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1976年9月9日,我們偉大的領袖,偉大的導師毛主席逝世,北京的百萬羣衆哭成一片,毛主席的逝世,對中國,對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都是無法預計的損失。

在遠離中國13000多公里的加拿大,一位79歲的老人聽聞了這個消息,面對記者的採訪,不由得說出了一句話“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1.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這個老人就是張國燾,他爲什麼要說這麼一句話?

他的這句話,又有何含義呢?

張國燾,一個被譽爲“差點葬送了中國共產黨革命的人”,而他與毛主席的淵源,還要從1948年的一個冬天開始說起。

過往回顧

1948年,51歲的張國燾已經在上海待了2年的時間了,這兩年裏,張國燾每天都看報聽廣播,關心着中國局勢。

2.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可是局勢還是逃出了他的預想,雖然戰爭開始時,蔣介石誇下海口“只需三個月到六個月可以取得勝利”,可是僅僅半年,人民解放軍殲滅國民黨軍隊71萬人。

戰場形勢的變化,到1948年,戰場主動權已經被人民解放軍牢牢掌握,國民黨轉爲全面守勢,南京國民黨政權已經搖搖欲墜。

意識到危機的張國燾,決定重新振作起來,在他的努力下,《創進》週刊成立了,一個以反共宣傳爲主題的報紙。

張國燾在《創進》中發表了大量針對中國共產黨,吹捧國民黨的文章,將國內戰爭的原因歸爲中國共產黨;

“假定共產黨‘武裝革命’成功,繼軍事征服力量而起的,必然是一種獨裁政治無疑”對中國共產黨大肆污衊、攻擊。

3.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將蔣介石發動的內戰,評爲是曾國藩鎮壓農民起義,是神聖的戰爭,他還吹捧“只要有一個像曾國藩那樣氣魄與做法的人,出面號召,一定可以完成救國使命的。”

對於蔣介石之子蔣經國,他更是將其吹爲國民黨的希望,“蔣經國對於戡亂建國大業,已然可以勝任愉快的。”

雖然他精心竭力地爲國民黨賣力,可是國民黨並不買賬,而且他的“輿論攻勢”也並沒能改變最後的結果,國民黨還是大勢已去,紛紛逃往臺灣。

這年冬天,保密局局長毛人鳳,受到蔣介石指示,前來勸留張國燾。

爲什麼呢?因爲張國燾身爲中國共產黨的叛徒,蔣介石並不十分信任他會百分百跟隨國民黨,這是其一,其二是張國燾對於國民黨已經沒多大用處了,去往臺灣,只能增加負擔

4.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據同行的沈醉回憶,那天,毛人鳳邀張國燾來家中喫飯,對張國燾直言:希望其留在大陸,並表示這是蔣介石的決定。

張國燾卻不太願意,他表示:自己已經考慮過了,只想去臺灣做一個普通老百姓,沒事寫寫東西,並不想幹別的。

毛人鳳只好好言相勸,分析利弊,說他留在這裏,還能是臺灣在共產黨內部的老朋友,而且共產黨是決計不會殺他的。

張國燾卻搖頭拒絕,共產黨殺不殺他,他不知道,但是他這麼多年一直和共產黨作對,批鬥是少不了的。他受不了。

最後張國燾還是將《創進》停辦,攜家人搭上了去往臺灣的飛機。

5.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在臺灣的日子,並不如想象中的一帆風順,儘管舉目無親,他還是想爲國民黨效力,然而國民黨已經將他當做了“包袱”,對他不管不問。

1949年,張國燾租住的房子,被強行收走了,他已然明白,國民黨已經與他劃清關係,窮困潦倒的張國燾,只好離開臺灣來到了香港。

在香港的日子,張國燾結識了無黨派人士程思遠,在同程思遠的交往之中,他漸漸認識到了自己的所作所爲,並有所反思。

沒過多久,張國燾便萌生了回大陸的想法,他寫了一封信,在黨中央的領導下,中國共產黨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和建立新中國的勝利,我感到極大的鼓舞和深刻的愧疚

