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臺擔責嗎?網約車司機無證運營被處罰訴“曹操出行”,法院這樣判

北京日報客戶端 | 記者 張蕾

北京一網約車司機從平臺接單將乘客送至環球影城後,遇到交通執法。因車輛沒有網約車運輸證被罰款1萬餘元。事後,司機鄭先生將曹操出行APP的運營商起訴。6月21日北京朝陽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法院審理認爲,曹操出行的運營商負有審覈義務,派單行爲屬於履行合同不當,判決其全額賠償鄭先生已繳納的罰款。

今年2月23日,網約車司機鄭先生從曹操出行APP接單,駕車將乘客送至北京環球影城後,行至環球影城落客區時遇到執法人員檢查。因車輛未取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鄭先生被通州區交通局處以沒收違法所得並處罰款1萬元的行政處罰。

鄭先生支付罰款後,將曹操出行APP的運營商告上了法院。鄭先生認爲,由於被告公司不合規卻給他派單才造成他的經濟損失,因此要求被告承擔罰款。

但平臺運營商卻認爲,曹操出行平臺不是車輛所有方,註冊時司機需要勾選協議,作出符合相關要求的承諾。平臺已經盡到提示義務,鄭先生應自行承擔責任。

庭審中,鄭先生表示,他是通過被告的加盟商提交材料進行註冊的,沒有看到被告的提示事項。註冊網約車時,他已把所有材料交給了被告的加盟商,不知道還需要運輸證。鄭先生自2021年12月與被告公司建立合同關係,他說,直到自己被處罰時他才知道開網約車還要運輸證。

法院審理認爲,無論原告通過何種方式提交資料,最終的審覈權仍然歸屬於網約車平臺,因此不能以此免除被告的審覈義務。被告作爲格式合同的制定方,未採取合理的方式提示原告從事網約車所需資質等與其有重大利害關係的條款,相關條款不能成爲免責事由。

此外,網約車平臺會從乘客支付的車費中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費,如允許平臺僅收取費用,卻不對司機和車輛承擔審覈的後果,顯然屬於權利義務不對等。

因此法院認爲,被告作爲平臺運營方在未發現原告提交的資料不符合網約車的運營條件下,仍向原告派單,屬於履行合同不當,應當賠償給原告造成的損失。據此,法院判決被告全額賠償鄭先生已經繳納的罰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