均有龍華區員工自殺事件發生,這次跳樓自殺事件一直持續了13例

12.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起初,富士康把員工的自殺行爲歸結到個人情緒方面,郭臺銘曾認爲自2007年以後,富士康的工人羣體由原來“肯喫苦”的農民工人變爲會伸手向父母要東西的年輕人,他們想出去玩,會經常抱怨加班太累。

當前幾例自殺事件發生後,郭臺銘遭受到了漫天的指責,他不得不借助之前很少用到的電視每天向死者家屬道歉,向全體人民道歉。這個時候,他的所有歉意只是對死者的同情,他並沒有發現員工自殺的根本原因。

深信風水命理的郭臺銘所做的應對之策竟然是請來五臺山的高僧在龍華園區連續地做法事,用來破除自殺魔咒。他爲了嚴禁員工再次自殺,要求所有員工簽下“生死狀”,絕不允許任何人用極端方式傷害自己。

13.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這樣治標不治本的令行禁止不止無法緩和員工的情緒,還會激化他們的本就緊張的情緒,當“第12跳”的悲劇產生時,郭臺銘才終於反思他的個人管理方法和富士康的管理制度是否合理。

在工作中,郭臺銘是一個霸道的獨裁者,富士康更像是他的私有企業,每個員工上崗前都要接受服從命令的訓練。

郭臺銘對高管所下達的命令,不論在任何時候,在中國的高管必須在15分鐘內給到回覆;而在國外出差的項目負責人也必須在8小時內給出回應。郭臺銘向項目負責人提出問題,而這個人一旦回答不上來,就只能乖乖站在會議桌前罰站,聆聽老總罵人的訓誡。

14.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郭臺銘有一句靈魂拷問,他經常問高管們:“你們的尿黃不黃?”,不黃就代表不夠努力,又會迎來一頓狂風怒罵。

郭臺銘雖然對高管們很嚴厲,但在工資上卻從不吝嗇,富士康每年的年終獎一定是全臺灣最高的,一些優秀的員工和技術骨幹還可以得到一筆價值不菲的獎金或者富士康的股票,這也是很多高層願意留在富士康的原因。

但是,郭臺銘所推崇的“四流人才、三流管理、二流設備、一流客戶”的理念中,卻唯獨沒有那些勤勤懇懇的一線打工人,那些創造富士康巨大財富的一線打工人,他或許從來不把他們當人看。

15.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在富士康的一線工人,每天都會有新的工作指標,當一個人完成了今天的指標,第二天他會得到一個更高要求的新指標,如果他再次完成了,第三天又會有一個新指標;若是沒有完成,除了責罵外還必須加班完成。富士康一次次挑戰人的效率底線,人變得不再是人而是冰冷的機器了。

記者曾採訪過的富士康員工李卓悟表示,他每個月的加班時間都超過100個小時,最高的時候加班140個小時,有時候身體不舒服,領導也不會批假。他曾見過一個女孩被機器劃傷一個3cm的口子,鮮血直流,但是當女孩提出去醫務室時,領導卻以不能延遲發貨時間爲由拒絕了女孩的請求,後來女孩傷口感染留下了一道醜陋的傷疤。

16.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在富士康,普通員工的地位低下,有時會出現員工被安保人員毆打的事情。他們僅擁有900元的底薪,更多的工資要靠加班獲得,他們的世界裏沒有了色彩,重複性的工作讓他們失去了創造力,只能像一個無情的工具,重複、重複、再重複……

斥資10億,工廠轉向印度

13條鮮活生命的黯然離世,富士康陰暗面被曝光,面對死者家屬的指責、媒體的施壓,郭臺銘妥協了,富士康開設了心理熱線和發泄室用來調節員工的心理問題;最重要的是,普通員工的底薪從剛開始的900元漲到最後的2000元,這對擁有45萬員工的富士康來說,每個月新增的人力成本增加5億元人民幣,每年新增50億元,相當於消掉掉了的利潤。

17.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人力成本的快速增加,郭臺銘做出了把富士康廠房遷往鄭州的決定,而這也直接導致員工從45萬人銳減至10萬人,只保留了代工蘋果相關產品的業務以及周邊的事業訂單。

隨着中國經濟的發展,工資水平的上漲,富士康爲了獲得持續性經營不得不面臨一次次改革,而改革的背後就是人力成本的增加,公司獲得的利潤在減少。

蘋果在中國撤掉了8條生產線,考慮在印度實現量產,而與蘋果是捆綁關係的富士康也選擇緊跟着金主的步伐,把代工廠轉向人力成本更低的印度與越南。

18.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印度官方向郭臺銘承諾了一系列優惠政策,他一口氣向印度泰米爾納德邦狂砸10億建立工廠。

但是等工廠真正投入運營時,郭臺銘就後悔了。印度人整體文化水平低,前期培訓時間比在中國的員工多近乎一倍的時間。等員工培訓結束,正式開始工作,他們的工作效率也遠遠達不到中國工人的標準,並且他們工作散漫,不僅不願意加班外,還經常出現不合理的罷工和不同姓氏之間因相同工資而發生的糾紛。

員工的效率問題尚且可以忍受,印度當地的基礎設施差,供應鏈及物流鏈往往跟不上工廠的需要,一些原材料不能及時送達,而成品又無法按時交付,加上當初印度官方承諾的一些進出口政策並沒有實現,僅稅費、物流費就極大的增加了成本。

19.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富士康面臨的局面遠不止於此,疫情期間,印度爆發大規模疫情,富士康在印度的工廠也被病毒席捲。2021年5月12日,工人被感染人數超過1000人,富士康宣佈停工。

蘋果公司在富士康的交貨量提不上去,轉而把大量的訂單交給了富士康的對頭立訊精密。

接二連三的挫折讓富士康損失慘重,郭臺銘想掉頭轉向國內市場,中國人民可不會答應。

當初,華爲被美國針對,富士康放棄華爲的訂單轉而追隨蘋果,這種在大陸撈錢還看不上國產品牌的企業,典型地忘本。

20. 疫情後的富士康:將重心轉移印度,砸10億建廠

郭臺銘

如今富士康在國內的業務大多被比亞迪、立訊精密等企業瓜分,郭臺銘想要回頭分一杯羹絕不是易事。若他還不及時端正態度,認爲是富士康給中國百姓賞飯喫,而不是抱着敬畏之心,富士康未來的路只怕更難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