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網球冠軍成爲叛國者,國家寬容你,人民會唾棄你

17歲的胡娜第一次在美國發出誓言“我一定要站在中央球場(阿瑟-阿什球場),代表中國參加比賽!”這個胡娜是誰?爲何會有如此豪邁的誓言。

1963年胡娜出生於四川,她的外公溫嶺是新中國最早的一批網球教練,曾經執教過四川省網球隊。胡娜4歲開始跟隨外公學打網球,並很快展現出天賦,因爲外公身份的關係,小小年紀就入選了四川省隊。

1. 女子網球冠軍成爲叛國者,國家寬容你,人民會唾棄你

經過十幾年的刻苦訓練,再加上優良的基因,15歲的胡娜在國內的女子網球比賽中已經很難再有對手了。

在省隊裏獲得無數榮譽的胡娜,很快加入了國家隊。不負衆望的胡娜,在16歲時,拿到全國網球比賽的女單冠軍。不久,她又在亞洲網球女單比賽中取得了桂冠。

2. 女子網球冠軍成爲叛國者,國家寬容你,人民會唾棄你

1979年1月1日,中美兩國正式建交後,兩國的體育互動也頻繁起來。受美國之邀,中國網球隊到美國訪問。作爲中國女子網球的領軍人物,胡娜也在受邀名單之中。

1979年底,胡娜在美國中央球場觀看了第一場美網的比賽。這場比賽的現場氣氛,讓胡娜陶醉,併發出了文章開頭寫得的誓言:“我一定要站在中央球場,代表中國參加比賽!”

從之後她的一系列表現來看,胡娜所說的第一句話是真實的,但第二句話就有些言不由衷了。

4年以後,胡娜終於站在了中央球場,可笑的是,她代表的卻是大洋彼岸的美國!

美國之行,胡娜接連打了幾場青少年比賽,並先後拿到了“白宮杯”和“弗吉尼亞杯”女單冠軍,這引起了不少美國網球圈內人士的關注。(也爲其叛逃埋下了伏筆)

1982年,中國女子網球國家隊到美國第一次參加“聯合會杯”的比賽。(國家隊之間的比賽)主教練是沈建球,領隊是金恕,4名參賽隊員分別是:王萍、餘麗橋、李心意和胡娜。

在第一輪比賽中,作爲主力出場的胡娜表現突出,中國隊最終以3比0的比分輕鬆戰勝日本隊。

第二輪,與德國隊的比賽日早晨,胡娜在沒跟任何人打招呼的前提下,突然消失了。少了主力隊員,並且受到巨大精神壓力的中國隊,果不其然在比賽中狀態全無,以0比3比分慘敗給了德國隊。

事後,胡娜通過自己在美國的律師,通知教練員她不再代表中國隊參賽,並聲稱自己待在美國很安全,不會再跟隨網球隊回國。

“胡娜事件”對剛剛建交三年的中美關係造成了重大影響,而在當時,對於胡娜個人的行爲,國家給予的定性就是叛國!

爲此,中國高層召見美國駐華大使,敦促美國政府從大局出發,慎重解決此事。中國網球隊也發函給胡娜,表示只要其回國,可既往不咎,並允許她參加即將在瑞士舉行的國際女子網球公開賽。

3. 女子網球冠軍成爲叛國者,國家寬容你,人民會唾棄你

可是,胡娜對此的回應就是,正式向美國提出了“政治避難”申請。(真是無恥之極,國家花錢培養她,何從迫害過她?)

1983年4月4日,美國政府根據胡娜的申請文件,做了“細緻的調查”,認定她符合要求,正式給予胡娜“政治庇護”的身份。

這時,有人會問,一個“政治庇護”的身份真的這麼重要嗎? 對於胡娜來說,這就是她處心積慮,早已策劃好的步驟之一。

因爲沒有“身份”的胡娜,根本無法參加任何正式比賽,也不可能站上她欣欣嚮往的中央球場。

一年以後,胡娜的願望實現了,她可以代表美國參賽了,並如願以償地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個大滿貫美網。

胡娜是用一種極不光彩的方式獲得了這種資格,她的“政治避難”給了西方媒體醜化中國的“證據”,使國家形象不斷被抹黑,在短期內,中國的外交也處於被動的局面。

在接下來的8年職業生涯中,胡娜參加了16次大滿貫賽,但成績卻差強人意,總成績是61勝94負,最好成績是打入了溫網的第三輪比賽。

1996年,退役後的胡娜選擇在臺灣省定居,當然也把她的父母接到了身邊。這一行爲,又被“臺媒”消費了一把,稱其爲“嚮往民主和自由的義士”,雖然她極力否認,可是她的行爲幾乎可以說明一切。

爲了生計,胡娜在花蓮成立了“胡娜網球俱樂部”,同時擔任了電視臺的體育解說。經過數年的打拼,胡娜憑藉自身的美貌和專業的知識,成爲華語網壇解說的標誌性人物。

2003年,回到國內“撈金”的胡娜,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那時,我實在太年輕,太單純,但我不後悔!”

4. 女子網球冠軍成爲叛國者,國家寬容你,人民會唾棄你

2011年10月,胡娜受新浪網之邀來到北京解說中網比賽,這也是她首次在正式場合出現在祖國人民的面前。

後來,胡娜轉型爲一名“畫家”,並在北京開辦了畫展。這一高調的亮相,引起社會上巨大爭議,有些人勸她爲過去所做的事公開道歉,但胡娜表示:我沒有錯!也不後悔所做的事!

祖國母親是寬容的,輕輕一句“年輕、不懂事”,就把自己洗白了。國家沒有按“叛國”罪處置她,這是祖國的胸襟;但大多數國人選擇了唾棄她,這是華夏人民對於叛國者的評價。

因爲不在道義上鞭笞她,不足以懲罰“叛國者”,這是歷史給予的公正裁定。國人心裏都有桿秤,從那之後,胡娜少有露面的機會,現在一個人在臺灣孤單的生活(一直單身),相信歷史會給她恰如其分的評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