經過這兩三年的思考,我決心回到黨的身邊,在你們的領導下,爲黨和人民事業盡我一點綿薄之力,鞠躬盡瘁。

6.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他在信中詳細地表達自己的願望,託人將信交給了毛主席。正好香港報社有個人他認識,這個人,就是陳獨秀的兒子。

1953年,北京新華社總部向黨中央遞交了這封信,劉少奇以中央書記處書記的名義給他回了信:張國燾想回來是可以的,但是必須先寫一個報告

詳細闡述自己的歷史錯誤,並作出堅決改過自新的保證纔可以。張國燾收到了回信,可他拒絕了。

此後,他曾先後託人向北京傳過多次簡訊,可是每次北京方面提出公開認錯的條件之後,他都不肯答覆

1958年,張國燾又一次託人向北京傳話,表示自己願意爲中國做點事,但是要給他一點生活補助。

毛主席對此作出批示,認爲只要張國燾拒絕與美國人的聯繫,就可以爲其提供補助。張國燾再次沒有接受。

7.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這是張國燾與毛主席的最後一次接觸。

與毛主席初見面

“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張國燾這句“我們的時代”,顯然是在回憶他與毛主席共同創立中國共產黨,也共同見證了中國共產黨的成長。

1919年,北京的愛國運動正當火熱,北京大學的學生們充當着主力軍,張國燾就是這羣學生的領袖之一。

而他與毛主席的淵源,從北大的圖書館就開始了。

8.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時任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的李大釗,對思想進步、年輕有爲的張國燾很器重,便經常邀其來家裏交談。

那時的毛主席,通過楊昌濟的介紹,結識了李大釗,李大釗把他安排在圖書館,做起管理員的工作。

一日,張國燾和毛主席在李大釗的家裏碰了面,李大釗爲倆人做介紹,可是那時的張國燾眼裏,毛主席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在圖書館裏做着管理員的工作。

“我是湖南毛潤之”

毛主席熱情地想要同張國燾握手,張國燾只是點了點頭,然後轉頭和其他人聊了起來。

這便是倆人的初次相遇。

9.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多年以後,毛主席再回憶起自己與張國燾在北大相識的那段經歷時,深有感觸地說:“他們看不起我這個鄉下人。”

第二次相遇

作爲中國共產黨建黨元勳的張國燾和毛澤東,兩人第二次相遇在上海,1921年7月,中共一大在上海召開,張國燾和毛澤東又聚在了一起。

這時的張國燾,正風光無限,相比於毛澤東,他是陳獨秀眼中的紅人,在黨內也比毛澤東受歡迎,一大結束後,張國燾擔任起了組織主任。

中共三大上,倆人便開始產生分歧,鑑於國內形勢,國共合作是必要的,但是張國燾強烈反對同國民黨合作。

10.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而毛澤東則在會議上提出“注重農民運動”的觀點,他認爲,任何革命,農民都是最重要的。如果把農民組織起來,必然可以成功。他的想法得到了支持

會議過後,張國燾找到了毛澤東,他對毛澤東說:

“潤之,建立革命聯合戰線,我是統一的,但是加入國民黨,我覺得不好。”

“國燾同志,組織上相信你,並不是認爲你有小組織傾向,至於加入國民黨問題,我也主張不能一味加入,要有條件的加入。

毛澤東回應他說。

11.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可是,毛澤東還是取代了張國燾,成爲了中央局祕書,負責協助陳獨秀的日常工作。這件事,令張國燾與毛澤東之間產生了間隙。

長征路上的分歧

張國燾在紅軍指揮上犯的問題,其實早就埋下了禍根。

紅軍一、四方面軍在四川會師之後,張國燾得知中央紅軍還不足三萬多人時,他立馬就炸翻了鍋。

兩河口會議上,張國燾帶領的四方面軍,人多馬壯,是當時紅軍裏的王牌部隊,他開始自恃功高,試圖獨自指揮,分裂紅軍部隊。

當時以毛澤東爲首的黨中央堅持北上,而張國燾卻主張南下,一時間,雙方相持不下。張國燾在討論會議上發了飆。

12.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老毛,你們丟掉了中央蘇區,把中央紅軍也搞得只剩下萬把人,這不但是軍事路線的錯誤,而且最重要的是政治路線的錯誤。

