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靠給街邊小店做生意,這家企業半年連獲兩輪融資

存量競爭時代,下一個流量藍海在哪裏?

獵雲網觀察到,在巨頭爭相加碼的本地生活賽道,隨着數字化進程不斷推進,一些新的變化正在悄然發生。

十年前,餓了麼、美團堪稱本地生活服務領域的王者;近幾年,微信、支付寶開始發力本地生活小程序,支付寶更是升級爲數字生活平臺;抖音、快手也紛紛伸出觸角,佈局到店團購、酒旅、文旅業務……

隨着互聯網平臺的發展,也孵化出了大量抓住了平臺紅利的企業:有贊抓住微信紅利,早早登陸資本市場成爲“中國SaaS第一股”;抖音在升級全域興趣電商後,大批探店MCN迅速崛起;近年來,類似的故事則開始向支付寶轉移。

專注生活服務的數字化服務商大人小店就是其中典型。

這家公司成立於2021年,其時正值支付寶生活服務佈局進入快車道。因踩對風口,雖是行業內妥妥的“後來者”,大人小店靠給小商家線上開店,業務也乘上快車道。前不久, “大人小店”宣佈完成B輪千萬級融資,距離上次A輪融資,僅相隔4個月時間。

在資本緊縮的大環境下,受資本追捧,大人小店何以“出圈”?

掘金小商家背後的“大生意”

2021年8月,大人小店成立。彼時,受疫情的催化,商家數字轉型再掀熱潮,各行業線上線下加速融合,萬億市場規模的本地生活賽道,再次成爲巨頭搶奪的“新藍海”。

創立之初,大人小店即錨定線下三公里生活圈,專注生活服務,通過小程序幫助線下的商家實現線上開店,並進行商傢俬域流量運營及整合。

並且,大人小店將發力重點平臺放在了支付寶。“當時,佈局美團、餓了麼的服務商已經非常多了,抖音也基本上是一片紅海。”大人小店發起人戴政告訴獵雲網,作爲後入局者,其他互聯網平臺要麼已接近天花板,要麼拼殺激烈,相比之下,2020年宣佈升級爲數字生活開放平臺的支付寶,流量和空間則要大很多。

戴政告訴獵雲網,一方面,他堅定地看好生活服務賽道,雖然本地生活發展了很多年,但其外延很大,線上滲透率僅在10%左右,其發展潛力可期。

而另一方面,爲何選擇了小商家甚至街邊小店作爲主要客戶,戴政表示,相比於大頭部商家,以往大多數的小門店數字化程度並不深,這意味着,還有很大的挖掘空間。此外,街邊小店雖然看起來小,但總數近6000萬家的規模數量整個“盤子”夠大。“若能‘盤活’這些小店,其創造的價值甚至可能比服務頭部商家更大。”

據瞭解,現階段線下零售小店存在的發展痛點更明顯,獲客成本高、產品同質化嚴重、後期運營難……

而利用支付寶交易場景豐富、開放公域流量等優勢,大人小店很快找到了一套獨有的運營模式,那就是用聚合小程序的形式,幫助線下門店低成本多端開店。

線下的門店無需自己開通小程序,只要接入“大人小店”這個聚合小程序,就可以輕鬆做線上生意。這個過程中,小店主幾乎什麼都不用管,由大人小店提供代運營,節省人力成本的同時,還能借助支付寶的公域流量爲小店引流,招攬客人,拉動銷售。

戴政舉例說明,當用戶洗車後,很可能需要在周邊餐廳喫個飯,或者找個按摩室按個腳休息一下。商家可以通過投放支付寶的支付成功頁,觸達用戶。用戶在3公里內任一商家裏用支付寶付款消費,可在支付完成頁看到其他商家的優惠券等,又不引發用戶反感。商家也因此能精準獲客,實現生意增收。

對於消費者來說,使用流程上不過是打開一個商家的小程序;但在後臺,大人小店串接起了平臺、商家、消費者等衆多環節,集內容展示、流量聚合轉化於一體。

“支付寶龐大的公域流量,是商傢俬域冷啓動的最好利器。”戴政表示,冷啓動之後,再借助大人小店這樣的專業服務商打造適合的產品工具,這一套組合可以幫助商家深挖流量價值,從支付寶平臺的“公域流量”完成到門店“私域流量”的轉化。

商家運營陣地遷移:allin支付寶

數據顯示,大人小店目前已服務超20000商家。大人小店的目標是能在小程序領域,成爲最先跑出來的本地生活服務百億獨角獸。

這並非不可能。據艾瑞諮詢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本地生活服務市場規模爲19.5萬億元,到2025年這一數字將會增長爲35.3萬億元,潛力依然巨大。

另一方面,今年支付寶生態正不斷加大流量開放力度,以及對服務商的政策扶持。據支付寶開放平臺官方消息,近日支付寶還開啓“繁星計劃2.0”,未來半年面向商家補貼超過百億的公域流量,並向服務商開放流量代運營能力。

連接商家和平臺的一線服務商,最容易感知行業水溫,這一年來,大人小店敏銳感知到,行業格局和競爭態勢正悄然生變。

“今年做支付寶是大趨勢,基本上超9成客戶已從其他平臺轉戰支付寶。”戴政觀察到。事實上,他的不少客戶認爲支付寶是本地服務的最佳賽道,原因在於支付寶平臺不論是豐富的支付場景、高淨值的用戶還是公域開放的利好,都給商家帶來了實打實的價值。

面部護理連鎖機構樊文花就是一個典型案例。衆所周知,美業具有高客單價、低頻的特點,如何提升復訪率和用戶轉化率,成爲了橫亙在商家面前的難題。

最初,樊文花也嘗試過在多平臺上開展業務,試圖通過抖音等短視頻平臺帶貨,但公司很快意識到,平臺的流量屬性很強,算法及之下商家必須有好的內容纔會被推薦,且更利好頭部品牌,對於小商家而言,難度頗大。

轉戰支付寶之後,樊文花一方面在線上小店賣貨,同時在五公里生活圈內,通過支付成功頁投放“1元優惠券”,用低價爆品吸引用戶。配合朋友圈、海報分享、激勵政策等傳播刺激,其在支付寶平臺上的銷售也迎來了最直觀的改變:一週期間轉化率達到30.34%,投資回報率達到1:4,在行業內是非常高的水平。

“支付寶的流量更容易本地化,實際上,不管是本地化周邊的三公里也好,五公里也好,十公里也好,支付本身就基於地理,相當於把本地生活商家盤活了,商家能夠直接的觸達,更多的中小商家可以因此獲利。”戴政認爲,現下具備這樣優勢的生態並不多,而支付寶既擁有10億用戶池,又有高頻的交易場景,無疑是其中最合適的一個,這也是樊文花選擇主攻支付寶平臺的重要原因。

戴政算了一筆賬,通過在支付寶上的數字化方案,每家街邊小店平均每月能多賺 340 塊錢。

“可別小看這340塊錢,在疫情之下,對於小店主來說,也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了”

“商業環境已經發生變化,過往‘走量’的模式行不通了,現在最大的趨勢就是價值迴歸。”戴政表示,對於商家而言,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個線上的小程序,只有做好用戶運營、走長期價值的路徑纔是最終的歸途。

本文源自獵雲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