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前教育的思考 預見“大學前、大合作、大未來”

1. 學前教育的思考 預見“大學前、大合作、大未來”

(圖中後排左一爲王國平,右一爲陶韋伽)

王國平/文

不久前,與河南明明教育創始人陶韋伽交流,一起探討學前教育的深層問題,交流之後思考與整理,謂之“大學前、大合作、大未來”。

事實上,很多學前教育工作者都在思考這樣的問題:在當前政策和疫情之下,學前教育的生存點和發展點在何處?在信念和信心的堅守和建設中,我們將以怎樣的大合作來迎接大未來?在責任和己任的道德配位中,我們能爲業界的發展提供什麼樣的服務?

大學前“大”在哪裏?

大學前,我是從陶韋伽陶總口中聽到這個概念,猛一聽還誤以爲說的是“大學之前”,後來懂了,是個新概念,指的是“幼兒園+托育”,是“小學之前”。

我對這個“大”,很感興趣,並在交流中,從兩個角度解讀了“大學前”中的“大”:

第一,是教育長度增大。

倒退十年說托育,話題多是圍繞沒人幫助照護孩子,所以才託付給小區鄰里的“小微型幼兒園”。顯然,話裏話外幾乎說的都是“照護”,就如四五十年前的機關單位“託兒所”。

近幾年不是這樣了,從家長對早期教育的認知和認同,到國家政策的支持和呼籲,再到社會教育機構的熱心介入,更有幼兒園教育的向下延伸,一時間,托育熱了,教育體系延長了,原本“小學前的教育”變成了“幼兒園+托育”了。

第二,是教育比重增大。

很久以來,人們在談說教育時,幼兒園教育始終很邊緣,很“小兒科”,也就是說在整個教育體系中,缺少“比重”感。

但近年情況有變,不僅幼教(幼兒園教育)的熱度高燃,就連原本照護兒童的托育也被熱傳遞了。我曾說過,熱度只是表面,內在的原因是大家對教育科學的認識,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還說過一個觀點,就目前來看,我國的中小學教育含金量極少,幾乎屬於純考試教育,而有含金量的真教育在哪?只有幼兒園和托育,這兩個階段的教育,因爲沒有考試這檔子事,所以,可以很舒緩、很從容,可以按部就班的培養兒童的各項能力,以及在生活、遊戲和活動中,有目的發展各種素質。

這就是“大學前”的教育,內涵和營養都很豐富,能滋養人的一生,包括決定未來的高考。所以,對比中小學教育來講,這兩個階段的教育,堪稱大教育。

大合作怎麼合?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大合作概念的釋義就是“和合”,就是“和諧”,是在競爭中的和諧。

競爭中的和諧就是拒絕雙輸模式,建構合作發展的業態行爲,並以挑戰昨天的自己爲第一競爭對象。

於是,在這樣的理念下,我們便可以坐下來,在陽光心態下交流學習,並在同一平臺上共同發展。尤其是,當整個行業在國家大政方針下,在走向規範發展的進程中,我們應該看到的是,一個不分公辦民辦的學前大教育體系,正在集結中。

說到這當感謝學前微主編,以孫敏爲首的這個團隊,這兩年走進了許許多多幼兒園,從來不看牌牌是“姓公還是姓民”,因爲,在他們的認識下,不論公辦還是民辦,都是人民辦,也都是爲人民辦。

這就對了,他們所幹的事就是打通公辦民辦的所謂壁壘,架起教育一家人的橋樑,以教育至上的態度做教育,看的只有合作,只有合作意義上的發展。

所以,大合作的概念應該屬於和諧社會,應該屬於天下教育一家人,應該定性第一競爭對象是昨天的自己,然後,業界和合。

大未來什麼樣?

我沒法直接描繪幼教的大未來,但我們可以用科學發展觀,預見未來:

未來,社會對幼兒園的評價只有質量好壞,特色優劣,不論誰辦的;

未來,只想着辦教育賺錢的幼教投資人,必出局;

未來,社會上依然健在的教育服務機構,出發點、落腳點、歸宿點三點歸一,都皈依教育,而不是企業;

未來,合作中有競爭,競爭中有合作,其發展模式叫做“競合模式”;

未來,教育局不談公辦民辦,因教育本身應該天下爲公,儘管民辦幼兒園是民辦但也是公益性組織(這是我們的期待);

未來,陶總說的“大未來”還要繼續大,要把嬰兒出生後的教育鏈接過來,要建構一套科學育兒的知識體系,要培養一批早期家庭育兒指導師;

未來,教育的發生沒有斷點,教育的環境沒有邊界。

未來已來,時不我待。我們一起來迎接屬於預見和一定遇見的大未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