張國燾試圖勸說毛澤東。

可毛澤東毫不相讓:“現在不是總結這些的時候,實際上此前的遵義會議已經有過總結。

當務之急,紅軍要團結北上,這纔是惟一的出路。”

之後張國燾實在是氣不過,他率領左路軍拒絕執行黨中央的計劃,執意向南進發,還提出“徹底開展黨內鬥爭”。

他暗地裏向陳昌浩密令,令其率右路軍以武力解決黨中央,還好當時右路軍參謀長葉劍英,向毛澤東通風報信,毛澤東緊急率部隊北上。

13.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張國燾南下失敗後,又回到了陝北,黨中央要清算張國燾的錯誤,可是毛澤東還是有惻隱之心,認爲“國燾仍然是我們的同志,是共產黨始創者之一,只要他認識到錯誤並改正就行了。”

可是張國燾對於檢討,反省存在牴觸情緒,一直不肯正面面對,終於,王明的歸來,成爲了張國燾叛逃的導火索。

張國燾在共產國際學習的時候,一直受到王明的排擠,倆人十分不對頭,這一直令張國燾十分不安。

惶恐之下,原四方面軍重要將領何畏私自脫離部隊,下落不明,這令張國燾再也待不下去了,

14.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1938年4月,他借祭拜黃帝陵之際,從西安逃至武漢,搭上了國民黨的汽車。

叛逃加入國民黨

1938年4月4日,國共雙方會共同祭拜黃帝陵。

張國燾以陝甘寧邊區代主席身份前往參加祭拜活動,國民黨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蔣鼎文前來參加。

祭拜結束後,他瞅準機會,護送的人說他到西安有事,請他們先回去,就帶了一個警衛員,上了國民黨方面的汽車。

16日,他來到了武昌,見到蔣介石的第一句話,就說“兄弟在外糊塗多年”。

投靠國民黨之後,張國燾的日子並沒有多好過,他在戴笠手下,向戴笠建議“策反八路軍一二九師”

15.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他認爲一二九師主要是由紅四方面軍改編的,而紅四方面軍是他的老隊伍,自然會響應他的號召,可是他太自信了,策反完全沒有效果。

他失敗後,備受戴笠冷落,戴笠還撤銷張國燾的一切職務和一切生活待遇,包括專用汽車。

他在國民黨軍隊裏,也沒有了更多的作用,國民黨不敢用他,因爲他是一個叛徒,誰能保證他手上有人後不會再次背叛國民黨呢?

張國燾就這樣,成了兩面都不討好的無用之人,到處被人嫌棄。

晚年的悽慘生活

張國燾在香港的那段時間裏,無依無靠,僅僅依靠寫書獲得的每月2000元港幣度日,他在4年時間裏,寫出了《我的回憶》一書,共計100萬字。

16.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1966年,不堪忍受艱難度日和輿論的壓力,張國燾夫婦決定到加拿大投奔兒子,他的大兒子張海威在多倫多當教師。

可是,張國燾夫婦的到來,等於給原本就不富餘的大兒子一家雪上加霜,教師的收入並不能再多養活他們二人。

還好加拿大的福利還算不錯,65歲以上的老人都可申請享受政府福利救濟,張國燾夫婦二人住進了免費的養老院。

在養老院裏,張國燾突然中風,半身癱瘓,從此臥牀不起。

1979年,一個寒風大作雪花紛飛的夜,天氣寒冷。

17. 1976年毛主席逝世,身處異鄉的張國燾,面對記者淡淡說出十個字

張國燾的毯子和被子掉到了地上,而他又無法翻身,呼叫護工也沒人回應,82歲的張國燾,就這樣被活活凍死在加拿大的養老院裏。

在四川巴中市,豎有一座張國燾的銅像,還有兩句話,足以概括張國燾的一生:

國破家亡挺身立黨有始卻無終,已辨忠奸留史冊;

濤驚浪駭分道揚鑣將功難補過,莫以成敗論英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